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19章 难道,这小子就是仙武宝藏的得主
    刘希华虽然心中有了了怯意,但他好歹也是江湖上的成中人物,不可能在一个毛头小子面前显露出来,只见刘希华哈哈大笑道:“好,小子,是该我们俩下场的时候了,不过到时候可不要磕头求饶呀。banzhu001.com”

    陈玉微微一笑,道:“到时候求饶的还不知道是谁呢。”说完,对着刘希华一抱拳,行了武学后辈之礼。

    刘希华虽然表情自如,但心中却暗暗提醒自己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眼前的这个毛头小子可并不像是表面上那么好对付。

    陈玉知道,像刘希华这样的成名人物,在和后辈比武之时,一向都不会先出手,以显大家风范,但陈玉也不想占这个先手,便一掌向着刘希华的身边拍去,算是对刘希华攻了一招。哪知刘希华却在陈玉向自己身边拍出一掌的同时,大喝一声,一拳向陈玉的击来,那一拳,隐隐有风雷之声,显然,刘希华是用了全力,利用陈玉对前辈的尊敬之心,想打陈玉一个措手不及。

    陈玉哪里想得到以刘希华的身份,竟会做出之种近乎偷袭之事,猝不及防之下,几乎给闹了个手忙脚乱,其实,陈玉是来得晚了,没有看到刘希华出手偷袭王天的事,不然,也不会如此大意的。

    眼看一拳就要打在陈玉的上,在这千均一发之际,显示出陈玉这四年勤学苦练的成果来了,只见陈玉身子一转,微微向后一缩,刘希华这来势凶猛的一拳就落了空,陈玉刚刚想反击,但刘希华从刚刚陈玉拦住自己的身法中知道自己出其不意的这一拳陈玉一定能躲了开去,早就想好了后招,一拳落空后,一脚又向陈玉的踢去,用的正是刘希华的成名绝技旋风脚,陈玉刚刚躲过刘希华的一拳,身法还末完全施展开来,就看到刘希结一脚向自己的,对准的正是自己身体要闪到的地方,不由的收起了轻视之心,暗道果然名不虚传。

    这时的陈玉,想要收住身体,已经不太可能,就像是自己把送过去给刘希华踢一脚一样,好个陈玉,危难之中丝毫不乱,伸出一指,横放在前,手指伸处,正对准了刘希华腿上的一处大,刘希华这一脚如果不收回去的话,故然能一脚将陈玉踢成重伤,但是自己腿上的要也会被陈玉点个正着,这一条腿也就算是完了,刘希华以掌腿成名,如果腿被废了,功夫也就只剩下一半了,刘华华当然不会做这种事,在招式末用老之前,把腿收了回去,果然不愧为旋风腿,果真是如旋风一般,让人看不清楚这腿是怎么收回去的。

    刘希华收回腿后,左掌划了一个圈,乎的一掌,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位,击向陈玉的左肩,陈玉一个大意之下,处处受制于刘希华,刘希华这一掌击来,陈玉已经是躲无可躲了,没有办法之下,只好伸出双掌,准备硬接刘希华这一掌。

    刘希华从一出手开始,每一招都经过了精细的计算,前面所出的几招,目的就是想逼着陈玉和自己硬拼一掌,原因有二,第一,陈玉还太年青,就算是从娘肚子里开始练功,也不过才十八九年的功力,怎么比得上自己三十几年的功力,其二,刚刚陈玉给王天疗伤的时候,肯定消耗了一些功力,因此,刘希华认定了,硬拼的话,陈玉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看到陈玉双掌迎向自己的单掌,心中一喜,另一只手掌也伸了出来,和左掌一起,向陈玉击去。

    只听轰的一声大响,场中沙石激荡,让人的眼睛几乎都睁不开,沙石过后,只见刘希华已经在原来的位置上后退了两步,而陈玉,则后退了七步之多,这一下,高下立判,显然,陈玉在功力上,比刘希华还差了一载。

    陈玉又想揉身攻上,刚刚的比拼中,陈玉落在了下风,心中血气一阵翻滚,年青气盛的他哪里吃过这种亏,就想呈一时的血气之勇,和刘希华硬拼,其实,陈玉的功力和刘希华是不相上下的,之所以会落在下风,主要是第一,陈玉刚刚给王天疗伤,消耗了一些功力,第二,刘希华是早就自准了要和陈玉硬拼一掌的,因此,准备得也充分一些,而陈玉一上场后,因一时大意,处处受制于刘家华,硬拼一掌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准备得没有那么充分,此消彼长之下,才落了下风,但是以陈玉十八九的年纪,能和刘希华硬拼一掌而没有受伤,足可以傲视武林了。

    刘希华见一掌没有将陈玉击伤,心中也是暗暗心惊不已,看到陈玉在一旁站着,知道自己刚刚出其不意所占的上风,已经没有了,剩下的,就只有靠自己的真本事了。看到陈玉又准备扑过来,知道这一击非同小可,暗中运气,凝神戒备。

