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03章 闭目待死
    无奈之下,陈玉只好向前方走去,走着走着,突然灵机一动,想起了自己在玩耍时发现的一个山洞,当时自己还想着以后要是骗人被人追打还可以到山洞里躲几天,便在山洞里用杂草堆了一个床铺,现在却正好可以应付一下这个人。Bǎиzhυ0零一店COM

    想到做到,陈玉便向着山洞的方向走去,山洞的方向正好和陈玉刚刚带路的方向一样,所以那汉子也没有怀疑,只是一路催促陈玉快点。

    陈玉带着那汉子来到山洞,朝里面呶了呶嘴,道:“就是这里了,但这会儿他还在不在,我可不敢保证了。”

    那汉子看见了山洞,心中一阵狂跳,想起关于王天的种种传说,手心不由的捏了一把冷汗,脚也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只觉得嘴里发干,但想到那五千两赏银的诱惑,也只着头皮撑下去,想到关键时候还可以拿陈玉来挡一下,胆子也大了起来。

    那汉子探头探脑的向山洞里看了一眼,但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想进去看一个究竟,但却终是没敢。

    看到陈玉正在一边想开溜,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一把把陈玉抓了过来,恶狠狠的道:“你进去看看他在不在。”说完,用力一推陈玉,自己则转过身来,要是有什么不对劲,好撒脚就跑。

    陈玉刚想拒绝,可是背后一般大力传来,使得他不由自主的向关冲了好几步,正好进了那个山洞,陈玉一惊,刚刚想不顾一切的破口大骂,但随即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自大的手,陈玉吓了一大跳,平日里,自己也会偶尔到这个山洞里来玩一玩,这里比较隐蔽,一般人找不到,陈玉怎么也不会想到还有人在里面,又感到那双手冷冰冰的,不像是人手,陈玉心中念头一闪,心中暗叫:“有鬼”。

    那汉子见陈玉进了山洞,半天也没有反应,不由的着急起来,可是又不敢走进山洞,只好在外面喊道:“小兄弟,小兄弟。”

    陈玉刚想答应,只觉得喉头一紧,呼吸变得困难起来,那想答应中年汉子的话也噎了回去。但陈玉心中却是一宽,因为他感觉到了暗中那人呼在自己脖子上的热气,知道抓住自己手的人是人不是鬼,陈玉很怕鬼,但却对人并不害怕,因此也就放下心来。

    那汉子见陈玉半天都没有吭声,心中害怕起来,不管陈玉的死活,也顾不上那五千两赏争,准备溜之大吉。

    暗中那人从里面看外面看得分明,看到那汉子要跑,在陈玉的耳边悄悄的道:“要想活命的话,就让他进来。”

    陈玉此时情知性命就在人家的手掌之中,不敢反抗,听了暗中那人的话,连连点着,也不管暗中那人看得看不见。

    暗中那人稍微松开了一点陈玉的喉咙,陈玉脖子一松,贪婪的呼吸了几口空气,扬声道:“哎呀,老伯,你怎么死了,我走的时候你还好好的,你不能死呀。”说完,哭了起来。陈玉这一招,不可谓不绝,陈玉一直浪迹在九江的大街小巷,当然对江湖上的传闻了若指掌,一和那中年汉子见面,就知道是为了碰运气,想得那侠义道的五千两赏银而来,因此,故意在那汉子面前编造慌言,那汉子果然上当,跟着陈玉来到了这里,陈玉进山洞后,半天也没有吭声,这时突然出声叫那汉子进山洞,那汉子肯定会怀疑,说不定还会跑得更快,那样就适得其反了。

    而陈玉这一喊,等于告诉那汉子王天已经死了,要知道,报告王天的行踪,只能拿到五千两赏银,可是若是献上王天的首级,可是五万两的赏银,陈玉正是抓住了那汉子的贪婪心理,所以才喊出了这么一句话。

    那汉子听到陈玉那么一喊,果然上当,立刻停下了身子。转过身来,一脸怀疑的看着山洞,眼珠子一阵乱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暗中之人听到陈玉喊出那么一声后,又紧紧的捏住了陈玉的脖子,陈玉想到自己落到暗中之人手中,不知道暗中之人会怎样对付自己,会不会杀了自己,越想越害怕,哭得更伤心起来。

    那汉子在山洞外听了半天,听陈玉哭得伤心,不像是装出来的,又实在抵不住那五万两银子的诱惑,心中虽然想王天没那么容易死去,陈玉嘴中的老伯十有八九不是王天,但不亲自看上一眼,实在是心有不廿,如果万一是王天的话,这等意外之财,放着不发,岂不是笨死了。

    想到这里,那汉子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山洞,刚刚一进山洞,就觉得一股大力向自己吸来,那汉子大惊之下,连忙想稳住身形,可是哪里还来得及,身体被那股大力一吸,不由自主的向山洞滑去。

    陈玉只觉得身上一麻,便不能动弹了,但是却可以听得见。

    只听暗中那人冷哼了一声:“张铁成,你也想要我的翕麻。”

    那汉子听到了这声音,仿佛见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牙关也找起战来,咯咯直响。只听那汉子哆哆嗦嗦的道:“王,王大侠,我,我,我不是,我不是。”说了半天,也没有不是个所以然来。暗中那人,赫然就是王天。

