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08章 我这样,就是要你死不瞑目
    李老大看见王天情急的样子,阴阴的笑了一声,把刚刚的话又说了一遍。版主0零壹电COM

    王天大喝一声,就要冲上前和李老大拼命,但却因伤势太重,冲了几步,便支持不住,晃了几下,重重的坐在了地上。那一幕一幕又在王天的脑海中闪过。

    那天,王天接到线报,报上的内容,和李老大刚刚所说的一模一样,王天看了,心惊不已,若线报上说的是真的,那么整个侠义道和整个武林就真的危险了,因为,李无心和王天创立侠义道已经近三十年了,李无心对中原武林可以说是了若指掌,而且接交广泛,所有的正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和李无心有交情,而侠义道更是汇聚了中原武林中的精英,如果李无心真的是倭寇派出来的间细的话,这些人蒙在骨里,如果被李无心以种种借口集合在一起,再由李无心和倭寇里应外和,肯定能将中原武林中的精英一网打尽,从而使中原武林原气大伤,倭寇便可以长驱直入了。

    王天和李无心交往多年,深知李无心的为人,但对李无心的身世却一无所知,李无心在谈到自己的出身的时候,总是左顾而言他,对此,王天也总是一笑了知,从不追问,现在想来,这中间也许有问题,而且,这名眼线得到过许多重要的情报,曾经为侠义道抗击倭寇立下了汗马功劳,这名内线一直和王天是单线联系的,王天深深的信任着这个人,不会空来风的。

    想到这里,王天也开始担心起来,因事关重大,决定对李无心试探,如果李无心真的是倭寇派出的奸细的话,就趁着李无心的阴谋没有得呈之前,把他杀了,但王天知道,李无心是侠义盟中的主心骨,如果这件事泄露出去,肯定会引起人心动荡,说不定期定,不用待李无心动手,侠义道自己就土蹦瓦解了。

    因此,王天没有敢找任何人商量,自己暗中行动起来,先是从李无心的身世入手,没有结果,又想了一些其他的办法,还是不能确定李无心是不是奸细,但有一件事,更加深了王天对李无心的怀疑,那就是李无心在十八岁之前,没有任何记录,仿佛李无心就是十八岁以后突然蹦出来的似的。

    在想尽了一切办法还是没有打听出李无心是不是奸细后,王天没有办法,只好直接找李无心去了。

    王天坐在地上,苦笑了一下,看着一脸阴笑看着自己的李无心,思绪又回到了那个夜晚。

    记得那晚月色分外的明亮,可是王天敲门走进李无心房间的时候,却发现李无心好像有很重的心事,对自己的到来只是冷冷的应了一声,和以往的热情判若两人。

    和王天打过招乎后,李无心便没有再理会王天,而是坐在椅子上沉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王天先入为主,便以为李无心是因为身份暴露而担心,便问李无心:“大哥,你好像有心事。”

    李无心叹了一口气:“兄弟,大哥有一件事,委决不下,左右为难。”

    王天听了这话,心里想:“是了,必竟在中原三十年了,还是有感情的,倭寇叫你打尽中原武林,你心中肯定左右为难了。”

    王天道:“大哥,可不可以说出来,让兄弟帮你参谋参谋。”

    李无心摇了摇头:“这件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兄弟我看见了你,心中已经有主意了。”

    王天一时无话,只好低头不语,李无心看王天在一旁呆坐着,便起身给王天倒茶。一边倒茶,一边道:“兄弟,这些天,寒气越来越重了,虽然你我练武之人,不在乎寒署,但还是小心一点好,你那条断臂,更是要注意。”

    听到李无心关切的话语,王天心中感动,再也忍不住,沉声道:“大哥,你瞒得我好苦。”

    听了这话,正在倒茶的李无心手一颤,这一切王天都看在眼里,心中疑云大起。

    李无心颤声道:“兄弟,你,你都知道了。”

    王天点点头,看着李无心。李无心脸色变了数变,道:“兄弟,这都怪我呀。”

    听到这里,王天再无怀疑,大喝一声:“狗贼,拿命来。”话音末落,一掌夹着十成功力,印向李无心的前胸。在王天的心中,李无心是自己多年的兄弟,自但是李无心刚刚的话中无疑承认了自己是倭寇派来的奸细,自己出其不意的杀了他,然后对外宣称李无心暴病身亡,这样,即可以解救中原武林,又可以保住李无心的名节,岂不两全其美,但王天自问,真正的动起手来,自己和李无心不相上下,谁也奈何不了谁,因此,突起发难,想出其不意,一举击杀李无心。

