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无敌浪子 > 正文 第001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个消息像一阵惊雷,迅速传遍了整个江湖,天下第一大帮侠义道的盟主李无心突然暴病身亡,盟中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刘星一夜之间当上了盟主,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下令追杀素有仁侠之称的侠义道第一副盟主王天,理由是王天杀了李无心,王天得到消息,在第一时间逃亡,可是家人一百三十余口,却被刘星赶尽杀绝,王天悲愤之下,怒闯侠义道总部,质问刘星,双方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王天在连伤了侠义道十余名高手后,终因不敌,重伤而逃,而侠义盟更是出了悬赏令,谁能报告王天的行踪,赏银五千两,谁能送上王天首级的,赏银五万两。蛧址:版主全拼+零零1+℃óM

    这件事,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更有一些好事者,整天在王天经常出没的志方游荡,想碰一碰运气,虽然这些人知道自己的功夫和王天差得太远,不敢奢望拿到王天的首级,但却希望能够得到王天的行踪,到侠义盟领取那五千两的赏银,那么后半辈子就可以衣食无优了。

    而武林中一些德高望重的高手,却在听了这个消息后,连连摇头不已,想当年,李无心是多么的英雄豪杰,掌劈华山五虎,换来了华山方圆数十里十余年来的平静,剑诛鄱阳四恶,从此,鄱阳湖地区百姓安居乐业。想不到现如今,却不明不白的就死了,真是让人叹息不已。

    再说那王天,当年千军万马中取来侵犯我国边缰的倭寇首领首级如探物取襄的豪侠壮举还历历在目,现在却变成了杀害李无心的凶手,这一点,老一辈的武人人物多多少少在心里是不会接受的,因为他们知道,李无心和王天是生死与共的好朋友好兄弟,两人在一起风风雨雨,共同战斗,创立了侠义道,并将他发扬光大。

    在老一辈的武林高手中还有些人记得这样的一件事,有一天王天身受重伤,需要一种疗伤圣药,但这种药却只有倭寇手中才有,李无心二话不说,连夜急驰二百余里,勇闯倭寇总部,一人独斗倭寇三十几名高手,终于抢得圣药,而李无心却因此一战,伤了心肺,落下了终身的病根。在老一辈的武林高手记忆中,还记得这样一件事,年青时,李无心落入倭寇手中,王天只身来救,当时两人的武功均末大成,李无心又落在倭寇手中,王天知道自己这一去是有死无生,旁边的人想劝阴王天,王天当时只说了一句话:“李无心是我兄弟。”便义无反顾的飞身而去,在救人时,一名倭寇说只要王天自废一臂,就会放了李无心,王天二话没说,拿起刀来就砍下了自大的一条肩膀,倭寇想不到王天竟然如此的神勇,一时都看呆了,但却违背诺言,群起而攻之,想要杀了王天,王天悍不畏死,与之相斗,全身共受刀伤十八外,终于支持不住,但幸得一位前辈高手路过,出手救下两人,李无心获救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不该来。”王天当时也答了一句:“兄弟在此,刀山火海也要来。”之后,两人再也没有说话,而是把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那位前辈高人有感于两人的兄弟义气,立刻想收两人为徒,王天就投入了那位前辈高人门中,而李无心却因有了师傅,便自行离去了,后因机缘巧合,武功大进,两人重出江湖后,就创立了侠、义首。

    而李无心获救后和王天两人的对话,传出来后,成了无数的江湖人士口口传颂的经典,成为了江湖热血青年结识时不可不说的台词。

    这两件事,在江湖上传为美谈,可是就是这两个人,李无心被杀了,而王天也背上了杀李无心的罪名不知所踪,武林中人在摇头叹息之余,心中却产生了一些怀疑。可是那是人家侠义道自己内部的事,一些人虽然产生了怀疑,但却闷在了肚子里,不敢说出来,因为人人都知道个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道理。

    这个消息的风波还末过去,一则则恶耗又冲击着武林人士的神经。

    陕本西大豪林风,号称铁掌无敌,却在赴朋友的宴会途中,被人连击三掌,当场毙命。

    无敌腿刘云飞,在家中喝茶时,突然被人袭击,中了一掌,当场毙命。

    笑金刚铁怀远,被人一掌打死在家门口……

    这些死亡的人中,不是一方强豪,就是武林大家,想当年也是叱咤江湖,傲啸武人的人物,可是这些武林中的中坚力量,却都不明不白的死了,而且是死在同一种掌力之下,这些人死的时候都有家人和朋友在场,他们的家人和朋友都和凶手照过面,可惜凶手蒙着面,看不见脸,但是凶手的身形,却像极了一个人,这个人,刚刚才杀了李无心,这个人就是王天,而且,掌力,也正是王天最善长的功夫之一,因此,各种传言不约而同的将矛头指向了正在逃亡的王天,就连那些一开始一相信王天会杀了李无心的人也开始慢慢的动摇了内心的相法,王天,在一些情绪激动的江湖人士的嘴里,成了败类的代名词。

