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18章 这一场做和,你看如何
    说时迟那时快,两个人的三只手掌碰在了一起,说来奇怪,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但是刘希华和陈玉却知道,这比发出声响更是凶险万分,因为,孙大同和王天拼上了内力。网址:版主全拼+0○①+CǒM

    原来,王天一边躲避孙大同的攻势,一边观察着场中的形势,已方两人,自己若败了,就只能由陈玉对阵刘希华了,陈玉功力的深浅王天不是很清楚,但是刘希华的武功王天是知道的,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陈玉对上刘希华,十有八九会输,自己接了孙大同三十招没有落败,按孙大同的话来说,就算是自己胜了,但是王天是什么样的人物,岂肯接受这名不符实的胜利,最多也只能承认打了个平手,这样的话,已方一胜一平一负,那么就要再比试一场,而到那时,就只能是自己对付刘希华了,而自己两场苦战,功力短时间内是恢复不了的,对上刘希华,是有败无胜,因此,暗暗下了决心,要在功力上和孙大同硬拼一场,如果侥幸赢了的话,那第三场也就不用比了,再者,刚刚孙大同连击二十余掌,功力消耗也不少,而王天一边躲避孙大同的进攻,一边暗暗运功恢复功力,也将功力恢复了十之六七,自问冒险一搏的话,还是有几分胜算的。

    这就是江湖人,为了面子,性命都可以不顾,要知道,在比武当中,硬拼内力是最凶险的,如果两个人功力相当的话,比的就是意志和毅力,但比武当中只要是拼上了内力,那么除非是有功力高过比拼中两人功力之和的人化解,要不然,就必需一方死亡,另一方才能脱身,而以王天和孙大同的功力,只要两人比上了内力,恐怕就是少林武当的掌门亲至,也不一定能化解得开了。

    王天和孙大同两人的手掌沾在一起,都运足了内力,向对方的经脉攻去,两人半斤八两,谁也没有占着上风,眼看就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场面。

    刘希华看到这里,不由的向前移了两步,想看看孙大同有没有胜算,刘希华心中也打起了算盘,如果孙大同没有取胜的希望,这一场,刘希华就会说是平手,反正下一场是自己对那毛头小子,那还不是稳胜卷。这样的话,就得加试一场,就是自己和王天之争了,王天经过了两场恶斗,怎么会是自己的对手,这个想法,和王天倒是不谋而合。而且,如果自己胜了王天,而孙大同和王天只是打了个平手的话,得到仙武藏宝图自己居功至伟,自己得到的好处肯定要多一些,因此,刘希华上前了两步,想看看孙大同有没有胜算。

    陈玉可不知道刘希华心中所打的如意算盘,看到刘希华靠近两人,以为刘希华要暗算王天,大喝一声:“你干什么。”身形一晃,挡在了刘希华的身边。

    陈玉拦在刘希华身边时所用的身法太快,连刘希华也只是感到眼前一花,陈玉就拦在了自己的面前,刘希华心中暗暗一凛,但以为陈玉只是身法快而已,功力肯定不如自己,也倒没有太放在心上。

    听到陈玉问自己,刘希华一笑,道:“这一场比拼内力,实在是太过凶险,不如,这一场做和,你看如何。”

    刘希华是何等角色,一落眼,就知道孙大同没有胜算,和王天两人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而且,两人的功力也拼得差不多了,此刻,就算是分开两人,王天和孙大同在短时间内没不会有动手的能力,所以乐得做个好人,提出了和局之议。

    陈玉本来就担心王天刚刚和张雷打了一场,这一场比试内力,十有八九会输,其实陈玉是关心则乱,本来以陈玉的眼光,也能看出王天和孙大同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听到刘希华这么一说,连忙点头答应。

    就在两人说话间,王天和孙大同两人脸上都已经渗出了黄豆大的汗珠,头顶上也冒出了白气,种种现象表明,两人都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如果此刻不分开他们的话,接下来,两人就会油尽灯枯而死。

    刘希华看了陈玉一眼,以为陈玉的功力实不足以分开两人,而且和局之议也是自己提出来的乐得送给王天和孙大同一个顺水人情,便走上前去,对两人道:“这一局这作和,两位意下如何,如果同意的话,就点一下头,我好分开你们。”