    李无心想不到王天突然动手,来不及防备,但几十年的功力岂是幸与,在危急关头,人的本能反应下,稍稍的侧了一子,刚刚避过了前胸要害,但王天这一掌,还是击中了李无心的左胸。

    李无心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身材体连退了好几步,拿在手里的茶杯,也咣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李无心退了几步后,用手指着王天,想要说什么,王天即已动手,岂能容他再开口搬救兵,闷声不响,又是一掌,向李无心打去,李无心想要躲避,但终末能避开,上挨了王天重重的一掌,李无心惨呼一声,身体晃了两晃,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王天没想到第二掌如此轻易就击中了李无心,不由的呆了一呆,这时,就听到外面人声嘈杂,原来,刚刚李无心杯子掉在地上的声音已经惊动了护卫,后来李无心又发出一声惨呼,大家都知道李无心出事了,纷纷往李无心房间赶来。

    王天看着倒地身亡的李无心,一时间百感交集,想起了和李无心并肩作战的日日夜夜,心中打定了主意,就算是自己背上杀死李无心的罪名,也不能把李无心是倭寇奸细的事说出去,败坏李无心死后的名声,让李无心死后留个好名声,也不枉了俩人结误识一声,于是,王天不等别人来到,便一闪身,离开了李无心的房间,开始了逃亡之路。

    王天以为侠义道侠名在外,不会为难自己的家人,因此,就没有通知家人躲避,但却没有想到,新上任的刘星如此绝情,一上任就杀了自己全家,以至于王天抱憾终身。

    那张纸条上的字,是绝密,李老大怎么会知道。

    李老大看着王天,阴阴的道:“刘东虹是我兄弟。”

    一瞬间,王天明白了,刘东虹正是那个线人的名字,刘东虹肯定是无意中泄露了自己的身份,被李老大利用,才设计了这个圈套,自己一时不察。上了大当,错手杀死了李无心。

    听到李老大这么说,王天的心仿佛被狠狠的割上了一刀,双眼滴出血来,嘶声道:“为什么这样做。”

    “为什么,我到侠义盟十几年了,立过多少功,杀过多少倭寇,我身上的伤疤,有二十几道,可是我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堂主,那些比我后入盟的年青人,爬得比我快,个个在我面前指手划脚”说到这里,李老大有些疯狂起来,脸色也因为激动而微涨得通红:“为什么,还不是那个老东西,处处压制我,所以他必须得死,我才有出头之日。”

    听到李老大这么一说,王天肝担欲裂,用手指着李老大,嘴唇微微颤抖,却一他字也没有说出来。

    李老大几乎完全陷入疯狂,狂叫道:“为什么找上你是吧,告诉你,你以为你对我很好,但你对我呼之即来,喝之即去,稍稍不如意,轻则对我横加指责,重则拳脚相加,我,我心里是恨死你了。”

    王天一想,自己对李老大却是如果,也无话可说,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李老大看到王天的样子,更疯狂的笑起来:“我就是要你们死,要对我不好的人全部都死光,这样,我李老大才能活得如意,怎么样,王副盟主,都听明白了吧,反正你也死到临头了,我这样,就是要你死不瞑目。”说完,狞笑一声,将贡武葳宝图放入怀中,就向王天走去,想将王天毙于掌下。

    陈玉站在一旁,听了两人的对话,心中对整个事件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心中也不由的微微叹息,想到王天听信了奸人的一面之词,错手杀了自己的好兄弟,心中肯定难过之极,看到李老大向王天走去,知道李老大就要对王天下毒手了,心中一急,又扑了上去:“不许你伤害王大侠。”

    李老大一挥手,陈玉又跌出去好远,但陈玉又爬了起来,想再次扑向李老大,阻止李老大杀害王天。

    这时,只听王天大喝一声:“慢。”如同晴天霹雳,震得李老大和陈玉的耳朵嗡嗡作响。

    李老大和陈玉一愣,不由的停上下来,看看王天要干什么。

    王天看了两人一眼,道:“李老大,希望你能说话算话,放过这孩子。”然后道:“我错杀了大哥,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个世上,大哥,我对不住你。”说完,那只好手一挥,一掌击向自己的脑袋。

    这一瞬间,李老大得意的狂笑起来,陈玉惊呼:“王大侠,不要。”

    陈玉的话音末落,另一个声音道:“王天,你还不能死。”

    随着这话音,王天只觉得拍向自己顶门的手微微一麻,竟是使不出力气,这一掌虽然拍到了顶门,但却轻飘飘的,没有一丝力气,没有对王天构成任何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