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07章 麻烦你把那只铁臂解下来
    原来,李老大刚刚逃了几步,就感觉不对头,以他对王天的了解,认为王天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其中肯定有鬼,又想到在刚刚的打斗中,王天虽然毙了八人,但也连连吐血,而且,陈玉的伤,并不是什么大事,王天也能救治,而王天不动手却叫自己动手,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王天已经失去了动手的能力,

    想到这里,李老大又悄悄的潜了回来但却不敢现身,他刚刚已经被王天的神威吓破了胆,生怕王天万一功夫还在,自己这一回来,就如同羊入虎口,只怕再也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再逃得性命了。Wwω。ЬáΠzんμ○○①。cΟm

    因此,李老大悄悄的躲在一旁,观察着王天的动静,听到了王天的那番话,知道王天不但失去了动手能力,而且还危在旦夕,这一下,王天心中狂喜,想到王天如果死了,自己如果拿着王天的人头去侠义道,不旦不会因为丧失了八名人手而受罚,而且还会得到那五万两的赏银,自己在盟中的地位也许还可以再升一级,这和他刚刚离开时亡命天涯的想法,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李老大听到陈玉说要把自己剁成肉泥,再也忍不住,走了出来,因为没有了顾忌,因而大摇大摆。

    王天看到李老大走了出来,没有一点气惊的样子,嘴角反而泛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而李老大正在得意之中,丝毫没有看见王天嘴角的这一丝冷笑,不然,以李老大的性格,肯定会马上逃之夭夭的。

    陈玉看到李老大现身,吃了一惊,但随之一般怒火升起,大喝一声:“狗东西,你还敢来,我和你拼了。”说完,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李老大的对手,就冲向了李老大。

    李老大轻轻的一挥手,陈玉觉得一股大力向自己涌来,身体不由自主的飞出,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处本已包扎好的伤口,又慢慢渗出鲜血来,痛得陈玉呲牙咧嘴。这不是李老大手下留情,因为刚刚在暗中听陈玉骂自己骂得恶毒,想要留下陈玉这条命,等杀了王天后再慢慢的折磨陈玉,另外,李老大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借此试一试王天是不是真的失去了功力。因此只用了三分功力。虽然是这样,陈玉还是支撑不住。

    但陈玉此该已经被仇恨蒙住了眼睛,心中满是怒火,对李老大是恨到了极点,心里想着就算是自己死了,也要在临死之前,咬下李老大一块肉来,因此,虽然受了李老大一掌,也是只微微顿了一下,又爬起来要扑向李老大,李老大目露凶光,双掌运起了八成功力,准备在陈玉再扑上来时狠狠的给他再来上一下,让陈玉爬不起来,好专心对付王天。

    王天看到陈玉势若疯狂的样子,心中叹了一口气,轻轻的道:“孩子,不要冲动了,你不是他的对手。”

    陈玉恨声道:“王大侠,我就算是拼着一死,也要打他登山下,这狗贼,你刚刚才饶了他性命,此刻却又来咬人了。”

    王天有气无力的道:“孩子,你的心情我理解,但你不是他的对手,枉死无义,而且,我还有几句话跟他说。”

    听王天这么一说,再上伤口因激动而痛得历害,陈玉才止住了扑向李老大的身体,站在一旁,嘴里喘着粗气,恨恨的盯着李老大。

    李老大听到王天说有话对自己说,不由的把全身的力气都运到了双掌之上,慢慢的走近王天,嘴里阴笑道道:“王副盟主,想不到有今天吧,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待呀。”

    王天冷冷的盯着李老大:“狗贼,今天我落到你的手里,无话可说,只是,这孩子和此事无关,是英雄好汉的话,就不要伤害他。”

    陈玉听到王天临死之际,还替自己给李老大求情,心中感动,双目中全是泪水,道:“王大侠,我不要这狗贼饶我,要死,我们一起死……”

    听到陈玉的话,王天微微一笑,但却并不理会陈玉,而是看着李老大,等着他的回答。

    李老大阴阴一笑:“王副盟主,你死到临头了,还在这里费话,刚刚我向你磕头求饶的事这小鬼都看见了,以后传到江湖上,我还怎么做人,这小鬼,今天是死定了。”

    王天叹了一口气:“李老大,我们也同生共死过,今天的事,我替他保证不会泄露出去,而且,你如果饶了他,我送你一样东西,保证你得到了之后,称霸武林。”

    :“仙武宝库。”李老大眼中露出贪婪的神色,脱口而出。

    王天点了点头,道:“对,就是仙武宝库。”仙武宝库,传说中是几百年前武仙周森所创,里面埋藏了数不清的金银财宝,而且还有武仙一生的武功心得,得之者,不但富可敌国,而且如果学成了武仙周森所留下的武功,就可以无敌于天下,几百年来,为了这仙武宝库的葳宝图,不知多少英雄豪杰不得善终,武仙宝库图最后一次出现,距现在已经有五十年了。

    李老大当然知道这些江湖典故,而且,江湖中人传说仙武宝库的最后得主就是王天,一来,王天的武功太过高强,二来,王天是天下第一盟的副盟主,三来,传说就是传说,因此,江湖中人也没有人来打王天身上仙武宝库图的秘密,而今天,李老大一听王天说要送自己一样东西来换陈妨一条命,一时福至心灵,想起了这个江湖传说,脱口说出了仙武宝库的名字。

