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27章 素青,这一次只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素青嗔怪的看了陈玉一眼,嘴角向上一翅,道:“玉哥哥,你刚刚真的很猛,我都有点受不了了,看你刚刚那样子,都不像是一个失去武功的人。版主零零壹点坑母”陈玉没有回答素青的话,而是道:“你不是要跟我去仙武洞府吗,怎么又说起这个来了。”

    素青白了陈玉一眼,道:“你不喜欢听,我就不说了,不如,咱们这就动身吧。”说完,可能是想到了刚刚自己在床上的浪荡情景,脸上不由的微微一红。

    陈玉也没有说话,带头出了门,素青紧紧的跟在陈玉的后面。

    一路上,素青的兴致很高,不停的问这问那,对仙武洞府的一切都想问个仔细,可是,陈玉却好像一直兴致不高,对素青的问话有一答没一答的,素青也不在意。

    快到仙武洞府的时候,陈玉突然停了下来,认真的对素青道:“素青,我们真的非去仙武洞府不可吗。”素青一愣,不明白陈玉为什么这么问,答道:‘当然了,这种酥骨散之毒,天下除了我师傅有解药,其他无人能解,只有到仙武洞庭湖府,周森学究开人,说不定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也末可知。怎么了,都到了这里了,你怎么还在犹豫呀,真是的,枉我为你着急了。”

    说完,素青想去拉陈玉的手,可是陈玉却把手一摔,道:“只怕那仙武洞府没有解药,让你失望了。”素青看到陈玉脸上冷若冰霜的样子,眼圈一红,就要哭了出来,她不知道,为什么陈玉自从和自己好过后,对自己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像今天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看到素青红红的眼睛,陈玉心中微微一叹,道:“你既然坚持要去,那好吧,我们就走吧,前面不远外就是了。”

    素青再也忍不住的叫道:“姓陈的,你是什么意思,我一番好意,想给你找到解药,化解你身上酥骨散之毒,可是你,你的态度真是太过份了,行了行了,我不去了,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不饲候了还不行了。”说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泪水哗哗的掉了下来,转身便走。

    陈玉看到素青的样子,心头一软,赶紧拉住素青的手,在素青的耳边柔声的道:‘素青,对不起,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好吗。”素青也不是真的要走,在和陈玉相处的日子里,她已经对这个男人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感情,只是刚刚陈玉的态度刺痛了素青,素青一时冲动,才会说要走的,听到陈玉这样说,再也忍不住,转过身来,扑到陈玉的怀里,一双小手在陈玉的宽阔胸膛上乱打起来,嘴里道:“都怪你,都怪你,人家一颗心都给了你了,可是你还对人家那种态度,恨死你了。”看到怀里的素青真情流露,陈玉又想起那一天床单上素青的点点落红,心中微感歉然,紧紧的抱住了素青。

    素青在陈玉怀里哭了一会儿,把心中的怨气发泄了后,这才离开陈玉的怀抱,看到陈玉胸前的衣服被自己的泪水和鼻涕弄得一塌糊涂,不由的一笑,掏出手绢,一边帮陈玉擦着衣服,一边对陈玉道:“玉哥哥,我要是哪里做得不对,你说出来就行了,我改,我肯定会改的,好不好,只是不要像刚刚那样对人家,人家会受不了的。”

    陈玉看到素青真诚的表情,忍不住握住了素青的手,柔声道:“素青,我向你保证,只要是过了今天,我一定会好好的痛你爱你,珍惜你,再也不让你受一点点的委曲,好吗。”

    素青奇怪的问:“玉哥哥,为什么要过了今天呀,从现在开始不是挺好的吗。”

    陈玉自知失言,也不回答素青的话,而是道:‘素青,仙武洞庭湖府就在前面,我们走吧。“素青听了陈玉的话,知道陈玉不肯回答自己,心中叹了一口气,道:“好。玉哥哥,我可想看看仙武洞府是什么样子的呢。”想到马上就可以看到传说中的仙武洞庭湖府,素青马上兴奋起来,把刚刚的不愉快丢在一边,蹦蹦跳跳的跟着陈玉走了。

    素青跟着陈玉来到仙武洞庭湖府前面,看到眼前一个不起眼的山洞,眼中微微露出失望的神色,道:“这就是仙武洞府呀。”

    陈玉来到仙武洞府,心中不胜感慨,想不到不到一个月,自己又回到了仙武洞府,离开的时候,自己以为凭自己的武功,足可以傲视群伦,可是想不到回来的时候却是失去了武功。听到素青这什么说,不由的微微一笑,道:“素青,不要小看了这小小的山洞,这可是武仙周老前辈练功的地方,而且,你只是看到了它的外貌,到了里面,你就不会再看不起这小小的山洞了。”

    素青点了点头,便对陈玉道:‘玉哥哥,快带我进去看看好吧,我现在心中充满了好奇,恨不得马上能进去。”

    陈玉点点头,拉起素青的手,就要向山洞走去,心中在暗暗奇怪,小灵上哪里去了,听到自己的声音,应该出来迎接才是呀,可是陈玉心中奇怪归奇怪,表面上却不露声色。

    陈玉的身体刚刚一动,就听到身后一声冷笑:“陈玉陈公子,仙武洞府果然是这里吗。“听声音,正是那毒华佗吴义。

    素青听到师傅的声音,娇躯微微一震,而陈玉听到吴义的声音,却并没有吃惊,只是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回过头,缓缓的道:“毒华佗,你终于来了。”

