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06章 “王大侠,你不能死”
    陈玉心念电转,想着如何才能躲过这枚暗器,可是还没等他念头转过来,暗器就到了他的身边,正好击中了他的,陈玉哎呀一声,抱着蹲了下来,陈玉这一蹲,王天顿时失去了依靠,重心不稳,身体摇摇欲坠。BAйZHμOO1殿℃ōΜ

    陈玉暗道不好,忍着痛又站了起来,让王天的身体靠在自己的身上,王天有了了依靠,精神顿时一振,大喝一声,拍出两掌,将围攻他的三人逼开了一些,转过头来,关切的问陈玉:“孩子,没事吧。”

    陈玉强忍着巨痛,摇了摇头,李老大这一枚暗器,正好打在陈玉的之上,怎能不痛,但陈玉知道此该已是生死关头,若是自己表露出痛苦的神色,王天肯定会担心自己的伤势而无法静下心来战斗,因此,只能咬紧牙关坚持了。

    王天和剩下的三人斗了许久,气力渐渐不济,心中烦躁起来,情知如此下去,自己就算是不给他们杀死,这样下去,累也会被累死,于是下定决心,速战速决。

    只见王天大喝一声,竟不管其他两人两人攻向自己的拳脚,奋不顾身的朝一个人拍去,那人被王天的掌风一击,抵挡不住,惨叫一声倒地不起。而其他两人的四拳四脚也齐齐的打在了王天身上。

    王天受此一击,感觉就像是被巨石撞击,五脏六腑仿佛都要碎了似的,眼前一黑,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正好喷在向王天进攻的其中一人脸上,那人脸上沾满了王天的鲜血,心中一惊,双手乱舞起来,想要护住自己的前胸要害。

    但哪里还来得及,王天适时的挥出双掌,趁着那人惊魂末定,拍在那人的双臂之上,将那人的双臂齐齐拍断后,去势不减,打在那人的前胸,那人的前胸受此一击,顿时陷了进去,倒地而死。

    这几步,王天早就是算好了的,首先,他拼着受两人的拳脚,而集中力量击毙了一人,其次,王天算准了自己受到一击后肯定会伤及肺腑,口吐鲜血,因此,将鲜血向一人吐去,以求迷惑敌人,一击毙敌。三人围攻王天,本以占了上风,三人知道,就这样下去,王天的年纪比他们大,耐力肯定比他们差,而且王天还受了重伤,时间拖得越长,对三人就越有利,因此三人胜卷在握,可是却想不到王天拼着一死,使此奇计,三人不曾防备,顿时手忙脚乱,两人当场死亡,而剩下的一人,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得呆了,呐喊一声,转身便跑。

    王天自动能让他逃脱,只见王天一挥手,一样东西从王天的手中飞出,正击在那人的后心,那人惨叫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那东西击中逃跑的那人后,又飞回到王天的手中,陈玉在一旁看得真切,正是王天的那只假手。

    所发生的这一切,如电光火石,李老大看到形势不对,刚刚要飞身救援,但一却都已经结束,围攻王天的三人全部死亡。李老大有些傻眼了,站在原地,想攻击王天,但王天片该间连毙三人的余威还在,李老大终是不敢上前,想要逃走,但又害拍王天那来去无踪有铁手,真是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

    那李老大为什么不发信号召集同伴呢,李老大是这样想的,刚刚发现王天的时候,为了独吐那五万两赏银,没有发信号,如果真的把王天杀了,拿着王天的首级,盟主大喜之下肯定不会责怪,但是现在,自己带来的八人全部死亡,此时再发信号,同伴来了,肯定会怪他心存私心,而将他交给刑堂处置,想到刑堂的恐怖,李老大不寒而笠,因此,心中打定了主意,此番若逃得性命,肯定会逃得远远的,再也不回侠义道了,李老大心中正是有了这种想法,所以才没的发出信号。

    王天在连毙三人后,微微的喘息了一下,转过头来,冷冷的看了李老大一眼。李老大被王天的眼神一看,不知怎么的脚下一软,竟在王天的面前跪了下来,哭丧着脸:“王盟主,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回吧。”

    王天冷哼一声:“饶了你,说得轻巧,今天不杀了你,难泄我心头之恨。”

    李老大听了王天这话,竟不顾身份的磕起头来,直把头磕得鲜血直流,陈玉在一边看到李老大如此的没人格,心中不由生出一股不肖的感觉,但看到李老大这个样子,心中又有一股快意。

