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22章 素青可能意识到了休息一下意味着什么
    这天,陈玉正在沉睡,突然间,被素青推醒了,陈玉睁开眼睛,看到素青正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看着素青那关切的眼神,陈玉不由的心神一荡。ъǎЙzhu#○零壹嚸cοΜ

    素青看到陈玉醒来,脸上露出喜色,但随即,脸色一变,道:“陈公子,不好啦,师傅要杀你,你跟我走吧。”原来,吴义看陈玉软硬不吃,想着留着这小子是个祸害,反正得不到仙武武藏宝图,不如将陈玉杀了,以得到那万两赏银,但无意间露出的杀机,却被素青发现了,因此来通知陈玉。

    陈玉一听素青的话,倒也没有太惊异,因为他知道,吴义杀自己是迟早的事,只是看到素青关切的眼神,不忍伤及素青的一片好意,便道:“姑娘,多谢你的好意,陈某早知道有这么一天的,晚来不如早来,只是,见不着姑娘了。”陈玉想着自己将死之人,不由的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素青听了陈玉的话,娇躯微微一震,咬着嘴唇看着陈玉,其实,和陈玉一见面,素青就被陈玉的俊朗外表所打动,看到陈玉在师傅的酷刑之下,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更是让姑娘芳心暗结,今天,知道了师傅的意思后,不顾危险,跑来告诉陈玉,实在是不忍心陈玉就这样被师傅杀了,看到陈玉对听到自己告诉他师傅要杀他神态自若,而看自己时却一眼的迷恋的表情,素表青一跺脚,就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突然走到陈玉身边,用手在陈玉的鼻子前一抹,陈玉只觉得一股幸辣的味道直冲脑门,不由的咳嗽了两声,却发现身上已经有了一丝力气。

    陈玉心中一阵狂喜,眼露感激的看着姑娘,姑娘被陈玉看得脸微微一红,道:“陈公子,你身上的酥骨散扔的解药只有我师傅有,我给你用的中别外一种解药,只能暂时缓解一下酥骨散的毒性,但却不能让你恢复如初,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让你逃跑是足够了的,至于今后能不能解毒,就要看你的运气了”

    陈玉听了姑娘的话,对着姑娘施了一礼,口中道:“谢谢姑娘的救命之恩。”想到今后就要和姑娘分别,眼神中却不由的露出一种、恋恋不舍的神情。

    姑娘看到了陈玉的眼光,心神一软,但知道时间不多,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如果吴义发现了自己私放陈玉,以师傅的性格,肯定会将自己和陈玉一起治罪,便硬起心肠,咬咬呀道:“你赶紧走吧。”想到再也不可能见到陈玉,就算是再见到也是敌对双方的时候,心中没来由的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陈玉苦笑了一下,便想走出去,没想到一迈步,却险些摔倒,原来,这酥骨散的药性十分的历害,一般的解药一时间不能发挥作用,而且,陈玉在床上躺了这么多天,身上的肌肉早已僵硬,跟本走不动路,因此,一动身子,就摔倒了。

    姑娘看到陈玉这个样子,心中一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把陈玉扶起,背在身上,转身就出了门,向着偏僻的地方逃去。

    陈玉伏在素青的身上,想着梦中见过千百回的心上人,终于就在自己的身边,心中得逃生天的喜悦被一种淡淡的喜悦所代替,不由的把身子紧紧的贴在姑娘的背上,感受着这一刻的温存。由于陈玉双手没劲,自然而然的垂在了姑娘那高耸的胸前,陈玉只觉得手手臂处传来的感觉,软软的,绵绵的,热热的,还富有弹性,也不管是什么东西,反正觉得很舒服,就任由自己的手在姑娘的胸前晃动。

    素青一时急于帮助陈玉逃命,一开始还没有感觉到什么,但后来,慢慢的感觉到自己的每感地带有一双火热的手臂在来回的磨擦,知道是陈玉的手臂,并知道,陈玉并不是有心的而是全身没力,不得已而为之的,也没有出言责怪陈玉,而是继续背着陈玉。

    可是素青开始没有感觉还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发现了陈玉的手在自己的胸前后,全身和注意力全在胸前了,只觉得陈玉的手上传来一阵男性的火热泪盈眶,让素青觉得全身躁热不已,一颗心也怦怦直跳起来,但是陈玉带给她的感觉又是那么的舒服,让素青的心在慌乱之余,又希望这段逃亡的路越长越好。

