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20章 可惜,你再也见不到王天了
    一个热闹的小镇,此时,已是午饭时间,小镇上最大的一间也是唯一的一间饭馆里,已经坐满了客人,这些客人,有闯荡江湖的豪客,有做生意的富商,有凡谷俗走贩,也有富家公子,这家饭店的口味地道,而且价钱也还公道,知道这个地方的人,宁愿多赶几里路,也要赶到这里吃饭。banzhu~001~com

    可是今天,这些食客的心思,却都不在那些美味的饭菜上,而是将心思都放在了正中间坐着的一个少女身上,只见这少女,一身绿衣,爪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嘴,一身劲装打扮,更显得英气副人,让人看了别有一番风味,至于坐在她身边的一个独目老者,就没有什么人去注意了。

    在饭店吃饭的人,此该心思已经全部都被那少女的美貌所吸引,胆子大一点的,明目张胆的对着那姑娘看,嘴里还发出滋滋的声音,仿佛在品尝一道美味,胆子小一点害羞的,则总是找借口,偷偷的看那少女,看一眼后,又连忙低下头,生怕别人发现似的。

    而那少女,则旁若无人的在那里大吃大喝,还不停的给旁边的老者夹菜,可把其他的人给羡慕死了。

    这连店小二,对这些衣食父母也没有了往日的热情,招乎客人的时候,眼睛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向着那少女瞅去,这不,一名店小二光顾着瞅那姑娘,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顿时身形不稳,手中端的一碗汤菜,一滴不剩的倒在了靠近他的一个食客身上。

    那名食客勃然大怒,站起身来,一把揪住了小二的衣领,喝道:“小子,没长眼睛吗,老子刚刚买的衣服,给你弄得穿不了了,你说怎么办。”那食客身形高大,一脸的横肉,身上的衣服在旁人看来也是破破旧旧的,但是他说是新衣服,店小二也不敢反驳,谁让店小二把汤汁泼在了人家身上了,瘦小的店小二,就像一只小鸡一样被那大个子食客提在手里,动弹不得,只好向掌柜的投去求救的眼神。

    掌柜的连忙走过来,对那大个子食客施了一礼,道:“这位贵客,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不好意思,请你原谅,这样把,这件衣服,不如你脱下来,我让人帮你洗了,今天的这一顿饭,就算是小店做东,你看如何。”

    谁知那大汉听了,双眼一瞪,一个嘴巴就抽向掌柜的,只听啪的一声响,掌柜的脸上多了个巴掌印,掌柜的捂着脸,嘴里含糊不清的道:“你,你,你怎么打人呀。”

    那大汉把小二重重的往地下一放,双手叉腰,盛气凌人的道:“打的就是你这不开眼的东西,怎么,大爷我是付不起饭钱的人吗,我要你请什么客,把衣服的钱赔给我,我就走人。”

    掌柜的无奈,若着脸道:“那你这值多少钱。”心中打定了主意,不管对方要多少钱,都赔给他,免得再受皮肉之苦,反正小二在他这里干活,多少钱都可以从小二的工钱里面扣。

    那大汉冷冷一笑道:“不多,也就是五拾两银子。”“那掌柜的失声道:“什么,五拾两银子,你就是把我的小店拆了,我也赔不出五拾两银子给你呀”掌柜的的表情,就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旁边的人听到那大汉漫天要价,无不发出嘘声,原来,五两银子,就够一家三口一年的开销,五拾两银子,已经是一个小康之家全部的家当了,足可以买那大汉身上衣服五拾马车。

    听到众人发出嘘声,那大汉大喝一声:“叫,叫,叫什么叫,告诉你们,好好的吃你们的饭啊,不要多管闲事,不然,你大爷我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说完,目露凶光,环视了一下在场的众人,众人被他的眼光一扫,纷纷低下头去,不再吭声,只有那姑娘和老者以及坐在解角落里的一个丰神如玉的公子,仍旧神态自若的吃着自己的饭。

    那大汉看到众人都惧怕于他,心中得意,哈哈一笑道:“掌柜的,快把五拾两银子拿来,实在拿不出来的话,你这间店这是我的了。”说完,又对众人道:“诸位,慢慢的吃,慢慢的吃啊,今天,就一顿就算是我做东,不够菜的,敢紧点啊,不要客气啊。”仿佛他就是这个店的老板似的。

    人就是很奇怪的动物,听了那大汉的话,众人刚刚的同情心也不知道是到哪里去了,脸上纷纷露出喜色,有两个人甚至还起来道谢,直把那掌柜的的肚子都要气炸了。

    这时,只听一个清脆的声音道:“不要脸。”那声音,如出谷黄鹂,好听极了,说这话的,正是那名引人注目的少女,刚刚的那一幕,少女都看在眼里,看到那大汉实在是欺人太甚,终于忍不住的出言相讥。

    那大汉听到有人说自己不要脸,脸色一变,但听出声音是那少女发出的以后,却换了一副不怀好意的笑脸,慢慢的走到那少女的面前,轻挑的道:“姑娘,我不要脸吗,你怎么知道的。”

    那少女俏脸一寒,冷冷的道:“滚开一点,不要惹本姑娘。”那大汉一愣,想不到一个看着弱不禁风,我见尤怜的少女,竟然敢对自己说出那种话来,不过脸上笑意不改,仍旧笑迷迷的道:“姑娘,好大的火气呀,要不要大爷给你降降火呀。”看着少女那弹指可破的脸,心中一阵躁动,竟然忍不住伸出手来,向着姑娘的俏脸摸去。