    王天长叹了一口气:“想当年,你我出生入死,今日却刀兵相见,拼个你死我活,唉。”

    李老大见王天的语气中竟有松动之意,心中一喜,头磕得更响了。

    王天好像是忍不下心来,挥了挥手,轻轻的道:“你去吧。”

    李老大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又连磕了好几个响头,说了一些什么再生父母,来世做牛做马之类的话,看到王天冷冷的站在那里,看都不看他一眼,便知趣的爬起来转身欲走。

    脚步还末迈出去,却听王天道:“慢。”李老大心中一凉,以为王天改变了心意,转过头来,露出一丝笑脸,可是这笑比哭还难看。

    王天示意陈玉扶自己靠在山壁上,又喘了几下,对李老大道:“你帮这孩子把伤口包扎一下。”

    陈玉刚刚见了李老大的表现,心中不肖李老大的为人,听王天叫李老大为自己治伤,不由的把身体一扭:“不要,我自己会弄。”

    王天看着陈玉,点了点头,对陈玉道:“孩子,这个人的人品虽然不行,但治伤还是可以的,比你我都强多了,你让他治,可以少受点苦。”

    听王天这么一说,再加上陈玉的实在是痛得受不了,陈玉便点了点头,王天看到陈玉答应了,不由的露出一丝赞许的目光。

    李老大看陈玉答应了,不等王天吩咐,便走到陈玉跟前,熟练的帮陈玉治起伤来,王天说得果然没错,李老大治伤的手段的确是一流的,没弄几下,陈玉的伤口便不痛了。

    给陈玉包扎好伤口,李老大一脸的媚笑看着王天,王天挥了挥手,李老大飞似的逃了。

    陈玉走到王天身连,王天对陈玉使了个眼色,陈玉不明所以,只见王天脸色一变,哇的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这一下,可把陈玉急坏了,他见王天连毙三人,又惊走了李老大,以为王天已经没事了,最少不会有什么大事,但没想到李老大才刚刚一走,王天便支持不住,口吐鲜血。

    陈玉虽然和王天在一起呆的时间不长,但是却和王天共同经历过生死,无形中把王天当成了自己最亲近的人,此时见王天口吐鲜血,情急万分,但从小到大,又没经历过这种场面,束手我策,急得都要哭起来了。

    王天看到陈玉情急的样子,不由的抓住了陈玉的手,在陈玉的手心中写了几个字,可是陈玉本是孤儿,从小就没念过书,怎知王天在他手上写了什么,只是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王天,嘴里道:“王大侠,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呀。”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

    王天看到陈玉哭得伤心,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道:“我本来已经是身受重伤,刚刚又和他们大战了一场,尤其是最后打在我身上的四拳四脚,已经把我全身的经脉全部都震断了,真气也都震散了,现在我全身无力,连一只蚂蚁都捏不死,要不然,刚刚我怎么会让李老大给你治伤,那也是没有办法,因为我已经是动不了手了。”

    陈玉听王天说了这些,心想着好不容易碰到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可是马上又要死了,心中更伤心了。哭道:“我不管,我不管,你不会有事的。”

    王天叹了一口气:“孩子,莫哭,人总是要死的,临死前能认识你,也算是我俩有缘,可惜我没有多少时间了,不然,我将我的功夫传给你,那该有多好呀。”

    陈玉哭了个天昏地暗,嘴里道:“不要,不要,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好好的活着。”

    王天道:“孩子,莫哭了,你哭声太大,如果把李老大再给引来,我可就保不住你了。”

    想到李老大,陈玉心中涌起无限恨意,叫道:“我不怕他,他再敢来,我要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为你报仇。”

    听到陈玉这么一说,王天不由的展颜一笑,惨白的脸上也多了一些血色:“孩子,莫孩子气了,你现在还不是李老大的对手,我马上就要死了,也保护不了你,下次你碰到他的时候,不要和他发生正面冲突。”

    陈玉听王天这么一说,想到王天马上就要死了,还那么关心自己,不由的对造成王天重伤罪魁祸首的李老大恨之入骨,一股怒气无处发泄,不由的挣脱了王天的手,狂叫道:“李老大,你这个没人性的家伙,出来,快出来呀,老子要杀了你,把你剁成肉泥。”

    话音末落,只听一个阴侧侧的声音道:“好呀,我看你怎么把我剁成肉泥。”随着话音,李老大背着双手,一脸的得意,和刚刚狼狈逃窜的样子判若两人,大摇大摆的向着陈玉和王天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