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38章 怎么,这么快,就另有新欢了
    陈玉叹了一口气道:“自从和这仙武洞府接触以来,不知有多少人为了它勾心斗角,有多少人为了它而将身份地位置之不理,有多少为为了它而客死他乡,这仙武洞府,在我看来,实在是一切祸害的根源。ΒaΠzΗμ~0○㈠点Cōm(记得去~符号)”

    王天一愣,没想到从陈玉的嘴里会说出这种话来,而吴义听了陈玉的话,脸上不由的闪过一丝羞色,百妙仙子却不以为然,道:“陈玉,你这话说得不对,这世上并不是有了仙武洞府之后才有了仇杀,才有了为了利益不顾一切的人的,你说的这些情况,自古以来,就恒有之,只是你报碰到的,只是为了仙武洞府,看到了人世间的不同嘴脸罢了,你将仙武洞府毁了,这世上只怕还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无数个仙武洞府,你要知道,有些人的心态是黑暗的,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你不要为了一个仙武洞府而耿耿于怀,有本事的话,就任你的能力,去改变这个世界,让人心变得更仆实一些,更善良一些,只有这样的话,人世间才会少一些争斗,少死一些人。”

    吴义接口道:“百妙仙子说得不错,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有一些事,本不和你想像的一样,这个世上,人的贪性是没有止境的,你毁了仙武洞府,第一,对不起周老前辈的在天之灵,第二,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只要大家知道你是仙武洞府的得主,就会有人会不顾一切的想方高法来找你的麻烦,设计害你等等。”

    陈玉听了百妙仙子和吴义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便将眼光伸向王天,想听听王天有什么意见。

    王天见陈玉望着自己,沉声道:“这个世上,你不找事,事也会来找你,弱肉强食,是这个世上的生存法则,他们两个说得对,没有了仙武洞府,人们只要知道你是仙武洞府的得主,肯定会用尽一切办法来对付你,想从你的身上得到仙武洞府,毁去仙武洞府,只是你妥协的一时之计,却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对付对联些心怀鬼胎的人,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他狠,你比他们更狠,只有以暴制暴,你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听到连王天也这么说,陈玉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道:‘就如大哥林姐和吴伯伯所说的,这仙武洞府就让他留下来吧,只是,我陈玉今天发誓,从今以后,谁要是再敢打仙武洞府的主意,我陈玉如不好好的招待他,我就如同此石。”说完,也不见怎么做势,陈玉轻飘飘的一掌,击向仙武洞府旁一块巨石,也没有听见任何的声响,那块巨石如同风化了一般,一瞬间变了了一堆粉末。

    看到陈玉有如此的功力,王天和百妙仙子脸上闪过一丝喜色,王天道:“兄弟,想不到你功力如此的精进,现在哥哥我可不是你百招之敌了。”听到王天夸自己,陈玉脸上微微一红,当下,便将自己在昏迷之前进入太虚幻境的情景跟王天他们讲了一遍。

    王天听到陈玉的讲述,对吴义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同时心中也在暗暗的庆幸,吴义改恶向善,实是武林之福了。

    百妙仙子将灵舞拉到一边,和灵舞交待着什么,只见灵舞认真的听着百妙仙子讲着,脸上一直是通红通红的,还不时的点点头。百妙仙子和灵舞交待完,对陈玉挥了挥手,陈玉走到百妙仙子的跟前,百妙仙子正色对陈玉道:“陈玉,灵舞我就交给你了,你要知道,灵舞是我最喜欢的弟子,你一定要对人家好一点,素青姑娘的事我也已经知道了,没想到,我看走眼了,错怪了素青姑娘,你一定要设法找到她,替我向她陪个不是,只要她肯原谅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你一生中肯定会艳遇不断,但是你要记住,对待人家要善始终,还有,阴阳和合神功你要勤加练习,不要想着男女是一件什么不光彩的事,要知道,阴阳调和才是万物生长之道,你勤加练习之后,方能悟得其中的神妙之处,在这一点上,灵舞倒是可以帮你。”说完看了灵舞一眼,把个灵舞羞得满脸通红,但是想到陈玉的雄伟,不由的红着脸点了点头。

    陈玉等五人在一起小聚了斗天,痛诉了一番别后之情,第超大型天,陈玉将仙武洞府中的生要物事交给吴义,请他将这些珍宝转交给抗倭联盟,吴义接些重任,有点受宠若惊,当下立誓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将东西交到抗倭联盟手中。

    王天心中还是放心不上那天听到的冷哼之声的事,便和百妙仙子一起动身前往侠义道总部,想一探究竟,而陈玉则和灵舞一起,动身前去寻找素青的下落,于是,几人挥泪告别,各奔东西去了,陈玉临走之前,还到小灵的墓前,祭祀了一番,这才挥泪上路。

