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36章 要找个处女救陈玉
    百妙仙子看到王天眉头紧锁,加上心中也关心陈玉的伤势,便走到陈玉的身边,道:“王大哥,怎么了,陈玉怎么样,不要紧吧。Banzhu001店COM”

    王天叹了一口气,道:“不知道,他体内好像有一股很怪的功力,这可能是他昏迷不醒的原因吧,但奇怪的是,他刚刚受了孙大同一掌,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百妙仙子听到连王天这样见多识广的人都不知道陈玉伤得怎么样,心中一急,道:“难道就不能想想什么办法了。”王天道:“为今之计,也只好先将陈玉送入仙武洞府,看看周森周老前辈有没有留下什么灵丹妙药,能救得了陈玉了。”说完抱起陈玉,就向仙武洞府的方向走去。

    行走间,看到了小灵和孙大同的尸体,心中想到小灵和陈玉亦师亦友,心中惨然,道:“怡儿,你把小灵的尸体埋了吧,孙大同好歹也是一代宗师,只因心中一个个贪念,落得如此下场,人都死了,咱们之间的恩怨也算是了了,你也顺便把他埋了吧。”百妙仙子点点头,示意灵舞将那四女招出,就要安毙小灵和孙大同。

    王天又想起什么似的,道:“李飞虎好歹也和我死生兄弟一场,此人虽然下作,但是人死了,还是让他入士为安吧。”百妙仙子不以为然的做了个鬼脸,但是知道王天因为众叛亲离心里难受,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向着李飞虎死亡的地方走去。

    王天抱着陈玉,看着陈玉在自己的怀里一动不动,不由的想到了在这近五年时间里和陈玉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心中一阵惨然,暗暗的打定了主意,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用尽一切的办法,也要设法让陈玉醒过来。

    没走几步,就听到百妙仙子一阵惊呼,王天以为发生了什么,心中一惊,飞身赶了过去。看到百妙仙子一脸惊骇的站在那里,地上哪里有李飞虎的尸体,只剩下一淮血迹,仿佛在潮笑着王天和百妙仙子。

    王天刚刚站定,灵舞就飞身赶了过来,这一下,王天以灵舞不由的刮目相看,王天原来以为灵舞只是一个年纪青青的小姑娘,武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仗着会仙女艳舞才得以赶走刘希华等人,刚刚听到百妙仙子惊乎时,王天是一刻也没了停留,赶到了这里,而灵舞却只比他慢了半步,足可见灵舞的武功不在百妙仙子之下。

    百妙仙子看着地上的血迹,狠狠的跺了跺脚道:“李飞虎,你个畜生,竟然装死逃跑,今生今世,我亲手杀了你,我就不百妙仙子了。”

    原来,当时李飞虎看到王天已到,知道自己难以幸免,只能是死马当做活马医,装做逃跑,其实,却将功力运于后背,知道百妙仙子肯定会不让自己逃脱而抢先出手,硬硬的受了百妙仙子一掌,可是由于李飞虎事先将功力运于后背,化解了百妙仙子的大斗功力,加上百妙仙子功力末复,功力不足平时的一半,所以,百妙仙子一掌并没有要了李飞虎的命,王天念在和李飞虎生死兄弟一场,并没有出手,而且,看到李飞虎倒地后,心中不愿看到自己的兄弟死后的惨状,没有上前细看,而且,当时王天挂念陈玉,也没有心思细看,几个因素加在一起,使得李飞虎的计谋得呈,死里逃生。

    王天自然知道百妙仙子心中的恨意,走上前去,轻轻的对百妙仙子道:“今生今世,我愿陪着你,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这贼子碎尸万段。”听了王天的话,百妙仙子心中一喜,知道王天是充许自己和他在一起了,对李飞虎的怨恨立减,脸上容光焕发,微笑道道:“王大哥,你说有可是真的。”

