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48章 你真的好猛呀,将那两个姑娘弄得浪叫连天
    陈玉回到房间,觉得心烦意乱起来,座也不是,站也不是,满脑满眼的,都是那老板娘俏丽的身形物暧昧的眼神。版主零零壹点坑母陈玉想了一会儿,只觉得心怦怦直跳起来,口中也觉得口干舌躁,拿起桌上的一杯水,一口气喝了下去,心火这才稍稍的降下去一点。

    陈玉不由的摇头苦笑,心中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其实,陈玉这只是一个男人正常的心理状态,一个男人,在初尝云雨滋味后,肯定是食肉知味,恨不得夜夜春霄,当然,除了固定的对像外,每一个男人都会希望在自己的身临其境能发生一点点刺激的东西,比如,像是一夜情什么的,昨天晚上,陈玉地意中有手臂碰到了老板娘高耸的胸部,可是老板娘却并没有生气,只是表情复杂的看了陈玉一眼,给了陈玉无限的瑕想空间,陈玉此时有这种心态,当然也是再正常不过了的。

    陈玉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敲门,陈玉心中怦的一跳,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门口打开了门,果然不出所料,老板娘正俏生生的站在门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似笑非笑的看着陈玉,陈玉心中一喜,侧身让开了一条路,老板娘微微一笑,走进了屋内从陈玉身边走过的时候,老板娘身上的香风,让陈玉不由的微微一荡。

    陈玉回到座位上,老板娘看了陈玉一眼,转身把门关上了,陈玉的民跳得更历害了,一双眼睛,不由的上下打量着老板娘,今天的老板娘显是经过刻意的打扮的,只见老板娘上身穿着一件浅绿色的短袖上衣,窄窄的衣服,把老板娘上身包裹得玲珑有至,一段雪白的手臂,暴露在外右,让人看了,不由的会吞一口口水,而老板娘的,则是穿的一个黑色的紧身裤,紧紧的包裹在老板娘的身体上,把老板娘笔直而丰满的大腿,浑圆而性感感的臀部都充分的显现在陈玉的面前,陈玉看着眼肯这个惹火的尤物,突然觉得口干舌躁起来,拿起杯子,却发现杯子里的水早就没有了。

    老板娘微微一笑,扭动着腰肢,走到桌前,拿起水壶,给陈玉倒了一杯水,陈玉看着老板娘如春笋般的小手,不由的有些痴了,连老板娘将水送到手边都忘了去接,老板娘笑了一下,道:“客官,请喝水。”陈玉这才从痴想中惊醒过来,连忙接过水杯,却一不小心,将水杯打翻了,茶水顿时泼了陈玉和老板娘一身,老板娘大叫一声,眼中露出嗔怪的神色,连忙掏出手绢,伸手帮陈玉擦去身上的茶水,无巧不巧的,正好碰到了陈玉的,陈玉身体一颤,不由的伸手握住了老板娘的小手,老板娘微微的挣扎了一下,便站在那里不动了,陈玉一惊,感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放下老板娘的手,可是那种温润的感觉,却在陈玉的心中久久不能散去。

    老板娘似乎不在意陈玉的举建动,而是继续的帮陈玉擦着身上的茶水,嘴里还道:“客官,怎么这么不小心呀,看看,都弄脏了吧。”陈玉看着老板娘帮自己擦着身上的茶迹,闻着老板娘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一时意乱情迷,不由的低下头,将头凑近了老板娘的头部,开始贪婪的呼吸着老板娘秀发的香味。

    老板娘帮陈玉擦干了茶迹后,站起身来,对着陈玉微微一笑,道:“客官,你不请我座下来吗。”说完,妩媚的看了陈玉一眼。陈玉心中一荡,连忙让老板娘座下,老板娘微微一笑,座了下来,整流器了整衣服后,突然对陈玉道:“陈公子,你过得好快活呀。”这句话一入耳,陈玉吓了一大跳,满腔的热情冷却了下来,不由的霍的站了起来,盯着老板娘道:“你怎么知道我姓陈的。”要知道,陈玉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已经化了装,但没想到,却被老板娘认为了出来,而陈玉和老板娘素不相识,老板娘怎么会认得陈玉的。

    老板娘一笑,道:“陈公子,不要急吗,昨天晚上我给你送夜霄的时候,你出来的时候,可没有化装呀,而且,这侠义道拿着你的画像,每一家客店都交待过了,只要发现你住店,就马上报告,还可以拿到一百两的赏银呢。”陈玉这才想起昨天晚上正和两女胡天乱地的时候,老板娘过来敲门,自己匆忙间,却实是没有化装就走了出来,也难怪老板娘会认出自己,可是听老板娘那么说,不由的冲到老板娘的身边,一把抓起了老板娘的手,历声道:“那你是要用我去领这一百两的赏银了,说,是不是这么回事。”说完,手上一用力,老板娘手上吃痛,不由的皱起了眉头,道:“陈公子,你就这样对付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妇人吗。”陈玉听到老板娘这么一说,不由的脸上一红,放开了老板娘。

