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42章 别别,别这样,还有人在呢
    陈玉看到刘雨远去的背影,不由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素青以为陈玉有什么心事,拉着陈玉的手,娇柔的道:“玉哥哥,怎么了。版主零零壹点坑母”陈玉深情的看了素青一眼,道:“没想到堂堂千年少林,门派悠久流传,可是掌门的谪传弟子,却是一个看上去神采飞杨,但却是内心黑暗,心胸狭窄之人,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素青听到陈玉这么一说,知道陈玉没有怪自己这些天都和刘雨在一起,放下心来,微微一笑,道:“玉哥哥,我还以为你在怪我和刘雨在一起呢,吓死我了。”

    陈玉在素青的上狠狠的拍了一记,咬牙切齿的道:“怪,怎么不怪,看到你和他在一起亲热的样子,我的心都在流血,真恨不得杀了他,才解我的心头之恨,不过,这一次,就放过你吧,如果在有下一次,我不会饶你的。”

    素青臀部一痛,不由的用手摸着,嗔道:“玉哥哥,我不是被你气走了以后,一个人在江湖上无聊,找个人来消遣解闷吗,这刘雨跟着我,别的男人就不敢来惹我了,我这样做也没有办法呀。”陈玉微微一笑,道:“笨蛋,我怎么会真的责怪你呢,看到你安然无事,我很高兴,真的,总算又找到你,和你在一起了,我真的很开心呀。”

    素青听陈玉说得诚至,心中感动,不由的在陈玉的额头上亲了一下,道:“你那天误解人家,人家死的心都有了,可是,心中却割舍不是你,因此,一直在你可能要走的路上游荡,希望能碰到你,跟我说几句软话,我也就原谅你了,不然的话,你以为会哪么巧合,你要找我,几天时间就找到了呀。”

    陈玉这才知道,自己碰上素青不是巧合,而是素青的用心算计,想到素青对自己的一片真情,心中感动,伸手搂住了素青的腰,在素青的脸上亲吻了一下,道:“我的好素青,原来是这样的,不错,不错,为了你的良苦用心,我今天晚上好好的让你享受一下。”说完,在素青高耸的胸部摸了一把,色迷迷的看着素青。

    素青敏感地带受犯,娇躯不我由的微微一颤,想到刚刚陈玉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驰骋的样子,全身没来由的一热,眼睛瞅了陈玉一眼,红着脸道:“玉哥哥,你真历害,刚刚你太猛了,但是,我感觉,你那里跟过去又有点不一样了,好像要大一点了,我差点都受不了了,今天晚上可是不行,我那里到现在还痛呢。”

    看到素青娇羞的样子,陈玉心中一荡,色心大动,想起了素青刚刚在自己身下转展呻吟的样子,一股热力从体升起,陈玉打量了一下,此刻正是天色将亮不亮之际,酒楼的人正在熟睡,空荡荡的酒楼内一个人影都没有,一狠心,搂着素青已经渐渐发热的娇躯,走到了一个角落。

    素青不明报以,紧张的道:‘玉哥哥,怎么了,有敌人来了吗,干麻要躲起来。”可是,陈玉接下来在素青丰满的胸脯上敌摸的手暴露了陈玉的目的,素青不由的满脸通红,挣扎起来,道:“不行的,不行的,玉哥哥,你放过我吧,你刚刚才要过,这样做次数太多了,会狎身体的。”素青一挣扎,娇柔的娇躯无形中就在陈玉的身上扭动起来,等于在给陈玉做人体按摸,惹得陈玉是欲罢不能,陈玉一边对素青的身体上下其手,一边喘息着道:“我还没够呢,素青,你知道吗,我可想死你了。”一边说,一边低下头,向着素青的樱唇吻去。

    素青感觉到陈玉火热的身体就像是要将自己融化一样,一双本来推开陈玉的手不由的放了下来,任由着陈玉在自己的身上轻薄,同时,鼻息也渐渐的粗重了起来,陈玉将素青的娇躯逼到了墙角,素青退无可退,只好长叹一声,闭上眼睛,任由陈玉在自己的身上胡来,身体在陈玉灵活的双手的抚摸之下,渐渐的软化了下来。

    陈玉闻着素青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抚摸着素青丰满香甜的的身体,感觉着可人而在自己的抚摸下轻微的颤抖,心中乐开了花,心中希望这一刻时间停止,永远就这样下去。

