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43章 这件事,你如何解释
    陈玉待两女收拾好行行礼后,立即就和两女上路了,因听那陕西四虎说侠义道遍邀江湖同道,为的只是对付王天和百妙仙子,怕百妙仙子和王天双拳难敌四手,遭遇什么不测,因此,陈玉和两女是一心赶路,无心欣赏路边的景色。banzhu001.com

    这一日,三人行至九职镇,离侠义道的总部只有几十里的路程了,因这里已经是侠义道的势力范围,而侠义道有陈玉的画像,而且,还有好些人和陈玉打过照面,因此,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陈玉化装顾一个老头,而两女因为害怕易容药会损伤自己绝世的容颜,坚决不肯化装,陈玉无奈之下,只好给她们一人买了一条纱巾,将他们的脸掩得严严实实的,两女虽然不愿意,但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也就只好将就了。

    天色已经渐渐的发黑,而陈玉只是想着早一点赶到侠义道总部,在吃过晚饭后,催促着两女连夜赶路,两女知道事关重大,不敢怠慢,因此,三人连夜向侠义道的总部挺进。

    不多时,道路渐渐的变得崎岖起来,却是进了一座大山之中,陈玉知道过了这座大山,就是侠义道的总部了,脚下不由的加快了几分,两女哪有陈玉的功力,只能吃力的跟在陈玉身后,尤其是素青,功力最弱,虽然这几日,陈玉也将阴阳合和神功的口诀教给了素青,必竟没有灵舞修习的时间长,跟在陈玉后面甚是吃力,身上已经微微见汗,喘息也重了起来。陈玉看到素青和灵舞的样子,知道两人是在咬牙苦撑,心中怜惜两人,脚步不由的放慢了下来,素青一边喘着气,一边道:“玉哥哥,没事的,你不要管我,我跟得上的。”陈玉微微一笑,道:“就你这样,还跟得上呢,就算是跟上了,到了侠义道也没有了动手的力气,还不是要我照顾你。”

    素青小嘴一嘟,道:“玉哥哥,不要瞧不起人,待全儿到了侠义道,咱们看看是谁照顾谁。”陈玉微微一笑,没有理会素青,而是将头转向灵舞,灵舞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陈玉不忍两女如此辛苦,便道:“反正一时半会也赶不到,不如,我们座下来休息一下再走好吗。”两女巴不得陈玉有此一说,听了陈玉的话,一座在了地上,再也不想起来了。陈玉微微一笑,走到灵舞身边,抚着灵舞的香肩,笑嘻嘻的道:“灵舞,以后,可要勤加练习武功呀,这一赶长路,你们的弱点就现了出来。”灵舞点了点头,却不想说话。

    素青小嘴一动,刚刚想说些正什么,可是话还没有出口,就听一声佛号传来,几个身形高大的僧人从山腰处走了过来。

    陈玉微微一愣,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还有僧人在赶路,转过头来,道:“这些人看来武功不低,肯定是前往侠义道帮忙的,大家小心一点,不要暴露行踪,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耽误了行程。”两女点了点头,将头别向一边,不看那群僧人。

    待那些人走得近了,陈玉看清楚了,为首的正是一个长须飘飘的老年僧人,此人眼中精光闪闪,太阳高鼓,一看就知道是一把好手,而那老年僧人边上的,却正是那少林掌门的传人,号称江湖后起之秀条第一人的刘雨,陈玉一惊,生怕刘雨会认出自己,连忙弯下腰,装着捡东西。

    那群人人还末到,可是说话的声音却清楚的传了过来,只听刘雨道:“那妖女实在是可恶,骗了弟子,让弟子上了个恶当,更为可恨的是,那陈玉使用下流的手段,出手偷袭弟子,弟子才会身受内伤的。”那老年的僧人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刘雨的话,刘雨又道:“那妖女和陈玉到处散播流言,说什么,少林寺已经是不行了,门人弟子各个都是窝囊废,六大高僧也老了,他们一拳可以打死一个,一脚可以踢死一双什么的。”

    听了这话,那正在急速前行的老者突然停了下来,眼中精光暴涨,沉声道:“他们真的是这么说的。”陈玉看到老僧人的动作,心中吃了一惊,就老僧人在急速前行之下,说停就停,一点也不拖泥带水,陈玉自问也能做到,可是却没有老僧人做得那么、无懈可击。

    老僧人停了下来,刘雨一愣,也想停下来,可是正在随着老僧人急速前行的他怎么能说停就停,在贯性的作用下,刘雨虽然想停下脚步,但还是身不由已的向前冲了两步,才稳住了身体,脸色已经微微发红。

    老僧人看到刘雨的样子,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刘雨,你可要加紧练功了,就你现在的样子,人家也难免会瞧不起少林寺的,等此间事了,你就随我回少林吧,再练个三年五年的功夫,再出来游走江湖吧。”一番话,说得刘雨不敢出声,只是连连点头。