    话一出口,李老大暗暗后悔,连忙四处打量了一下,见四周风平浪静,才放下心来,忍着心中的狂喜,吞了一口口水,道:“那么说,传说中的是真的了。”

    王天叹了一口气,点点头,道:“对,仙武贼宝图就在我身上。”

    说完,把手伸入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打开来,只见一张黄褐色的纸,静静的躺在那里,连上是一颗药丸一样的东西,包一打开,一股异香飘散开来,让人闻了精神一振。

    看到传说中的仙武葳宝图就在自己的眼睛,李老大心中狂喜,怕迟则生变,促手就向那葳宝图探去,王天手一缩,李老大脸色一变,喝道:‘还要反悔不成。”说完,就要动手硬抢。

    王天摇了摇手,道:“还有一个秘密,我要跟你说。”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去,李老大心中一急,听不清王天在说什么,不由的低下头,将身体靠近了王天,想听清楚王天到底在说什么。

    陈玉见李老大靠近了王天,以为李老大要伤害王天,大喝一声道:“不要伤害王大侠。”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

    与此同时,靠近王天的李老大看到王天突然睁大了双眼,身子一动,那支铁臂朝李老大前胸打去,李老大心知不妙,连忙抽身后退,正好陈玉扑了上来,李老大一晃手,扣住了陈玉的脉门,陈玉脉门被扣,全身使不出力来,任由李老大把自己挡在了身前。

    王天看到李老大把陈玉挡在了胸前,自己这只铁臂再不收回来,势必就伤到了陈玉,不由的长叹一声,手上用力,铁臂收了回去,这一下用力过猛,王天不由的又吐出了一口鲜血。

    看到这种情况,陈玉知道自己好心办了坏事,心中羞愧,低下头来,不敢看王天。

    王天看着陈玉眼中却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问陈玉道:“孩子,我在你手掌上写的话,你怎么不听。”

    陈玉听王天这么一说,心中难过,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道:“我,我,我不认识字。”

    王天听了这话,心中惨然,不再做声了。

    原来,王天和李老大共事这么多年,对李老大的性情了若直掌,刚刚在自己连毙八人后,李老大跪地求饶,本在王天的意料之中,本想杀了李老大,可是新伤旧伤使得王天知道,凭自己目前的状态,不但杀不了李老大,如果暴露出自己的真实情况,肯定会反被李老大所杀,不得以之下,凭着连杀八人之威,吓走了李老大,但王天知道,李老大肯定不会死心,肯定会在暗中观察自己,而自己的伤势承受不了多久就会发作,因此,使出一了一招苦肉计,李老大走后的那几口鲜血,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另外,王天知道李老大多疑的性格,因此,本已放了李老大,却又把他叫住帮陈玉治伤,试想,王天再受伤,治这点小伤的力气还是有的,叫李老大治伤,目的就是让李老大相信自己确实是动都动不了。这几招都起到了效果,李老大的一切行动,都在王天的掌握之中,最后,王天还拿出了仙武宝期葳图,然后用计使得李老大靠近自己,自己再用全身最后一点力气,挥出铁臂,务求一招毙敌以绝后患。

    每一步,王天都算计得很好,李老大也一步一步的向着王天设计好的圈套走去,为了怕陈玉会坏事,事前,王天还特意在陈玉的手心写了几个字,告诉陈玉自己在用计,一开始,见陈玉和自己配合得很好,以为陈玉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谁知陈玉并不识字,一开始也不是和自己配合,而是出自己真心的表露,到最后一该,却因为陈玉的不识字,使得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而王天使出那一招后,全身是真的再也没有一点力气了。

    李老大暗叫一声侥幸,定了定神,看着王天:“王副盟主,你还有这一招,不错,不错,不过我李某人命大,你杀不了我的。”

    王天心中黯然,知道李老大气数末尽,不由的长叹一声,英雄气短起来。

    李老大扣住陈玉脉门的手紧了紧,陈玉一痛,闷哼了一声,王天向陈玉投去关切一一眼,李老大看在眼里,狞笑着道:“王大侠,把葳宝图丢过来把,不然,我可不敢保证这小子的死活”

    王天无奈的将葳宝图向李老大丢去,可是力气不够,只丢到了李老大身前不远处。

    李老大正要弯下腰去捡那葳宝图,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阴阴一笑:“王副盟主,麻烦你把那只铁臂解下来,我可有点不放心。”

    王天心中暗怒,但陈玉在人家的手中,不敢反抗,叹了一口气,解下了铁臂丢在了一边。

    李老大一声阴笑,弯下腰来,把葳宝图捡在了手中,嘴里道:“李无心是倭寇奸细,三十年卧底,只为打击我武林中抗倭人士,现已准备就绪,近期将有大行动,务必设法阻止,不然,武林危险,天下动荡。”

    这没来由的话,陈玉听了一头雾水,而王天听了这话,心中剧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双目像是要喷出火来,对着李无心大喝:“狗贼,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