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微信性爱系统 > 微信性爱系统(29)
    作者:森破小子字数:9766

    第二十九章寡妇刘蕊

    作者的话:嗯…说好的赠送章节。网址:版主全拼+001+com接下来几章的情节,就进入到紧张刺激的对弈环节了,张漠要跟张在寅打对头,这个情节算是我构思了很久的部分,也是张漠逐渐成长的个重要环节,当然,肉戏是不会少的。

    张漠第二天醒来,把卧室里面大小两个姑娘叫醒,赵娇娇醒来之后就谨遵家规,洗漱工作做的很全面,还在卧室里面收拾了番,微微就懒散多了,直赖床到八点多,感觉肚子有些饿了才去洗漱了下,两个女人的第次会面是在早餐的餐桌上。

    赵娇娇对面前这个矮自己个头还多的粉嫩小女孩儿很是好奇,却不敢多问,微微也个劲儿的打量赵娇娇,张漠坐在两个女人中间,用筷子敲了敲盘子说道:“你们两个看什么哪?吃饭。”

    早饭是张漠早上起来买的钵仔玛和朝阳大包子以及营养粥,赵娇娇很听话的拾起筷子开始吃,微微则还在看赵娇娇,只听她突然说道:“赵姐姐,你的胸是什么时候开始发育的?”

    赵娇娇口包子差点没咽下去,她赶紧喝了口粥,然后小心的看了眼张漠,张漠皱着眉头拿起筷子放到微微面前说道:“老老实实吃你的东西。”

    微微拿起筷子,说道:“我不会用筷子。”

    张漠倒是忘了这茬子事情,他也不嫌麻烦,自己用筷子夹起钵仔玛喂微微,钵仔玛味道很好,微微吃第口就食欲大开,张漠就边喂她边自己吃饭,突然间张漠看到旁边赵娇娇咬着筷子看着两人亲密的举动,好像是在羡慕。

    张漠苦笑了下,夹起块儿钵仔玛到赵娇娇嘴边,赵娇娇脸下子红了,兴奋的张开嘴吃了进去,笑着小声说道:“谢谢主人。”

    刚喂完赵娇娇,微微这边又不乐意了,她使劲摇着张漠的手臂:“我还没吃饱呢!”

    张漠最后只能左边喂下右边喂下,微微和赵娇娇也不知道在较什么劲,居然谁也不肯先停嘴,最后大桌子早餐大部分都进到了两个女人的肚子里,微微吃完之后撑得直叹气,赵娇娇也吃了不少,肚子都有点鼓了起来,想到自己还想减肥,就有点后悔了。

    张漠带着两个女人下了楼,开车到了会所,张漠先把微微留在车里关注微信系统贴吧,微微果不其然又想大闹,张漠想再次使用吻别大法暂时安抚下来,没想到微微这个鬼精灵居然在张漠靠上来的时候把嘴唇对了上去,两人正面嘴对嘴亲了下,微微大赚,张漠落荒而逃。

    在电梯里面,赵娇娇欲言又止,张漠看她憋得难受,就说到:“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赵娇娇低着头小声问道:“那个女孩也是你的…奴隶吗?”

    微微在称呼张漠主人的时候,赵娇娇就想眼前这个女孩是不是张漠新收的奴隶,微微身材虽然萝莉,但是赵娇娇手底下干活的就有张梦雪这样的萝莉身体的妓女,赵娇娇还以为这个女孩也是同种类型的,她有了强烈的危机感,感觉微微好像要抢走自己的主人样,所以才会在饭桌上跟微微争风吃醋。

    张漠理解她的心思,解释说道:“她不是。她跟我的关系比较特殊,叫我主人也是有些特殊的原因,我的小贱奴目前就你个,你只要乖乖听话,我就只要你个。”张漠边在她耳边说话,边揉捏着她的柔软屁股。

    赵娇娇瞬间心花怒放,靠在张漠怀中任他揉捏,结果电梯刚好到达,门开外面站着好几个准备上班的姑娘,下子就看到了赵娇娇依偎在张漠怀中的样子,赵娇娇点也不避讳,张漠却有点略显尴尬,他揽着赵娇娇的肩膀走出来,然后进入到了经理办公室中。

