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06章 大战正酣
    王天感觉到一股劲风袭向自己的下腹,想要躲避,却因受伤过重,有点力不从心,当下把心一横,双掌一错,迎向了李老大击向自己的一掌,只听轰的一声大响,周围众人忍不住两人激荡的拳风,纷纷向后退去。版主零零壹点坑母

    王天的武功本比李老大高得太多,可是王天连番重伤,又加上一地支手臂是铁臂,功力运不上去,说是两人四掌相击,其实应该是两人三掌相击才是,此消彼长之下,王天和李老大的这一掌平分秋色,李老大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而王天站在原地不动,但却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脸色也变得惨白。

    其实,王天没有后退,也有说不出的苦衷,陈玉站在他的身旁,扶着他,他在和李老大对掌之后,如果立刻辙身后退,也许和李老大一样,不会受伤,但他如果一后退,两人对掌时所产生的劲力,陈玉就首当其冲,不死也得重伤,王天本是一个侠义心肠之人,杀李无心本就是无奈之举,此时,怎么忍心让陈玉这么一个丝毫不会武功的孩童遭受这无妄之灾,因此,拼着伤上加伤,也不肯后退一步。

    而陈玉,因王天的功力因重伤而减弱,受到的保护不多,被两人激荡的掌风一扫,也不由的一阵血气翻滚,差点一坐到地上。

    李老大和王天对了一掌,丝毫没有受伤,心中一阵狂喜,叫到:“兄弟们,不要怕他,王天已经不行了,再加把力,五万两赏银就是我们的。”

    剩下的六人脸上均露出兴奋的神色,原来,侠义道为了一举击毙王天,这回可是下足了血本,盟中高手尽出,分成若干路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务必想找到王天,李老大他们这一组只是这若干组中的一组,本来,这些人在出发之前,就相互约定好,只要发现了王天的踪迹,就发信号,好集中人力一举将王天击毙,但李老大他们发现了王天后,贪图赏银,想凭着人多势众,一击将王天击毙,好独得那五万两赏银。

    刘星以为重赏之下,侠义道和江湖上的人肯定会奋勇当先,精诚团结,可是却没有想到这赏银却成了众人相互制肘的关键。

    王天在侠义道和江湖人士的追杀之下,以活到今天,和这些赏银也并不是全没关系,就一点,却是刘星在下达悬赏令时没有想到的。

    王天急怒攻心,嘴里低吼了一声,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倒是陈玉,见李老大在刚刚的打斗中,阴险狡猾,心中有气,又见李老大得理不饶人,步步紧逼,忍不住便道:“你乱吠什么,五万两,只怕你有命拿没命花,什么东西,靠暗算人成功的家伙。”

    李老大哪里会把陈玉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孩童放在眼里,听陈玉这么一说,脸上阴阴一笑:“好,好,小子,你有种,敢和老子这样说话,等会儿,你就知道谁在乱吠了。”

    看到李老大脸上的阴笑,陈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厌恶,反而没有那么害怕了,大声道:“你也先别得意,王天侠吉人自有天相,你看你那样,一脸的倒霉相,你肯定看不到最后的。”

    李老大知道陈玉和自己斗嘴是为了拖廷时间,好让王天恢复功力,岂能让他如意,想着只要王天一死,主陈玉还不是手中的泥人,要怎么捏就怎么捏。当下大喝一声:“兄弟们,抓紧时间,等其他人到来,这五万两就不是咱们的了。”

    这一句话,比李老大说什么都管用,剩下的五人听李老大这么一喊,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呐喊,冲向了王天。

    王天见五人势若猛虎般的扑来,心中一阵叹息,挥舞着双臂迎了上去,陈玉也步也趋,扶着王天冲进了五人之中。

    五人想到那五万两赏银,个个两眼发红,奋不顾身的向王天进攻,王天重伤之身,渐渐的左形右拙,处在了下风。

    李老大站在一边,观看着六人的大战,看到王天处在了下风,脸上露出了一丝阴笑,慢慢的将功务提于两掌,准备对王天发出发杀的一击。

    王天在五人的围攻下,身形渐渐的慢了下来,陈玉也感觉到身边的压力也渐渐的大了起来,让他觉得呼吸都困难起来,有点苦不堪言。

    五个人的攻势丝毫不减,王天疲于应付,对陈玉的照顾也少了起来,陈玉只觉得一阵阵的拳风脚影,仿佛随时都要打在自己的身上,不由的身上被冷汗湿透了,有心想要丢下王天自行逃命,但那五人的拳脚舞得密不透风,哪里还逃得出去,只好在心中暗念佛祖保佑。

    混战中,陈玉看见一张马脸靠近了自己,嘴里喷出的气味,让人作呕,想也没想,一掌向那人推去,想将他推得远远的,让自己好受一些,不再闻到那令人作呕的气味。

    长着一张马脸的人正全神贯注的对付着王天,陈玉的手推到他身上,虽然气力很小,对他够不成什么威胁,但也吓了他一跳,手下不由的露出了破绽,高手过招,岂能有一点舒乎,王天看到那人露出破绽,想也没想,顺势就是一掌,击在那人的前胸,那人一声惨呼,飞出老远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由于六人正在混战,战局中发生了什么,李老大看不清楚,看到那马脸的汉子突然的飞了出来倒地身亡,不由的吃了一惊,以为王天刚刚有重伤是装出来的,直吓得魂飞魄散,转身便逃,但跑了两步,觉得不像,又停了下来,走到那马脸汉子身旁,观察起马脸汉子来,想看看马脸汉子是怎么死的,一看之下,心尺、惊不已,发现马脸汉子的胸部深深的陷了下去,前胸贴着后背,胸前肋骨尽碎。

    王天掌毙了一人,虽然也受了一掌,但压力却轻了下来,此时的王天,虽然全身浴血,但却神威凛凛,仿似天神下凡,围攻的四人越打越是心惊,若不是那五万两赏银实在是太诱惑,早就一呼而散了。

    陈玉见无意中一推,帮王天解决了一个敌人,心中一喜,觉得这办法可以用一用,瞅准了机会,又一掌向一人推去,可是这一次,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陈玉只觉得所推之处,一股大力反震过来,让他的手腕痛疼欲裂。

    但那人被陈玉一推,心中一惊,上受了王天一掌,惨呼倒地,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手指着陈玉,想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头一歪,气绝而死。

    李老大早在一边观察着战局,刚刚那一次虽然没看清楚,但这一次却看了一个真实,不由的高声叫道:“小心,小心,旁边那小子有鬼。”

    王天的敌人又少了一人,本该轻松下来,可是他一开始以一敌九,后来以一敌七,敌六,到现在敌人还剩下四人,打得时间太长了,真力不继,虽然敌人变成了三人,但还是险相环生。

    陈玉听到李老大那么一叫,对着李老大瞪了一眼,想要说些什么,但周围拳风激荡,什么也说不出来。看到王天险相环生,便想故计重施,但那剩下的三人听了老老大的指点,对陈玉开始防备起来,陈玉推了几次,都被这些人闪了开去,但这样一来,三人要躲闪陈玉,对王天的攻势也就慢了下来,王天压力一轻,精神一振,连攻几招,终于将劣势扳了回来。

    李老大见功败垂成,情知是陈玉在坏事,不由的对陈玉恨之入骨,恶从胆边生,也不管陈玉是不是会武功,一抬手,一缕寒光向陈玉的射去。

    陈玉看着一点寒星奔身自己的,想要闪躲,但那暗器来得是何等的迅速,却是已经来不及了,眼看就要被那暗器打中,而王天正和三人恶斗,想要救援,却分身无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