    陈玉一边在素青的身上上下其手,一边在素青的耳边喘息道:“素青,你不要为我的身体担心,我练过了阴阳合和神功,和你欢好,有益无害的。”当下,陈玉将阴阳合和神功的来由以及自己受伤后如何如何对素青说了一遍,把个素青听得全身躁热,一股蠢蠢欲动的春情从体内升起,如不是此刻已经天色微明,真的就想就此和陈玉再来一场大战,试一试陈玉嘴里的阴阳合和神功倒底有多历害。

    陈玉讲完了以后,伸手进了素青的衣服之内,开始和素青润滑的肌肤再次进行零距离的接触,素青全身一紧,想呻吟出声,可是又怕被人听见,只好强忍着,可是脸上,却渐渐的泛起了红潮,一双手,也不廿示弱的伸入了陈玉的衣服,陈玉嘴里叫了一声,一双在素青身体上游走的手更加用起劲来。

    素青此刻,体内的已经完全被陈玉勾了起来,就要伸手去脱陈玉的衣服,陈玉心中一惊,知道此刻在这里,可不是脱衣服的地方,便一把抱起素青,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听到敲门声,灵舞将门打开,将陈玉让了进来,看到陈玉抱着的人后,喜道:“陈大哥,人找回来了。”陈玉看到灵舞脸上的喜色没有一丝作伪,全是发自内心的,丝毫没有怪自己怎么一出去就是一夜,心中感动,将素青放在了床上后,一转身,就将灵舞搂在了怀里,而素青,此刻已经是春情泛动,只觉得全身软软的,一丝力气也没有,躺在床上,看着陈玉将灵舞搂在怀里,奇怪的是,此刻的素青,一点吃醋的意思都没有,心中反而希望陈玉将灵舞也弄得和自己一样,原来,素青听到陈玉所说的阴阳合和神功之后,心中充满了好奇,很想亲自试验一下,倒底有没有陈玉所说的那么神奇,可是,刚刚在树林中,陈玉的威风,又让素青心中有些许的害怕,再有,从陈玉的嘴里,素青知道了灵舞是陈玉的救命恩人,心中对灵舞好感大增,又知道了灵舞和陈玉一直在修练阴阳合和神功,心中隐隐知道灵舞在陈玉的心中的地位应该和自己一样,素青是个聪明之人,知道两女共待一夫已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心中也就任命了,不有就是,素青看到灵舞的姿色和自己不想上下,心中起了争强好胜之心,想看一看自己和灵舞倒底谁能在陈玉的攻击之下坚持得长久一些,几个原因加在一起,使得素青涌起了让陈玉在自己面前将灵舞就地正法的想法。

    灵舞怎么会知道素青心中的那么多的想法,看到陈玉搂住了自己,心中一荡,娇躯一震这下,不由的在陈玉的怀里挣扎了起来,嘴里道:“陈大哥,别别,别这样,还有人在呢。”灵舞这一挣扎,臀部碰到了一个火热的,硬硬的东西,灵舞和陈玉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当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身体一热之下,脸也羞得通红。

    陈玉刚刚被素青撩拨得欲火高涨,而进门时,灵舞还没有起床,身上只穿着薄薄的内衣裤,灵舞这一在陈玉的怀里挣扎,陈玉就感觉到了灵舞身体的火热和娇柔,更是不能自己已,可是听到灵舞说还有人在场,心中一惊,偷偷向素青望去,却发现素青正扒在床上,两只小手支着下巴,正对着自己俏皮的眨着眼睛,眼中全是鼓励之意。

    陈玉心中一喜,一双手开始在灵舞的身体上敌乱摸起来,嘴巴也吻上了灵舞的小嘴,在灵舞的小嘴上长长的吻了一下后,伸头凑到灵舞的耳边道:“灵舞,你想死我了,我知道你等了我一夜,不然,我一敲门,你不会马上就开门的,对不对。”说完,在灵舞的耳朵上舔了一下。

    灵舞被陈玉道破了心事,羞得满脸通红,低下头不吭声,身体也渐渐的软了下来,一双手,也开始搂住陈玉的腰,任由着陈玉在自己的身上乱摸,一双眼睛,却不由自主的向着素青瞅去,却发现素青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心中一动,知道了素青的意思,也就放松了下来,开始用娇嫩的身体安慰起陈玉来。

