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44章 谢谢前辈指点
    陈玉本以为少林高僧,德高望重,对刘刘雨的瞎话定然不会全信,正好正主在场,可是一问窨,倒底谁是谁非,可是没想到,无为一上来,就问自己怎么解释,心中暗暗恼怒,但脸上却不露声色,缓缓的道:“晚辈对少林一直仰慕,怎么敢对少林口出狂言呢。ЬánΖhū+0○一+CǒM”这句话,说得不亢不卑,恰到好处。

    可是无为身为少林六大神僧之一,受惯了世人的追奉,陈玉这不亢不卑的态度,等于是冒犯了无为,无为长眉一杨,道:“小施主,说没说过,只有你心里清楚,当我的面,你当然不敢承认了。”

    陈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又看到刘雨幸灾乐祸的样子,再也忍不住怒火,冷冷的道:“我虽然仰慕少林,可是,少林的人要是欺负到我头上,我倒也是不怕的。”

    听了陈玉的话,无为身后的几名僧人脸上不由的出现怒色,一个个不由的握紧了拳头,可是无为没有发话,这帮僧人倒是不敢轻举妄动。无为长眉一扬,道:“小施主念你年青,不知世事,我就原谅你一次,只要你将话收回,然后召告天下,承认是自己错了,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

    陈玉冷嘲热讽冷一笑,道:“我也可以原谅你的无礼,只要你召告天下,承认自己错了,我今天也就放你一马好吗。”无为脸上闪过一丝黑气,显然是怒到了极点,可是,对面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个,自己和他动手,末免有点胜之不武,因此,强压着怒火,道:“小施主,我处处忍让,你又何苦处处相逼呢。”在无为认为,自己不计较陈玉的口出狂言,只是让陈玉承认个错误,实是给足了陈玉的面子。

    可是谁知道,陈玉并不领情发,道:“神僧,咱们还不知道谁在逼谁呢。”无为听了陈玉近乎调戏的话,再也忍耐不住,道:“清山,你就下场试一试陈施主的武功把,记住,陈施主只是狂了妄语之罪,罪不至死,你要手下留情。”那名叫清山的僧人早就忍不住陈玉的狂妄了,听到无为的命令,一声暴喝,跳了出来,对陈玉施了一礼,道:“施主,请赐招。”说完,摆了个起手势,等待着陈玉的进攻。

    陈玉冷冷一笑,道:“就凭你,也配让我出招。”说完,抬头望天,竟是看也不看清山一眼。在心陈玉的心目中,一直都想着周森的话,不愿与少林僧人为敌,但是刘家华的下流和刘雨的无耻,以及无为的自以为是,让陈玉对少林的恶感大增,心中又想着无为他们肯定是为了增援侠义道去的,在这个时候碰到,正好显露一手武功,将无为他们打退,在以后的大战中,也好少一个劲敌。因此,陈玉存心立威,一上来,就摆出一副不将清山放在眼里的姿势。

    清山哪里受得了这个,大喝一声,一拳向着陈玉的击去,拳风响响起,显得功力额为不弱。陈玉站在那里,仍是抬头望天,眼看着清山的一拳就要击上,清山看到陈玉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抬头望天,显是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心中也不由的动了无名,将无为的话放在一边,存心一拳将陈玉伤在拳下。

    说时迟,那时快,清山的一拳击中了陈玉的,可是,却并没有众人想像中的陈玉发出惨呼声,却听到清山一声闷哼,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了身形,打向陈玉的那只手,已经软软的垂了下来,一脸吃惊的样了,显是受了伤。

    原来,清山感觉到一拳击中了陈玉的,心中一喜,本想着陈玉最少也会身受重伤,可是一拳击实之时,却发现陈玉的软绵绵的,自己一身的劲力,却使不上一丝一毫,大惊之下,清山就像后退,可是,就在清山旧力使老,新力末生之时,从陈玉的上却传来一股无可抗拒的大手,清山一不留神之下,整个手臂被那股大力震得酸麻不止,再也使不出力气来了。

    陈玉露出了这一手,无为的心中也是暗暗一惊,长眉一杨,阻止了作势欲扑的其他僧人,无为心中知道,陈玉所露出来的这一手,武林中,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自己身边的这些僧人,包括刘雨在内,就算是一齐上,也不会是陈玉的对手,因此,无为阻止了众人的行动,而是要自己亲自下场了。

    无为钭劲力灌一塌胡涂全力,每走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嘴里道:“想不到小施主的武功如此的高深,没办法,老朽只好亲自领教了。”