    就在陈玉准备扑出之际,耳边却听到王天道:“功几不足,可以用招式来弥补,招式不足,功力补之。”这两句话如当头棒喝,陈玉心中一惊,冲动之心慢慢的平静下来,想起了周森所说的话,正和王天所说的不谋而和,心中不由的暗道了一声惭愧。

    陈玉大喝一声道:“刘希华,你的大力金刚掌和旋风腿我已经见识过了,现在,该是你见识见识我的惊风掌和闪电脚了。”说完,惊风掌幻化出漫天掌影,向刘希华攻去。

    旁边的树林里,那蒙面人听了陈玉的话,不由的喃喃自语起来:“惊风掌,闪电脚,这是什么武功,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难道,这小子就是仙武宝藏的得主。”不由的沉思起来。

    那刘希华从打懂事以来,就没有见过如此精妙的武功,只见陈玉一双手掌舞得密不透风,便却又似是毫不经意,如孩童般乱舞,让人看不出招式间的破绽,即然看不出破绽,就自然无从破解了,刘希华只觉得陈玉的一双手掌,招招不离自己的要害,却又无从化解,只好连连后退,没有办法之下,刘希华又想故技重施,想和陈玉硬拼掌力,但陈玉已经上过一次当,怎么会让刘希华得呈,一双手掌指东打西,指南打北,但就是不和刘希华的双掌相撞,时不时的还夹一记闪电脚,无影无踪,让刘希华防平胜防,手忙脚乱起来。

    王天在一旁看得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嘴里大声叫好,而树林中的那个蒙面人看了陈玉的武功,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眼珠子溜溜直转,也不知在想此什么。

    此时的刘希华,只觉得苦不堪言,从陈玉身上发出的压力越不越大,让刘希华几乎喘不过气来,而且,陈玉双掌舞动的范围也起来越小,刘希华知道,等到陈玉双掌舞动的范围小到不能再小的时候,也就是自己落败之时了,心中虽然清楚,但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玉缩小范围。

    陈玉一开始使出惊风掌,还不能运转如意,虽然这套掌法,四年间陈玉不知练了多少遍,但是用来对敌,却是第一次,因此,一些火候还掌握不好,越到后来,越是熟练,斗到酣处,也不管刘希华运用什么招式,自顾自的将一套掌法从头到尾打完,又接着重新再打一遍,越打,陈玉觉得全身越舒服,到最后,忍不住高声清啸起来,而王天见到陈玉有如此武功,心中高兴,也跟着陈玉清啸起来,两人的清啸,如龙呤虎啸般,直入云霄,让人听了心神激荡。

    在两人的清啸之中,只听唉哟一声,陈玉心中一惊,连忙停下了手,而王天看到陈玉停止了啸声,也停了下来,两人一看,刘希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躺在了地上,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陈玉想起周森的话,不想和少林结下太大的仇怨,但走过去一看,发现,刘希华躺在志上,正是不知什么时候给自己点了道,心中微感歉意,便伸指解开了刘希华的道。

    刘希华翻身而起,怨毒的看了陈玉和王天一眼,也不答话,抚起还在调息的孙大同,慢慢的离去了。

    陈玉刚刚想说些什么,但是想到以刘希华的身份地位,败在自己一个无名小子的手上,这个仇肯定是结下了,只好长叹一声,心中微有怅然之意。

    王天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完全没有看到陈玉的表情,走上前来,用力的拍了陈玉一下,道:“好小子,有你的,年纪青青的,就有如此而已的武功,再过几年,老哥都不是你的对手了。”陈玉看到王天高兴的样子,不忍扫他的兴,展开笑颜,和王天有说有笑的进屋去了。

    那林中的两人,见场中没有人了,刘星一动,就要现身向王天的草屋走去,蒙面人连忙拦住他,嘴里小声的喝道:“你要干什么。”

    “出其不意,杀了王天和那小子,仙武藏宝图就是我们的了。”刘星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蒙面人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狠狠的击了一下刘星的脑袋,道:“你看不见王天的功力尽复了吗,你看不出不那小子的武功和王天不相上下吗,你看不出来我们俩人联手也不是他们俩人的对手吗,你看不出来。”

    最后一个看不出来什么也没有说,可能是一时说顺嘴了,看不出来说出来了,看不出来什么却没有想好,所以话只说了半载。

    每说一下,蒙面人就要在刘星的脑袋上敲一下,说完已后,已经在刘星的脑袋上敲了四五下,等蒙面人停下手来,刘星摸了摸脑袋,畏畏缩缩的道:“那我们该怎么办”蒙面人冷声道:“走,还等人家留你吃饭呀。”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刘星摸着脑袋,紧紧的跟在蒙面人的身后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