    素青看到两人亲密的样子,想着刚刚陈玉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自己的样子,心中一荡,身体的某个部位已经开始春潮泛滥了。

    灵舞一边任由陈玉在自己身上乱摸,一边给陈玉宽衣解带,灵舞知道,自己和素青之间,肯定还会有些许的隔阂,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和素青一起大战陈玉,自己和素青之间的隔阂可能一辈子也消除不了,因此,灵舞心中打定了主意,也就放松了下来,无形中运起了阴阳合和神功。

    素青看到两人的动作渐渐的升温,心中按耐不住,从床上爬了起来,加入了战团。

    陈玉没有想到,两女如此大胆,一种别样的刺激涌上心头,伸开双臂,一左一右将两女搂在了怀里,不一会儿功夫,灵舞就将陈玉脱了个精光,然后,两女不顾陈玉在自己身上不停游走的双手,开始互相给对方脱起衣服来,于是,房间内开始上演一出游龙戏双凤的精采好戏,可惜的是,不知是谁将房间内的灯熄灭了,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陈玉嘴里不停的发出低吼,而两女时不时的发出娇呤,就这样,直到日上三杆,三人才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只见陈玉容光焕发,而两女脸上的潮红还末完全退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娇艳,而从两女摇摇晃晃的走路姿势,可以看得出来,刚刚的一场大战,有多么的激烈。

    三人要了一点早点,座在一起吃了起来,素青和灵舞两人腻在一起,低下头不知在说些什么,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反倒吧陈玉冷落在了一边,陈玉只好摇头苦笑,心中在想着今天晚上该如何折磨这两个小妖精。

    此时已经是目上三杆,早饭时间早已过去了,因此,若大的一个酒楼内,就剩余下了陈玉等三人,店小二正靠在柜台边,无聊的吹着牛皮,只是这些人的眼光,总是会有意无意的从两女娇艳的脸庞和高耸的胸部扫过,可能这些人心中在暗暗的妒忌陈玉吧,怎么有如此艳福,一下子将两个绝世美女弄到手。

    就在这时,酒楼内又进来四个人,这四人虎背熊腰,太阳高高鼓起,一看就知道,这些人都是江湖上的好手,这四人进来后,找了张桌子,要了点东西,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只是其中一个人一边吃东西,一边向着陈玉等三人打量,目光扫过两女时,眼中泛起一丝异色。

    那看似为道的汉子一边狂吃海喝,一边催促着其他三人快吃。三人中的一人不耐烦起来,道:“老大,什么急事,非得日夜兼程不可,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口气赶了三百多里路,好不容易座下来吃点东西,还得催促我们,真是的。”

    那老大脸色一正道:“侠义道有危险了,这侠义道是抗击倭寇的主心骨,不能让他倒下去,不然的话,中原百姓从此就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了。”

    陈玉听到那老大这么一说,心中暗暗一凛,开始凝神静听起来。只听那老大道:“那王天杀了李盟主后,逃亡了四年之久,可是这一次,不知怎么的,又卷土重来,还带着什么百妙宫的百妙仙子,好像是存心要将侠义道毁了,刘盟主没有办法,飞鸽传书,遍邀江湖同道,帮助侠义道共同抵抗王天,这个时候,我们陕西四虎如果坐视不理的话,就枉了人家见到我们时叫我们一声大侠了。”说到这里,那老大有点正气凛然的味道。其余三人听了老大的话,纷纷称是,再也不说什么,吃完了以后,结账上路,前前后后,在酒楼也不过呆了一刻钟功夫。

    陈玉看到四人离开,低下头,像是在沉思什么,过了一会儿,陈玉抬起头,对两女道:“愿意不愿意和我去看看热闹。”两女齐声道:“侠义道。”陈玉点点头,道:“侠义道自称侠义,可是做出来的事,连偷鸡摸狗之辈都不如,王大可和大姐正在那里,不如我们也赶过去,在天下武林的面前,拆穿他们的嘴脸,将他们打个落花流水,以洗王天哥被追杀的一股恶、气好不好。”两女点了点头,飞身进房间收拾东西去了,陈玉看着两女的背影,脸上泛起一丝冷酷的笑容,嘴里喃喃的道:“侠义道,侠义道,我到要看看,到底是你的招牌硬呢,还是我的拳头硬。”随着陈玉的喃喃自语,远在百里开外的刘昨,不知怎么的,突然打了一个寒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