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45章 情绪才好一点,又要动色心了
    无为微笑着扶起陈玉,道:“如不是一开始你就使出了周森老前辈的惊风掌和闪电脚,我也不会想到,周森周老前辈在这个世上还有传人。BanZhuOO1殿com”陈玉本是聪明绝顶之人,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的原由,肯定是周森和少林寺极有渊源,而自己使出惊风掌和闪电脚后,无为从招式上认出了自己是武仙周森的传人,因此,在自己落得下风的时候,出声指点,让自己立天不败之地,心中这才知道,千年少林,果然名不虚传,顿时收起了对少林的小视之心。

    无为微微着道:“陈施主,周森老前辈的传人,必须经过太虚幻境的考验,因此,看出你是周森的传人后,我就知道,刘雨所说的话言不属实,可是又想看看周老前辈的传人,倒底武功进步到了什么程度,因此,也就没有说破,而是和你拆起招来,没想到,你年纪青青的,就有如此的造诣,实在是难能可贵。”

    陈玉听到无为称赞自己,俊脸不由的微微一红,道:“刚刚,小子无礼,还望前辈不要见怪才是。”无为摇了摇手,道:‘是我们错怪你在先,这件事也怪不得你。“陈玉不解的道:”前辈,怎么你一看我使出惊风掌,就知道我是周森的传人呢。”

    无为叹了一口气,道:“两百年前,江湖中出了一个鬼手门,这个门派,行事邪恶,手段残忍,但是门派中人武功却是极高,江湖正道数次想消来这个门派,好为百姓除害,可是每一次,都是失败而归,几次三番后,终于惹恼了鬼手门的当代门主,齐聚门中高手,向正道大举进攻,正道门派中三百六十多个门派,在斗月之内,几乎给他来掉了一半,剩下的门派,人人自危,纷纷闭门不出,想躲过这场浩劫,可是,鬼手门却没有罢休,而是将攻击目标直接对准了我们少林,少林遇到了建寺以来最大的危难,在那一场大战中,连掌门人也在鬼手门门主的手下重伤,无数的少林高手央因此面丧命,眼看着少林就要惨遭灭门,就在这个危难时刻,周森横空出世,凭一已之力,挡住了鬼手门门主,使得少林有了喘息之机,再加上一些有正义感的门派救援及时,少林才躲过了为场危难,从这件事后,周老前辈联合了少林武当等当世大派,围攻鬼手门,终将鬼手门重创,从此,鬼手门才销声匿迹,江湖因此才平静下来,得以休生养息。而周老前辈经此一役后,不知什么原因,也退隐山林,武林中人感激他的援手之德,称他为武仙,而几大门派的掌门,更是因为和周老前辈一起围缴过鬼手门,被周老前辈的武功人口所折服,因此,将周老前辈的武功招式记录了下来,嘱咐门下弟子,只好见到了会使这些武功招式的人,一定要以礼相待,如会使这些招式的人碰到了危难,一定要全力相救,而且,周老前辈临走的时候,还将这些掌门人召集在一起,说今后,如果遇到了会使这些招式的人,一定是他的传人,已经受过了太虚幻境的考验,人品肯定是信得过的,因此,在看到了你使出惊风掌后,我才知道,周老前辈的传人终于出世了,心中欣慰之下,又看到你武功所学虽然不错,但是运用起来却还差了那么一点点,遇致到绝顶的高手非落败不可,因此,老僧才在比武之际,出言指点,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陈玉和灵舞以及素青听到无为讲述着周森的事迹,一个个听得如醉如痴,无为看了陈玉一眼,叹了一口气,道:“这也许是天意,刚刚接到门下传书,说鬼手门已经现迹江湖,我们才会去翻阅少林先人留下来的典籍,才知道有这么一段江湖故事,不然的话,就算是你使出惊风掌,我也不会知道你是周老前辈的传人,你肯定会伤在我的手下的。”说完无为高宣了一声佛号。

    陈玉听到无为说鬼手门已经半现迹江湖,心中一惊,连忙问道:“鬼手门已经出来行走江湖了。”

    无为道:“对,听说,鬼手门出了一个百年不遇的奇材鬼状元郑重,已经蠢蠢欲动了,近来,一些江湖中的小门派无端的遭受灭门,就是这个鬼状元的杰作,唉,听说这鬼状元的武功,已经不在当年周森之下,这一下,外有倭寇入侵,内有鬼手门作乱,武林从此危已。”听到无为这么说,陈玉不由的升起一股毫情,大声道:“江湖危难,人人有责,弟子虽然不才,但也想和这鬼状元斗上一斗,看一看倒底是他鬼状元高呢,还是我陈玉高明。”说话间,意气风发。地为看了陈玉一眼,缓缓的道:“陈施主,说句不中听的话,你现在可能还不是那鬼状元的对手,若想赢得鬼状元,不是要勤加练习的才是。”陈玉听了无为的话,脸上微微一红,知道无为看过自己的武功,说自己不是鬼状元的对手,自己就一定不是鬼状元的对手。