    孙大同本没想到王天会拼了性命不要和自己拼内力,心中早已气馁,和自己的性命比起来,仙武藏宝图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胜负之分更是无足轻重工业,只是自己和功力和王天不相上下,只着头皮撑到现在,听到刘希华发问,连忙点了点头。

    而王天本是拼了性命不要,也权赢这一场,可是一想到自己若死了,剩下一个陈玉,不是刘希华的对手,十有八九会被刘希华杀了,现下之策,也就只有听刘希华的,这一局作和,只要自己性命还在,就还有机会的,听到刘希华发问,也点了点头。

    刘希华看到两人都点了头,微微一笑,缓缓的伸出双手,分搭在两人的手上,慢慢的运劲,将两人的功力渐渐的转移到自己的身上,过了一会儿,只听刘希华大喝一声,一连退了好几步,但终于将王天和孙大同分开了。

    王天和孙大同一分开,也顾不得身份,连忙盘脚坐在地上,运起功来,刚刚两人的拼斗虽然无声无息,但却凶险万分,耗费了两人大斗手功力,这时如果不运功高调息的话,纵使不受伤,也要大病一场。

    刘希华分开了两人,并不是说刘希华的功力比两人加起来还要高,而是两人的功力在拼斗中消耗得太多,每个人体内也就没有剩多少功力了,和一个刚刚练武的人差不多,这时要将两人分开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那为什么刘希华还要大喝一声,连连后退几步呢,刘希华这样做是有他的目的的,其一,刚刚那么做,显示出刘希华为了分开两人费了不少的力气,好让两人感激他的成份重一点,其二,等会儿要和陈玉比试,刚刚陈玉所使出的身法,已经让刘希华有了戒备,虽然并不太放在心上,但是小心使得万年船,因此,刘希华这么做,也是让陈玉看看自己并不是特别有本事的人。

    陈玉哪里知道刘希华心中所想的,看到王天和孙大同一分开,王天盘脚调息,便连忙走过去,将手搭在了王天的背心之上,暗中运劲,一股强大的真气,通过王天的背心,输入了王天的体内。

    正在运功调息的王天,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真气从背心传入自己的体内,把体内本已微弱的真气带动起来,迅速游走全身,每到一处,让王天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而且,连王天以前因受伤而阻滞的经脉,也隐隐可以将真力运送到,王天心中一喜,知道是陈玉在帮自己疗伤,连忙运起内力,配合陈玉输入自己体内的真气,以求尽快的恢复功力。

    刘希华是明白人,一看就知道是陈玉在帮王天疗伤,以为凭陈玉一个毛头小子,还会帮人家疗伤,这样做不但不会对对王天的伤的帮助,反而会有害,甚至对陈玉也会有害,也就不当一会事,但陈玉给王天疗伤,就会消耗陈玉的功力,就样,在接下来的比试中,自己的剩算也就更大了,因此,也不出言阻止,而是在一旁袖手旁观,只是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冷笑。

    王天在陈玉的帮助下,运功一周天后,一声长啸,声震山谷,显然是功力尽复,而陈玉也含笑收回了放在王天背上的手。

    刘希华看到王天功力尽复,心中惊凝不定,脸上也全没了刚刚自如的神色,不时的用眼睛看看陈玉。

    王天看着陈玉,眼中充满了感激之情,刚刚想说什么,陈玉微微一笑道:“大哥,不要说了,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王天哈哈一笑道:“你以为我要感谢你吗,兄弟之间讲这些不是生份了吗,我是对你说,等会儿你下场比试,要小心一些,变电站希华在江湖中可是以大力金刚掌和旋风脚闻名于世的。”

    陈玉知道王天是在提醒自己,不由的心中感激,用力的点了点头,转身就向刘希华走去,而王天因为刚刚陈玉给自己疗伤时所表现出来的强大的内力,也就放心的让陈玉和刘希华比武了,反正自己功力尽复,在一旁完全可以照应得了陈玉,也是该让陈玉上场炼一炼对敌经验的时候了。

    陈玉走到刘希华面前笑嘻嘻的道:“刘大侠,他们都打完了,现在,该是你我上场的时间了。”

    不知怎的,听了陈玉这笑嘻嘻的话,刘希华心中没来由的一寒,隐隐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说不定就要要藏送在这个毛头小子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