    老板娘揉着被陈玉抓痛的手,道:“这一百两银子么,我还不怎么放在眼里,只是我今天来,有一件事情,不知道陈公子有没有兴趣听一听。”陈玉问道:“什么事,快说。”陈玉本以为老板娘是对自己有意思,谁知道从老板娘的行为举止来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心中的希望落空,言语间也渐渐的变得不客气起来。

    老板娘看了陈玉一眼,道:“陈公子,你想不想知道王天,王大侠的下落呀。”陈玉心中一凛,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王大哥的。”老板娘听了陈玉的话,叹了一口气道:“陈公子,罢罢,等我细细给你道来吧,看你的样子,要是我一句话没有说好,你不要把我吃了。”陈玉听了老板娘的话,脸上一红,身体却座了下去,静静的听老板娘述说。

    只听老板娘道:“奴家本名叫玉宁,嫁了这家客店的老板,可是没几年,那死鬼就一命归西,没几天,侠义道的一个叫什么齐铁的人好像是侠义道的什么护法,就上门来威逼我,要我做他的小的,我不从,他就威胁我,我以死相逼,他才放过了我,可是,却三天两头的过来纠缠我,没有办法,我只好与他虚与蛇委,才算是保住了清白之身,可是,那齐铁经常到我这里来喝酒,找我聊天,我知道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我的身体之上,但是没有办法,只好陪他,有几次都让他显些得手,我的心里,很苦呀,幸得每到紧要关头,我都誓死不从,才没有让他得逞,但也因此,从齐铁酒后的话中,得到了不少的消息,因此,也就知道了你和王天王大侠的关系。”说到这里,玉宁叹了一口气,像是想到了自己的悲惨遭遇,眼睛一红,眼泪都要掉了下来。陈玉听玉宁所说的不像是作伪,看到玉宁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怜惜,不由的站了起来,走到了玉宁的身边,用眼神安慰着她。

    玉宁感激的看了陈玉一眼,道:“前两天,那齐铁又来了,这一次,他好像很是高兴,喝了很多酒巴,酒后,才说,王天王大侠和一个叫什么百妙仙子的人已经被他们抓住了,本来,准备祭他们已故的李盟主的,可是好像是这样做怕什么人过来寻仇,因此,秘而不宣,对外宣称说是王天要来寻仇,遍缴江湖同道,给他们助拳,等把戏做足了,就可以将王天秘密的杀了,那么,也谁也不知道王天是侠义道杀了,他们所害怕的那个人,也就不会找上门来报仇了,就算是找上门来,侠义道也可以推得一干二静,齐铁清醒后,才想起洒后失言,就想杀了我灭口,可是到最后,终是没有狠下心来,狠狠的警告了我几句,叫我不要乱说,可是从齐铁的话里我知道,侠义道害怕的人,正是陈公子你呀,昨天看见了陈公子你的真面目,我就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将事情的真像告诉你,就算是死,我也不愿意再受那齐铁的欺负了。”说完,玉宁抽抽缩缩的哭了起来。

    陈玉听了玉宁的话,这才明白,侠义道所谓的遍缴江湖同道助拳,只不过是个幌子,而真正的目的,却是要麻痹自己,想到这里,心中暗暗吃惊,要不是今天玉宁给自己道出了实情,自己还一直以为王天潜在暗中,一点也不担心呢。

    想到这里,不由的感激的看了玉宁一眼,道:“谢谢你,玉宁,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呢。”

    玉宁听了陈玉的话,一边流眼泪一边道:“我实在是不想过那种任人欺负的日子了,我告诉你这些,就是希望你能将那姓齐的给杀了。”陈玉点点头,道:“那么,你知道王大哥他们关在哪里吗。”玉宁点了点头,陈玉心中一喜,道:“那你赶紧告诉我,我好去救人呀。”玉宁听了陈玉的话,只是哭泣,却没有做声,陈玉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可是看到玉宁的样子,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玉宁像是越哭越作心,站了起来,不由的把头靠在了陈玉的肩膀上,一边在陈玉的肩膀上哭泣,一边道:“陈公子,我现在好伤心,借你的肩膀靠一靠好吗,救人也不在乎这一会儿,等我心情好了,自然就会将王天的下落告诉你了。”

    玉宁一边说,一边将娇柔的身子在陈玉的怀里扭动着。陈玉此刻哪有心思体会这个,一心想知道王天的下落,可是玉宁就是不说,把个陈玉急得牙痒痒的,可是却毫无办法。

    玉宁哭了一会儿,有意无意的,将性感的嘴唇靠近了陈玉的脖子,在陈玉的耳边道:‘昨天晚上,你真的好猛呀,将那两个姑娘弄得连天,奴家心中很是妒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