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05章 生死相斗
    王天环视了一下这些人,嘴角露出一丝不霄的冷笑,最后,目光定在了一个人的身上,道:“李老大,你也来和我为为难么。ЬAΠzHυ~0○①~CòΜ”

    被叫做李老大的人是个中年的汉子,黑黑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一双手掌又宽又大,手掌上全是老茧,一看就知道是铁沙掌的好手,这李老大是侠义道下面一个分堂的堂主,在侠义道,王天见他是个可造之材,便该意栽培他,没想到今天,参加围捕王天的人当中,就有他,因此,王天才有这么一问。

    听到王天问自己,李老大脸上微微一红,但由于脸太黑,旁人没有看出来,李老大挺起胸膛,大声道:“王天,你杀了盟主,我们侠义道人人恨不得吃你的肉,扒你的皮。”说完,瞪大眼睛和王天对视着,丝豪不让。

    王天听了这话,不由的抬眼望天,嘴里喃喃的道:“我杀了老李,我杀了老李。”说话间,眼睛隐约有泪光泛起。

    陈玉站在王天身边,正好可以看见王天眼睛中的泪光,心中不由的暗暗奇怪:“江湖上传言王大侠杀了李无心,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王大侠为什么哭呢。”在陈玉的心目中,善恶是非观念还不是很强,不然,就不会以骗人为生计了,他认为,江湖中打打杀杀,今天你杀了我,明天我的门人弟子朋友又会杀了你,这样你来我往,恩恩怨怨,谁能说得清楚,又有谁能说清楚谁对谁错。王天杀李无心,肯定有他的理由,但王天听到李老大说自己杀了李无心,不反驳,也不分辨,而是哭了,这就有点让陈玉想不通了。

    想不通归想来通,但陈玉知道自己和王天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听到李老大那么说,心中在气,便道:“好大的口气,也不看看自己是谁,吃我们的肉,扒我们的皮,也不怕把你们的牙咯掉,也不怕把你们的舌头闪了。不就杀了一个盟主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听到陈玉这么一说,那九个人顿时暴跳如雷,一个个摩拳擦掌,高声叫骂,就要上来对付陈玉,看陈玉的眼睛也像是要喷出火来一样,若不是顾忌王天在一旁,恐怕早就扑过来将陈玉杀了。

    陈玉看了这些人的架势,不由的害怕起来,身体不由的向后挪了挪,偷偷的看了一眼王天,见王天正两眼望天,不知在想什么,不由的心中暗骂:“老子在给你出头,这会儿你却什么都不说,什么意思呀。”

    王天听到众人的哗动,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扫了那九个人一眼,那本来气势汹汹的九人,被王天凌利的眼神扫过,只觉心中一寒,声音也不由的低了下去。

    王天缓缓的道:“诸位,我杀李无心,情非得已,但我却不后悔,此中原由,诸位日后自知,到时候,再来评说我的是非把,念在你们都和我兄弟一场,今天我不想杀人,你们走吧。”

    听到王天直言不晦的承认杀了李无心,在场的人除了陈玉之处,一个个都拿出了兵器,就要动手。

    王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中道:“不要怪我没给你们机会”身形一晃,也不见王天怎么动,九个人只觉得手中一轻,再看时,王天正靠在陈玉的身上,轻轻的咳嗽着,手里却拿着众人的兵器。

    众人心中一寒,不由的后退了两步,纷纷看着李老大,显然,李老大是这群人的首领,李老大咬了咬牙,一狠心,大声道:“王天,今天不是跟你套交情来了,而是找你为李盟主报仇来了,刚刚你夺了我们的兵器,没有杀我们,但我们今天却非杀了你不可。兄弟们,上。”

    说完,如一头猛虎般的扑向王天,其余众人见李老大动手了,也不廿落后,纷纷向王天扑去。

    看到这些人悍不畏死,王天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说实话,王天刚刚夺下众人后器的举动,看似轻松,但王天却也已经尽了全力,而且刚刚的一番举动,又牵动了王天的伤势,王天感觉体内的真气已经渐渐的紊乱起来,有些压制不住了,在王天的心目中,实是不想和这些同生共死的兄弟们动手,所以便冒着伤势发作的危险,用尽全力夺下了众人的兵器,可以起到威慑的作用,让众人知难而退,从而避免了和他们正面交锋,可是这九人在兵器被夺后,仍然势若猛虎的扑向王天,这是王天始料末及的。

    看到众人扑向自己,拳脚不离自己的要害,王天也不由的动了真火,大喝一声,一拳击出,顿时,一股强大的劲力从王天的手中发出,笼罩了方圆数米的范围,将九人包围在拳风之中。

    李老大首当其冲,只觉得一股大力涌来,让他感觉到呼吸都困难起来,扑向王天的身子也受这股拳风的影响,顿了一顿,而李老大身后的那八个人,没有李老大功力深厚,被拳风一激,个个站不稳身形,东倒西歪。

    王天击出一拳后,想再出一拳,以扩大战果,王天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虽然对方是自己生死与共的兄弟,但是这些兄弟此刻却是想要自己的命,此刻如果王天还要发善心手下留情的话,就等于把性命送给人家,一开始,王天顾及兄弟之情,不愿动手,但只要一动手,便全力以赴,力求全歼敌人。

    可是,功力运至一半,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使得王天击出的第二拳只有一个空架子,王天心中暗道不好,知道自己的伤势已经发作,功力已经到了涣散的边缘,连忙把那一拳收了回来,运指如风,连点了自己胸前的几处大,以缓解伤势,暂时能运用功力,对付眼前的危机。

