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61章 用你的强硬,刺穿我吧
    陈玉用牙齿在玉宁两腿之间最柔软的地方刮了一会儿后,便伸出舌头,如毒蛇一般的钻入了玉宁的体内,在玉宁的体内转动起来,就在这时,陈玉感觉到玉宁的了阵的收缩,一般液体从玉宁的体内喷了出来,陈玉暗道不好,刚想闪躲,却是已经来不及了,被这般液体喷了个满嘴满脸,陈玉伸出舌头舔了舔,却发现味道有点甜,却原来是玉宁快乐得无以复加,小便失襟,陈玉不由的一笑,一低头,又将玉宁的两腿之间最柔软的地方含入了嘴里,这时,玉宁再也受不了了,低声呻吟道:“陈玉,不要弄了,我真的受不了了,你要是再这样弄下去,我会被你弄死的快点进来吧,用你的强硬,刺穿我吧。βaиZhμ+00①+COΜ”

    陈玉听到玉宁同乎衷求的声音,不由的心中一荡,再也忍不住,翻身上马,骑在了玉宁的身上,一挺身,长躯直入刺入了玉宁的身体,玉宁感觉到一个火热的,硬硬的东西,刺入了自己的身体,不由的夹紧了双腿,将陈玉的刺入自己的那一部分,紧紧的夹在了自己的身体之内,陈玉一喜,开始感觉起玉宁身体体深处的那种温热和润滑来,陈玉一边着腰身,在玉宁的身体内进进出出,一边伏子,一低头,将玉宁的双峰含在了嘴中,开始贪婪的吮吸起来。玉宁一边夹紧着双腿,一边、疯狂的扭动着腰身,配合着陈玉在自己体内的,一边嘴里大声的起来。

    陈玉得兴起,不由的将玉宁的身体翻了过来,从后面刺入了玉宁的身材体,玉宁感觉到一阵新鲜的刺激,得更加的剧烈了。

    玉宁一边晃动着,方便着陈玉的,一边还伸出手,从背后搂住了陈玉的,用力的将陈玉的身体向着自己两腿中间最柔软的地方按压,想让陈玉刺入自己刺入得更加的深入一些,陈玉当然知道玉宁的需要,一由的咬起牙关,更猛的对玉宁发动了攻击。

    玉宁在陈玉几下狠狠的撞击之后,一阵快感不可抑制的传来,让玉宁达到了第一次,陈玉却并没有因为玉宁达到了而停止了对玉体身体的,而是在玉宁过后,更加猛烈的起玉宁来,搞得玉宁是一直的摇头晃脑,脸上也泛出了点点的潮红。

    陈玉心中像是有一团火一样哥,燃烧得陈玉几乎发狂,只有靠猛烈的玉宁,从玉宁深处传来的温润的感觉,才让陈玉的心里好受一些,陈玉知道,体内那股周森留下的真气,又开始在体内运动了,陈玉想到了上次在和玉宁欢好的时候发生在自己身体内的现象,心中不由的一动,连忙运起阴阳合和神功,将一股真气送入了玉宁有体内,而玉宁对此毫无察觉,只是在自顾自的着。

    真气在玉宁的体内运转了一圈,又回到了陈玉的体内,陈玉感觉到,体内那种烦热的感觉稍稍的好了一些,陈玉一喜,一边连续的着玉宁,一边连续的向玉宁的体内输送着真气,说来民怪,陈玉开始使用这个方法的时候,还挺管用,可是,在体内的真气运转了几圈后,却和在百妙仙子身上发生的情况一样,半点作用也不起了,陈玉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其中的原由。

    原来,周森体内的真气,太过刚强,只有用阴阳合和神功,使陈玉和人合欢,才能凭着女子体内的阴柔之力,将陈玉体内真气的刚阳之力化解一部分,因此,陈玉才能将周森的功力和自己本身的功力合为一股,但是女子本来阴柔的身体,吸收了周森功力中的刚强之力后,也变得没有那么阴柔起来,因此,到后来,就无法化解陈玉体内周森功力的那股刚强之力了,在灵舞身上是如此,在素青和百妙仙子身上也是如此,在玉宁身上更是如此了。

    陈玉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心中一喜情知自己只要掌握到了其中的决窍,迟早有一日,能将周森留在自己体内的八十年的功力变成自己的,因此,陈玉也就安下心来,好好的享受起和玉宁之间的欢好来。

    玉宁可不知道陈玉心中有这么多的想法,只觉得陈玉火热的在自己的身体内不停的着,仿佛要自己的灵魂深处,搞得自己,已经有点受不了了,心中希望陈玉能快点结束这场战斗,心中又隐隐的希望陈玉能永远的这样下去,让自己一辈子都在之中。