    陈玉伏在素青的身上,突然感觉到素青的身体慢慢的热了起来,一股很好闻的少女的体香夹着汗香,冲入陈玉的鼻腔,让陈玉身体渐渐的有了反应,这时的陈玉慢慢的感觉到恢复了一丝的力气,但是伏在素青身上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让陈玉不愿出声提醒素青自己已经有了一丝力气,可以自己走了,反而,一双手有意无意的加大了力度,在素青的胸前慢慢的磨擦着,感受着姑娘的温软和弹性。有时候,有意无意的,还伸开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姑娘有胸部。

    陈玉的脸,也没有闲着,紧紧的凑在了素青的脖子上,贪婪的呼吸着姑娘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呼吸也不由的沉重起来。

    素青可不知道陈玉已经恢复了一部分的体力,还是一心背着陈玉逃跑,可是陈玉有意无意对素青胸前的抚摸,让姑娘心慌意乱,呼吸也渐渐的重沉了起来,也不知是累的,还是被陈玉弄的。心慌意乱中,姑娘发现陈玉的身上有一个硬物,抵在自己的腰上,烫烫的,十分的舒服,素青不由的奇怪的问:“陈公子,你出来的时候还带兵器了吗。”

    陈玉莫明其妙:“没有啊。”

    素青道:“哪你顶在我腰上的是什么呀,热热的,让我好难受。”素青嘴上说着难受,但是却不由的动了动腰,在那火热的东西上磨擦了两下。

    陈玉这才明白素青在说的是什么,脸上不由的一红,但由于陈玉伏在素青的身上,素青看不见陈玉的表情,但陈玉听素青这么一说,不由的微微一用力,将身体稍稍的离开了素青一点点,素青马上就感觉到了,连忙道:“不要,陈公子,不要将兵器拿开,好像,这兵器顶在腰上,还让人挺舒服的呢。”

    听到姑娘这么一说,陈玉的胆子不由的大了起来,又把身体顶在了素青的腰上,素青啊了一声,却并没有说话。

    陈玉见素青没有什么反应,胆子越来越大,一双手,也不由的改摸为抓,紧紧的放在了素青的胸瓣,素青嘤咛一声,脸红得跟一个柿子一样,但是胸前传来的舒服和冲动的感觉,却让素青没有反抗,而是享受起陈玉的双手来。

    陈玉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一双手也渐渐的用起力来,这一用力,才发现,素青的胸部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富有弱弹性,让陈玉的一只手几乎抓不下,忍不住的用力在素青的胸前抓了几下,素青只觉得一阵大力在胸前乱动,陈玉手上的热力让素青几乎喘不过气来,几乎呻吟出来。

    而且,陈玉呼出的热气,一阵阵的扑在了素青的脖子上,让素青痒痒的,酥酥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的感觉,一阵冲动从素青的体内升起,让素青几乎不能自己。

    两人一路无话,心照不宣的逃跑着,只是其中的风光,只有两人自己清楚,跑了一会儿,互素青觉得体力不支,而且,陈玉的身体也越来越热,这股男性的热力,让素青激动不已,也顾不得被师傅追上来的危险,就想停下来,让陈玉好好的抱着自己,让自己感受一下男性的温存。

    陈玉也同样的有一种心思,这是对素青的身体充满了好奇,希望能停下来,好好的研究一下素青的身体,倒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如此的冲动,至于吴义会不会追上来,这时,倒也不是十分的在意了。

    正好,路边有一座破屋,素青转过头来,对陈玉道:“陈公子,我有点累了,不如,我们休息一下再走好吗。”素青可能意识到了休息一下意味着什么,。说话都有点颤抖起来。

    陈玉看到素青那种欲语还羞的娇羞样子,心中一荡,点了点头,可是一双手,却不愿离开素青的胸前。

    素青道:“陈公子,麻烦你把手拿下来,我扶着你进去休息一下再赶路吧。”陈玉这才恋恋不舍的将手从素青的胸前拿开,手上残留的温热的感觉,让陈玉有一丝的失落的感觉。

    素青放下陈玉,又把他扶起来,有意无意的,大斗边的身体依在了陈玉的身上,陈玉感觉[着身上的温香软玉,魂不守舍,有决的将身体紧紧的靠着素青温软的身体,并时不时的装做站不稳的样子,将身体在素青的身体上使劲的磨擦。从他们站立的地方到破屋也就是几、步路,可是两人足足走了有两刻钟,这是为什么,只有两人心里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