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04章 强敌突至
    陈玉等了半天,也没有见王天有什么行动,说是半天,也就一会儿功夫,但却让陈玉度日如年,那种漫长的等待让陈玉觉得比死了还难受,不由的睁开眼睛,看着王天,却发现王天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Wwω。ЬáΠzんμ○○①。cΟm

    王天盯着陈玉看了半天,脸上阴睛不定,也不知心中在打着什么主意,看见陈玉睁开眼睛,王天柔声问:“孩子,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陈玉本不想说实话,怕落得和张铁成一样的下场,但被王天的眼神一看,却不知怎么的,将自己如何想骗张铁成的银子,如何编造慌话使张铁成上当,如何来到这里,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说完之后,陈玉心中一惊,暗自责怪自己,怎么什么都说出来了,这可是生死关头,说错一句话,就可能引来杀身之祸,却不知,王天在无形中对陈玉使上了迷魂大法,这种方法能让人的心神被实施者控制,从而说出心中的秘密,别说是陈玉,就是连李无心那样的高手,也要对这迷魂大法头痛三分。

    说完以后,陈玉心想,反正事已至此,是福是祸,只有听天由命了,想到这里,陈玉把心一横,对王天道:“王大侠,是我不对,我不该把别人引到这里来,可是我也不知道你在这里呀。”稚嫩的口气,却非要学江湖人物讲话,显得有点不伦不类,王天听了陈玉开始还算硬气,可是到后来,嘴里却软了下来,心中一阵好笑,一本正经的对陈玉道:“好,我不杀你,但你泄露了我的行踪,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

    陈玉一听可以不死,顿时来民精神,两眼放光,对王天道:“好,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发誓不把你的行踪泄露出去。”

    看到陈玉急着表白,王天微微一笑,道:“我可没有说放过你。”说完,看陈玉怎么反应。

    陈玉一听王天不肯放过自己,一张小脸急得通红,但也激起了陈玉内心深处的傲气,只见陈玉把脸一扬:“要杀就杀,费什么话呀,小爷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陈玉嘴上虽然说得硬气,但是想到死亡,还是有点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但却不开口向王天求饶。

    王天看到陈玉的气急的样子,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可是可能是笑声声牵动了伤处,又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完之后,对陈玉竖起大姆指道:“好,小朋友,不错,有胆色,是个好样的。”说完,袖子一拂,解开了陈玉的道。

    陈玉只觉得身体一松,全身又能活动了,便爬了起来,活动了一体,觉得没有什么异样,便学着江湖中人对着王天一拱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王大侠,咱们后会有期。”

    王天眉毛一扬,冷冷的道:“我让你走了吗。”

    陈玉被王天突冷突热的态度给搞得迷迷糊糊的,但这时已经有一线生机,便再也不装什么大尾巴狼了,跺了跺脚道:‘你倒底想怎么样嘛。”这句话与其说是发问,倒不如说是衷求来得适当。

    王天沉呤了半晌,慢慢的道:“难道你不想听个故事吗”原来,王天一见陈玉,就觉得这孩子根骨奇佳,又见陈玉不动声色的就将心存凝虑的张铁成骗进山洞,显得有些急智,虽然看到张铁成死后,表情非常害怕,但自始至终,却没有说过一句求饶的话,又显得十分有骨气(陈玉是一进来后就让王天给捏住喉咙,后来又给点了道,最后是心中认为难逃一死,开口求饶也是白搭,不然,以陈玉的性格,早就求饶了,因为陈玉必竟是个十几岁的孩子,骨气在他心中还没有什么慨念)而且在和自己的对话中,还懂得迎合人的心里,便想到自己身受重伤,可是自己肩负的重任还要有一个人来完成,而陈玉刚刚的表现,就和王天心目中的人选标准一样,便想给他讲一讲自己的故事,然后收他为徒,让他替自己去完成自己末能完成的事。

    陈玉听了这话,心中暗道:“鬼才想听你说什么故事呢,小爷我现在就想离你远远的”,可是现在自己落在人家手里,这等话可是不敢说出口,要是惹毛了王天,一掌将自己打死那可有点划不来。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好,太好了,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可是陈玉愁眉苦脸的样子,哪有半分喜欢的样子。