    无为看了陈玉一眼,道:“陈施主,你是去帮王天对付侠义道的对不对。”陈玉点了点头。无为道:“陈施主,你即然出面,我们少林也不好说什么,一个是武林中抗击倭寇的主流,一个是少林寺的恩人的传人,这件事,我们就不管了,只希望你念在武林安危的份上,顾全大局,李无心已经死了,再杀个王天,也于事无补,这个时候,希望大家能放弃彼此间的仇怨,一至对外才好,这样吧,侠义道总部我们就不去了,我修书一封,你替我交给刘星吧,希望刘星看到这封信后,能体谅我的一片苦心,两家和好,一至对外。”说完,长叹了一口气,显然是对刘星是否会听他的没有把握。

    陈玉点头称是,不由的为地为的悲天忧人的精所神报感动,心中打定了主意,只要侠义道答应以后不再为难王天他们,这一次的事情就这样算了。

    地为写好书信后,交给了陈玉,便带着刘雨和其他的少林僧人走了,临走时,还一再向陈玉表示,加寺后,一定将刘雨诬陷陈玉等人的事报告给掌门师兄,对刘雨严惩不怠。

    无为这么说了,陈玉倒也不好说什么,目送着无为他们离开后,便和两女动身赶路,几个时辰后,终于来到了侠义道总部的所在地。只见就是个大镇,可惜的是,陈玉他们来到时,已经是天色微明,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只是从这个大镇诸多的建筑上,可以看出这外镇子是多么的繁华。

    等到有客店开门后,陈玉他们要了一些早点吃了,也没有心思休息,陈玉便带着两女上街打探消息,一天下来,也没有发现王天的踪影,倒是发现路上的行人,大多数都是武林的健者,而且,身上都带着兵器,肯定都是为侠义道助拳来的,而侠义道的防备也森严了许多,陈玉他们刚刚靠近侠义道的大门,就被守卫轰了出来。

    一天下来,饶是陈玉他们功力深厚,但也累了个筋疲力尽,所以,一到华灯初上,陈玉等三人在吃过了晚饭后,就早早的回到了房间。

    素青和灵舞两人,看到陈玉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知道陈玉是为了没有王天他们的消息而发愁,而且,昨天晚上,无为所说的话,无形中也打击了陈玉的自信,素青将一个柔软的身子靠在陈玉的肩膀上,在陈玉的耳边轻轻的道:“玉哥哥,不用想得太多了,鬼状元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一哥哥肯定不比他差。”灵舞也道:“是呀,是呀,我们陈大哥才练了几天武,就可以和少林六大神僧之一打成个平手,试问一下,江湖中还有什么人有这个本事,只要我们陈大哥努力,一定会胜过那个什么鬼状元的。”

    听到两女鼓励的话,陈玉的兴致高了一点,又感觉到素青软软的身子正靠边在自己的肩膀上,一双丰满而富有樟弹性的胸部正在自己的肩上乱增,一股淡淡的体香从素青的身上散发出来,刺激着陈玉的审经,又看见灵舞灯光下艳若桃花的脸庞,惹火的娇躯在自己的眼前乱晃,不由的吞了一口口水,两只眼睛开始在灵舞的身上游荡,一双手,也摸上了素青的,在上面揉捏了起来。

    素青嘤咛一声:“坏东西,情绪才好一点,又要动色心了。”话虽然这样说,可是身体却软软的倒在了陈玉的怀里,一双手也搂住了陈玉的脖子。

    而灵舞看到陈玉的样子,知道陈玉又动了色心,心中一动,想到了自己在陈玉身下的样子,娇躯一颤,身体也不由的热了起来,一张俏脸更是红扑扑的,让人看了,恨不得在上面咬上一口。

    陈玉一双手开始在素青的胸部揉捏起来,眼睛却盯着灵舞的高耸的胸部,嘴里道:“无为大师说得对,以后,我要勤加练习,说真的,阴阳合和神功真是神妙无比,我每练一次,都感觉到功力有一定程度的提高,体内那无法化解的师傅传入的功力也隐隐有了可以化解的动向,灵舞,你也一起来好么,我觉得,和你们两个一起练这神功效果更好一些。”

    灵舞听了陈玉的话,羞得满脸通红,可是看到陈玉真挚的眼光,身体却不由自己主的身着陈玉靠了过去。而素青已经在陈玉的撩拨之下,嘴里已经发出了淡淡的呻吟,娇躯更是在陈玉的怀里不停的扭动起来。陈玉感觉到素青的娇躯在自己的怀里不停的扭动着,一个丰满的臀部更是在自己的某个重要的门路位不停的按压着,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也不由的兴至大发,将靠近自己的灵舞一拉,灵舞也软软的倒在了自己的怀里,陈玉左手搂着灵舞,左手搂着素青,一双手如毒辣蛇一样在两妇的娇躯上游走着,把怀中的两女搞得是,春潮涌动,一双眼睛也开始迷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