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16章 你说什么,三掌击败我
    王天一闪身,张雷十成功力的一掌就落了个空,击在旁边的地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威力不容小瞧。ΒaΠzΗμ~0○㈠点Cōm(记得去~符号)

    张雷一掌落空,急得哇哇直叫,又想揉身再功,却见王天摇了摇手,张雷一愣,道:“又怎么了。”王天微微一笑,道:“你最历害的是什么武功。”张雷没有想到王天有此一问,想也没想就道:“开山掌。”

    王天一笑道:“那你知道我最历害的武功是什么吗。”张雷道:“借力打力隔山打牛功。”王天点点头,道:“好,今天我们的比试,我不用我的拿手武功,我们就来比掌,怎么样。”

    张雷道:“好呀,不过你可不要说我欺负你。”说着,双掌一错,就要动手。

    王天却退了两步道:“为了让你输得心服口服,三掌之内,我若不能击败你,就算是我输了。”

    张雷以为自己听错了,便道:“你说什么,三掌击败我。”王天点点头,张雷好像是碰见上世上最可笑的事一样,哈哈大笑起来,指着王天道:“你,你,你怕是老糊涂了吧,我张雷出道以来,会过的高手数以千记,没有一个像你这么狂妄的,也有人曾经在我面前说过同样的话,但这些人,全部都躺在了地下,再也没有机会说话了。”说完,全身骨节一阵暴响,身体像是涨大了一样,道:“姓王的,希望你的武功有你的口才一样的好,可别让我失望。”

    王天森然一笑道:“等会儿,你就知道,我王天的话是真的了。”不知怎么的,张雷看到王天自信的神情,没来由的凡中不安起来,暗道:“这姓王的虽然说是历害,但是我也只比他差一点,我的本意是第一场先消耗他的功力,后面好让孙大哥和刘大哥取胜,可是姓王的这么说,莫非这姓王的四年间有什么奇遇,功力又长进了不少不成,不然,怎会说出如此狂妄的话。”越想越觉得自己有道理,不由的又看了看王天,发现王天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张雷被王天古怪的眼神看得心神不定,又看了看刘希华和孙大同两人,见两人眼中也是惊疑不定,心中没底,一时反倒不敢先动手了,全没了刚刚的气势。

    王天随随便便的那么一站,问张雷道:“张门主,你准备好了吗。”张雷吞了一口口水,借以缓解心中的不安,点点头,摆好架式,将功力运走全身,点了点头,却不敢开口说话,怕一说话真气一泄,王天趁机动手,自己却不易抵挡。

    王天看到张雷如临大敌的样子,心中暗暗好笑,道:“第一掌来了。”说完,一挥手,一掌轻轻的按向了张雷的左边,看到这一掌,本来非常紧张的张雷几乎笑出声来,王天这一掌,几乎没有任何一丝力气,说得不好听一点,就算是打在三岁孩童的身上,恐怕也以其构不成什么伤害,更何况,这一掌还不是正对着张雷发出的,而是拍向了张雷的左边,更对张雷构不成什么威胁。

    在一旁观战的刘希华和孙大同两人眼中同时露出失望的神色,从王天刚刚的那一掌看来,两人都认为高估王天了,只是刘希华心中暗自其怪,刘希华刚刚一上来就和王天对了一掌,感觉到王天没有这么差劲的,但是却没有多想。

    王天不理会刘希华三人眼中露出的潮弄的眼光,不急不慢的道:“第二掌来了。”说完,独臂朝张雷的右边一挥,算是击出了一掌,仍和刚刚一掌一样,轻飘飘的没有一丝力道,这一掌一击出,刘希华和孙大同两人眼中潮弄的神色更为明显了,而张雷更是不安之心尽去,换而升起一股轻敌之心,看到王天这两掌,张雷以为王天却实已经老了,没有什么本事,刚刚就是在故弄玄虚,身形一动,就要对王天反击。

    可是就在这时,场中奇变突生,只见王天双目一睁,目光如电,嘴里大喝一声:“第三掌来了。”说完,独臂一挥。一股雷霆万钧的力道向张雷击去。这一掌的气势,威力,大大的出乎了张雷的预料,掌还末到,掌风已经让张雷喘不过气来。

    张雷大吃一惊,对王天这气吞山河的一掌显然是出乎意料,想要运气抵挡,但却已经来不及,只好向左闪躲,但同同,左右各有一股大力向自己挤来,张雷这才明白,刚刚王天看似轻轻的两掌,其实也是蕴藏了巨大的力道,只是这股力道王天控制自如,没有显现出来,连刘希华和孙大同都没有看出来,这两股力道王天都是算计好了时间的,等王天第三掌击出的时候,这两股力道才显现出来,一左一右,正好挡住了张雷闪躲的身体。

