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17章 姓孙的你当我真的怕了你呀
    孙大同见王天站在一边不动,情知自己猜得不错,刚刚王天和张雷一场大战,王天虽然三击败了张雷,但自己也耗费了太多的力气,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心中得意,大笑道:“姓王的,你刚刚不是很威风吗,怎么现在成了缩头乌龟了。ЬánZんμ00壹点扛木”陈玉在一旁听了再也忍不住了,上前道:“好歹你也算是一个武林前辈,怎么会做出趁人之危的事来呢,这一场,我来和你打。”说完,就要上前动手。

    孙大同看了王天一眼,道:“姓王的,好歹你也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怎么,倒要小的为你出头来了。”

    孙大同已经看出了王天的弱点,这么一个大好的便宜,怎么会不捡,至于陈玉,只要把王天打败了,陈玉还不是手到擒来,因此,孙大同并没有理会陈玉的话,而是转向王天问道,用话把王天挤对住,让他不好推辞。

    王天听了孙大同的话,眉毛一扬,就要发作,却又听孙大同道:“姓王的,刚刚你三掌击败了张门主,我的武功不能和你想比,但是。三十招之内,我如果不能击败你,就算是我输了。”他看准了王天现在的功力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便乐得说大话,再有,张雷被王天三掌击败,而自己三十招内击败了王天,传到江湖上去,自己明显的比张雷高出不少,这也是孙大同说三十招之内击败王天的重要原因之一。

    陈玉刚刚想反唇相讥,王天却摇了摇手,阻止了陈玉说话,缓缓的对孙大同道:“姓孙的,你也太小瞧我王天了,今天,我就让你看看,王天的威风不是靠嘴巴子吹出来的,而是靠真本事赢回来的。”

    说完,缓缓的走到了孙大同的面前,原来,王天本已知道自己功力末复不是孙大同的对手,这一场如若输了,下一场就只能由陈玉对刘希华了,而陈玉自己虽然也和他拆过招,但那必竟不是真打,搞不清陈玉的真实功力,王天认为陈玉对上刘希华这么一个武林中的成名人物,尽管跟高人学了武功,但时间有限,只有短短的四年,十有八九会输,但听孙大同口出狂言,心中也不由的动了傲慢气,再想想自己再不济,孙大同的三十招还是接得住的,便站了出来。“

    孙大同看到王天站了出来,哈哈一笑,道:“这才是王天吗。“话音末落,一掌就向王天的前胸击去。

    陈玉暗骂了一声卑鄙,不由的握紧了拳头,但此时王天已经下场,自己如果出手的话,就算是坏了规矩,王天的一世英名也算是付诸流水了,因此,陈玉握紧了拳头,看着场中的两人,将功力运至全身,只要王天一露败像,就要飞身救援。

    王天见孙大同一掌击来,掌声中隐有风雷之声,心中暗道:“盛名之下无虚士,孙大同的确有几分真本事,不敢托大,一个闪身,躲过了孙大同的一掌,一只独臂幻化出几道虚晾,击向孙大同,这正是王天的绝门武功,叫做雾里看花,意为雾里看花,看不真切,王天击出的这几掌,也让孙大同看不出哪一掌是虚,哪一掌是实,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只好以不变应万变,又是一掌,击向王天,在孙大同看来,要是光比招式,自己三十招之内,要想赢王天,难如登天,因此,打定了主意,趁站王天的功力末复,和王天硬碰硬。

    孙大同这误打误撞的一招,正好碰了王天的这招雾里看花,原来,王天的这招雾里看花,看似的虚的实,但却是可以虚实转化的,虚招可以变成实招,实招也可以变成虚招,敌人如果想分辩哪一掌是虚,哪一掌是实,那就上了王天的当了,那就真的成了雾里看花了,肯定要败在这招这招之下。

    而孙大同无心的一掌,正好破了王天的雾里看花。王天一招无功,又不能和孙大同以硬对硬,无奈之下,只好闪身躲过。

    孙大同见王天不敢和自己硬拼,更证实离自己的想法,更是得理不饶人,也不用什么招式,在一掌落空之后,又是呼的一掌,击向王天。

    王天不敢和孙大同硬拼,对孙大同不顾招式击来的一掌无可奈何,只好又是闪身躲过,这样,两个人,一个人存心硬拼,而另一个人不想硬拼,高下立现,王天只能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但是说来也怪,每当孙大同一掌击来,王天都能在该不容缓之间躲过,有几次,孙大同都认为这一掌一定可以打在王天身上,可是就在掌力就要打上王天之际,却不知王天用个什么古怪的身法又躲了过去。