    晨月海这时候刚刚吃完早饭,看两人进来,就知道昨天晚上两人应该也共度春宵过,晨月海跟他们两人说了早安,然后轻轻抚摸了下赵娇娇的肚子说道:“昨天又播种了,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要个小宝宝?我最近闲下来,让我带带孩子呀。”

    赵娇娇红着脸低下头,偷看张漠的表情,张漠说道:“最近我很忙,妈你还是找点其他的事情做吧。”他心里面说道:“其实咱俩已经有个女儿,而且已经长的亭亭玉立,情窦初开啦!”

    张漠跟两个女人询问了下会所最近的经营现状,得知没什么问题之后,张漠就跟两人告别,说要再次出门了。

    晨月海知道张漠要去面对那个挑战了,她对张漠有着盲目的信心,点也不担心张漠会搞砸,很放心的目送他离去。

    在电梯上的时候,微微就已经在张漠的脑海里面疯狂弹对话框提示他已经离去了多长时间,张漠注意力只要不在那上面就不会被干扰到,回到车里面之后微微便抱住他的手臂不放,张漠淡定的单手拧开引擎,然后把车载定位设定到了NJ市中区。

    张漠要去找张在寅了。

    张漠在昨天晚上调教赵娇娇的时候,就用手机和电脑查过了张在寅的资料。

    张在寅被老百姓们誉为JS名捕,在他手底下栽跟头的厅局级大佬数不胜数,这个家伙还专门设立了信访箱,老百姓如果有听闻那个大官儿有贪污的小道消息,就会在这个信访箱中投递诉状,张在寅每个月都会亲自看这些信件,虽然大多数都是诬告,但是张在寅也会认真排查,每天都挤出额外的时间来进行这方面的工作。

    张在寅认真而又严肃的工作态度,加上超人的推理能力,使得他在纪委的工作中独树帜,JS官员闻风丧胆,连纪委的人跟他交好的也不多,唯独因为他效绩突出而受益的几位大领导对他赞赏有加。

    张漠边回忆着张在寅的资料,突然对身边的微微说道:“微微,你说这世界上有完全正义的人类吗?”

    微微正闲得无聊,听到张漠主动跟她聊天,便高兴的跟张漠交谈起来:“主人,当然没有了,因为连神都不能完全正义,人是神造的,自然也不能了。”

    张漠点了点头,然后想起了他查资料的时候,在张在寅光明正大的效绩中唯的点小小的裂痕。

    张在寅在年前深入调查位官员的时候,这位官员还没到谈话阶段,就自杀了。

    本来这件事情是要隐瞒下来的,但是这位官员的家属纸诉状把张在寅告上了法庭,而且告的是谋杀罪,被告了其实也没什么,只需要压住媒体不让他们报道,还是没人知道,但是偏偏张在寅默许了媒体报道的举动,时间这件事情被搞得满城风雨,张在寅好像要通过这个庭审像世人宣布自己的清白样,开庭审理的时候直接拿出了有力的不在场证明,以及证人的证言,原告方的律师面对张在寅节节败退,被搞得毫无还手之力,原告方彻底败诉,张在寅完全胜出,JS人民奔走相告,好像打了个大胜仗样。

    这件事情之后,张在寅在民众中的声望愈发高涨,今年已经有传言张在寅要在明年接替JS纪委监察厅厅长的职位。

    张漠跟微微样,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完全正义的人,张在寅即便再完美,也定有犯错的时候。张漠的注意力自然集中在那个自杀的官员身上,张漠并不了解张在寅,而且他没有办法接触到他,更没办法进入纪委系统中了解更多关于张在寅的事情,现在张漠唯的着手点,就是那个被张在寅逼迫到自杀的官员的家属。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张漠要逐步的把棋子捏在手中,才有跟张在寅对弈的资本。

