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41章 你弄得人家心里痒痒的,好难受呀
    陈玉看到素青动情的样子,不由的兴致高涨,一双手加大了对素青的揉捏力度,在陈玉灵活的手的攻击之下,素青本已渐渐的喘息之声,竟变成了若有若无的呻吟之声。Bǎиzhυ0零一店COM

    素青的呻吟,更刺激了陈玉体内的雄性激素,陈玉,一双手,渐渐的滑动到了素青丰满的臀部上,并在那里停了下来,素青感觉到了陈玉的举动,不由的将头抬了起来,贴在陈玉的耳边,轻轻的道:“坏蛋,你弄得人家心里痒痒的,好难受呀。”陈玉心中得意,手上更加的用起力来,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陈玉能感觉得到素青臀部的丰满和挺翅,

    素青此刻似乎也已经情动,一张嘴也不由的微微的张了开来,陈玉看准时机,一低头,将舌头伸入了素青的樱桃小嘴里,素青嘤咛一声,一双手紧紧的抱住了陈玉,嘴里也开始发出淡淡的呻吟之声。

    陈玉看到时机已经成熟,不由的将本来紧紧搂住素青的另一只手,也拿了出来,从素青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开始对素青的肌肤进行一次没有隔阂的触摸。

    素青感觉到了陈玉的动作,娇躯不由的微微一颤,但是却并没有拒绝陈玉的动作,而是将身体稍稍的向后仰,方便着陈玉的动作,陈玉当然心领神会,一只手摸上了素青丰满的胸部,并开始在上而揉捏起来,另一只手,也轻轻的温柔的抚摸着素青富有弹性的臀部。

    素青的身体越来越热了,搂呼着陈玉的一双手也解放出来一只,不廿示弱的伸入了陈玉的衣服。也不知素青的手是碰到了陈玉的哪个部位,反正,陈玉可能是因为快乐的缘故,喉咙里不由的发出了一声低吼。

    素青看到陈玉的反应,不由的对陈玉身体的某个部位抚摸得更加的起劲了,果然引起了陈玉一阵阵的低吼,听到陈玉的低吼,素青的心中不同的一阵得意,心中暗道,玉哥哥,我可并不比那个姑娘差吧。

    陈玉看到素青主动出、击了,知道素青已经原谅了自己,心中一阵狂喜,不由的运起了阴阳合和真经中的功夫,身体的某个部位发生了变化,这一下,把素青吓了一大跳,摸着陈玉身体某个部位的手不由的想缩回来,可是陈玉怎么会放过素青,感觉到了素青的举动后,陈玉眼疾手快,一伸手,将素青本想缩回的手,按在了那里,素青略一挣扎,顺从的将手放在了那里,温柔的抚摸了起来,可是一双眼睛,却充满了惊奇。

    陈玉心中得意,将功力运于身体的某个部位,素青感觉到了陈玉身体的高精尖化,不由的粉脸涨得通红。

    陈玉看到素青的样子,心中暗暗一笑,果然不出陈玉所料,灵舞每一次看到陈玉那地方,总是会满脸通红,素青也和灵舞一样,果然也是满脸通红。

    陈玉心中得意之下,开始了下一眯的行动,将手伸到了素青的裤腰上,准备给素青宽衣解带,素青可能意识到了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娇躯微微一颤,伸出一只手,拦住了陈玉的手,可是抬头看到陈玉坚决的眼光,素青却感觉全身像是突然间没有了一丝力气,抓住陈玉的手不由的软了下来。陈玉趁势将素青的裤子褪到了大腿跟部,一阵凉意传来,素青不由的缩了缩身体,可是这个动作,却引得陈玉将手伸向了素青的两腿之间,陈玉将手伸过去一摸,发现素青的早已婚湿透,心中暗笑之下,手开始用劲,在下面抚摸了起来,在陈玉的攻势之下,素青的呻吟声渐渐的大了起来,同时,身体用力的向后仰,迎合着陈玉的动作。

    陈玉一边继续的脱着素青的衣裤,一边观察着素青的反应,看到素青欲拒还迎的样了,更加的兴历起来,兴之所致,不由的蹲子,嘴凑向了素青身体最隐秘的地方,素青一阵紧张,连忙拦住陈玉,道:“玉哥哥,不要,不要动那里,那里脏。:”

    陈玉可没有理会哪能么多,自顾自的把头伸了过去,一股女性的体香冲入陈玉的鼻腔,让陈玉不由的心神一荡,灵活的把舌头伸入了素青最每敏感的地方,在里面搅动起来。

    一下子,素青不由的陷入了意乱情迷之中,嘴中淡淡的呻吟也变成了大声的叫喊,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是那么的充满了诱惑。

    工玉听到素青的叫喊,几一来苦苦找寻素青的情景又涌上心头,尤其是想到了素青和刘雨在一起的情形,一股莫名的醋意从心中涌了出来,陈玉不由的陷入了疯狂的境地。

    两人都在对方身上急不可耐的行动着,也不知是谁站立不稳,两人一起摔到了树林中的草地之上,陈玉一个番身,将素青压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下,再看素青之时,眼中已经完全没有了初见陈玉时的那种冰冷,取而代之的,却是柔情密意。

    陈玉看到素青的样子,知道素青已经降服在自己的手下,当时也不客气,三下五除二,就解除了素青的武装,素青也不廿示弱,几乎是用扯的,将陈玉脱了个业光,两条雪白的人影纠缠在一起,鼻中都发出了荡人心魄的呻吟,连天上的月亮也不由的害羞的躲进了云层里,不敢看人间的这一对情侣亲密。