    李老大他们只觉得全身的压力一轻,纷纷发出一声怒吼,和身扑上,一人一拳击在了王天的前胸,嘴里刚刚大喊:“我打中他了,我打中他了”可是话音末落,此人就觉得一阵大力从王天的胸前涌出,和着他刚刚打在王天胸口的力量,一起打在他身上,只听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那人的前胸顿时陷了下去,倒在地上现也不动了。

    看到已方死了一人,李老大他们双目尽赤,奋不顾身的扑向王天,李老大的铁沙掌更是使得密不透风,护住了全身的要害,一双腿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身王天踢出了十二脚。

    王天站在原地不动,见招拆招,在八人的围攻之下,刚刚和八人打了个平手。刚刚那人的一拳,让他伤上加伤,一口鲜血几乎就要喷射而出,幸亏及时咽了下去,才没有在众人面前暴露出身受重伤。

    李老大也是老江湖了,看到王天老是站在原地不动,仔细一看,顿时发现了其中的秘密,在向王天攻出三十六脚后,李老大一晃身,脱离了战圈,大声叫道:“兄弟们,不要怕,围住他,王天受了重伤,走不动路,陆兄弟,陈兄弟,你们退后,用暗青子招呼他。”

    说完,李老大从怀里掏出暗器,向王天打去。

    那被李老大称做陆兄弟和陈兄弟的两人应了一声,虚晃一招,脱离了战圈,学着李老大的样子,纷纷掏出暗器,向王天的要害打去。

    这一下,王天有点顾此失彼了,陈玉本在他身边,他要照顾陈玉,如果让陈玉走开,自己又失去了依仗,又要对付五人的围攻,还要应付另外三人发出的暗器,顿时情况急转直下,王天渐渐的落在了下风。

    陈玉扶着王天,只觉得拳头在自己的身边不停的晃来晃去,吓得是魂飞魄散,因为陈玉知道,这些人都是武林中的高手,只要有一拳一脚落到自己的身上,自己的这条小命就算是玩完了。幸而王天在一旁,每每有拳头要落在陈玉身上时,都帮他挡开了,陈玉这才没有受伤。

    打着打着,王天渐渐的不耐烦起来,这次来的虽然是只有九个人,可是谁知道他们有没有后援,如果等到这些后援一来,王天就只有束手待毙的份了,想到这里,王天大喝一声,双手划了一个圈,和王天对战的五人只觉得从王天的手里发出一股吸力,让五人身形不稳,五人大骇之下,连忙抽身后退,但终有一人退得慢了一些,被王天吸住,王天手臂一振,一掌印在了那人的之上,那人惨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双目突出,飞出好远倒在了地上,眼见是不能活了。

    王天又杀死一人,可是后背也中了姓陆的一枚暗器,暗器打中之后,王天只觉得一阵剧痛,知道暗器上没有毒,反倒是放下心来。怒喝一声,如一只大鹏,扑向了那姓陆的。众人哪能想得到王天如果的凶悍,拼着受伤,先击毙一人,在中了暗器后,仍然凶性不减,扑向了打中他的姓陆的汉子,其余六人大惊之下,纷纷来救,可是哪里还来得急,王天一掌打在了那姓陆的汉子头顶,又借着这一击之力,身体斜斜的飞起,扑向了另一名汉子。

    那姓陆的汉子被王天在头顶一击,一缕鲜血从头顶流下,如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便倒地不起。

    另一人见王天扑向自己,吓得魂飞魄荼,呐喊一声,发足便逃,可是他哪有王天的身形快速,没跑两步,就被王天追上,王天大喝一声,双掌齐出,打在那人的后心,又毙了一人。

    王天连毙两人后,觉得真力不继,再也稳不住身形,一晃身,又飞身落到了陈玉的身旁,身形刚刚一落下,却觉得身后一股劲风袭来,心中暗道不好,刚刚来得及偏了偏身体,一股大力打在了自己的后背,王天觉得五脏六腑就像是要翻过来一样,新旧伤势一齐发作,再也控制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吐得陈玉全身都是。

    王天受了一掌,虽然躲过了要害,可还是受伤不轻,回过头来,却正看见李老大晃身而退。

    原来,李老大见王天腾身而起,连毙两人,知道要追着王天打,就正好着了王天的道,被王天各个击破,因此,算准了王天真力不继时的落脚点,便先王天一步,在那晨等着,果然一击凑效,重伤了王天。李老大一击得手之后,也不敢在原地逗留,王天的反击岂是非同小可,因此,抽身后退,脱离了王天的攻击范围。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王天连毙两人后,对方只剩下了六人,而王天也受了一掌,口吐鲜血。

    陈玉看着发生的这一切,心中是又着急又无奈,着急的是王天如果死了,自己失去了保护,小翕也就玩完了,无奈的是,自己不会武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老大一掌将王天打得口吐鲜血,而帮不上王天任何的忙。

    王天受了一掌后,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双眼睛,却发出凌利的光芒,瞪着眼前的六人,李老大干咳一声:“王天,你束手就擒吧,我可以上报盟主,给你一个全尸。”

    王天哈哈大笑,须发怒张,显得神威凛凛:“束手就擒,王某人还不知道这四个字怎么写呢。”

    李老大阴阴的笑了笑:“好,我就教教你。”双掌一错,铁沙掌夹着一股劲风,拍向王天下腹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