    又开了天车回到N

    J,张漠的心境已经不同于以往,而且微微来到

    了自己身边,张漠信心十足,下定决心要干掉张在寅。

    张漠开车开到NJ之后已经是下午时分,微微已经在车里面睡着了,张漠也有疲惫,靠在座位上小憩了会儿,直到微微摇着他的手臂把他弄醒,张漠带着微微去吃了晚饭,开了个酒店房间,张漠给微微打开电视想让她老实待在酒店里面,微微自然不想听话,张漠只好好好跟她解释:

    “微微,我现在要去干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情关乎到我的未来,甚至是…生死。你知道死亡是什么东西吗?就是如果我死了,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微微皱着眉头问道:“我可以用神力修补你的身体,只要有能量就行,所以你不会死的。”

    张漠说道:“如果你没能量了呢?”

    微微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没有能量的情况,她皱着眉头想了好半天,最后只能无奈的看着张漠,说道:“我不知道。”

    张漠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你要乖乖待在家里面,只要你听我的话,我定会给你个未来,辈子都在起。所以为了以后着想,现在先忍耐下,好吗?”

    微微点了点头。

    张漠出门之前,嘱咐微微除了自己回来,外人律不给开门,微微虽然不情愿,也只能看着张漠离开,张漠临走的时候给她打开空调弄好热水打开电视,还教会她使用遥控器,搞定之后就开始了他的旅程。

    张漠的第个目的地是那个自杀官员的家。

    这名自杀的官员叫做陈震中,NJ本地人,被调查的时候是NJ质监局副局长,在那个时候已经算是方人物了,这个事件的内情张漠是完全不了解的,他利用苏城警局的户口系统查到了陈震中的家庭住址以及家庭情况,亲自去拜访就势在必行了。

    张漠在NJ现在行事非常小心,他的车已经被张在寅锁定,如果太过招摇定会引来跟踪,在想摆脱就有点难了,因此张漠的对路线好好规划了番,挑了个比较安全的路线开始前进。

    来到陈震中家门外,张漠已经提前查到了他家现在的情况,他的妻子刘蕊在败诉之后直没有改嫁,这年来都在专心工作供养自己儿子上大学,张漠在门前敲了敲门。

    门开,刘蕊的容貌让张漠吃了惊,这个陈震中的妻子相当漂亮,双大大的丹凤眼配上适中的眉毛,鼻梁挺拔而又修长,最关键的是嘴还挺小巧,整个脸上透露出种南方女子的恬静美感,有点刘亦菲的感觉。

    张漠楞了下,然后掏出自己的监察证说道:“刘女士你好,我是来自纪委的…”

    张漠还没说出自己是纪委的什么人,刘蕊脸色变,然后马上就想关上门,张漠已经预想到了她会有这种反应,只脚直接插进门缝之中,还没等刘蕊开口赶他走人,张漠掏出了张在寅的照片说道:“刘女士,我来找你是为了把这个人搞下台,你确定你要把我拒之门外?”

    刘蕊盯着那张照片,美眸之中似乎有火要喷出来,她打开门,对张漠鞠了个躬说道:“请进来谈话。”

    与此同时,距离此处好几公里之外的NJ市区,李祥民刚刚下班,办公室里面就剩下他个人了,他抬手关掉空调,然后检查了下办公室,最后打开门正准备离开,却发现门外有人。

    门外这个人身材矮小,才到他的胸口,但是这个人昂首挺胸,留着小胡子,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这个人自然就是张在寅。

    李祥民心中惊,但是长时间的官场历练早已经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他赶紧漏出微笑,对张在寅伸出手说道:“哟,这不是张厅长吗?”

    张在寅伸手跟李祥民握手,说道:“李厅长,近来可好啊?”

    李祥民继续微笑着说道:“还好还好,我们这边还没到特别忙的时候,张厅长找我有什么事情?”

    张在寅捏着自己的小胡子说道:“李厅长,距离咱们上次谈话也有段时间了,我今天过来是想给你个小小的忠告。”

    李祥民说道:“愿闻其详。”

    张在寅盯着李祥民的眼睛,表情严肃的说道:“李厅长,有时候些人就是喜欢狐假虎威,混官场的时候最怕碰到这种人,被这种人吓唬住了,可就辈子要低着头走路了呀。而且,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小毛头,李厅长你说是不是?”