    那老僧人沉默了一会儿,道:“师侄,陈玉他们真的是那么说的呀。”刘雨急道:“真的,师叔,我还敢骗你吗,师侄就是气不过陈玉他偿口出狂言,才会和他们动起手来的,可是被陈玉用下流手段偷袭受伤,师侄无能,让师门蒙羞了。”老年僧人点了点头,道:“那陈玉如不用下流手段,应该伤不了你的,这个你倒是不要太自责了,嗯,下次碰见这个叫什么陈玉的,我倒要看看,他是仗了谁的势,敢这样低毁我们少林寺。”听到师叔有和陈玉动手的意思,刘雨心中一喜,暗道:“陈玉呀陈玉,这一下你有难了,我师叔可是少林六大神僧之一,如意捏花指当今武林第一,到时候,我看你如何哭爹叫娘。”想到这里,脸上不由的泛起了一丝微笑。

    老年僧人复又前行,刘雨紧紧的跟上,嘴里不停的篇排着陈玉和素青的不是,在刘雨的嘴里,素青成了一个诡计多端,人尽可夫的江湖败类,那老年僧人默默的听着,却没有再做声。

    原来,那天刘雨受伤后,就想回少林搬救兵,再和陈玉一较高手,刘雨心里清楚,自己不是陈玉的对手,少林寺中,除了六大神僧外,也没有人是陈玉的对手,因此,一路都在考虑着如何廉洁动一位神僧下得山来,将陈玉打个落花流水,以报陈玉伤已之仇,可是行至半路,却突然接到少林掌门的飞鸽传书,权他到侠义道总部帮助刘星抵抗王天和百妙仙子,刘雨不敢违抗,当下折返回来,向侠义涎赶去,路上正好碰到了前往侠义道支援的少林六大神僧之一无为,大喜之下,两处人马合作一处,向侠义道总部奔去,刘雨碰到了无为,心又活了起来,便想说动无为去找陈玉的麻烦,一路上,不知说了多少陈玉他们的坏话,可是无为只是微微一笑,不可置否,直到今天,刘雨篇排出了陈玉轻视少林的话语,这才让无为动了真火,起了会一会陈玉的念头。

    无为他们走过陈玉他们身边的时候,微微一愣,没有想到在这黑夜之中的深山密林中还有人在和自己一样赶夜路,但是无为是当世高人,只是愣了一下,就从陈玉他们身边走了过去,刘雨也只是匆匆打量了三人一下,也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刘雨没有想到,这一人,可正是陈玉他们。

    刘雨赶上无为后,又开始满嘴胡言乱语起来,句句说的都是素青和陈玉的不是,这些话,在寂静的山路上,一字不漏的传到了素青的耳朵,素青再也忍耐不住了,霍的一下站台票起来,历声喝道:“刘雨你给姑奶奶站住院。”这清脆的声音,在山路上回荡,刘雨一愣,想不到路上碰到的三人正是陈玉素青和灵,,想到刚刚自己篇造[的胡话都被陈玉三人听了去,任刘雨的脸皮再厚,也不由的满脸通红。

    那无为听到有人喊刘雨的名字,微微一愣,身形一晃,就到了陈玉他们身边,其身法之快,世所罕见。

    陈玉听到素青发出娇喝,暗道坏了,果然,那老僧人身形一晃,就到了自己的面前,陈玉心中一惊知道眼前的这个僧人是个劲敌,心中暗暗防备。

    那无为到了三人面前,沉声道:“哪位喊我师侄的名字,请站出来。”无为只是听到有人喊刘雨的名字,在没有分清敌友之前,语言之间甚是客气。

    素青把纱巾一摔,道:“是姑奶奶喊的,怎么样。”这时,刘雨他们也到了无为的身边,刘雨看到素青后,叫道:“师叔,就是她,就是她,她就是我刚刚所说的那个妖女,就是她和陈玉一起,暗算弟子,使弟子受伤的。”

    陈玉想不到刘雨竟然如此的下流,当着自己的面都能说瞎话,心中微微一叹,撕去了易容面具,向着无为轻施了一礼,道:“末学后进陈玉,见过前辈。”无为听到陈玉自报家门,心中微微一愣,想不到伤自己师侄的,竟是如此年轻的一个人,但是陈玉以礼相待,无为也不好说什么,还了半礼,却没有做声。

    刘雨看到陈玉现出了真面目,心中慌乱,怕陈玉当场插穿他的谎言,当下来了个恶人先告状,大声道:“陈玉,你不是说少林六大神僧,你一拳可以打死一个,一脚可以踢死两个吗,现在我师叔就在这里,你来,你打呀,怎么不出话了,怎么突然间变得有礼貌起来了。”陈玉听了刘雨的话,心中的怒火中烧,但知道有少林神僧在此,真像自可大白,因此,也不做声,看无为怎么处理这件事。

    无为常年在少林寺中,潜心武学,对人情事故知之甚少,在内心深处以为刘雨不会也不敢欺骗自己,看到在刘雨的喝问之下,陈玉默不作声,认为陈玉是做贼心虚,当下,对刘雨的话又相信了几分,眼中精光一闪,宣了一声佛号,道:“陈施主,这件事,你如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