    看到陈玉丝毫没有吃惊的样子,吴义反倒微微一愣,道:“对,我来了,怎么样。”陈玉回过头对素青道:“素青姑娘,你的戏也该演完了吧。”陈玉称素青为素青姑娘,心中实是已经没有把素青当成自己人。

    素青听了陈玉的话,微微一愣,睁着一双大眼睛,一时不明所以,奇怪的问陈玉道:“玉哥哥,你在说什么,我在演戏,演什么戏。”

    陈玉悲愤的笑了起来,道:“素青姑娘,你还要瞒我多久呀。”说完一双眼睛看着素青,素青被陈玉那充满了失落和伤心的眼神搞得心惊肉跳,不由的拉起陈玉的手,道:“玉哥哥,你这是怎么了,不要紧把。”

    陈玉狠狠的一摔手,道:“吴义,素青姑娘,我来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这个时候,陈玉还有心思讲故事,连吴义都有点意外,但是想到陈玉失去了功力,迟早是自己的襄中之物,仙武洞府就在眼前,也不急在一时,便没有说话,想看看陈玉倒底要玩什么花样。

    陈玉缓缓的道:“一个江湖上有名的邪派人物,带着她绝色的女弟子,听说了一个少年身怀仙武藏宝图的事,便到处寻访,想找到那少年,得到他身上的仙武藏宝图,据为已有,一天,他们在一个小饭店无意中碰上了那少年,可是那少年露的一手武功,那邪派人物自认为不是对手,便心生一计,要他的弟子将那少年骗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用毒将那少年擒住,然后,那邪派人物在那少年的身临其境用尽了酢刑,想要逼那少年说出仙武藏宝图。”

    素青听了陈玉的话,知道陈玉在说的是自己的帮事,想要插嘴说上几句,可是看到陈玉那一双仿佛要滴出血来的眼睛,却不敢插嘴,只好听陈玉继续说下去。

    陈玉看了吴义和素青一眼,接着道:“可是,那邪派人物用尽了方法,也没有从那少年的嘴里得到一个字,但看到那少年看自己的女弟子时神情有异,知道那少年是喜欢上了自己的女弟子,便又生出毒计,让女弟子救出少年,提出要那少年到仙武洞府找解药,而自己则悄悄的跟在那少年和女弟子的身后,那女弟子领受了师命,一路上用尽了各种手段,甚至不惜于以身相许,终于骗得那少年心甘情愿的带着自己来到了仙武洞府,于是那邪派人物见目的已经达到,便现出身来。”

    说完后,陈玉回过头来,对素青道:“妇人心,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者都不毒,最毒妇人心,妇人心,好外号,好外号,素青,这一次只怕是要让你失望了。”听了陈玉的话,素青脸上的表情一阵红一阵白,一最后,变顾了惨白,素青狠狠的咬着嘴唇,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看着陈玉,一步一步的后退着,眼神中充满了失望,充满了衷怨,一字一句的道:“玉哥哥,我在你的眼里就是这么一种人么,我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骗你么,我对你的真心都是在演戏么,难怪,这一路上你对我不冷不热的,原来是在怀疑我。”素青的话,如申诉,如悲啼,一字一字的都击在陈玉的心上,陈玉狠下心肠,不去看素青,其实,陈玉的心又何尝不在滴血,不在哭泣,他也不希望这一切是真的,也希望这是一个梦,但是冷冰冰的现实告诉陈玉,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素青两行清泪夺目而出,继续道:“我对你以身相许就是为了骗得仙武藏宝图,哈哈哈哈,妇人心,对,不错,我是叫妇人心,可是一个女孩子在江湖上,不狠一点,不毒一点,能站得住脚吗,我做错了吗,玉哥哥,你今天说的话,我一辈子都会记得的,你会后悔的,你将会后悔一辈子的。”最后一句话,带着怨毒的口气说出,让陈玉听了也不由的泛起一阵寒意,陈玉暗暗的问自己,难道,自己真的错了么,如果自己当初不答应带素青来这里,两人当中的那一张纸没有捅破,现在是何等的快乐呢,可是另一个想法又迅速在陈玉的心中升起,那样做又有什么意思呢,两个人你猜凝我,我猜疑你,同床异梦,生不如死。

    素青对陈玉说完,一转身就要走,陈玉冷哼一声“想走,没那么容易。”说完,身形一动,就想拦住素青。

    吴义在一旁听到素青说已经对陈玉以身相许,不由哇哇直叫,大喝一声道:“小子,拿命来把。”吴义无儿无女,在他心中,一直把这个徒弟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珍若生命,此该听到自己的徒弟受了陈玉的欺负,恶从胆边生,一时狂性大发,双掌运足了十成的功力,扑头就向陈玉击来,存心将陈玉毙于掌下。

    三人的动作,说起来有老半天,可是只是发生在一瞬间,只听一个人惨叫一声,一条人影飞出,在空中散下一阵血雨,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同时,素青一声悲呼,扑到了那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