    李祥民微笑着点了点头:“张厅长今天特地过来原来是为了跟我讲为官处事的道理,只不过我实在是太愚钝,没太听懂,张厅长是不是说的更加直白些?”

    张在寅摇了摇头说道:“李厅长,你听不听懂其实并不关键,关键是你听进去就好了,那么,咱们有缘分再见。”

    张在寅也不管李祥民的反应,径自就迈着步子离开了,李祥民面色严肃的望着这个矮个子离去的身影,陷入了沉思之中。

    视角回到张漠这边。

    张漠被这位漂亮寡妇请进门之后,便坐在了她家中的沙发之上,张漠进门的时候先大量了下刘蕊的衣装,很简约大方的家庭装,上身是秋衣加件黄色,下身是米色的塑身秋裤,她的腿是有点X型的,两条大腿并的有点紧,在紧身秋衣的塑身之下,整体身材还是很不错的,张漠看完她的身体,有大致在屋子里面扫了圈,他眼睛很尖,看到了卧室里面还摆着陈震中的灵堂。

    “先自我介绍下吧,我来自纪委,名字叫做张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是…针对JS监察厅副厅长张在寅的调查工作。”张漠知道面前这位漂亮寡妇对他还心有疑虑,上来就开门见山的说,“不瞒您说,张在寅最近段时间的行动有诸多违纪行为,而且他牵扯进了派系斗争当中,所以上头针对他做了份评估报告,报告显示,张在寅的执法行为对纪委内部影响极坏,所以暗中下令我们针对他进行调查,而本次调查的重点就是…年前陈震中同志的自杀案。”

    刘蕊给张漠端上来杯茶,然后坐到他对面说道:“张长官,我始终坚持,我丈夫绝对不是自杀。”

    张漠点了点头说道:“我今天就是来了解这件事情的,客观来讲,我们也不能完全信任你和你家人的话,我们也在怀疑张在寅在整个事件中有所隐瞒,所以说,我们需要多方求证,力求还原整个事件的真相,如果这件事真的能够对张在寅的违纪行为提供有力证据,我们就定立即起诉他!所以,刘女士,我需要你说真话,如果你添油加醋,说出很多张在寅莫须有的罪名,恐怕无法帮到我们。”

    刘蕊嫁给丈夫这么长时间,也了解些官场上的事情,她听就能够明白张漠的来由,张漠代表了官场上的个势力,这个势力因为张在寅的存在而蒙受了许多损失,就是为了搞掉张在寅,刘蕊在年前为了给丈夫报仇,东奔西走不知道拜访了多少律师事务所,求助了多少人,但是得到的答复都是无能为力,刘蕊经过年的辛劳,复仇的心已经要逐渐平静下来,张漠的出现又给了她无限的希望,听完张漠的话,刘蕊眼中闪出了光芒,她说道:“张长官,你放心,我会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虽然有些是我主观的判断,但是也请你听我讲完!”

    张漠点了点头,喝了口茶听刘蕊讲述起来。

    故事在两年前开始,陈震中早就知道自己要被纪委约谈这件事,回到家中之后,他像所有官员样,开始四处寻求帮助,也许是上天要放陈震中马,以前陈震中在个水上餐厅结识了位高官,他跟这个人有过段时间来往,但是近几个月已经没再联系了,他抱着试试的心态又联系上这个人,此人跟他见了面,在酒席上两人喝的很是高兴,那个高官答应帮助陈震中运营关系。

    听到这里,张漠插嘴问道:“刘女士,这些都是你丈夫亲口说的?”

    刘蕊面色肯定的说道:“张长官,在水上餐厅初试那位大官的时候,我也在场,绝对不假,而且后来我丈夫还邀请那位大官来我们家,我也亲眼看到过。”

    张漠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讲。

    故事继续,后来陈震中气色天比天好,好像平安过关了,但是直到有天,张在寅找上了门来。

    刘蕊说道这个部分,言语之中已经透露出了对张在寅露骨的恨意,张在寅本来是要约谈陈震中,但是上头不让他继续搞这件事情,显然是哪位大官帮陈震中搞定了这件事,张在寅并不死心,居然用了个特别的手段,让陈震中俯首认罪。

    张漠好奇的问道:“什么手段?”

