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02章 勾心斗角
    那中年汉子跟在陈玉的身后,不知在想什么,陈玉一连走,一边在肚子里打着鬼鬼主意,想着用什么法子才能让那汉子上当,走着走着,陈玉想起了江湖上的传言,心中不由的一亮。ЬAΠzHυ~0○①~CòΜ

    找了个机会,陈玉自言自语的道:“唉,我这给你带路,可是那位老伯就要饿肚子了。”那壮汉听了陈玉的话,有点不耐烦起来,又从后面重重的给了陈玉一脚:“小子,费什么话,只顾带路就行了。”

    陈玉上又挨了一脚,心中直骂个不停,但却又不敢发作,只好一肚子的闷气,走在那中年汉子的前面,一边走,一边用手揉着,一边自言自语的说:“还是那老伯好,从来不打我不骂我,还拿钱给我买吃的,只是想不通,这么好的人,怎么会装了一只铁手。”说到铁手两个字,陈玉有意提高了语气,想引起那汉子的注意。

    果然,那汉子一听到铁手二字,心中不由的一震,回过头来,眼睛放着光:“小兄弟,你说的老伯长得什么样子的。”因为有求于人,言语间也不由的客气了起来。

    陈玉见那汉子果然上当,心中不由的一乐,道:“那老伯并不十分高大,只是面相十分凶恶,但对我却十分客气他总是在一个地方躲着,还不让我告诉别人他在哪里。”陈玉想着江湖中的传言,把王天想成了心目中的恶人,是恶人,当然面相凶恶了。

    那汉子听了这话,心中猜猜疑不定:“如果这小子嘴里的老伯真的是王天的话,王天长得并不凶恶呀,如果说不是的话,江湖中还有谁会装一个铁手,而且还躲起来呢。”想来想去,找到了一个理由:“是啦,王天整天被人追杀,再和气的面孔也会变得凶恶起来。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的释然。

    那汉子心中怦怦直跳,脸上堆满了笑容道:“小兄弟,你能告诉我那个老伯伯在哪里吗。”

    陈玉脸色一正:“不行,那们老伯跟我说,不能和别人说他在哪里的。”

    那汉子有些着急:“我不一样的,我和那人是最好的朋友,他要是知道我来了,肯定会叫你告诉我他在哪里的。”

    陈玉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那汉子。那汉子听到陈玉的嘴巴松动了,心中更急起来:“真的,我还会骗你吗,不信的话,我可以对天发誓。”

    陈玉肚中暗笑:“你真的不骗我,不行,不行,我要是告诉你那老伯住的地方,那老伯就再也不会给我钱买东西吃了,不行,不行,我还是带你去浔阳楼把。”

    那汉子一听陈玉的话,忙不跌的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银票,取出了一张,赛到陈玉的手里道:“小兄弟,我真的很想见这位朋友,你帮帮忙,告诉我他在哪里好吗。”

    陈玉用眼睛的余光瞟了瞟汉子赛在自己手中的银票,一看只有二十两,装着把银票还给那汉子的样子,嘴里道:“不要,不要,大丈夫言而有信,答应别人的事,怎么能不算数呢。”嘴里这样说着,眼睛却直直的盯着那汉子手中的银票。

    那汉子听到陈玉那样说,可是一双眼睛却直直的盯着自己手里的银票,心中便有了底,把陈玉递过银票的手挡住了,又抽出一张银票,陈玉看清了,这一张是五百两的,心不由的怦怦直跳起来,接过银票的手不由的轻轻的颤抖起来,把银票拿到手里后,另一只手狠狠的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一阵疼痛传来,证明不是在做梦,陈玉不由的狂喜,在心中狂喊:“我发财了,我发财了。”

    那汉子送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心中不由的暗暗肉疼,但想到只要陈玉一告诉自己王天的下落,自己马上就可以把这五百二十两银票抢回来,,心中才稍稍好过了一些。

    那汉子见陈玉盯着银票发呆,不由的轻咳了一声:“小兄弟,你我一见如故,这点银子,就算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了,你赶紧收起来,然后告诉我我那位朋友在哪里,我听到了那位朋友的消息,急得不得了,真想马上见到他。”

    陈玉心中暗骂:“你骗三岁小孩呀,什么朋友,明明是想知道王天的下落,好急着去告秘领赏,你还和我一见如故,真***,如故得踢了老子好几脚。老子要是知道王天的下落,早就自己领赏去了,还等着来告诉你,真是没有头脑”心中这样想,可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一脸的笑容对那汉子道:“不行,我要告诉你了,你又把银票要回去了,那我怎么办。”

    那汉子被陈玉道破了心事,但却面不改色:“怎么会呢,小兄弟,我的人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做那种事的人吗。”

    陈玉心中暗道:“不会才怪呢,瞧你那样,翻脸和翻书一样,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那人见陈玉还在犹豫,不由的更急了,嘴里道:“小兄弟,我不会骗你的,我说话算话,你只要告诉我,我立马就走要不,你离得远远的告诉我,我知道了我朋友的下落后,你转身就走,我追也追不上你呀。”个心中却暗暗下定了决心,等到知道了王天的下落后,一定要把这小子好好的折磨一翻,才能发泄心中这股气。

    陈玉那知道那汉子心中打的什么主意,一听那汉子的主意不错,便远远的跑开了,对那汉子胡乱说了一个地方,转身就跑。

    可是还没跑几步,就觉得后领一紧,整个身子腾空机而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陈玉心中暗道不好,后悔自己还是经验不足,试想自己一个弱小的孩童,怎么跑得过会轻功的江湖人物呢。也是陈玉被那五提二十两银子蒙住了心神,不然,以陈玉的机灵,也不会考虑不到这一点。

    那汉子走到陈玉的身边,目露凶光:“小子,你耍得老子好苦。”

    陈玉心中一惊,以为那汉子发现了自己在骗他,可是看那汉子的神情又不像,情知是那汉子在诈他,不由的把心一横:“地方我都告诉你了,你还想怎么样,你不是要去找你那朋友吗,怎么还在这里。大不了,我把银票还给你就是了。”

    那汉子看陈玉着急的样子,不像是在说慌,哪里知道陈玉是因为要把银票还给那汉子,自己又变成一个穷光蛋而着的急。

    那汉子从陈玉的手中夺过银票,放入了怀里,对陈玉道:“好,我就相信你一次,你带路。”那汉子始终是放心不下,心想这小子要是骗我,我拿着一个假的情报送给侠义道,他们还不把我给吃了,可是要叫他一个人去证实这王天是不是真的在那个地方,想到王天骇人的武功,又是不敢,便打定了主意,想到陈玉和那王天关系好,把陈玉带在身边,关键的时候可以拿陈玉来做挡箭牌,可是他哪里知道,陈玉一开始就是在骗自己。

    陈玉一听那汉子那么一说,心中暗暗的叫起苦来,本想着骗到了那汉子的银子就躲起来,可是谁想到那汉子还要自己带路,往哪里带,陈玉自己都不知道,可是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陈玉只着头皮,走在那汉子的前面,一边争速的转着脑筋,想着怎么从那汉子手中逃走,可是那汉子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不由的束手无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