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39章 怎么,陈大侠要用强留下小女子么
    刘雨离开酒楼后,就开始加快脚步,存心和陈玫一较高下,从素青刚刚的话语中,刘雨听出来了,眼前这个少年就是素青嘴边常常挂着的陈玉了,一股妒意从心中升起,就想和陈玉在手下见个真章,好证明自己不比陈玉差。ЬáΠZhù@00壹嚸坑母

    陈玉看到刘雨和素青的背影,只能是摇头苦笑,而灵舞则一脸关切的跟在陈玉的后面,四人前前后后,不一会儿,就出了城镇,来到了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刘雨看到陈玉一直不急不慢的跟在自己的身后,起了争强好胜之心,到了无人之处后,脚下加劲,整个身体像是飞了起来,存心在轻功上先给陈玉来个下马威。

    陈玉苦笑着,紧紧的跟在刘雨的身后,好像是游刃有余,而灵舞则紧紧的跟在陈玉的身后,不离不弃,几人脚步下一加劲,就显出功力高低来了,刘雨已经用尽全力,仍不能将陈玉拉下丝毫的距离,而灵舞则紧紧的跟在陈玉的后面,好像还末尽全力,而素青已经落后灵]数步之遥,而且,这个距离正在渐渐的拉大,而素青的脸上,已经微微见汗,呼吸也渐渐的急促起来,高耸的胸脯更是一起一伏的,显然是比较吃力。

    刘雨看到陈玉不紧不慢的跟在自己的身后,心中一惊,不由的停下了脚步,开始在心中重新的打量起陈玉功力的深浅来了。陈玉看到刘雨停了下来,也跟着停了下来,转过身,对着正在飞身赶过来的素青诚肯的道:“素青,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好吗,我发誓,今生今世,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真的,就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听到陈玉诚肯的话语,素青的眼中似有泪光闪过,可是,看到陈玉旁边俏立的灵舞时,素青的脸色不由的一紧,道:“陈公子,请你放尊重一些,你又没有得罪我,凭什么向我道歉,我可受不起,说到底,只是我命薄而已罢了,你和这位姑娘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从此以后,你过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不要再来找我了,要知道,我和刘雨在一起,一直都很快活。”说完,还有意识的将身体靠在了刘雨的身上,、模样甚是亲密。

    陈玉看到素青的样子,心中一痛,知道是自己伤素青伤得太深,心中不但不怪素青的表现,反而愧疚之心更重,道:“素青,你可知道,自从你走后,我连死的心都有了,我在心中暗暗发誓,今生今世,我要穷我一生的精力,也要找到你,给你最快乐的时光,好好的补偿你,让你再也不受一点点的委曲,今天,我见到了你,说什么,也不能让你离开我了。”

    听到陈玉发自肺腑的话,素青的眼中闪过一丝感动的神色,正欲张嘴说什么,可是,旁边的刘雨可忍耐不住了,喝道:“你这小子,人家姑娘说不跟你走了,你还在那里死缠烂打什么,没见过你这种人,看到漂亮姑娘就走不动路了是吧,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历害。”说完,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罗汉拳一拳向陈玉击来。

    陈玉正在和素青说着话,哪想得到堂堂少林掌门的谪传弟子说动手就动手,一下子来不及防备,给刘雨一拳击中了肩膀,不由的身形一晃,退了两步。

    原来,刘雨在路上碰到素青,一下子惊为天人,千方百计,才得已接近素青,跟在素青的身边,可是素青虽然让刘雨跟在身边,可是却对刘雨不假颜色,呼之即来,喝之即去,刘雨却感到十分的高兴,他的心思可能和陈玉以前一样,只要能天天见到素青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怎么重要了。可是。素青还是会向刘雨述说和陈玉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把个刘雨妒忌得要命,无形中把陈玉当成了自己的天大的情敌,今天和陈玉一见面,才发现,陈玉的武功相貌都不在自己之下,内心中阴暗的一面就闪了出来,一直在想着如何找个借口把陈玉给杀了,素青的芳心没有了依靠,自己就可以趁虚而入,使点劲,用点手段,素青迟早还不是自己的人,可是还没等他想好方法,陈玉的几句话,就让素青给感动了,已经隐隐有原谅陈玉的意思了,情急之下,也顾不了许多,含怒打了陈玉一拳,因为刚刚和陈玉比试轻功的时候,陈玉所表现出来的功力,让刘雨暗暗心惊,因此,刘雨这一拳实是用上了八分功力,本想着可以将陈玉打得重伤吐血,然后自己再说一点堂皇的话,将陈玉杀死,可是没想到,这一拳只是让陈玉后退了几步,根本没有伤到陈玉的分毫,心惊之下,竟忘了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了,一时呆在那里。