    刘蕊说道:“我跟我丈夫有个儿子,那年刚刚上大学,张在寅派人在大学里面找到了我儿子,并且…让人诱导他让他染上了赌瘾…”

    张漠简直惊呆了,他失声问道:“这怎么可能?!”

    刘蕊想到儿子,便止不住流泪,她哭着说道:“这件事是真的,张长官,你继续听我说,我儿子输个月就输了十万多,然后他借高利贷给我儿子,儿子继续输,年时间下来,最后居然欠了高利贷将近四百万…”

    张漠震惊的无以复加,他突然知道张在寅要用什么手段搞陈震中了。

    “我儿子最后没办法换钱,借钱借到了他小姨那边,我妹妹偷偷跟我说了,我跟丈夫才知道这件事,我们接了儿子回家,打算给他还钱,然后让他改头换面重新做人,就在这个时刻,张在寅出现了,他威胁我丈夫,说我们家的财产的总额经过评估也只有百多万,四百多万说还就给儿子还了,传到媒体耳中,会是种什么景象?我承认我丈夫曾经贪腐过,但是贪腐最多双规判刑,没收财产,怎么能够致死?”

    张漠继续问道:“这么说来陈震中同志…确实是自杀?”

    刘蕊说道:“张在寅几乎每周都会找我丈夫,我丈夫当时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心思,他给儿子还了钱,然后跟我说,如果张在寅再来找他,他就在张在寅前面前自杀,逼死个官员,这种事情对于张在寅来说绝对是件大大的丑闻,而且他的手段也很不光彩,如果这件事直调查下去,对他是很不利的…但是,可惜我是个无能的妇人,我没能劝住丈夫,在他死之后,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上法院告了张在寅,却没想到他早已准备了后手,居然准备了段谈话录音当做不在场证据…”

    张漠问道:“是什么不在场证明?”

    刘蕊说道:“张长官请等下,那份证据是有备份的。”

    刘蕊打开电脑,播放了段音频,原来这是段演讲,是张在寅正在背个发言稿的录音,录音中回响着悠扬的爵士乐声音,最重要的是有段里面有个响声,是纪委大楼下午四点时的整点报时声,而四点钟正好就是陈震中上吊自杀的时间。

    整个事件,张漠终于全面的了解到了,如果刘蕊说的全是真的,那么这个张在寅定是在用以暴制暴的方式逼死了陈震中,但是这个方式实在是太过于残忍,竟然直接毁灭了个家庭,还让个学生沾染上了赌瘾。

    张漠坐在沙发上皱眉思考了很久,说道:“刘女士…你的话我能信多少?”

    刘蕊差点都没给张漠下跪了,她抹着眼泪说道:“张长官,我说的全都是真的,张在寅得势之后,我奔走了很多地方,求了很多人,但是他们都不肯帮我,你定要相信我呀。”

    张漠依旧沉默不语,这个时候其实张漠正在思考整个事件,但是刘蕊却有了别的想法,她突然想到了官场上的那套作风,刘蕊站起身来,然后走到卧室把窗帘拉死,慢慢走到张漠身边贴着他坐了下来,伸手握着张漠的手轻声说道:“张长官,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今天你就在我这里休息吧。”

    刘蕊突然的动作让张漠有点莫名其妙,但是下秒张漠就懂了,原来刘蕊是在色诱他,出卖自己的肉体来在他身上加重筹码,赌未来张漠以及张漠身后的势力能够给她老公翻案,张漠其实本来对刘蕊没有动那种心思,但是在刘蕊醉人体香以及漂亮容颜的诱惑下,张漠心动了。

    张漠握了握刘蕊的手,欲擒故纵的说道:“刘女士,你放心好了,你说的事情我回去之后定多方考证,有了综合性的结论之后再下判断,你说的这些话很有帮助,我这就要走了。”

    张漠起身,刘蕊赶忙绕到他跟前拉住张漠的手,轻声说道:“张长官,留下来休息吧,难道是你嫌我老了么?”