    张雷无奈,只好飘身后退,而王天怎么会让张雷逃脱,张雷一向后退,王天也跟着前进,掌力不减,有一股不打上张雷一掌不罢休的气势。两人的这一进一退,均快若闪电,旁观的三人都是武学的大行家,眼光如电,知道张雷这一口气用完,力气不济的时候,就是张雷落败的时候。

    果然不出三人所料,张雷退了几步,气已用尽,体内浊气上升,身体一沉,身形转动间,没有了刚刚的快速,眼看王天一掌就要拍到张雷的身上,关键的时候,就显示出张雷形意门门主的真功夫来了,只见张雷大喝一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硬生生的将胸腹陷进去半分,然后双臂齐齐挥出,两掌迎上了王天拍来的手掌,这样一来,王天的功势微微一挫,手上的劲道也老了,这一掌无论如何也打不到张雷的身上了,一瞬间,三掌碰在一起,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场中飞沙走石,让人眼睛都睁不开,待到风平浪静后,场中高下已分。

    只见王天背着手,站在那里,微笑的看着张雷,而张雷的脸色通红,就像喝醉了酒一样,身体摇摇晃晃的。

    王天向张雷道:“张门主,王某人从来说一不二,我说了三掌击败你,就三掌,如何,王某所言非虚吧。”

    听了王天冷嘲热讽的话,张雷再也忍不住,哇一吐出了一口鲜血,孙大同急忙上前,想帮张雷一下,可是张雷却将孙大同狠狠一推,孙大同不曾防备,顿时退了两步,张雷恨恨的看了王天的眼道:“姓王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一掌,我记下来,来日定当报还。”说完这几句话后,再也不看场中人一眼,也不向孙大同和刘希华道别,连仙武藏宝图也不要了,头也不回的去了。

    原来,王天看到场中刘希华三人都是好手,三局两胜的赌局,在不知道陈玉功力深浅的情况下,要想赢却实不易,看到张雷第一个下场,从刚刚的对话来看,张雷这人没什么心机,在三人中武功也是最弱的一个,便想出其不意,先胜一场再说,便想到了一个办法,和张雷定下了三掌之约,前两掌,王天的用意其一在于麻痹张雷,让张雷轻敌,其二是为第三掌全力的一击埋下伏笔,阻止张雷的退路,果然,张雷上当了,不然以,张雷的武功和王天也就只差那么一点点,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输给了王天,但是王天也没有想到,张雷的武功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在最后关头,仍躲过了必杀的一击,和王天硬拼了一掌,只是张雷来不及运足功力,在王天浑厚的掌力下,受了伤,本来也不至于吐血的,但是张雷也是江湖上一门之主,三掌就败于别人掌下,传到江湖上,还不要让别人看不起,再加上王天在一旁冷嘲热讽,张雷急怒攻心,才吐了血的,张雷本想第一个下场,和王天大战三百回合,耗掉王天大半的功力,但却没想,一个轻敌大意,三掌就被王天击败了,无颜再在场中呆下去,便头也不回的走了,但是王天虽然也是以有心算无心,但是这三掌,王天将武功和智慧无不发挥到极致,实是已经尽了全力,尤其是最后和张雷硬拼一掌,还是让他耗费了不少的力气。

    他一边悄悄的运功以求尽快的恢复功力,一边笑嘻嘻的看着孙大同和刘希华道:“怎么样,两位,第一局,我们赢了,第二局,你们俩谁先上呀。”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暗暗希望刚刚自己三掌击退张雷的余威还在,两人弄不清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一时不敢上前,好争取一点时间让自己尽快的恢复功力。

    王天不说这话,孙大同和刘希华可以一时搞不清虚实,不敢上前动手,可是王天这么一说,再加上王天刚刚虚虚实实和表现,两人知道,王天在刚刚的一战中,也耗费了不少的功力,两人对望一眼,孙大同上前一步,道:“姓王的,本念及你刚刚打了一场,想让人你休息一下的,但你即然这么说,我也只好舍命奉陪了,可不是我们不讲江湖规矩呀。”

    听到孙大同这么说,陈玉厌恶的看了孙大同一眼,心中暗道:“不什么狗屁的江湖规矩,江湖规矩都是你们这些强者说了算的,你这不是趁人之危又算是什么。”仿佛看见孙大同和刘希华脸上写了四个大字趁人之危。

    王天听到孙大同这么一说,没想到自己弄巧成拙,真个把孙大同给激出来了,自己功力末复,肯定不是孙大同的对手,心中不由的暗暗叫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