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微信性爱系统 > 微信性爱系统(27)
    作者:森破小子字数:9903

    第二十七章:否极泰来

    张漠正优哉游哉的等待着造星计划的步步实施,件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已经在昨晚发生了。版主0零壹电COM

    地点是js纪委监察厅,副厅长张在寅的办公室。

    “然后李祥民厅长似乎是打了个电话…”

    张在寅伸了下手打断了纪委科员小李的陈述,皱着眉头问到:“似乎?到底是打了还是没打?”

    纪委科员小李苦着脸说道:“张厅长,我们为了保证隐蔽性,观察距离李祥民厅长非常的远,就算是拿着望远镜也很难看到他办公室里面的情况,当时李祥民厅长坐在沙发上,旁边是电话,但是他整个上身都被窗帘挡着,我们实在是不好判断他坐在电话旁边的那段时间有没有打电话…”

    张在寅叹了口气,说道:“你们俩还是不够机灵啊,那个时候打下他办公室里的电话不就知道了?如果他在打电话,那就是占线,不占线就是没打呀!”

    小李愣了下,嘟哝着说道:“我们哪有张厅长这么好用的脑子啊”

    “好了好了,继续说。”

    “是,然后李祥民厅长去停车场开车,这个时候是下午五点钟整,他走的很着急,好像要做什么急事,然后很快他表哥李忠民也从政府大楼里面出来了,坐在了副驾驶里面…”

    “等等,细节说清楚,李祥民先开车等李忠民下来的,还是两人几乎同时下来的,然后起开了车?”

    小李愣了下,问到:“这有啥区别?”

    张在寅瞪了他眼,说道:“区别大了去了!如果李祥

    "w'w^w点0^1'b"z点n`e"t

    民是开好了车等着李忠民下来的,说明事情可能是在他们计划当中的,李忠民不慌不忙游刃有余,但是如果是两个人几乎起下来的,那就有更大概率是急事。”

    小李回忆了下,说道:“是起下来的。之后,我们就开车跟了上去,他们开的很快,我们追的很着急,差点没跟丢,以后两人直接回了李忠民厅长家,然后飞快的奔上楼去,这个时间是五点二十,陈哥去盯室内情况了,我继续坐车里在外面看着,过了五分钟左右,又来了辆车,是广电局的车,里面是余长海副局长,他脚步也很快,直接就奔着李忠民厅长家里面去了…”

    “显然是有什么突发状况,李祥民刚才定是在打电话通知他哥,然后两人急急忙忙就出门了,之后你又说到…余长海?”张在寅的眉头紧紧皱在起,他从座位上下来,手扶着座位把手,手揉捏着自己的小胡子,好像很想不通余长海为什么也会牵扯进来,他挥了挥手示意继续说。

    “半个小时后,三个人从李忠民厅长家里下来,其中两个人很好辨认,经查证个是余枫,余长海副局长的儿子,个是李建业,李忠民厅长的儿子,还有个年轻人不认识,完全没有头绪。”

    张在寅说道:“这个你们不认识的年轻人绝对不可能是李祥民的儿子。”

    小李说道:“我们当时就猜是李祥民厅长的儿子,但是查过之后确实不是,他儿子还在英国留学呢。之后我们继续停留在李忠民的住房外面蹲守,晚上九点四十,李祥民从李忠民的住房里面出来,我们就没再继续观察了。”

    张在寅指了指另外位纪委科员,说道:“小陈,说下他家里面的情况。”

    小陈说道:“我们是跟踪过来的,等我上到对面大楼楼顶的时候,余长海都已经进房间有段时间了,他们是在客厅里面谈话的,所以我拿着望远镜只能看到卧室里面的情况,刚开始卧室里面没有人,之后出现了个很是奇怪的情况”

    张在寅坐直了身体,问道:“什么情况?”

    “先是余枫,来到了那个客厅,然后反手关上了客厅的门,之后就傻站在里面,过了会儿他就出去了,换了李建业进来,余枫出去,李建业的动作跟余枫模样,过了阵子他也出去了。”

    张在寅点了点头,然后自言自语地说道:“隔离审查?”

    张在寅又问了些细节,眉头渐渐松开了,他慢慢走到对面的桌子旁,然后打开唱片机,爵士乐响起,他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说道:“辛苦你们啦,明天早,你们两个需要分头行动。”

    两位纪委科员交换了下眼神,问到:“是个盯李祥民,个盯李忠民么?”

    张在寅眼中闪过深邃的光芒,他摇了摇头,说道:“个继续盯李祥民,另个…去盯那个神秘的年轻人。”

    两位纪委科员虽然不太理解,但是也只能听令,两人刚想走,张在寅的声音又从他们背后响了起来:“对了,如果你们找不到那个神秘年轻人的踪迹,不妨先跟踪到余枫和李建业,他们定会和那个神秘年轻人会面的。至于怎么找到余枫和李建业,不用我告诉你们了吧?”两人应了声,走出了办公室。

    两人走后,吴雨声好奇的问到:“那个年轻人…很重要?”