    王天微微一笑,点点头道:“你王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百妙仙子心中高兴,就想跳起来,可是看到王天怀中的陈玉,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王天默默的转过身,向仙武洞府走去。就在这时,王天听到一声细响,知道又有什么人到了,脸上不动声色,悄悄的捡起一块碎石,运劲向那人藏身之处打去。

    只听一阵破空之声,一人怪叫着闪了出来,一边向王天他们走来,一边道:“王大侠,莫怪莫怪。”王天看了看来人,眉头微微一皱,道:“毒华窗佗,怎么的,也想要仙武洞府中的宝藏。”

    来人正是毒华佗吴义,只见吴义把头扔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道:“王大侠,你错怪我了,请问一下,你手中抱着的可是陈玉陈公子。”

    王天点了点头,道:“下是,怎么了。”吴义听到王天说手中抱的正是陈玉,脸上露出喜色,可是看到陈玉一动不动的躺在王天怀里时,脸色一变,道:“陈公子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能不能让我看看。”说着话,身形一晃,就到了王天的面前,其身形之快,就连王天心中也微微一凛,心中暗道:“毒华佗并不是以武功见长,怎么武功突然间变得这么历害了。”可是心中想归想,王天并没有给吴义留情面,独臂微微一震,一股劲力从手上发出,顿时将吴义伸过来想抱陈玉的手震开了。

    吴义微微一愣,但阻碍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苦笑着道:“王大侠,你错怪我了,也怪我,以前在江湖上名声不好,也难怪王大侠会怀疑我,可是,我这条命,都是陈玉救的,我怎么会害陈公子呢。”

    王天先前听百妙仙子说过陈玉和吴义之间的事,因此,吴义伸手过来的时候,王天以为吴义要干什么,因此,毫不留情的运劲将吴义的手震开了,此时听到吴义这么说,脸上不由的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吴义看到王天不相信自己的话,不由的大急,一伸手,从怀里掏出了陈玉送给素青的不死丸,道:“你看,你看,陈公子就是用这个救的我,陈公子受伤了,早一分施救,多一份把握,你敢紧将陈玉给我,其他的事,等救了陈公子,我再慢慢的和你解释。”王天看到吴义掏出不死丸,心中顿时信了几分吴义的话,想到毒华佗出名的医术,心中燃起一线希望,将陈玉递给了吴义。

    吴义接过陈玉,将陈玉平躺着放在地上,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又伸手摸向陈玉的脉搏,可是和王天一样,也被陈玉体内的怪力震开了,吴义也没有吃惊的样子,低下头沉思起来。

    看到吴义的样子,王天和百妙仙子的心中紧张起来,如果吴义也救不得陈玉的话,这世上,只怕再也没有人能将陈玉救醒了。两人对望了一眼,可是谁也没有出口问吴义到底怎么样,生怕吴义嘴里的话让两人接受不了。

    可是灵舞却年少,好奇的问道:“吴大,吴伯伯,到底能不能救。”灵舞本想称吴义为吴大侠,可是想到吴义的行事,和大侠的称号实不相配,因此,改口将吴义称为吴伯伯。

    吴义当然不会体会到灵舞的心中变化,沉呤了斗晌,缓缓的道:“陈玉陈公子刚刚是在和人打斗的过程中,被人用掌击中了背部,全身的经脉受伤,这伤势比较严重,陈公子肯定倒地不起,失去了战斗的能力。”百妙仙子和王天见吴义不在场,却将当时场中的情景说得分毫不差,眼睛一亮,心中燃起了希望,点点着,四只眼睛看着吴义,一脸的期盼,只听吴义又道:“可是,不知是哪们位高人到场,救了陈玉,用内力给陈玉治伤,但陈玉的伤势虽然被这股内力治好,可是这股内力太过刚强,陈玉的经脉吸收不了,因此,这股内力不受陈公子的指挥,在陈公子的体内乱撞,因此,陈公子才会昏迷不醒。”王天和百妙仙子听了吴义的话,眼中闪出狂喜的神色,因为吴义虽然说是一们高人将陈玉救了,不符合实际情况,可是这世上除了陈玉和王天,谁都不知道小灵的武功实是不在当世任一一位高手之下,因此,吴义的话也算是对了,即然能将陈玉昏迷的情况说得这么清楚,有如身临其境,那么吴义心中肯定有救治陈玉的办法。