    那少女脸色一变,就要发作,但那老者在旁边轻轻的扯了一下那少女的衣服,少女才没有动,只是伸出手来,挡住了那大汉摸过来的手,就在那姑娘伸手挡住那大汉的手的同时,一丝肉眼看不见的粉末状东西,轻轻的撒在了那大汉的手上。

    那大汉见少女没有发怒,只是用手轻轻的挡住自己,少女润滑的小手让大汉的心神一荡,色胆包天的他,没有看出少女眼神中露出的一丝杀机,仍伸手向那少女的脸上摸去,那少女柳眉一竖,就要发作,但是就在此时,寻那大汉只觉得手臂微微一麻,再也用不上劲,伸向姑娘的手软了下来。

    那大汉横行霸道,也有几分武功,知道是被高人算计了,心中忐忑,但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如果没有什么交待就这样走了,实在是下不来台,因此,尽管心里不安,可是嘴上还是硬装着强硬的道:“谁,谁,谁在暗算大爷,给大爷我站出来,看大爷我不把你撕成碎片。”嘴里这样说着,但心中却希望那人不要出来,自己把这几句场面话一交待,下一步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

    谁知道事与愿违,只听一个声音道:“是我。”一直坐在角落里的那个丰神如玉的公子站了起来,道:“你无理欺人,调戏少女,这世道上就没有王法了吗。”看到那公子的气势,那大汉心中一寒,刚刚的气焰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嘴里道:“你,你,你是谁,谁让你来多管闲事的。”

    那公子道:“在下陈玉,路不平有人踩,今天的事,我倒想管一管。”这丰神如玉的公子,就是陈玉,那天击败了孙大同三人后,和王天在一起呆了两天,本相说动王天陪自己一起历练江湖的,但王天说心中还有几件事没有想明白,想再清静一阵子,让陈玉先行一步,自己随后找陈玉,并说陈玉的功夫开下之大,大可去得,但是江湖险恶,一定要小心为妙,逢事要多想几个为什么,两人挥泪告别后,王天另行寻找住处去了,而陈玉则四处游荡,到今天,陈玉和王天分开已有半个多月了。

    陈玉看到刚刚一幕,本想伸手一管,但看到姑娘出头了,也就乐得在一旁看势闹,但见到姑娘受欺却不还手,再也忍不住了,运起隔空点的功夫,点了那大汉的道,解了那少女之围。

    那老者听到陈玉自报家门,眼中历光一闪,但陈玉一直在看着那大汉,防止他逃跑,没有注意到那老者的神色。

    而那少女看到为自己出头的是一个丰神如玉的公子,脸上没来由的一红。

    那大汉看到陈玉站了起来,想到刚刚点自己道的就是此人,就凭这一手功夫,大汉知道,就是一百个自己,也不是那陈玉的对手,不由的脚下一软,跪下来,连连磕头道:“大侠,大侠,饶命,小人该死,小人不知你老人家在此,你老人家小人不记大人过,,不对不对,是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这大汉语无伦次,使得陈玉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骗人被发现时求饶的情景,心中一软,道:“这一次就饶了你,但记住,千万不要有下次,不然,我饶不了你,滚吧。”那大汉听到陈玉说放了自己,喜出望外,又磕了几个头,转身就跑,那身衣服连洗都不要小二洗了。

    那大汉一边跑一边暗道:“***,老子今天倒霉,碰上了个硬荐子,老子下次还要来,什么下次不敢了,老子就不信,下次还能遇上你这个倒坶星。”这就是混子,见到自己的实力比别人强劲,就百股的折磨别人,如果碰上比自己硬的,马上就会换一副嘴脸,装孙子,求得同情,蒙混过关,等难关一过,又恢复了原来的本性。可是这名大汉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回去之后,一只手涨得跟个馒头似的,并慢慢的发展向上,但不痛不痒,看遍了大夫,但是却无计可施,一个月后,全身发痒,惨叫半天才死,这一切,都只缘于那少女的一些粉末状的物事。

    陈玉赶走了那大汉,感觉到饭也吃得差不多了,便要付帐走人,可那掌柜的打死也不收钱,无奈之下,只好把钱往柜台上一扔,便跑了出来。

    没走几步,陈玉只觉得一阵香风飘过,一个绿色的身影拦在了面前,只见那少女红着脸,咬着嘴唇,低着头,不敢看陈玉,嘴里轻声的道:“陈公子,我师傅在那边等你,你跟我来。”说完,脸红得更历害了,飞也似的跑了。

    陈玉看着那少女娇羞的样子,心中微微一荡,身不由已的跟着姑娘走了。

    来到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那刚刚和少女一桌吃饭的老者正在那里等他,看到陈玉后,道:“陈玉陈公子。”

    陈玉点头称是,行过了礼后,便道:“老伯,不知你找我来,有什么事。”那老者听了陈玉的问话道:“老朽受故人王天之托,给你带来了王天的话,可惜,你再也见不到王天了。”说完,就要掉下泪来。

    听到老者这么一说,陈玉心中一震,本来刚刚老者说带来了王天的话心中还在想自己和王大哥才分开没多长时间,怎么就给自己带话了,可是老者后面的话明显是说王天遇难了,关心之下,无瑕分辩真假,连忙走上前,拉住老者的手,着急的道:‘王大哥怎么了。”话音末落,突然发现老者眼中尽是笑意,情知上当,刚要反应,鼻中却闻到一股异香,脑袋一昏,胸前几处大又被老者点个正着,这双管齐下,任他陈玉一身武功,也禁受不住,软软的倒了下去,迷迷糊糊中,只听到那少女一声惊呼,便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