    张在寅嘴角微微翘起,说道:“小吴啊,其实我们切的谜团在这个年轻人出现之后…已经全部解开了。我敢跟你打赌,这个年轻人,是这系列事件中的最关键人物!!!”

    吴雨声听到这句话顿时起了身鸡皮疙瘩,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在看侦探小说,怎么个完全没有出现过的陌生年轻人,就成了最关键人物了?

    张在寅在悠扬的爵士乐中开始了自己的推理:“我们从头开始说起,李祥民这次在纪委过关,定是有人在暗中帮他,这个人至少是给他透露了他要被约谈这么个信息,之后李祥民在被约谈的前天晚上打了三十多个电话运营关系,导致我对他的调查计划还没有开始就全盘落空了,这是我们最开始怀疑他的原因,然后我们可以猜想,这个神秘的报信人的权力到底有多大?这很奇怪,很耐人寻味。他知道纪委的审查名单,而能知道这个名单的就只有纪委的这几位核心领导,所以纪委的下属人物是不可能通风报信的,于是我开始怀疑咱们纪委内部的领导层,我在李祥民刚刚过关的时候就开始怀疑了,经过我这几天的排查,他们基本上都不可能给李祥民通风报信,因为他们几个人没有跟李祥民有任何来往记录,开会之后我们所有人都在办公室连夜加班,而且也没有动机去提前通知李祥民,所以这个给李祥民通风报信的人,只可能是上头的…上头,就是给我们名单的那些人。”

    张在寅指了指自己的头顶,吴雨声差点惊呼出声,说道:“您是说…那个上头?!”

    张在寅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对,他是上头的人物,这是唯的解释,但是问题又来了,他既然权力如此之大,为何不直接从名单上删掉李祥民的名字?这个问题困惑了我很久,转了很多弯之后,我走进了死胡同,后来我干脆让自己想的简单暴力点,如果他只有知情权,却没有修改名单的实权呢?这切就说得通了,这两天我仔细想了想,觉得符合这个条件的人其实还挺多的,直到今天听说了这些事情,我就基本锁定这个人的身份了。”

    吴雨声还是头雾水,问到:“这个年轻人?他怎么可能是上头的人物?”

    张在寅微笑着揉捏着他的小胡子,说道:“这个年轻人,他当然不可能是上头的人物,他的年纪不对,但是如果我们假设他是个官二代,而且是个很厉害的大官的后代,再假设这个大官就是中央纪委中的人物,所以这个官二代能够有机会窥得名单,却没有更改名单的权力,是不是切就都说的通了?昨天三位厅局级别的大官火急火燎赶回家去,就是为了见那两个儿子?不对,他们定是来见那个年轻人!因为这个年轻人手里面握着足以让他们葬送在官场上的有力贪污证据!在联想下他们在家里面的举动,好像是在讯问他们的儿子,就只有官二代才能在这三位厅局级别的大官面前能有如此威风了。”

    吴雨声顺着张在寅的思路捋了圈,终于想明白了,说道:“您说的这些推论,是完全有可能成立的。可是,既然您猜测那个年轻人来头如此之大,您还要调查他?”

    张在寅笑了笑,说道:“就算他是号的儿子,我也照查不误!咱们号不是开会说过吗?作风建设,要深入落实,坚持不懈!而且,这切也只是推理罢了,是不是我想的这样,还有待考证。小吴,这就是这份工作最大的乐趣所在了。”

    吴雨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心中不禁对张在寅佩服起来,张在寅通过系列的推理,已经基本上接近了事情的真相,但是张在寅万万不可能想到,张漠只不过是个假的官二代,他手中的微信性爱系统这种具有神力的神奇造物,也是断然想不到的。

    张漠此时当然不知道,他显然已经完全的暴露在了张在寅的视野之下,也不可能想到自己已经被张在寅列为了首要调查目标,他现在还优哉游哉的准备去找林听水。

    现在是中午时分,林听水早早的就吃了午饭然后去练习小提琴了,张漠打了她两次电话她都没有接到,张漠本来都要放弃联系她了,这家伙又给张漠打了回来。

    张漠来到林听水的练琴房门外,下就听到了悠扬的小提琴声,他没着急进去,而是站在窗外往里面看了下,林听水拿起小提琴之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不样了,似乎多了很多从容和自信,虽然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在专业的小提琴演奏动作中,张漠感受到了她对音乐的热爱。

    张漠走进去之后,林听水没有发现他,继续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之中,拉完整首曲子,两人才打上招呼。

