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64章 二虎哥,你喜欢的话,就亲亲她吧
    二虎感觉到玉宁的香舌头在自己的上不停的舔着,还以为玉宁已经在自己的撩拨之下情不自禁了,心中暗喜之下,一双手也开始爬上了玉宁高耸的双峰在上面揉捏了起来,同时,二虎的一双眼睛,却盯着玉宁的两腿之间,看到玉宁的两腿之间,正随着玉宁急促的呼吸正一起一伏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自豪感人,二虎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抓住了玉宁的衣领,一用力,只听撕的一声,玉宁本来就小小的上衣,顿时被二虎撕了下来,露出了玉宁两个雪白的,但却坚挺高耸的双峰,看到玉宁的双峰如乳鸽一般的丰满,如丝稠一股扔润滑,二虎不由的看着眼睛都发直了,吞了一口口水。βaиZhμ+00①+COΜ

    玉宁此刻体内的药性也完全发作,发现自己的上身暴露在二虎的面前后,不但不感到害羞,反而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嘴里也颤声道:“二虎哥,我那里好看吗。”说完,美目看了二虎一眼,脸上也出现了娇羞不胜的神色,二虎看到当玉宁看自己时,眼神中全是诱惑之意,不由的口干舌躁起来,吞了一口口水后,两眼放光的看玉宁鸽子般的胸脯,点了点头。

    玉宁妩媚的一笑,娇声道:“二虎哥,你喜欢的话,就亲亲她吧。”二虎点了点头,无意识的将头埋在了玉宁的胸脯里,一阵乳香味入玉宁的双峰中散发出来,冲入二虎的鼻腔,让一虎的神情一清,不由的伸出舌头,在玉宁娇嫩的双峰上轻轻的舔了起来,二虎一边舔着,还一边伸出手来,顺着玉宁平坦的,摸向了玉宁的,玉宁感觉到了二虎的意图,嘴里吃吃一笑,抓起了二虎的手,喃喃的道:“你不就是要摸我哪里吗,隔着衣服摸有什么意思呀,不如,我将衣服脱了给你摸好不好。”二虎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玉宁接下来的动作证明了二虎其实并没有听错。

    只见玉宁推天伏在自己胸脯上的二虎,自己站了起来,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腰带,脸上带着媚笑,将微微的挺起,凑到了二虎的面前,腻声道:“二虎哥,你是不是想闻一闻这里的味道呀。”在看到二虎点了点头后,玉宁将向前一顶,道:“那你就好好看闻一闻吧。”说完,一股液出来,喷了二虎一个满脸,二虎也不知道闪躲,任由玉宁的玉液喷在自己的脸上,一只手不由的伸了同来,向着玉宁的两腿之间伸了过去。

    玉宁嘻嘻一笑,一闪身,二虎掏了个空,二虎看到玉宁如此荡的表现,哪里还忍得住,嘴里发出了一声低吼,就要向玉宁扑去,玉宁一缩身体,晃了晃胸前的双峰,媚笑着道:“别别,别激动,我给你闻还不行吗。”说完,玉宁本放在腰带上的手微微一用劲,就解裤子解开脱了下来。

    玉宁脱下裤子后,拿起底裤得,放在自己的鼻子前闻了一下,挥了挥手,道:“难闻死了,有什么好闻的,要闻,你拿去闻好了。”说完,将底裤凑到了二虎的鼻子跟前。

    二虎定睛一看发现,玉宁的底裤已经全部湿透了,显然是补玉宁刚刚喷出的玉液所打湿的,而且,在底裤的正中,却有一点点白色的污迹,二虎知道,这就是玉宁的,看到了玉宁身体内的,二虎想到自己做梦都想实现的心愿马上就要实现了,不由的兴奋了起来,伸出知道,在玉宁底裤正中间的那点污迹上舔了一舔。

    玉宁看到二虎的样子,心中的兴奋感更加的强烈了,玉棕不由的全身赤裸的走到了二虎的跟前,将自己的向前一挺,道:‘来吧,尽情的舔吧。“说完,玉宁分开了两腿,将自己尚末开垦过的地,展现在了二虎的面前。

