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10章 那你就到地府找我算帐吧
    王天和陈玉正在将将藏宝图推来推去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清啸,紧接着,王天和陈玉就觉得身体一轻,整个人腾空飞了起来,陈玉只觉得抱着自己的那只手臂软软的,毛茸茸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不由的一阵疲倦,再加上刚刚在生死之间打了几个来回,也确实困了,便不管抱住自己逃走的人是敌是友,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Banzhu001店COM

    这一睡也不知睡了多久,陈玉正睡得舒服,突然听到身边不远处有人廉洁话的声音,本不想管,继续睡自己的大觉,但那人口中王大侠的话语传入陈玉的耳朵,让陈玉一惊,一下子睡意全无,侧过身来,凝神静听。

    只听那人道:“王天,你要是再不说出那小子的下落,可就别怪我无情了。”那人的声音,传入陈玉的耳朵,让陈玉一惊,这正是李老大李飞虎的声音,陈玉不由的一阵迷糊,刚刚不是明明被人救出来了吗,怎么回事,王天怎么又落入了李飞虎的手中,但陈玉还没有细想,就听到一声惨呼,听声音,正是王天发出的,赶紧爬起来,悄悄的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这时,陈玉才有功夫打量周围的环境,只见身处的是一片密林,周围树木茂盛,眼睛看不了多远,便被密密麻麻的树枝挡住了,陈玉没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而是悄悄的靠近了声音的来源,只见密林深处,有一片空地,空地上,王天躺在地上,脸上满是鲜血,而李飞虎一脸的得意,站在一旁,看着王天,王天脸色凌历,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陈玉躲在密林的树影后面,闭住呼吸,看着场中发生的一切。

    李飞虎哈哈一笑:“王天,看样子,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呀,我要是不好好的招待你一顿,你是不会把那小子的下落告诉我了。”说完,李飞虎一握拳,就要上前动手。

    王天哈哈一笑:“姓李的,今天落到你的手上,是我倒霉,你怎么样对付我,我都没有话说,但是想要知道那孩子的下落,两个字,没门。”

    李飞虎冷冷一笑:“好,好,素闻我们王天王副盟主是铁打的汉子,今天,我倒要见识见识,倒底是你的身体硬,还是我的拳头硬。”说完,一掌击在王天的左小腿上,王天闷哼一声,豆大有汗珠子从脸上渗了出来,但是王天也够硬气,虽然李飞虎这一掌硬生生的将他的左腿击断,但却没有痛呼出声。

    李飞飞见王天强忍着不喊痛,不觉凶性大发,又是一掌,击在王天的右腿上,只听轻微的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这一掌,又将王天的右腿击断,王天痛得几欲昏死过去,但却仍是一声不吭。

    李飞虎看到王天这样,心底也不由的暗暗佩服王天的硬气,见硬的不行,顿时换了一副面孔:“王副盟主,这又是何必呢,只要你告诉我那孩子的下落,我就放了你,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从此,你过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多好,我向你保证,我只要那副藏宝图,绝对不会动那孩子一根毫毛。”

    王天瞪了李飞虎一眼,呸的吐出一口血水,恨恨的道:“姓李的,往日是我瞎了狗眼,没有看清你这人面兽心的东西,今天,我落在你手里,无话可说,要我说出那孩子的下落,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别做梦了吧。“

    李飞虎微微一笑,也不生气,而是笑眯眯的走到王天的身边,一脚踩在王天的断腿上,慢慢的用着力,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太阳有时也会从西边出来的,王副盟主,你说呢。“

    这一下,王天再也忍受不住,大叫一声,喝到:“姓李的,今天我若不死,你今天给我的,我来日一定百倍奉还。”

    陈玉在一边看得肝胆欲裂,紧紧的握住了双手,想要冲出去和李飞虎拼命,便想到此时自己还不是李飞虎的对手,出去送死也还罢了,但是仙武藏宝图却要落入这贼子的手中,会让他死不瞑目的,想到这里,陈玉强压着心中想要杀人的冲动,在一旁静观其变。一只手却伸入了怀里,摸了摸,藏宝图正在自己的怀里,心中不由的暗暗感到奇怪,记得在被救的时候,自己明明已经把藏宝图交给王天了,但此该,藏宝图怎么会在自己的怀里,述种想法一闪念而过,见场中情势紧急,李飞虎随时都有可能对王天下杀手,便拿出了在自己怀中放着的藏宝图,以备不时之需。

    李飞虎听到王天那么一说,目中不由的露出一丝杀机,李飞虎和王天相处那么久,深知王天的为人,是个说一不二的角色,今天他说不会泄露那孩子的下落,那是决计从他的嘴里掏不出半个字来的,如果不杀了王天,李飞虎想到王天对待敌人的手段,心中深深的感到不安,想到这里,李飞虎拿定了主意,怪叫一声:“那你就到地府找我算帐吧。”说完,铁沙掌夹着十成的功力,一掌向王天当头劈下,存心将王天毙于这一掌下。

    王天冷冷一笑,眼睛一闭,安然受死。

    陈玉在一边看得真切,此时再也忍不住,也顾不得危险,大声道:“狗贼,住手,小爷在此。”