    两人的这一击一躲,让陈玉受益浅,本来,陈玉所学的,都是周森所教的,周森所交的,都是武学中最高深的道理,陈玉一时之间,哪里消化得了那么多,只是靠着记性好,全部教记下来了,今天见到了当世两大高手过招,从两人的进退举止之间,再和所学的一对照,一些以前不明白的道理,现在豁然开朗。

    就在王天和孙大同大战之时,旁边的树林里两双眼睛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场中的形势,这两人,一个黑巾蒙面,正是哪蒙面人,而另一个,不用说了,正是那侠义盟的盟主刘星。

    刘星看着场中打斗的两人,道:“恩人,我想不明白,你即然发现了王天的下落,为什么不自己动手,而是将消息泄露给这三人。”蒙面人嗯了一声,却没有做正面的回答。

    刘星见蒙面人不语,又道:“恩人,凭你的实力,比王天要高一些,再加上我,你我联手,还怕拿不下一个王天吗。”

    蒙面人道:“你知道什么,如果我方便出面的话,早就下手了,也用不着你帮忙,一个王天,在别人看来,也许很威胁风,但是在我看来,五百招之内,肯定能将他拿下。”

    刘星道:“即然你能赢定王天,为什么自己不、亲自下场,为李老盟主报仇,而是假手这些人呢。”

    蒙面人道:“我不想和王天会面,我把王天的下落泄露给这些人,就是想让这些人和王天先打一场,如果王天胜了,你在下场,那时的王天,肯定不堪一击,你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他,如果是那三个人赢了,我再出手,将三人杀死,仙武藏宝图还是是我们的,如果是两败俱伤的话,你就过去将四人全都杀死,不过,现在场中多了一个小子,这小子我看,武功不在王天之下,这一下,我们要重新计议了。”

    刘星听了蒙面人的话,心中不由的一寒,自己一开始想不通蒙面人为什么在知道了王天的下落后不亲自动手杀了王天,而是将王天的下落泄露给他人,听了蒙面人的话,才明白,蒙面人用的是这么一毒计。

    随即,刘星心中又暗暗怀疑起来,蒙面人为什么不愿意甚至是害怕和王天见面呢,按道理说,蒙面人自称是侠义道的老人,给老盟主报仇,是义不容辞的事,而且,自己上任后,也悄悄的打探过蒙面人的来历,但是帮中的老人都说没有听说过帮中有这么一位老人,那么,蒙面人如果不是侠义道的老人,那他为什么有盟中的至宝,为什么对盟中的事情了如指掌,为什么会不遗余力的帮自己爬上盟主的宝坐呢。

    蒙面人可不知道刘星的心中有那么多的为什么,而是认真的观看着场中的打斗,嘴里还自言自语的道:“王天,几年不见,功夫又长进了,好好。”

    场中,王天和孙大同两人战了二十几个回合,一个打一个逃,孙大同连王天的一丝衣解也没有碰着,而孙大同因为一上来就想逼着王天和自己硬拼,所以每一掌都是用上了全力,二十几掌下来,就算是孙大同是铁打的人,也不禁感觉有些气喘。

    王天的身形也渐渐的慢了下来,呼吸也重了起来,孙大同知道王天再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但感觉到自己的功力也消耗了大半,拖得时间越长,对自己越是不利,不由的加紧了攻势。

    两两人在场中一个躲,一个追,两人都是当世的高手,身形均快若闪电,若不是陈玉和刘希华功力深厚,根本就看不清两人谁是谁。

    斗到分际,王天突然不躲了,而是停下了身子,孙大同没想到王天说停就停,呆了一会儿,身形一顿,双错一错,运足了十二成的功力,向王天拍去。

    王天双目一瞪,大喝道:“姓孙的你当我真的怕了你呀,你也尝尝我的历害。”说完,独臂一挥,迎向孙大同击来的一掌。

    这一瞬间,刘希华面露喜色,而陈玉却失声惊呼,想要帮忙,但是两人动作实在太快,却已经是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