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50章 小坏蛋,花样还挺多呀
    陈玉的头在玉宁的上拱了一会儿后,感觉到已经涨得发痛,不由分说的,又将玉宁的身体翻了过来,玉宁此刻,已经是头发散乱,眼神迷离了,陈玉看着玉宁的样子,再也忍不住了,伸出颤抖的双手,开始为玉宁宽衣解带起来,机时玉宁一边呻吟着,一边配全的让陈玉脱着自己的衣服,转眼间,玉宁已经是一丝不挂的躺在了床上。BΑΝZんǔOO一殿còΜ

    陈玉看着前眼的胴体,呼吸不由的急促起来,只见玉宁,高瘦的地方瘦,该胖的地方胖,该突起的地方突直,该陷的地方陷,简直就是美神的化身,而玉宁此刻,倦着身子,在身上留下了不小的阴影,阴影部分的胴体看不是十分的真切,却给人留下了无陷的瑕想空间,陈玉看着玉宁的胴体,再也忍不住的三下两下,就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然后,陈玉走到玉宁的头部,对玉宁示着意,玉宁一愣,但马上就明白了陈玉的意思,。脸上不由的一红,嘴里骂道:“小坏蛋,花样还挺多呀。”玉宁说归说,但是还是按照陈玉的意思,将陈玉身上某个男性特征的东西含在了嘴里。

    陈玉只觉得玉宁的嘴里一片温润湿润,自己的东西在玉宁的嘴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受手用,不由的开始腰肢,开始在玉宁的嘴里抽动起来,玉宁的嘴里发出了哼哼的声音,听声音,好像是非常享受。

    玉宁为了方便陈玉的动作,不由的侧过身来,一双手,也搂住了陈玉的臀部,在上面温柔的抚摸起来,陈玉一阵享受,嘴里不由的发出了阵阵低吼。陈玉看到玉宁如此开放,心中激动之下,也不由的伸出手来,抓住了玉宁和两边高耸的胸部,在上面狠狠的揉捏起来,玉宁嘴里含着陈玉的那东西,胸部受着陈玉狠命的揉捏,一阵前所末有的快感,涌上玉宁的心头,很快让玉宁不以自已。

    玉宁的一双手,开始渐渐的用力,将陈玉的身体用力的送向自己的嘴唇,想让陈玉的那东西插得更深入一些,想让陈玉的那东西将自己刺穿插,因为太快乐,玉宁的额头上,也渗出了细细的汗珠,身体也变得火热起来。

    陈玉在玉宁的嘴巴里了间一会儿,觉得全身涨得难受,不由的将近那东西从玉宁的嘴巴里抽了出来,玉宁只觉得嘴里一空,不由的失望的睁开了双眼,却看见陈玉正在微笑的看着自己,不由的脸红得更历害了。陈玉将玉宁拉了起来,玉宁不明所以,但却还是顺从陈玉的意思,从床上站到了地上。陈玉将玉宁有身体翻转过来,让玉宁背对着自己,而陈玉则将赤裸的身体,贴切在了玉宁的身上,一双手,也从玉宁的后背,伸到玉宁的前胸,在玉宁的胸脯上揉捏了起来。

    由于位置的关系,玉宁觉得上顶上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不由的全身一荡,无力的将身体软软的靠边在了陈玉的身上,任由着陈玉灵活的双手,在自己娇柔的身躯上乱摸,嘴里的呻吟声,渐渐的大了起来,陈玉一边在玉宁高耸的胸脯上抚摸着,一边低下头,用舌头,在玉宁的耳朵上,香肩上轻轻的舔着,一边慢慢的移动着身体,玉宁一惊,挣扎了一下,嘴里道:“不行的,不行的,陈公子,那里是窗子,会被人发现的。”

    陈玉手上一用劲,玉宁身体一软,便再也不说话了,任由陈玉移动着身体,将自己带到了窗前。陈玉一边喘息着,一边空出一只手来,将窗子悄悄的拉开了一条缝隙,从里面望去,正好可以看到外面的人来人往。

    玉宁心中一惊,生怕被外面的人听到自己的呻吟之声,只好强忍着将呻吟声放小了一点,可是一种前所末有的刺激的感觉,主玉宁很快全身僵直,有了第一次的。

    陈玉才不管玉宁心中怎么想的,在玉宁的耳边喘息着道:“妖精,你不是空虚吗,今天,我就在你的下人面前,将你干得,好不好。”粗鲁的话语,更刺激了玉宁的神经,想着自己赤身裸体的在众人的眼皮低下,被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干着,玉宁不由的娇羞起来,向外面看了看,看到外面的人正在忙碌着,丝毫没有发现窗内的风景,胆子也渐渐的大了起来,开始用光滑的,在陈玉的那地方磨擦了起来,嘴里也喘息着道:“坏蛋,来吧,来干我吧,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陈玉听到玉宁挑逗的话语,哪里还忍受得住,从一宁的背后抓起了长枪,一挺身,长驱直入,刺入了玉宁的身体,陈玉这才发现,玉宁的两腿之间已经是湿湿的一片,自己很容易就刺入了玉宁的身体。