    “很好听,虽然我不懂音乐。”张漠对她笑了笑。

    林听水拿着小提琴,对说道:“我就只会小提琴,其他的都做不好。”

    张漠本想夸她口交技术不错,但是这种黄色玩笑不知怎么的就是在她面前说不出口,张漠也只好用比较平和的方式跟她交流起来,林听水虽然看起来是那种不谙世事的类型,但是从说话上来说还算是懂事,她能意识到她现在已经属于张漠,她坐到张漠身边,尽量让自己距离张漠近些,会对张漠嘘寒问暖,还问张漠今晚要不要她陪,张漠刚想答应下来,他的手机响了,看是李建业,张漠就接了电话,李建业在电话里面询问张漠对艺术节的安排是否满意,张漠挺满意的,就给了他个好评,李建业很是兴奋,又次邀请张漠起去洗温泉,张漠看了眼身边的林听水,她正沉静的翻看着放在膝上的乐谱,好像整个世界都跟她没有关系样,张漠突然之间感觉现在还不是跟她做爱的时候,就答应了李建业。

    跟林听水说晚上有应酬,林听水没有失望也没有欣喜,很平静的点了点头,张漠摸了摸她的头发让她继续练小提琴,然后去看了看柯佳琴的情况,柯佳琴那边进行的很顺利,她的伴舞们刚开始对她的想法都是“走后门的关系户”,现在见识到柯佳琴的本事之后,想法就成了“很有实力的舞者”,现在大家的气氛很好,练习进度也很不错。下午的时间张漠就基本上用很悠闲的方式消耗掉了,晚饭李建业请客,余枫也来了,三人直接选择在汤山颐尚碰面。

    这个时候张漠还不知道,他马上就要被纪委的人跟踪了。

    纪委科员小李开着辆很不起眼的polo,直不紧不慢的尾随在李建业的车后,跟张在寅预言的样,小李今天早起来之后就试图在李祥民家附近以及政府大楼附近寻找张漠的身影,但是很显然,他做梦也想不到张漠会出现在南广,转悠了上午也没找着张漠的半点线索,只好按照张在寅的提示,直跟着李建业,李建业直在家,直到下午五点半才从家里面出来,小李紧随其后,起到了汤山颐尚,果不其然在那里第二次见到了张漠。

    张漠当天晚上在汤山颐尚玩的还是挺舒心的,先跟李建业余枫以及个专门过来陪酒的年轻人吃了个饭,吃饭的时候张漠本不想喝酒,李建业差点没给张漠跪下求他喝,最终还是喝了些,在酒场上旦喝下去酒,什么话都好说了,顿饭下来宾主尽欢,因为这顿饭吃的比较早,七点钟就吃完了,四个人立马就去泡了个温泉,泡完之后打麻将打到将近十点,四个人总算散场,张漠这边自然是有女学生来服务的,这次又换了个新的女学生,张漠也许是喝的酒有点多,女学生在给他按摩的时候他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张漠醒来,李建业等人还在呼呼大睡,张漠好几天没有健身,打算去锻炼下身体,结果出门就收到了微信性爱系统的报警提示。

    附近的人系统开启之后,张漠周围只要有人对他有恶意,性爱系统就会立即发出警报,张漠在设计干掉程宇豪的时候就非常依赖这个功能,时隔个多月之后,警报再次响起,张漠整个人汗毛都立了起来,是什么样的人会在NJ这个对他来说比较陌生的地方对他产生了敌意?难道是李建业李忠民父子?

    张漠坐在车里,赶紧掏出手机,看居然是个不认识的人,微信性爱系统提示这个人正在跟踪张漠,张漠皱了皱眉头,再往下看,便有了大难临头的感觉。

    这个人的职位显示是JS纪委的。

    “怎么会被纪委盯上的?”张漠略微有点惊慌之余,不禁百思不得其解,他慢慢回想自己到底哪个环节犯了严重失误,导致被纪委的人盯上,他想了好会儿也想不起来,他当然不知道张在寅是个多么聪明而又难缠的对手,对于张在寅来说,至于要点点蛛丝马迹,以及合理的推理,张漠就很难躲藏了。

    当下最关键的是先摆脱掉对方的跟踪,张漠深吸口气,心脏跳的越来越快,踩下油门开始离开汤山颐尚。

    不会儿,张漠就从后视镜里面锁定了追踪车辆,是辆大众polo,张漠在市区里面漫无目的转了圈之后,就只有这么辆车始终跟在自己身后,张漠心中动,突然想起了个地方,他把导航设定好,装作淡定的继续行驶下去。