    陈玉看了无为的脚下一眼,看出无为一开始留下的脚印还是深浅不一,可是每走一步,脚印的深浅程度就吻合一分,知道,如果等到无为踩出的脚印深浅一致时,就是无为运功圆满之时,那时无为发出的一击,肯定会惊天地泣鬼神,因此,心中不敢怠慢,趁着无为功力末运圆满,大喝一声,风雨雷电总归零五大绝招一齐使出,向无为攻去。

    陈玉的招式才一出手,无为的眼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异色,张嘴刚刚想要说些什么,可是陈玉招式凌利,已经攻到身边,如果再不招架,肯定会身受物理学伤,因此,无为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开始凝神对付陈玉。只见陈玉闪电脚泛起漫天的脚影,惊风掌泛起千层掌影,一齐向无为攻去,众僧人中功力稍差一点的,只看到漫天的脚影手影,分不清哪个是直哪个是假,哪一掌击向哪里,而功力稍高一点的如刘雨之辈,也就看清了陈玉的攻势,但对如何化解陈玉的攻势,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好个无为,关键时候,显出了少林六大神僧超凡脱俗的功夫来了,只见无为对陈玉攻来的掌脚,视而不见,如意捏花指轻轻的一点,一股劲风从指尖透出,攻向陈玉的前胸要害,陈玉一闪身,躲过无为攻来的一指,攻向无为的漫天掌影脚影化为虚无,消失不见。

    无为见一击凑效,微微一像,随即脸色一正,宝像庄严,如意捏花指一指接着一指,指指不离陈玉的要害,陈玉也不廿示弱,惊风脚和闪电脚以快打快,隐隐有反击之势。

    众人只看到两条人影,在场中飞来飞去,到最后,已经分不清谁是陈玉,谁是无为了,看到场中的两人,众僧人的眼中无不露出神往的目光,心中都在暗自道如果有一天,自已的武功也练到如此地步,那就好了。

    而刘雨目不转睛的看着场中,脸上渐渐的露出了微笑,灵舞看到刘雨的表情,心中暗道不妙,因为灵舞知道,在场的众人之中,除了无为和陈玉外,就是刘雨的武功最高了,也只有刘雨能看出场中的形势,刘雨面露微笑,肯定是陈玉落在了下风。

    果然,不多时,场中两条快速移动的人影慢慢的慢了下来,再看陈玉时,一脸的凝重,而无为侧面露微笑,显是胜算在握了。

    在场中的陈玉,一开始,还能以快打快,和无为斗了个棋鼓相当,可是时间一长,地为高深的功力就显露了出来,如意捏花指所发出来的劲力起来起大,在空中开形成了一道气网,久久凝聚不散,陈玉不管向哪个方向,都会碰到地为留下的捏花指力,而无为的功力是何等的深厚,留下来的这些指风,都蓄藏了巨大的劲力,陈玉碰上一下,不死也要重伤,另外,陈玉还要对付无为发出的新的招式,无形间,就有点束手束脚起来,于是渐渐的落在了下风。

    斗到酣处,无为突然发声道:“小施主,闪电脚虽然可以以快制快,可是,对付功力深厚之人,却是起不了作用的,而惊风掌,你可以使得再慢一些,多加些劲力上去,要知道,动作起快,只是一些花稍的架子,并不实用,惊风掌辅以强大的内力,可以使他的威力倍增,不信,你可以试一下。”

    正落在下风的陈玉听到无为指噗,也不知是真是假,但陈玉心中清楚,无为有几次明明是可以取胜的,但是在刻不容缓之际,总是有意无意的放过自己,一时福至心灵,当下放弃闪电脚不用,改为将全力的劲力运到惊风掌上,每一掌,都夹着劲风,竟渐渐的将劣势板了回来,陈玉心中一喜,一时忘了场合,就在和无为的战斗中领会起如何将惊风掌的招式和自己的内力结合起来了。

    旁观的众人,看到场中的两人,一个面露微笑,一个脸上出现了如醉如痴的神色,均不知在两人身上发生了什么,只有刘雨似乎看出了一点门道,脸上露出了恨恨的神色。

    几百招后,无为微微一笑,喝道:“小施主,够了吧。”陈玉听到这一声大喝,心中一惊,从武学的神秘殿堂走了出来,看到无为正在微笑的看着自己,当下叫起招式,盈盈跪倒在地,道:“谢谢前辈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