    张漠摆了摆手,说道:“张女士年轻的很,我留在这里,恐怕不妥…”

    刘蕊突然关掉了客厅的主要灯光,只有几盏射灯亮着,客厅顿时昏暗了下来,她边淫笑着抚摸着张漠的胯下,边拉着张漠的手按在自己胸部上,说道:“留下来吧张长官,自从我丈夫走了之后,我每天都很饥渴,下面每天都要流好多水,如果儿子在家的话,我都忍不住要跟儿子乱伦了…”

    刘蕊是陈震中这种厅级官员的妻子,自然知道官场上面这些大官都喜欢什么,般的妓女他们根本就瞧不上眼,些有特殊身份的女人他们才会有兴趣,像是什么空姐、女医生、女警察

    之类的才行,而她这个寡妇其实也算种特殊身份。

    面对突然表现的淫荡起来的刘蕊,张漠自然是无法拒绝,他用手揉着刘蕊硕大的胸部,说道:“去卧室吧。”

    刘蕊心中痛,卧室里面可是摆着他丈夫的灵位,这相当于在丈夫面前跟别的男人做爱,刘蕊虽然不愿意,但是事关报仇大计,已经熄灭了的复仇之心因为张漠的到来又重新复活过来,刘蕊脸上挂着笑,轻声说道:“好呀,我丈夫现在睡着了,偷偷的来吧。”

    张漠时间感觉有点刺激,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魂,张漠怕是要被陈震中的鬼魂给缠上了,不过张漠连神都见过了,还会怕鬼魂?

    两人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边走进了卧室里面,到了卧室里面之后,刘蕊关上门来,然后开始脱张漠的衣服,张漠很快被拖的只剩下个裤头了,刘蕊坐在床上,看了眼丈夫的灵位,然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张漠心中动,他上床,然后跪着来到刘蕊的身后,亲手给她脱衣服,刘蕊知道张漠的想法,她半推半就的说道:“张长官,不要…”

    张漠掰开刘蕊的手,强行开始脱她的衣服,第件自然是坎肩,张漠拉开坎肩,直接脱下来了她的秋衣,刘蕊的胸很大,张漠目测至少要有E罩杯,胸罩是米黄色的,还有点蕾丝花纹,张漠摸了摸她的胸衣,又捏了把她略微有些赘肉的小腹,微信系统贴吧讨论便隔着胸罩揉搓起刘蕊的胸部来,在她耳边说道:“夫人,你的奶子真大。”

    刘蕊低着头说道:“别戏弄我了…”

    张漠又脱她的秋裤,刘蕊挣扎了两下就顺其自然了,刘蕊的内裤是淡粉色的,在昏暗的灯光下很是诱人,张漠的阴茎隔着内裤就勃起了,直接顶在了她的背上。

    张漠有点暴力的扯掉刘蕊的胸罩,她的大奶子下子跳了出来,张漠在她背后疯狂揉捏着那对奶子,洁白的乳肉在他的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刘蕊兴奋的小声吟叫着,张漠在她耳边说道:“在你丈夫面前被别的男人玩弄奶子,感觉如何?”

    刘蕊双手捂住脸,说道:“张长官,你玩就玩了,能不能不要说了…我不能这样…”

    张漠玩了会儿,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张漠把腰部挺到刘蕊的面前,勃起的阴茎把内裤撑得高高的,刘蕊心中虽然感觉愧对自己老公,但是面对鼓胀的如此高耸的男人下体,下面又瘙痒至极,张漠偏偏就不自己脱内裤,“反正早晚要被干。”小寡妇给自己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伸手就想去脱张漠的内裤。

    张漠却往后收腰部,躲了下,说道:“叫声好老公来听听。”

    刘蕊扭捏了下,不肯叫,张漠用撑得高高的内裤在刘蕊洁白滑腻的上身皮肤上到处摩擦着,特意在她的乳头上拨弄着,时不时还把凸起的顶端放在刘蕊嘴巴附近,刘蕊闻着那强烈的男人气息,轻声说道:“好老公。”

    张漠又用戳了她嘴巴下,说道:“声音太小。”

    刘蕊闭上双眼,说道:“好老公!”