    二虎看到玉宁的几乎贴切到了自己的脸上,而且,上面的毛发,有几根已经触到了自己的脸庞,不由的伸出手来,搂住了玉宁娇柔的,将玉宁的身体用力的向前送,而自己则伸出了舌头,开始在玉宁的两腿之间乱舔了起来,一阵快感传来,玉宁不由的抱紧了二虎的头,将二虎的头用力的向自己的两腿之间赛,同时,还用力的向前着,不停的扭动着腰肢,让自己的两腿之间紧紧的贴着二虎的脸磨擦了起来,越磨擦玉宁觉得快感越强烈,不一会儿功夫,玉宁大叫一声,一股喷了出来,二虎连忙张开嘴,将玉宁喷出的一滴不剩的喝进了嘴里,同时,二虎也站了起来,抬起了玉宁的一条腿,将自己的,对准了玉宁两腿之间的那一条深沟,准备长驱直入玉宁的身体。

    虽然玉宁被体内的春药所控制,做出了一些铴的动用,但是玉宁必竟是处子之身,看到二虎的正在自己的两腿之间那最柔软最娇嫩的地方蠢蠢欲动,心中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尽管体内的激情已经不可控制,但心中还隐藏隐有些害怕,不由的伸出一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二虎的腰,脸也埋进了二虎的怀里,不敢看二虎。

    二虎用在玉宁的磨擦了一会儿,感觉到自己的已经被玉宁下流出来的润滑了后,腰身一用劲,慢慢的挤入了玉宁两腿之间的深沟。

    玉宁只觉得一根火热的东西,挤徼了自己的,一阵痛疼感传来,让玉宁发出一声惨叫,不由的双手死死的抱住了二虎的腰,同时,手指也几乎二虎的肉里。

    二虎可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腰身再一用力,将整个的齐根没入了玉宁的体内,玉宁痛得两眼翻白,几乎昏死过去,可是传来的痛疼的感觉,却让她昏不过去,反而能清楚的感觉得到。

    二虎感觉到玉宁的紧紧的窄窄的,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让自己有一种快要暴炸的感觉,不由的连忙又将抽了出来,缓了一下后,又一用劲,刺入了玉宁的身体,又是惹来玉宁的一阵狂叫。

    二虎开始了在玉宁体内的,每动一下,玉宁都要皱一下眉头,可是到后来,慢慢的,玉宁在适应了二虎的坚硬后,就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快感传入自己的体内,让自己有一种如陷云端的快感,玉宁不由的慢慢的舒张开了紧皱的眉着,脸上渐渐的泛起了的表情,也开始有节凑的扭动起来配合着二虎对自己身体的。

    二虎在玉宁的配合之下,很快就受不了了,嘴里发出一声低吼,一股生命的精华尽数的了玉宁的体内。

    可是玉宁却感觉到自己好像意尤末尽,但是二虎却已经疲软,玉宁也没有办法,只好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二虎穿上衣服后,将玉宁搂在怀里,在玉宁的耳边道:“嫁给我好吗。“玉宁想着自己的清白之身也已经被二虎给占了,而且,二虎虽然、还有两个兄弟,家里虽然穷,但是为人在村里还可以,而且,自己嫁给二虎后,村里的男人也会断了念头,自己也会少很多扔麻烦,玉宁便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二虎。

    两人匆匆收拾了一下,便一前一后的回到了村里,后面的事,都是顺理成章的了,玉宁嫁给了二虎,村里的男人也渐渐的少了对玉宁的搔扰,而玉宁和二虎两人也算是过得和睦,但是一到夜里,二虎就会暴露出本性,在玉宁的身上大施威,可是,每一次,玉宁都是刚刚被二虎挑逗起兴趣来,二虎就一泄如注了。如此几次后,玉宁不由的兴致大减,以后,二虎要是再想找玉宁亲热,玉宁就会找出各种理由,不让二虎碰自己,二虎也知道是自己不行,怪不得玉宁,玉宁本以为,二虎做那事不行,只要对自己好,自己也就任命了,因此,在生活上,还是对二虎照顾得无微不至,村里的男人都妒忌一虎找了个好媳妇,可是有一天,二虎喝多了酒后,说出了自己不满足不了玉宁的事,旁人告诉二虎,像这样很强的媳妇一定要小心一些,以防止她红杏出墙,二虎从那一次后,看玉宁时就多了几分古怪的神色,而且,从那以后,二虎没事就喝酒,每喝必醉,醉了回来就骂玉宁,玉宁一开始也不吭声,到后来,忍不住了也回几句嘴,再后来,两人干脆就分房而睡了。

    玉宁以为自己平炉到这样一个男人,也是命中注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因此,也就认命了,想着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但是,那一晚发生的事,却改变了玉宁的想法,甚至改变了玉宁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