    其实,那汉子如果不打哆嗦,保持镇静的话,王天也不会怀疑什么,王天躲在此处养伤,已经有好几天了,以为这里偏僻,不会有什么人会到这里来,今天看到张铁成和陈玉来到,张铁成还叫陈玉看看谁在不在,以为张铁成只是来找什么人,但王天正在逃亡之中,对一切都十分小心,看到张铁成到此,就想把他的来意弄清楚,王天也没有想到,陈玉无心的一闪念,正好撞破了王天的行踪,而张铁成却正是为了得到赏银才来到这里的。

    听到张铁成哆嗦,王天不由的更加怀疑起来,大喝一声:“你到底来干什么,说。”说完,仿佛一口气喘不上来,剧烈的咳嗽起来。

    这时的张铁成眼睛已经适应了山洞中的黑暗,其实山洞中还是有一丝亮光的,但从外面看里面,什么也看不清,但人站在里面,虽然比外面黑了一些,但是还是能看清楚山洞中的情形。

    张铁成看了看王天,只见王天依着山洞而立,头发逢乱,胡子老长,一身衣服也破烂不甚,身身上下,沾满了血迹,不知是王天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一条腿上绑着破衣服做的绷带,上面还渗出了鲜血,张铁成心中一动,又听到王天在大喝一声后咳嗽不已,知道王天必是受了重伤,行动不便,要不铸,以王天的武功,自己实在是挡不住一招斗式,为什么还要把自己骗到山洞里来再下手,那岂不是多此一举吗。

    王天若是受了重伤,自己再暴起发难,说不定,真的可以将王天毙于掌下,拿到那五万两的赏银,想到这里,张铁成的心怦怦直跳起来,一只手也悄悄的掏出了独门暗器“钻心镖”,看到王天正咳个不停,好像丝毫没有防备自己,心下再不犹豫,暴喝一声,一镖向王天的脑门打去,同时,向王天攻出了三拳六脚。

    在张铁成进攻的那一瞬间,王天突然不咳嗽了,而是抬起头来,大喝一声:“你敢”一股劲气随着话语从王天的嘴里喷出,那急速飞向王天脑门的钻心镖被这股劲气一阻,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轻响。

    与此同时,张铁成三拳六脚全部都打在了王天身上,张铁成心中狂喜,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了微笑,想着自己的拳脚功夫,就是一头牛也给打死了,这一下,王天必死无疑。

    可是还没等张铁成的笑容完全敛去,就觉得王天的身上突然生出一股弹力,将张铁成打在王天身上的劲力全部反弹回来,尽数打在张铁成身上,中间还夹杂着王天本身的力量。

    张铁成心中一凉,想起了一个传说,有一次,王天和别人玩笑,说是一百个壮汉也拉不动自己,那位朋友较了真,真的找来了一百个壮汉,一起拉王天,可是直到这一百个壮汉筋疲力尽,也没有把王天拉动,等王天走后,那一百个壮汉才发现王天所立之处的一块大石,却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碎块,有懂行的人知道,这是借力打力的功夫,这王天在那一百个壮汉拉自己时,运起了这门功夫,把壮汉们的拉力转到了大石之上,想想一百个壮汉的力量该有多大,连大石都成了碎块,可是王天就是凭了这门功夫,一百个壮汉硬是没有拉动他,经此一事,江湖上的人都说王天的借力打力的功夫在江湖上无人能出其右。

    张铁成的这个念头刚刚一闪,就听到了自己全身骨骼碎裂的声音,张铁成惨呼还没来得及发出,全身就像是失去了支撑一样,软软的瘫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

    看到张铁成死了,王天松了一口气,刚刚放松下来,就觉得喉头一甜,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原来,王天本也拿不准张铁成是来干什么的,可是张铁成一结结巴巴的说话,王天就觉得有点不对,于是就装着重伤不支的样子,看张铁成什么反应,果然张铁成看到王天重伤,按奈不住,向王天发起了攻击,而王天早就凝神戒备,将全身的功力集中在几个要害部位,借着张铁成自身的功力,一举将张铁成击毙,而王天必竟是重伤之身,身上受了张铁成这可以开山裂石的一击,也是伤上加伤,忍不住的吐出一口鲜血。

    陈玉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刚刚的那一幕,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陈玉却看得惊心动魄,一看张铁成倒在了地上,情知他十有八九是活不了了,一颗心狂跳起来,本来,陈玉见张铁成向王天攻击,心中就希望张铁成一掌将王天打死,那样一来,张铁成得到了五万两的赏银,说不定心情一好就会放过自己,可是倒下的却偏偏是张铁成,陈玉知道江湖上的规矩,自己撞破了王天的行踪,王天正在被追杀之际,为了行踪不被泄露出去,一定会杀了自己灭口不可。张铁成已死,下一个就是自己了,想到马上就要和这个美好的世界告别了,陈玉的眼中不由的泛起一丝悲伤。

    果然,王天在吐了一口鲜血后,转过身来,打量了陈玉一下,便一步一步缓缓向陈玉走去。

    陈玉知道王天是要杀自己灭口,心中一阵叹息,闭上眼睛,就此闭目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