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62章 二虎哥,快把手拿开,我痒得受不了了
    玉宁接着道:“因此,村里的女人们在背后都叫我,而村里的男人,因为吃不到葡萄,也在背地里说我的坏话,我成了人人厌恶的女人,可是有一个男人,一直都对我很好,不管村里别人怎么说,这个男人都会出来帮我说话,我也把他当成了我的依靠,可是谁知道,这个男人这样对我,也和村里的其他男人一样,只是对我的身体感兴趣而已,当时我不知道那个男人的心地是如此之坏,看到那个男人是真心的对我好,心中感激,也就渐渐的相信了他。bαйΖんU@零零1点坑母有一天,那个男人约我到村后的大山里见面,说是有要紧的事和我商量,我因为相信他,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可是谁知道,谁知道,。”说到这里,玉宁的声音突然激动起来,陈玉连忙拍着玉宁的背部,示意玉宁接着说下去。

    玉宁停了一会儿,突然咬牙切齿的道:‘这个男人的名字我永远都记得,人叫邓二虎。”廉洁到这里,玉宁端起一杯茶,一口喝了下去,又接着说了下去,随着玉宁的话语,陈玉的思绪也跟着玉宁,回到了那个山村,回到了那座深山深处一处常年没有人居住的破屋。

    玉宁来到那破屋,发现邓二虎早已等在了那里,玉宁心中一喜,连忙直到邓二虎的面前,道:“二虎哥,你找我什么事,在村里不能说吗,非得到这里来说吗。”

    邓二虎看了一下,没有人跟在玉宁的后面,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拉着玉宁,在玉宁的耳边悄悄的道:“今天,我到镇上去,买了一史烧鸡,想叫你来吃,可是怕村里的人看见了会说闲话,所以才将你叫到这里来的,这里比较清静,没有人会没事到这里来的,所以才把你叫到了这里。”玉宁听了,心中感动,不由的对邓二虎微微一笑,道:“二虎哥,你真好。”邓二虎拉着玉宁的手,就进了那破屋,玉宁走进那破屋一看,桌子上已经摆了一盘热气腾腾的烧鸡,不由的食指大动,一下子走上前去,抓住一只鸡腿就啃了起来。

    啃了一会儿,玉宁想起还没问邓二虎吃不吃,脸不由的红了一下,拿起鸡腿,对邓二虎道:‘二虎哥,你也吃一点吧。“邓二虎点心点头,一座在了玉宁的身边,示意玉宁也座下,玉宁拿起桌上的烧鸡,一盘腿,也座在了邓二虎的身边,邓二虎看了玉宁一眼,掏出一瓶酒,道:”玉宁,光吃烧鸡没什么味道,不如,我们喝点酒吧。“玉宁红着脸道:”二虎哥,我不会喝酒,你是知道的。”

    邓二虎点了点头,摸索了摸前自己的脑袋,道:“对,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不会还好,我早有准备。”说完,又踊变戏法一样,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水壶,道:“你不会喝酒,就喝这个吧,这是水。”玉宁看到邓二虎想得如此的周道,不由的心生感激,低着头,接过邓二虎手上的水壶,打开盖子,一口气连喝了几大口,可是玉宁没有发现,就在玉宁仰起头喝水的时候,邓二虎眼中却闪过了一丝狂喜的神色。

    邓二虎看到玉宁把水喝了,心中高兴,又拿起一只烧鸡腿递到玉宁的嘴边道:“玉宁,你吃吧。”玉宁自从娘亲死后,可能几年都没闻过烧鸡的味道了,更别说吃了,当下看到邓超二虎递过的烧鸡,也不说话,接过鸡腿就大吃起来。

    邓二虎喝了一口酒,一双眼睛,却不由自主的飘向了玉宁的小腿,玉宁的身体已经完全发育成熟,可是身上穿的,却还是几年前娘亲亲手给玉宁做的衣服,到现在,这衣服穿在玉宁的身上,已经显得小了,因此,在这小小的衣服的包裹之下,玉宁本来就很饱的胸部显得更加的坚挺,而玉宁的一双玉腿,也因为裤子太短,有一小半小腿也暴露在了处面,邓二虎一边看着玉宁暴露在处面的小腿肚子,一边不经意的挪动着身体,直到紧紧的巾着了玉宁,才停了下来,玉宁毫不察觉,仍在寻着那鸡腿大啃着,脸上泛现着意尤末尽的神色。

    邓二虎从玉宁的脖子向下望去,见到了玉宁高高耸起的胸部,只见玉宁的胸部傲然的耸立着,在小小的衣服的包裹之下,玉宁的双峰似乎呼之欲出,邓二虎看着玉宁胸前的那无限诱人的情景,不由的呼吸急促起来,一双手,也不经意的摸上了玉宁的大腿,用手指,在玉宁的大腿上轻轻的划动了起来,虽然隔着衣服,可是邓二虎仍然被玉宁大腿上传来的温暖而润滑的感觉搞提心神一荡。