    王天刚刚想说什么,但脸色一变,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给陈玉,侧耳聆听。

    陈玉看着王天,心道:“不好,看王天的样子,肯定是侠义盟的人找上门来了,***,老子才刚刚从王天手里捡回了一条命,可是呆会儿如果是侠义道的人找上门来,看见我和王天在一起,肯定以为我和王天是一伙的,非杀了我不可,天啊,我今天是怎么了,怎么那么倒霉呀。”想到这些,陈玉的愁眉苦脸变成了哭丧脸了。

    王天听了一会儿,表情开始凝重起来,回头看了看陈玉,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悄悄的走到陈玉面前,在陈玉的耳边轻轻的道:“孩子,别怕,他们是来找我的,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陈玉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你知道这个道貌岸然理,我也知道这个道,可是他们看见我和你在一起,不把我当成你的帮凶才怪呢,他们才不会讲什么道理呢,十有八九是将我也一刀两断。心里这么想,脸上却没敢表现出来,而是对王天笑了一下,可是这笑容比哭还难看。

    王天一心注意着外面的情况,没有注意陈玉的表情,而是继续对陈玉道:“孩子,你我今天相见,已是有缘,我有一样东西,暂时放在你这里,等会儿我出去将他们引开,你自行逃翕去吧,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这东西你千万要保管好,千万别丢了,只要我不死,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陈玉一听王天要引开外面的人,促使自己一条命,心中感动,不由的侠义之心一起,将生死置之度外,对王天道:“不用,王大侠,今天,我就和你一起,会一会这些人,让他们尝尝我们的历害”话虽然说得豪气,但是心中想到自已丝豪不会武功,等会儿真的打起来,刀枪无眼,恐怕人家还没尝到自己的历害,自己就成了人家的刀下游魂了。

    王天听了陈玉的话,神色一黯:“好孩子,难得你有这份心,东西交给你我放心了,等你长大了,别忘记还有我王天这个朋友。”

    陈玉听王天这么一说,想到自己从小到大,没有一个生死与共的朋友,有的只是那些在自己骗到钱以后在自己这里大吃海喝的狗肉朋友,而今天,王天却把他当成了朋友,心头一热,也不管什么善恶之分,大声对王天说:“王大侠,你看得起我,我不能看不起自己,今天,你我生死与共,我说什么也不会丢下你不管的。”由于情绪激动,说话的声音渐渐的大了起来,说到最后一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

    王天一惊,刚刚想掩住陈玉的嘴,但却已经来不及了,陈玉的话已经说了出来,只听外面几声历喝,几个声间纷纷道:“点子在这里,我听到声音了,快大家都过来,不要让点子跑了”

    陈玉听到处面的声音,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不由的心中一阵惭愧,低下头,对王天道:“姨不起,王大侠,我不是故意的。”

    王天正在侧耳倾听,听到外面共有九个人的脚步声,听声音,这九个人的武功都不弱,若是自己没有受伤,对付他们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此刻自己是重伤之身,情况就有点不妙了。听到陈玉那么一说,心中豪气一生,哈哈大笑起来:“有什么对不起的,这样也好,这段时间,逃来逃去的,烦都要烦死了,好,今天,咱们不逃了,就会一会这帮人吧,打他们个落花流水。”说完,拉起陈玉的手,将身子靠在陈玉身上,和陈玉一起走出了山洞。

    陈玉听王天那么一说,心中底气一壮,也不是那么害怕了,想着马上就可以和自己梦中无数次梦到的一样,和武林高手决斗,心中反而有些兴奋,便扶着王天走出了洞外,只是在走路的时候,小腿肚子还在轻轻的哆嗦着。

    一出洞外,阳光刺眼,让陈玉几乎睁不开双眼,只觉得身边身形晃动,几条人影把自己和王天围在了中间,待得眼睛适应了阳光,发现已是正午,、九个人围成半圆,十八只眼睛狠狠的盯着自己和王天,在这些眼睛的注视下,陈玉不由的心惊肉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