    还没等刘雨清醒过来,只听啪的一声,刘雨就感到脸上一痛,原来,却是素青闪身过来,打了刘雨一记耳光。刘雨看清楚是素青打了自己一记耳光后,一时愣在那里,只听素青历声道:“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打人。”刘雨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也不知是羞的还是被素青打的,刘雨不由的伸手摸着脸庞,嚅嚅的道:“刚刚在酒楼之上,你不是要我杀了他吗。”

    素青历声道:“要杀他,也得光明正大呀,像你就样,几可说得上是暗算人家,你身为少林掌门的谪传弟子,传出去,江湖中人会看不起你的,要知道,我素青要找的男人,必须是人中豪杰,可不是偷鸡摸狗的小人。”听到素青这么一说,刘雨眼中一亮,听素青的语气,像是只要自己光明正大的赢了陈玉后,素青就可以以身相许了。可是,刘雨完全是理会错了素青的话了,素青的这一番话,其实是说给陈玉听的,素青的心目中,一直把陈玉当成自己的第一个男人,虽然陈玉误解了她,但是素青心中对陈玉还是剪不断理还乱,不然的话,刚刚看到刘雨打了陈玉一拳后,素青就不会由于关心陈玉而上前打刘雨一记耳光了,可是素青又是小女儿心态,觉得就这样跟陈玉合好末太不值当了,因此,说了上面的话,这些话,与其是说给刘雨听的,倒不如说是说给陈玉听的。

    素青的话中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说陈玉你心中怀疑我,和一个偷鸡摸狗的人的心态没有什么两样,我不想和你在一起。

    灵舞在一边忍不住了,插嘴道:“素青姐姐,陈大哥是错怪你了,可是,陈大哥,饭吃不好,觉睡不好,不全是因为心中愧疚错怪了你吗,你就原谅他吧,我觉得,陈大哥挺可怜的,几次睡梦中醒来,都能看到陈大哥以泪洗面。”

    灵舞必竟是泄世末深,说出来的话中有很大的破绽,果然,素青听了灵舞的话,脸色一变,道:“好呀,你们都双宿了,陈玉,你果然过得快活,又来找我干什么,刘雨替我杀了他。”

    刘雨早就在对陈玉虎视眈眈的了,听了素青的话,嘴里暴喝一声,一拳激起无数狂风,向陈玉打去,陈玉苦笑一下,他看得出来,素青本来已经隐隐有原谅他的意思了,可是,灵舞的话,等于告诉了素青,自己和灵舞已经共宿一室了,以素青的性格,肯定会大发脾气的,灵舞等于是好心帮了倒忙,要想再救得素青的原谅,可是要大费功夫了。

    但是陈玉对刘雨打来的那一拳,还是不放在眼里,在陈玉没有受伤之前,陈玉就可以说和刘雨棋逢对手,谁也打不过谁,可是陈玉受伤后,得了周森八十年的功力,虽然只化解了一半,可是,现在的陈玉,就是两个刘星加起来,也不是对手。

    看准刘雨拳路的来势,陈玉暗中一运气,也不见怎么作势,一拳迎上了刘雨的拳头。两只拳头碰在一起,没有一点声响,可是,一瞬间,就发出了轰的一声惊开巨响,陈玉和刘雨身边尘土飞扬,让人看不清结果如何。

    侍尘土散去,只见陈玉面色如常的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刘雨,而刘雨躺在地上,神色间委顿不堪,嘴角还挂着一缕鲜血,显是受了内伤。

    素青没有想到陈玉的功力精进如斯,本想着刘雨最少可以可陈玉打个平手的,没有想到陈玉一招之内,就让这个号称是江湖后起之秀第一人的刘雨受了内伤,素青不知道的是,陈玉因为周森的关系,还没有用尽全力,不然的话,此刻的刘星,就算是不死,也要躺上个十天半月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躺在地上,调息过后就不会有什么大碍的,素青看着躺在地上的刘雨嘴里道了一声:“没用的东西。”说完后,看也不看刘雨一眼,转身就走。

    陈玉看到素青要走,心中一急,身形一晃,就想拦住素青,素青把胸脯一挺,嘴里冷冷的道:“怎么,陈大侠要用强留下小女子么。”看着素青的眼神,陈玉不由的想起了素青被自己误解时伤心欲绝的眼神,心中一痛,说不定期出话来,默默的退到了一边,给素青让开了去路,素青冷冷一笑,转身就走,可是两行清泪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刘刘雨看到素青走了,也挣扎着爬了起来,跟着素青走了,只是临走时,满含怨毒的看了陈玉一眼,陈玉看到刘雨的眼神,微微一笑,没有在意。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陈玉呆立当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旁边的灵舞善解人意的走到陈玉身边,轻轻的将头靠在了陈玉的肩膀上,却没有做声,陈玉摸着灵舞的香肩,但眼中却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两人就这样依儇着,直到天黑,才回到了小镇之上,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