    吴义接着道:“陈公子的伤,我无能为力,能不能醒来,就只能是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说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神色之间甚是失落。吴义自称世间没有自己治不了的人,可是这一次,碰到陈玉这种情况,却束手无策,等于他自已承认了这世上还有他治不了的人,这名号,也算是给毁了。

    听了吴义的话,百妙仙子和王天两人如同在数九寒天又给人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了脚,两人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绝望。

    王天默默的走到陈玉的身边,一弯腰,就要将陈玉抱起,却听吴义又道:“这股刚阳的功力,除非有一个之身的女子,又练过阴阳合和神功,而且愿意和陈玉,方能以绝阴之力帮助陈公子吸收这刚阳的功力,陈玉陈公子才能醒来,可是,这阴阳合和神功失传了已经数百年,这一时间,又上哪里去找去,就算是找到了,没个三年五年的,也练不成这门武功,等到练成了,陈玉肯定会因为肌肉僵化而死亡,所以,陈公子的伤,这世上恐怕是没有人能救治了,我救不了陈玉陈公子,毒华佗的名号,我是不敢再用了,我这就归隐山林去了,从此不再问世。”说完,黯然的叹了一口气,一下子仿佛苍老了十岁。

    灵舞听了吴义的话,脸上不由的微微一红,偷偷的看了陈玉一眼,脸上的表情甚是古怪。而百妙仙子则一闪身,挡住了吴义的去路,道:“吴义,毒华佗的名号还是你的,你也不用退隐山林了。”吴义一呆,看了看百妙仙子道:“你不要安慰我了,我刚刚所说的练过阴阳合和神功的,上哪里找去。”百妙仙子微微一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吴义惨然一笑,道:“你就不要逗我开心了,就算你练过阴阳合和神功,可是你也不是呀。”

    百妙仙子的脸微微一红,呸了一嘴,仿佛间眼睛还瞪了王天一下,道:“我说的不是我,而是她。”说完,用手一指灵舞,而灵舞脸色突然变得通红,听了百妙仙子的话,灵舞娇躯一扭,就想跑开。

    王天身形一晃,一揖倒地,嘴里道:“灵舞姑娘,委曲你了,但是没有办法,请你务必务必。”王天心中知道,要叫一个黄花大闰女给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用那种方法疗伤,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所以务必了斗天,也没有务必个名堂出来。倒是把个灵舞羞得无地自容。

    原来,百妙仙子以为素青和陈玉在一起没有安什么好心,在劝解过了陈玉后,心中还是不放心,便又打起了主意,想起了门下的弟子灵舞,便想将灵舞介绍给陈玉,以替素青服待陈玉,因此,叫灵舞马不停蹄的赶过来,借口是要服待自己和王天,不然的话,随便叫几个下人过来就行了,服待百妙仙子和王天还用得着百妙仙子座下四灵之首灵舞吗。

    百妙仙子的本意,是在陈玉拆穿了素青的阴谋后,将素青赶走,陈玉在得知被自己心受的姑娘欺骗后,心中肯定难过,百妙仙子就在这个时候把灵舞介绍给陈玉,以缓解陈玉的失落,而灵舞正好随着百妙仙子练过阴阳合和神功,而且,也正好是处子之身,这一切,看来都是天意,如果陈玉哪天不碰到百妙仙子,百妙仙子就不会认识陈玉,就不会以为素青在陈玉身边是不怀好意,就不会将灵舞唤至自己身边,那样的话,陈玉的伤就治不了,陈玉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