    听到这声音,李飞虎脸上一喜,手掌向外一挥,掌风擦着王天的身体,重重的打在了王天身边的地上,顿时将地面打出了一个小坑,如果陈玉喊得再慢上一点点,这一掌就打在了王天的头上,看这一掌的威力,王天绝无幸理。

    看到陈玉现身,王天轻轻的一声叹息,便闭上眼睛,不在理会,而李飞虎看到陈玉现身,哈哈一笑:“小子,你终于肯出来了。”

    陈玉微微一笑:“小爷我想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出来,你管得着吗。”

    李飞虎脸色一变,将一只手按在了王天的头上,大声道:“小子,把东西交出来,不然,我一掌毙了他。”

    陈玉微微一笑:“好呀,你杀呀,我和他非亲非故,你杀了他,关我什么事。”

    李飞虎一愣,没有想到陈玉会说出这等话来,,放在王天头上的手也慢慢的拿了下来,运足功力,准备可抢陈玉手中的藏宝图,而王天听到陈玉的话,睁开了眼睛,眼中历芒一闪,但却没有说什么。”

    陈玉仿佛看穿了李无心的心思,向后退了几步,道:“狗贼,我们要不要打个赌。”李、飞虎一愣:“打赌。”陈玉点点头道:“人赌你在抓到我之前,藏国车站已经被我撕碎了。”说着,陈玉马马宝图拿在了手里,作势欲撕,李飞虎这才明白陈玉的意思,心中暗怒,但却怕陈玉说到做到,到时候自己就算是杀了陈玉和王天二人,藏宝图也没有了,自己的所有心思就白费了,因心中有顾忌,李飞虎一时倒不敢轻举妄动。

    陈玉见目的已经达到,脸色一正道:“李老大,这东西,其实也不是不能给你,但你要答应我几件事情。”

    李飞虎心中一喜,道:“你说吧,小兄弟,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也想办法给你摘下来。”

    陈玉道:“我也想要天上的星星,但就是你个子太矮,够不着,这样吧,给你找几件容易的事干干吧,首先,你要向王大侠道歉。”

    李飞虎听了心想,这个还不容易,身子向下一跪,向着王天连磕了几处响头道:“王大侠,对不起。”嘴里说着,眼中却露出恨恨的神色,一看就知道是口不对心。

    陈玉要李飞虎向王天道歉,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见李飞虎真的做了,心中一乐,道:“王大侠身受重伤,心情一定不好,这心情一不好,伤好起来也慢,你得想个办法,逗逗王大侠开心,好让他伤好得快一些。”

    李飞虎愁眉苦脸的道:“要怎么王大侠才会开心呢。”陈玉笑了一下,道:“比方说,你给他揉揉腰呀,按按肩呀什么的。”李飞虎怒气上升,就想发作,但见到陈玉手中拿的藏图宝,不由的咬咬牙,真的走向前去,给王天揉起肩来,心中却打定了主意,只要一拿到藏宝图,就一掌将这陈玉打死,方能消这心头之恨,因藏宝图还在陈玉的手中,倒不敢耍什么花样,给王天揉肩倒是揉得中矩中举,像摸像样。

    王天看到陈玉花样百出,将李飞虎戏弄得洋像百出,心中暗暗好笑,但不知道陈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倒也不便说话。

    陈玉看李飞虎按了几下,便道:“好了,好了,这第三么,你知道,我是穷人家的小孩,穷怕了,你是江湖中的好汉,劫富济贫是你们的本色,对不对。”

    听陈玉这么一说,李飞虎心中一喜,心道:“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还是有弱点的麻,不就是要钱吗。”想到这里,便把手伸入怀中,想将怀里的银子银票一古脑的掏给陈玉,以换取陈玉手中的藏宝图。

    可是就在李飞虎刚刚将手伸入怀里,突然看见陈玉脸上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心中暗道不好,就想飞身上前,可是却已经来不及,陈玉哗哗几下,将手中的藏宝图撕了个粉碎,嘴里道:“想要藏宝图,做梦吧,小爷就是死,也不会将藏宝图给你。”说完,手一挥。那无数的纸片随风飞舞,仿佛在潮笑李飞虎的贪婪和无知。

    原来,陈玉跳出来阻止李飞虎的时候,就抱定了必死之心,但就这样死去了,却末免有些不廿心,看到李飞虎那么想要藏宝图,灵机一动,便借机戏弄了一下李飞虎。

    李飞虎看到藏宝图化为漫天纸影,自己机关算尽,到最后却成一场幻影,心中又心痛,又怒,用手指着陈玉,却说不出话来,等回过神来,发现陈玉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不由的恶从胆边生,大喝一声:“小子,拿命来吧。”说完,飞一样扑到陈玉的面前,铁沙掌含怒而发,夹着十二志的功力,一掌向陈玉的头顶拍下。

    陈玉含笑看了王天一眼,大声道:“王大哥,我先走一步了,在黄泉路上等你。”王天有心救援,但全身却没有半分力气,眼睁睁的看着李飞虎一掌结结实实的拍在陈玉的头顶。

    陈玉只觉得一股大力拍向自己的头顶,连惨叫也没有来得及发出,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