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28章 阴阳合和神功
    定睛看去,却发现倒在地上的不是陈玉,而是毒华佗吴义,陈玉站在一边,负着手冷冷的看着场中的师徒两人,嘴角泛起一丝冷酷的笑意。ьáИZhμ00一点扛木

    素青扑在吴义身上,看到吴义面若金纸,嘴角挂着一缕鲜血,样子委顿不堪,正闭着双眼,只是微微起伏的胸部显示出来吴义还活着。

    素青把吴义放到自己的大腿上,捏紧吴义的牙关,从身上摸出一颗药丸,喂进吴义的嘴里后,转过头来,看着陈玉,眼中泪光莹然,道:“陈玉,你不是中了酥骨散的毒么,怎么会没有失去功力,一路上你都在骗我。”陈玉听了素青的话,看到素青的表情,脸上歉然的神色一闪而过。可是随即道:“骗人者人恒骗之,你对我做初一,我就对你做十五,这样不对吗。”

    原来,那日,百妙仙子把陈玉叫出门后,离得远远的,站定身子后,百妙仙子就道:“陈玉,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娃娃,是江湖上有名的妇人心素青,你对她要小心一点。”

    陈玉听了百妙仙子的话,心中微微一愣,道:“不会吧,她对我挺好的,还是她把我从毒华佗的手里救出来的呢。”

    百妙仙子微微一笑:“你涉世末深,不明白人心的可怕,年青人,不要被眼前的美色迷住了双眼,现在江湖中谁不知道你身上有仙武藏宝图,想要杀你夺图的人多得是,素青会不会,我不敢肯定,但是以她以前在江湖上的名声,十有八九是为了你身上的藏宝图才做的这些事情。”

    陈玉若有所思,百妙仙子继续道:“你给我说实话,你们在一起是不是亲热过。”陈玉想起和素青在一起时乱来的情景,脸上不由的微微一红,点了点头。

    百妙仙子叹了口气道:“这就是了,素青出道以来,想追求她的男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而素青对他们从来不假颜色,有一些人甚至被素青用一此下流的手段迷惑住,做出与平常的行为格格不入的事来,到最后身败名裂,你想一下,如果素青是真心对你好,要救你一开始就救了,何必等到吴义用尽了手段,而你受尽了折磨后才出手想救呢,还有,酥骨散的毒也不是这世上最难解的,而且,吴义待素青有如亲生,这是江湖上众所周知的事情,为什么做为徒弟,却解不了吴义下的酥骨散呢,第三,女孩子最看重的是什么,就是贞节,可是,素青和你接触才多久,和你说了多少句话,就对你以身想许,这也不合常理,要么,你就是有让人一见钟情的本事,要么,就是她对你有所图,先给你尝点甜头。”

    听了百妙仙子合情合理的分析,陈玉本来坚定的信心也不由的动摇起来,仔细一想,百妙仙子讲的每一句话都非常有道理,陈玉不由的低头不语起来,百妙仙子见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接着道:“刚刚我见到你们,刀背对着我们,;转过来后,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后来我问她话的时候,她目光闪烁,可是听到我不和你们一起去找王天,眼神中却露出一丝喜色,这是为什么,我想,肯定是怕我和你们在一起,会打扰了她的好事,让她的计划不能顺利的实施。”

    听了百妙仙子的话,陈玉不由的道:“大姐,我刚刚光顾着看你去了,倒没有太在意素青的表情。”听了陈玉的话,百妙仙子的脸微微一红,嗔道:“小鬼头,人小鬼大,我都可以做你的母亲了,有什么好看的。”陈玉脸微微一红,心道:‘可是你看上去那么年青,身材又是那么好,是男人都会想多看你两眼的。”心里这么想着,可是嘴上却没有说出来,百妙仙子以为自己的话说重了,叹了一口气道:“陈玉,刚刚我所说的,你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所以,我认为,你回去以后,不要露出声色,还和往常一样对素青,我想素青肯定会找各种借口要你带她去仙武洞府,你就带她去,到时候,不就什么都知道了。”陈玉点点头,想了一下,道:“可是,我功力末复,如果真如你所说,素青真的对我心怀鬼胎的话,我不是引火烧身吗。”

    百妙仙子微微一笑,道:“酥骨散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毒,我虽然不知道吴义这酥骨散是怎么配的,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我就不能用内力帮你将毒逼出来么。”听到百妙仙子这么一说,陈玉眼前一亮,点了点头道:“如果我功力恢复了,我就装着功力末复的样子,将素青带到那地方去,看她能耍什么花样。”

    百妙仙子点点头,伸出手来,握住了陈玉的手,一股大力从手中传入陈玉的体内。陈玉感觉到百妙仙子的手盈盈一握,柔若无骨,肌肤光滑细腻,心中不由的一荡,不由的抬头看着百妙仙子,百妙仙子被陈玉看得不好意思起来,红着脸道:“小色鬼,看什么看,还不运起内功心法,配合我给你逼毒。”陈玉心中一凛,再也不敢后百妙仙子,强敛心神,运起归零心法,配合着百妙仙子,将百妙仙子的内力运送到四肢百骇,逼出体内的毒素。

    足足用了小半个时辰,陈玉只觉得一阵巨鸣,再也忍不住松开百妙仙子的手,跑跑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大解了一番,泄出之物,腥臭无比,可是陈玉的心情却无比的轻松,因为他知道,困绕自己多日的酥骨散之毒,自是解去了。

    完事后,陈玉走了出来,看到百妙仙子还站在那里,陈玉走过去,看到百妙仙子的鼻子上已经微微见汗了,可能是用力的缘故,脸色也是通红通红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骄艳妩媚和成熟的风韵,陈玉看得一呆,竟忘了说话。