    陈玉不停的变幻着动作,一开始,陈玉只是一味的猛烈的着玉宁的身体,直接把玉宁送上了快乐的极端,而后来,陈玉则是猛烈的几下,又温柔的几下,有时候,干脆不动,任由自己的停留在玉[宁的体内,玉宁被陈玉的花样百出弄得神魂颠倒,到后来,连的力气都没有了,而玉宁流下的,顺着玉宁雪白的大腿,流到了桌子之上,闪着邪的光芒。

    陈玉从身后在玉宁的身体内了数百下之后,又把玉宁给翻了过来,一把抄起了玉宁的两条大腿,将玉宁的两腿分了开来,一挺身,将身体刺入了玉宁的身体,猛烈的了起来,两人的身体撞击在一起,发出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诱人,格外的让人瑕想。

    陈玉只觉得玉宁的身体仿佛奥妙无穷,每一下,都会有新的感觉,这让陈玉欣喜不已,不由的加快了的速度,玉宁则无意识的扭动着身体,嘴里连声也发不出来来,只剩下鼻中偶尔还荡人心神的呻吟两声。

    陈玉只觉得自己体内的热情越来越高涨,不由的鼻息重了起来,咬着牙,在玉宁的身体内进行着最后的冲刺。

    就这样,陈玉在又冲撞了玉宁的身体几十下后,终于忍不住,一股生命的精华喷薄而出,尽数的留在了玉宁的体内,玉宁也在同时,身体一颤,第二次达到了。

    两人身体内的热情冷切过后,玉宁温柔的躺在了陈玉的怀里,陈玉一边抚摸着玉宁的胸脯,一边在玉宁的耳边道:“玉宁,跟我走,好吗,我会给你快乐的。”

    听了陈玉的话,玉宁不由的娇躯微微一颤,抬起头,眼中闪着亮光,道:“陈玉,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是随即,玉宁的眼光黯淡了下来,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行,我不能跟你走,我在这里有家有业,过得挺好的为什么要跟你走。”可是陈玉却看到玉宁在说这话的时候,目光闪烁,显然是言不由衷。

    陈玉听到玉宁说不跟自己走,心中一急,爬了起来,一脸真诚的看着玉宁,道:“玉宁,为什么,我是真心的对你说这个话的,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照顾你一辈子的。“玉宁叹了一口气,道:”陈玉,不是我不相信你,我真的不能跟你走。”

    陈玉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跟我走,这里虽然有你的客栈,却没有你的真爱,而且,你一个女人家的,在外面一个人苦苦的撑着一家客栈,还没有受够人情的冷暖吗。我要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不想以后再有人会欺负你,我要好好的保护你,让你不再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听了陈玉真挚的话语,心中一阵感动,犹豫了半天,才缓缓的道:“陈玉,你知道吗,我是一个不幸的女人,和仍然在一起,我怕把不幸带给你,连累了你,这样,我一辈子也不会心安的。”陈玉听到玉宁这么一说,又黑暗中看到玉宁在说这话的时候,眼中的泪光在产供销,不由的心中怜意大起,紧紧的将玉宁抱在了怀里,一边亲吻着玉宁的脸庞,一边道:傻玉宁,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的,有什么幸与不幸之分,我若是有什么灾难,也是天意注定的,而不是你给我带来的,知道了吗,别想那么多了,跟我走吧。”

    玉宁听了陈玉的话,犹豫了一下,道:“陈玉,你先别说得那么肯定,你先听我把我的遭遇说给你听听,你再来决定要不要我跟你走吧。”陈玉知道,如果不帮玉宁跃过心中的这道障碍,玉宁是不会场跟自己走的,玉宁说要说自己的遭遇,正好自己可以听一听,听了之后,也就会知道玉宁为什么会有这道心理障碍,也好对症下药,说服玉宁就容易多了。于是陈玉点了点头,搂着玉宁座在了椅子上,两人就在黑暗中相拥着,只听玉宁缓缓的道:“我一生下来,就是个不幸的人,先是我爹突然得了一种怪病,死了,接着,在我十六岁的那一年,我娘也不知什么原因,一命归西,从此,我就成了一个孤儿,在我们村里,遭人白眼,而十六岁的我,已经是长得楚楚动人了,村里一些不怀好意的男人,一个个看到了我,就像是苍蝇看到了臭鸡蛋一样,都会围过来,对联动手动脚步,而那些村妇,却不去怪他们的男人,而是怨我勾引了那些男人。”说到这里,玉宁不由的叹了一口气,眼中隐有泪光,陈玉听玉宁说得可怜,也不由的紧紧的搂住了玉宁,却没有吭声,只是用手轻轻的拍着玉宁的背部,安慰着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