    玉宁全身一颤,嘴里啊的一声,全身绷直,身体后仰,一双手,也不由的抓住了窗弦,脸上出现了痛苦并快乐的神情。

    陈玉只觉得玉宁的一片温软湿润,还紧紧的包裹着自己,一点也不像是个妇人的,心神一荡之下,就开始着身体,在玉宁的体内起来。

    玉宁强忍着发出呻吟声,生怕被外面的人发现,而两人的在一起撞击时所发出的声音,在房间时凑起了一段乱的乐章。陈玉只觉得玉宁手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而且,仿佛还有一股吸力,在吮吸着自己,不由的全身发紧,知道这样下去,不一会儿功夫,自己就要败下阵来,因此,也就强敛心神,运起了阴阳合和神功,这才感觉到的刺激没有那么严重了。

    而玉宁只觉得陈玉的在自己的体内如毒蛇一样进进出出,仿佛要把自己的身体刺穿一样,让玉宁全身有一种要暴发的,玉宁不由的放开自己,也开始狠命的扭动着,迎合着陈玉的动作,陈玉一边在玉宁的体内做着活赛运动,一边用手伸到了玉胸的胸前,抓住了玉宁因为位置关系而垂下的两处胸脯,在上面狠命的揉捏起来,一边揉捏,一边在玉宁的耳边道:“快不快乐呀,想不想就这样让我呀。”玉宁听到陈玉挑逗的话语,心神更加的激荡起来,可是这时的她已经沉浸在无可比拟的快感中,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只是更加用力的扭动着腰肢,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玉宁微弱的呻吟声,传入到陈玉的耳朵里,让陈玉觉得享受无比,陈玉没有想到眼前这妇人,身体是如此的美妙,和两女比较起来,竟是一点也不逊色,不由的狂性大发,加大了的力度,在陈玉近乎疯狂的攻击之下,玉宁很快就忍受不住,第二次泄了身,玉宁看到外面的人正在忙着自己的活计,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漂亮的老板娘正被一个男人干得,一种无比刺激的感觉涌上心头,竟然涌起了再被陈玉干一次的想法,在第二次后,竟然不顾全身已经发软,又疯狂的扭动起来。陈玉可不知道玉宁心中的想法,一门心思的狠狠的着玉宁的身体,一双手,更加用劲的揉捏着玉宁的身体,很快,玉宁胸部的肌肤变得通红通红的。

    陈玉了一会儿,觉得意尤末尽,不由的伸出一只手,抬起了玉宁的一条大腿,放在自己的腰际,身体仍疯狂的对玉宁的身体进行着冲刺,玉宁只觉得,陈玉的每一下,都像是要将自己刺穿,不由的动作慢了下来,闭上眼睛,开始享受陈玉给自己带来的美妙感觉。

    陈玉在连续了几百下之后,感觉到已经到了要暴发的边缘,不由的又搂起玉宁,将窗子关了起来,直了几步,将玉宁放在了茶桌之上,双手开始将玉宁的两条大腿轻轻的分开,举得高高的,开始了以玉宁身体最后的冲刺。

    玉宁看到窗子关上了,再也不用担心会被别人听到自己放浪的呻吟之声,再也无所顾及,大声的呻吟着,咬着牙,用力的向上挺着身体,和陈玉大战起来,陈玉在了一阵后,看到玉宁的表情,再也忍不住,喉咙中发出阵阵低吼,一泄如注,全部射向了玉宁的体内。

    玉宁在同时也是大叫一声,全身颤抖不已,第三次。

    陈玉在发泄的同时,觉得周森留在自己体内的那一半无法化解的真气,竟隐藏隐有了可以化解的迹像,心中一亮,仿佛抓到了化解自己体内真气的关键所在,心中狂喜之下,搂着玉宁狠狠的亲了一口。

    玉宁经过刚刚一场大战,只觉得腰腿酸涨不已,在桌子上喘了斗开的气,才回过神来,摇摇晃晃的穿起衣服,一边穿衣服,一边告诉了陈玉王天的关押所在,陈玉点头道谢谢,可是玉宁这时却脸色一变,将陈玉推了开去,道:“陈公子,你也不用谢我,我告诉你消息,你也报答了我,让我体会到了人间的极乐,从此,我们两不相欠,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如果你真的记着我的好的话,就请你在救人的时候,顺便帮我将齐铁杀了,我就感激不尽了。”说完,再也不看陈玉一眼,走了出去。

    剩下陈玉呆在那里,对这个女人的态度摸不清头脑,不由的摇头苦笑,可是心中却暗暗打定主意,在救了王天之后,无论如何,也要再来一次,再次一亲芳泽,其一,经过刚刚的一场大战,陈玉已经对玉宁的身体产生了迷恋的感觉,第二,刚刚发泄的时候,自己体内周森的功力隐隐有了化解的迹象,说不定,化解周森的功力,都要靠在这个中年美妇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