    这些武林大豪,变得人人自危起来,因为谁也不知道,王天的下一个目标会是谁,说不定,王天下一个动手的目标就是自己,因此,这些人开始减少了应筹,家中也加强了守备,有的人更是夜不更衣,兵器就放在枕头边,以防王天突然袭击时,自己手无寸铁。

    而在听到了李无心的死迅后,倭寇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李无心在世的时候,倭寇侵犯边界一次,李无心就打压他们一次,每一次都让倭寇元气大伤,李无心和他的侠义道,在倭寇的眼里就是不败的神话,有的倭寇甚至拿李无心和侠义道来赌咒,由此可见倭寇有多么的害怕李无心和侠义道了。

    现在李无心死了,而李无心的左膀右臂王天也背上了杀死李无心的罪名,这两大威胁一去,侠义道的力量一下子就去掉了一斗多,这个消息,自动能不让倭寇欣喜若狂,于是在沉静了几年后,倭寇又开始向中原地区进犯,不过,可能是他们吃侠义道和中原武林的亏太多,所以行事小心巽巽,推进的速度并不快,只是做出了一些试探性的侵犯动作,对中原还构不成什么威胁。

    一时间,内忧外患因挠着整个中原武林,一些武林人士更是整天愁眉苦脸,仿佛世界末日到来,也有一些武林人士不廿于束手侍毙,奔走召唤,想集中一些有为之士的力量,来抵抗倭寇的侵犯很快的成立了一个组织“抗倭联盟”,可惜的是,这个组织由于是临时成立的,没有什么主心骨,也没有什么明确的教义,战斗力还不强,可是对于中原武林来说,这一个组织可能就是中原武林的全部希望了。

    这时,传出了一个让人振奋人心的消息,有人在九江发现了王天的行踪,立刻,这一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传遍了大江南北,侠义道倾全盟之力南下,想要一举歼灭王天,而那些武林大豪,为了解决自己的后顾之忧,也纷纷南下,赶往九江,也想杀了王天,整个武林,仿佛都被这件事所牵动了,而将倭寇入侵的事放在了一边。

    于是九江仿佛一该间人就突然多了起来,使得这坐依山傍水的小城变得热闹起来。

    陈玉走在街上,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看着街上越来越多的行人,陈玉心中不由的暗暗高兴,对于他们这种职业来说,人越多,他们起有机会发财。

    陈玉是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男孩,连他自己都讲不清楚自己是哪里人,父母是干什么的,从懂事开始,陈玉就一个人生活,靠行骗为生,九江的人都认得这个眉清目透秀的男孩,有的人还念他孤苦伶仃,有时不救济他一点食物,让他得以生存下去。

    陈玉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知道九江人对他好,因此,他专找外地人骗,从来不骗九江人,不过就算是他要骗,也骗不了,因为谁都认识他,知道他的职业。

    陈玉一边走,一边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一边注意观察着路上的行人,在寻思着晚饭着落在谁身上,冷不丁的,一双手轻轻的拍了一下陈玉的肩膀,一个声音在陈玉的耳边响起:“小子,浔阳楼怎么走。”

    陈玉开始心中一惊,可是一听这外地口音,心中暗喜晚饭有着落了。便转过头,看了一下来人,发现来人一是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子,正看着他,陈玉笑了一下:“大哥,你要去浔阳楼吗,那地方不好找,我带你去吧。”

    那中年汉子轻轻的踢了陈玉一脚:“谁是你这个小要饭的的大哥,叫大爷。”

    陈玉心中暗怒,可是看看对方的身形,只好陪着笑脸道:“大爷,大爷。”心中却暗暗问候了几声那中年汉子的三代以内近亲。

    那中年汉子可不知道陈玉的心中在暗骂,见陈玉叫得甜,脸上不由微微一笑:“这还差不多。小子,你给我带路,等到了,说不定大爷一高兴,赏你两文钱买包子吃。“

    陈玉心中暗骂:“你大爷的,两文钱,打发叫花子呢,老子可是九江城里的名人,老子今天不骗你点钱来花花就枉在九江城里混了这么多年了。”心中这样想,可是陈玉脸上却不敢表露什么,装出一副纯洁的笑容对那中年汉子道:“大爷,那我先谢谢你了。”

    那中年汉子有点不耐烦了,又踢了陈玉一脚:“***,别废话,快带路。”

    陈玉一闪,却没有闪开,腿上又挨了一脚,心中更怒了,暗暗道:‘等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嘴上却没有说什么,转过身来,给那中年汉子带路。浔阳楼明明是在东边,他却向西边走去。

    一旁认识陈玉的人在那中年汉子身上指指点点,仿佛看到了那中年汉子被骗时的表情,脸上还带着笑意。那中年汉子看到路边的人对自己指指点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觉得浑身不自在,便连声催促陈玉快走。

    陈玉心里骂了一声:“要死不想趁早呀。”也不理会那中年汉子的催促,脚下却快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