    灵舞跟着陈玉,一路上探讨着阴阳合和神功,其中的乐趣,只有两人心中知道,这阴阳合和神功,也是神奇,短短几天时间,就将陈玉体内小灵输入的周森留在陈玉体内的刚猛之极的功力化解了一半,陈玉因此也功力大进,而灵舞也得到了不少的好处,更是显得容光焕发,武功也提高了不少,可是化解了一半后,任凭陈玉和灵舞再怎么努力,那剩下的一半功力就怎么也化解不了,好在陈玉生性豁达,也不以为意,抱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心态,一切顺其自然。

    这天中午,两人来到一处地方,已是午饭时间,两人信步上了一家酒楼,要了两样小菜,便吃了起来,正是午饭时间,不一会儿功夫,酒楼上便座满了宾客,酒楼上顿时热闹起来,陈玉和灵舞吃着饭,一个声音传入陈玉的耳朵:“店家,还有没有雅座了。”那声音清脆无比,听了这熟悉的声音,陈玉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颤,回过头来,却发现说话之人,正是多日不见的素青,只是此时的素青,身边还跟着一个玉树临风的少年,陈玉看了,心中满不是滋味。

    一酒楼的人看到素青的姿色,和刚刚上来的灵舞不相上下,心中纷纷认为,这个世上美女本就不多,但是想看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同时看到两个绝色的美女,就不是一般人应有的福份了,便纷纷忘了来酒楼是吃饭的的这个目的,放下手中的筷子,欣赏起两位美女来。

    女人的直觉是最每敏感的,素青当然也感觉到了酒楼上有一个姿色不在自己之下的美女,一时兴起,便想和比一比倒底谁漂亮,便走到了灵灵所座的那一桌前。

    刚刚一走到灵舞的桌前,一个熟悉的身影印入素青的眼帘,素青的娇躯微微一颤,狠声道:“陈玉,原来,你也在这里,怎么,这么快,就另有新欢了,小姐,你要小心一点这个人,你全心全意的对他,他还会怀疑你的,不如离开他吧。”

    陈玉心中有愧,低下头不做声,而灵舞可不管来的是什么人,柳眉一坚,就要发作,但感觉到陈玉在桌子底下拉了拉自已的衣襟,只好强忍着火气,座在那里,只是高耸的胸脯一起一伏的,倒是引来了不少惊艳的目光。

    素青见到陈玉不说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对身后那个玉树临风的少年道:“刘雨,你给将这人杀了。”刘雨吓了一大跳,低声道:“光天化日之下,就这样杀人,有点惊世骇俗了吧,更何况,我下山时,师傅有交待,要与人为善,行侠仗义,不可滥杀无辜,这位兄台,与我们无怨无仇,一见面就要杀了他,末免有点,有点,。”后面的话还末说完,就被素青的眼神冷冷的一扫,再也说不下去了。”

    素青柳眉一坚,道:“这也是师傅说的,那也是师傅说的,我跟你说的你怎么一点也不记在心上呢,这样的话,你不如陪你师傅去好了,还跟着我干什么。”

    素青说完,娇躯一扭,就要转身下楼。刘雨一闪,动作之快,连陈玉心中也微微一凛,只听刘雨苦着脸道:“好了,好了,我听你的还不行吗。”素青这才展颜一笑,道:“这才有点少林掌门传人,侠义道盟主弟弟的风范麻。”

    这几个字一入耳,陈玉心中不由的一惊,想不到眼前这玉树临风的少年,就是这两年江湖的后起之秀,少林掌门的亲传弟子,侠义道盟主的弟弟玉侠刘雨,这刘雨出道江湖才短短两年时间,可是却在江湖上、闯出了不小的名声,已有人在背后称他为武林后起之秀中的第一人。

    刘雨走到陈玉和灵舞的桌前,施了一礼,道:“这位兄台,不知你什么地方得罪了素青姑娘,她叫我杀了你,不好意思,佳人有命,莫敢不从,可是我手下从来不杀无罪之人,不如这样,你现在就做一样恶事,好让我有理由杀你好吗。”真不愧是名门之后,就是要杀人还说得这么客气。陈玉听了有点哭笑不得,正想说话,在一旁的灵舞听不下去了,历声道:“你是什么人,要想杀人哪来的那么多理由,要杀就杀是了,可惜了你一个堂堂男子汉,听命一个妇人之言,真是替你可惜。“

    刘雨听了灵舞的话,也不生气,微微一笑道:“这位姑娘教训得是,堂堂一个男子汉,要杀人杀就是了,不需要找什么理由,说得对,这位兄台,这里是人家吃饭的地方,在此处杀人末免有伤大家吃饭的雅兴,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如何。“说完全,也不等陈玉回答,转身就走,好像是算准了陈玉会跟来似的。

    陈玉苦笑了一下,知道躲是躲不过去了,只好结帐和刘雨下了楼,楼上的人听到有热闹可看,哄的一下,就跟着陈玉下了楼,有一些更是趁着混乱,连饭钱也没有付,把个老板气得是真、直跺脚。

    那些食客想跟着陈玉他们看看势闹,可是陈玉他们刚刚一出门,众人眼前就觉得一花,再看时,陈玉他们已经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