    素青突然惊叫了一声“好大”便没有了声息,过民一瞬,素青突然发出了啊的一声,不一会儿,素青的喘息之声响了起来,伴着素青喘息的,是有节秦的的撞击之声,中间还夹杂着陈玉的低吼之声,让人充满了瑕想。

    不一会儿,素青的呻吟声渐渐的大了起来,而撞击之声也激烈了起来,如一般,接着陈玉和素青同时大叫起来,便没有了声息。

    好长时间后,素青才害羞的从陈玉的怀里钻了出来,抓丰收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而陈玉,则懒懒的躺在地上,看着素青穿衣服,素青看到陈玉看自己,不由的更害羞了,抓起自己的衣服,躲到一边的一颗在树下,在大树的阴影里把衣服穿好了,走出来后,看到陈玉还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不由的又羞又急,娇声道:“玉哥哥,可以吧衣服穿起来了吧。”

    陈玉看到素青的样子,心中一乐,把手伸向了素青,素青不明所以,伸出手在抓住了陈玉的手,陈玉一用力,素青天不防备,被陈玉的大手一拉,倒在了陈玉的怀里,陈玉又开始伸出手,在素青的身体上乱摸了起来。

    素青红着脸推开陈玉的手,道:“死鬼,还不够呀。”陈玉微微一笑,一双手更是毫不留情的在素青丰满的胸脯上揉捏起来,点了点头,在陈玉的撩拨之下,素青的身体又执了起来,在工玉的怀里不安的扭动了起来,嘴里道:“玉哥哥,这样不行的,会弄坏你的身体的。”可是,伸向陈玉衣内的双手,却暴露了她内心深处真实在想法。

    就这样,陈玉和素青一直到天色微明,才穿好衣服,相拥着向陈玉所住的酒楼走去。素青温柔的依靠在陈玉的身边,心中对陈玉的怨恨,早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陈玉刚刚走到酒楼门口,却发现一个人正站在那里,狠狠的盯着自己,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像是要滴出血来,素青看到此人后,微微一愣,道:“刘雨,你怎么来了。”来人正是少林掌门的谪传弟子,被称为江湖后起之秀第一人的刘雨,原来,刘雨一觉醒来,却发现素青的房门开着,素青却不见了人影,心急之下,找遍了全镇,也没有发现素青的身影,知道素青肯定是找陈玉去了,好在素青白天跟踪陈玉时,刘雨也陪在一边,知道陈玉的落脚之地,便来到了陈玉所住的酒楼,可是却害怕素青责怪,不敢进去找素青,因此,在酒楼外蹲了一晚上。

    刘雨看到素青从外面回来,而且和陈玉在一起,模样很亲密,本想发火,但是看到素青如花的娇颜,全身的火气不知跑哪去了,很难看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可是这笑,比哭还难看,嘶着声音道:“素青,你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一夜。”素青不以为然的道:“你找我干什么,我愿意到哪里就到哪里喽,还要向你报告呀,你是我什么人呀。”

    刘雨着急的走向前,拉住了素青的衣袖,急道:“素青,你不是说过了,不再和这小子见面了吗,怎么又去找他了。”素青将手一摔,道:“我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少管我的事。”看到素青绝情的样子,刘雨如失魂落魄一样,可是看到正在微笑着看着自己的陈玉后,刘雨的眼中闪过一丝凶光,转过身来,对着陈玉,狠狠的道:“陈玉,你真有本事,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我跟你没完,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听了刘雨的话,陈玉冷冷一笑,道:‘姓刘的,素青本是我的女人,昨天,我看到你和她在一起,就出手教训了你,没想到,你还死缠烂打,耗上我们了,今天,我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女人,是没有人可以打主意的。”素青听到陈玉将自己称为他的女人,脸上甜甜一笑,站在了一边,对陈玉道:“平哥哥,小心一点。”陈玉点了点头,不霄的看了刘雨一眼,道:“姓刘的,昨天,我是怕素青难过,才让你吃了一点小亏,今天,你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你有什么招式,就尽管使出来吧。”

    说话间,陈玉气势逼人,素青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不由的叫了一声好。这一声好落在刘雨的耳里,几欲发狂,也不顾昨天陈玉一掌就让自己受伤的事实,怒吼一声,各身扑向了陈玉,陈玉看到刘雨势苦疯虎的扑来,心中冷冷一笑,也不见怎么做势,一掌轻轻的一挥,一股庞大的劲力向着刘雨压去。

    刘雨知道历害,不敢硬拼,一个闪身,想躲开陈玉的这一掌,可是陈玉这一掌,是周森武学中的精华,一掌击出,几乎罩住了刘雨的四面作方,让刘雨躲无可躲,这一掌,若是少林掌门亲来,除了和陈玉硬拼化解这一掌外,,其他也是无能为力。而刘雨的修为和他师傅比起来,差得远了,怎么能躲得过陈玉这一掌。

    电光火石之间,陈玉的这一掌,就击到了刘雨的身上,刘雨只觉得全身一震,一股大力从陈玉的掌上传来,不由的蹬蹬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体。

    刘雨又惊又急,又看到素青正在一旁微笑着看着自己,再也忍不住,哇的吐了一口侠血,狠狠的道:“陈玉,算你狠,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天你对我的恩德,来日,我一定加倍奉还。”说完,身体一转,转身之际,狠狠的看了看素青,一脸怨毒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