    而玉宁,也感觉到了邓二虎的手指在自己的大腿上划动着,可是年少不更事的她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由的娇笑着道:“二虎哥,你在干什么,弄得人家痒痒的。”玉宁这一笑,胸前的双峰,就不由自主的乱颤起来,形成了一波又一波的乳浪,把个邓二虎看得是心旷神怡,不由的连吞了好几口口水。

    玉宁受不住二虎的手在自己的大腿上划动时传来的那种痒痒的感觉,不由的晃动着大腿,嗔道:‘二虎哥,快把手拿开,我痒得受不了了。”玉宁这一晃腿,使得玉宁的两条大腿一张一合的,两腿之间那被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的隆起,也尽情的呈现在二虎的面前,二虎就感觉到自己的一双眼睛不够用了,看了一会儿玉宁的胸部,又转到玉宁的两腿之间,一时间魂不守舍,边玉宁的话也没有听见。

    玉宁看到二虎老是盯着自己的胸脯和大腿看,也不由的恶作剧心起,手上拿着鸡腿就站了起来,张开双腿,走到二虎的面前,双手一叉腰,将两腿之间向邓二虎的面前一挺,道:“二虎哥,你在看什么。”邓二虎看到玉宁的两腿之间如此近距离的接近了自己,不由的一阵心跳,又看到玉宁看似挑逗的动作,心中一跳,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伸手,就搂住了玉宁的,将玉宁的娇躯向自己的面前一送,将玉宁的下腹送到了自己的脸上,二虎闻着玉宁上和两腿之间散发出来的阵阵的的体香,心中一荡,不由的张开嘴,在玉宁的上和两腿之间狂吻起来。

    在玉宁的心目中,本来和村里的浪荡男人开玩笑开惯了的,可是村里的那些男人有贼心没有贼胆,每当玉宁做出挑逗他们的样子时,那些男人就会打退堂鼓,今天,玉宁本也是想和二虎开个玩笑的,可是没有想到于虎把自己却突然搂在了怀里,而且还用嘴在自己的两腿之间和上乱拱,玉宁不由的吓了一大跳,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挣脱了于虎的双手,跳到了一边,一双眼睛惊慌的看着二虎,搞不清二虎倒底在干什么。可是此刻的玉宁,却感觉到一般热力从升起,心也变得痒了起来,一种末名的渴望,迅速传遍了全身。

    二虎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玉宁,一张嘴张了又张,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玉宁看了害怕,不由的又向后退了几步,一双手也不由的护住了自己的前胸,嘴里颤声道:“二虎哥,你,你是不是病了,怎么脸色突然间变得这么难看。”

    邓二虎的一双眼睛,始终在玉宁的身上看着,当他看到由于玉宁因为惊而急剧起伏的胸部时,再也忍不住院的嘴里低吼了一声,扑向了玉宁,玉宁被邓二虎的样子吓坏了,连忙后退,可是刚刚一退,却感觉到背后一凉,原来,后背却已经退到了墙角,已经是退无可退了。

    退无可退的玉宁无法闪躲扑上来的二虎,正好被二皮扑了个正着,玉宁惊叫一声,随着二虎滚到了地上。

    二虎一用劲,一翻身,将玉宁就压在了身下,玉宁睁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看着二虎,不知道二虎要干什么。

    二虎将玉宁扑倒在地后,一双手,伸了出来,抓住了玉宁的双峰,在上面狠狠的揉捏了起来,玉宁的身体一颤,知道了二虎的意图,嘴里不由的颤声道:“二虎哥,我一直把你当哥的,请你不要这样,好吗,我求求你了。”说完,玉宁还伸出一双手,想板开二虎在自己胸前不停乱摸的手。

    可是玉宁哪有二虎的,力气大,板了几下没有板动,反而惹得二虎性起,一把抓住了玉宁的两只手,抬起腿,将玉宁的两只手压在了自己的腿下,玉宁的两只手就一点都不能动弹了。

    玉宁又羞又急,不由的扭动着身体,想避开二虎的双手,一双腿也乱蹬了起来,眼中也泪光闪烁,急得都要哭了起来。

    二虎可不管这些,一边用手在玉宁丰满而高耸的胸部揉捏着,一边低下头,在玉宁有脸上狂吻起来。产来也怪,玉宁一边挣扎着,一边却感觉到二虎的粗暴,却让自己发自内心的欣喜,南昌市,心中还隐隐的希望,二虎的动作再粗暴一些,玉宁甚至还感觉到,自己的,已经有点潮乎乎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