    百妙仙子看到陈玉眼中露出情色的光芒,心中怎么会不知道陈玉心中在想什么,但心中却暗自高兴自己是半老徐娘,风韵尤存,连陈玉这种小伙子也抵挡不住自己的诱惑,心中虽然得意,可是脸色却一冷,道:“陈玉,你体内之毒已解,我要去了,只是你跟我出来太久了,回去以后,得想个什么办法,让素青不追问你才好。”

    陈玉听了百妙仙子的话,心中一惊,连忙道:“大姐,我知道了。”看到百妙仙子转身离去,心中涌起一阵难以割舍的感情,叫了一声:“大姐。”叫完后,不由的上前拉住了百妙仙子的手,不过这一次,陈玉没有动什么歪心思,只是一种真情流露的表情。

    看到陈玉的样子,百妙仙子微微一笑,道:‘陈玉,我要找你王大可去了,见到你王大哥后,我们就来找你,我们就在仙武洞府见面吧。”陈玉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将仙武洞府的地址告诉了百妙仙子。

    百妙仙子想起了什么似的,对陈玉道:“陈玉,看你的面像,你今后一定会绕身,可是年青人,多了的话,体质就会下降,会对武功有影响,今天你我相见,我就将这个送给你吧。”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油布包裹,陈玉接过后,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一本已经微微发黄的书,上面几个大字,阴阳合和神功。陈玉看到这几个字,脸色不由微微一红,叫道:“大姐。”百妙仙子道:“怕什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食色,性也,这是正常人的正常想法,这本书,是我无意中得来的,也练习过一段时间,可惜你王大哥不在,不能体会到其中的奥妙,但是,这种功夫,对你这种人来说,是最合适不过的了,记住,这门武功,是男女合练的,只有阴阳调和,才能真正的发挥这种功夫的用处,知道吗,有了这本书,你以后就不怕再多的女孩子纠缠了,相反,你和这些女孩子都会有好处的。”说完,可能是想到了阴阳合和神功的种种好处,脸上微微一红,体内也莫名的躁动起来,怕陈玉看出破绽,不敢让陈玉看到自己的脸色,飞一样的走了,只留下一阵香风,让陈玉无尽的回味。

    百妙仙子走了好一会儿后,陈玉才回过神来,信步向屋里走去,一边走一边想,自己倒底该不该想念百妙仙子的话,想到百妙仙子说话时的表情,不你是在骗自己,同时,百妙仙子不余余力的帮自己解毒,又送自己阴阳合和神功,实是对自己关心不已,因此,心中打定了主意,先不露声色,看看素青的表现再说,可是进门看到素青后,百妙仙子的话又在陈玉的耳边响起,陈玉心中暗恨,想到自己从小以骗人为生,想不到还有人敢打自己的主意,而且,自己对素青一片真心,却被素青利用,想到这里,也就没有客气,见到素青投怀送抱后,立刻就要了素青的贞,之后,心中涌起的是一阵报复的快意和莫名的失落。

    今天,快到仙武洞庭湖府时,陈玉患得患失,不想去拆穿这个迷团,便对素青说了那些话,可是素青一意孤行,坚持要去仙武洞府,自己也就狠下心来,想看看素青倒底要怎么演戏,便带着素青到了仙武洞府,果然和百妙仙子预料的一模一样,一到仙武洞府,吴义就忍耐不住,现出身来,陈玉悲愤之下,就讲了那个故事,正好吴义一掌拍来,陈玉一身怒火无处发泄,也运足了十成的归零内功,和吴义硬拼了一掌,吴义第一没有想到陈玉的功力已经尽复,第二,素青的清白之躯已经交给了陈玉,肯定是喜欢上了陈玉,自己可不能将陈玉找死了,免得素青以后责怪自己,因此,只用了三成功力,而且,吴诡江湖中本就不是以武功见长,而是以毒药闻名,功力本就和陈玉差着一大段,此消彼长之下,顿时被陈玉一掌击得飞了出去,五脏俱碎,眼见是活不了了。这就是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素青跟随吴义这么久,岂能不知吴义危在旦夕,一双眼睛像是要滴出血来,狠狠的看着陈玉,道:“陈玉,你杀了师傅,你杀了师傅,我和你拼了。”说完起身就要和陈玉拼命。

    就在这时,却见吴义微微一动,睁开了双眼,微弱的道:“素青,你过来。”素青看到吴义醒来,心中一喜。可是随即想到这是吴义的回光返照,鼻子一酸,泪水哗哗的掉了下来。吴义示意素青把自己扶起,颤微微的走到陈玉面前,对陈玉道:“陈玉陈公子,你错怪素青了,我折磨你的时候,素青看不过去,和我吵过几次,我知道,这小妮子肯定是看上你了,你又宁死不交出仙武藏宝图,我便在素青面前说要杀了你,去领那万两赏银,我知道,以素青的性格,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她救了你之后,肯定会带你到仙武洞府找解药的,便在她身上下了飘逸香,一路跟踪你们,但是素青是个非常机灵的人,我又不敢跟得太近,所以在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这些事,都是我做的,和素青一点关系都没有,不信,你闻一闻,素青身上是不有一种特殊的香味。”说完,吴义手指轻轻的一丝粉末落在素青的身上,顿时,素青身上散出一股迷人的香味。

    陈玉看着吴义的眼神,闻着素青身上发出来的香味,知道吴义将死,其言也善,不会再骗自己的,顿时间,整个人跟傻了一样,心中又急,又羞,又愧,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也重重的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