    “想要好老公的什么?”

    刘蕊夹着大腿,好像做了很大斗争样,说了句:“想要好老公的大鸡吧!”

    张漠笑着让她脱下内裤,巨大的阴茎跳了出来,暗红色的龟头蹭到刘蕊的脸上,刘蕊深吸了口气,显然是没见过这么大的,她心中很是害怕,但是想到报仇的事情,她闭上眼睛就把嘴张开到最大,把张漠的阴茎喊到嘴里面吸了起来。

    张漠调整了下位置,躺在了刘蕊和她丈夫以前的双人床上,然后享受刘蕊的服务,刘蕊趴在张漠面前上下口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张漠便用手在她身上游走起来,时不时抓下她的大奶子。

    口了会儿,张漠想干了,便拉了刘蕊到自己身边,自己侧面躺着,让她面对着自己,然后抬起她的大腿,刘蕊惊呼声,说道:“要带安全套呀!”

    张漠才不管什么安全套,直接长驱直入,边欣赏着她的表情,挺腰就把龟头奸入了她的肉缝之中!

    刘蕊从没有感受过被

    如此巨大的龟头入侵的感觉,加上阴道已经长时间没有被阴精插入了,下子就被顶的翻了白眼,张漠下下把自己的阴茎往前送,刘蕊无处可逃,只能任由张漠把阴茎插入到最深处,两人的肉体侧躺着正面贴合在起,张漠的左臂被刘蕊枕着,左手在后面搂住她的背部,右手抬起她的大腿,仅凭腰部的力量下下耸动着,刘蕊被干的浑身软肉颤动,两个乳房挤在张漠健壮的胸前,两人的乳头互相摩擦着,干了几下之后,下面就传来了“扑哧扑哧”的水声,刘蕊终于适应,阴道里面渗出了大量淫液,在张漠粗硬肉棒的搅动下更加顺畅,抽插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嗯…嗯…嗯”

    刘蕊鼻子里面小声哼哼着,虽然很爽,但是她不想在这个房间里面浪叫,只能咬牙强忍着。

    小寡妇的阴道是口袋型的,阴道口很紧张,里面比较宽松,但是褶皱很多,摩擦感也比紧致的阴道差不了多少,刘蕊也许是太紧张了,阴道口很有力道,张漠感觉自己的阴茎好像在被用力撸动样,很是刺激爽快,但是张漠肯定不会先缴枪的,他闭着精关,边抽插边观察刘蕊的面部表情,张漠发现如果他每下都插的幅度不大,但是插的频率快,刘蕊就会摇着下嘴唇坚持不让自己叫床,张漠知道她受不了快速的,就飞快的抖动起自己的腰部!

    刘蕊下子被干的浑身酸麻,两只手终于反抱住了张漠的裸体,下体也紧紧的往张漠这边凑,张漠继续抽动,两人抖的整个床都吱呀吱呀响了起来,刘蕊终于受不了了,大声喊了起来:“爽死了…啊!…啊哈…要被大鸡吧干死了…!上天了!”

    张漠感觉她的阴道正在急剧收缩,他保持这种高速抽插的状态,口气把刘蕊送上高潮,刘蕊狂乱的搂住张漠的背部,贪婪的吮吸着体内的肉棒,张漠保持姿势动不动,用龟头静静感受这个饥渴小寡妇子宫口阴精的涌动。

    良久,刘蕊长舒口气,然后松开了张漠,张漠拉出阴茎,串晶

    莹剔透的淫液丝线还连接着龟头和刘蕊的阴道口,刘蕊面部通红,想到自己刚才放浪的姿态,便捂着脸扭过头去。

    PS:微微出场之后,我关注评论好久,大部分读者还是挺喜欢她的,这我就放心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