    小李跟着跟着,突然发现张漠的车开进了个巷子中,他不敢跟的太紧,被发现可就功亏篑了,因此他稍微等了下,也拐进了巷子慢慢往前开,然后就看到了张漠把车停在了里面的个停车场之中,然后下车走进了里面的个店内,小李伸头看,是家叫做“奥金国际”的赌场。

    小李拿不定注意是跟进去还是在外面继续等着,他先把车慢慢退了出来,然后下车打了电话给张在寅,询问是否跟进去,张在寅沉吟了下,命令他如果张漠个小时之后还不出来,就跟进去看看。

    小李虽然不是专业的跟踪人士,但是他也知道进赌场不能穿的太过随意,便在车里面换了身西装,然后坐车里慢慢等,等了个小时之后张漠还没有出来,小李便下了车,然后走进了赌场当中。

    赌场里面现在没多少人,小李稍微逛了圈就排查清楚了,张漠已经消失在了赌场当中,小李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又逛了圈,确定张漠已经人间蒸发了。

    小李心中微微惊,暗想难道自己被发现了?可是也没见着张漠从正门出来呀,他赶紧走出赌场,外面的停车场上张漠的车已经消失不见,小李赶紧给张在寅打电话,张在寅说道:“你被发现了?看来他是具有反追踪意识的,既然他躲着你,多半还拿不准你的身份,记住,如果他主动跟你会面交谈,你就直言你是纪委的就行,我认为他是忌惮咱们的,毕竟偷偷看了他老爸的名单…他避战咱们就继续逼迫他,你继续跟着余枫、李建业这两个,他们可能还会见面的。”

    小李应了声,有点郁闷的把手机塞进口袋里面,然后开始想自己是怎么被发现的,他走出赌场,然后开车离开继续去跟李建业了。

    小李不知道,他刚才所有的动作都已经被张漠看在了眼里。

    张漠此时正站在奥金国际赌场的房顶之上。

    张漠因为持有奥金国际的VIP卡片,除了经理办公室他哪里都能去,赌场般都是设有后门的,问了服务生后门在哪里之后,张漠本想把车停在这里走了之,但是想到没车总是不方便,此时的张漠头脑很是清醒,他耍了个小手段,把车挪了下位置,停在了辆越野车后面,小李出来之后看了眼张漠刚才的停车位置,还以为张漠的车已经被开走了,却没有仔细搜查下整个停车场,惯性思维自然是以为张漠已经走了,其实张漠直在。

    张漠顺着后门的个楼梯爬上了楼顶,然后边抽烟监视着手机上小李的动态,边居高临下观察他的动作,显然小李不可能想到楼顶上还有个人在看他。

    小李走之后,张漠陷入了沉思,刚才小李跟张在寅的电话全被他监听到了。

    “张在寅…吗?”张漠苦笑了下,这个张在寅他曾经还跟李祥民谈起来过,李祥民说他很难缠,没想到居然难缠到这种地步,本来完全是他瞎编出来的两个对立阵营,好像现在真的要正面干上架了,他正思考着怎么对付这个大敌,手上的烟头不知不觉已经烧到了尽头,烫了他手下子,张漠的手条件反射的松开,然后那台搭载着微信性爱系统的手机就这样…从楼顶坠下,在张漠绝望的注视之中摔在了停车场的地面上,四分五裂!

    张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像疯了样赶紧冲下楼去,好在这时候赌场停车场没人,他跑到手机旁边,那台老式的安卓机早已经被摔得面目全非,电容屏玻璃被摔的粉碎,电池也飞了出来躺在旁边,摄像头也跟机体分了家,张漠感觉两眼黑,他飞快的拾起手机碎片,他把手机捧在手中,他有种冥冥的感觉,这个手机已经没有生命了。

    张漠这几个月来跟微信性爱系统日夜相处,他已经习惯了这个手机放在自己上衣内兜里

    ▼寻╔回◣地◤址╔百喥╝弟◥—×板●zんù╗综¦合╖社µ区¸

    面的感觉,随着自己心脏的跳动,张漠有时候甚至能感觉到微信性爱系统好像是有生命的,在梦中张漠还梦见过微信性爱系统正在对他低语,特别是最近,张漠拿起手机之后,就能感受到机体不同于以往的热度,可是现在手中这堆碎片已经失去了那种生命的感觉。

    张漠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车上,怎么把车开出来的,他整个人都没魂儿了,他突然有种深深的恐惧,没了微信性爱系统防身,他感觉四周好像都是眼睛正在窥视着他,而他对此毫无察觉,NJ市好像成为了头巨兽,正要加害与他,张漠急迫的想逃离这座城市,他想逃回苏城,那个已经被他经营成熟的大本营之中。

    开了天的车,张漠真的就这样回到了苏城。

    在苏城个加油站附近,张漠靠在车上,眼神已经失去了焦距,他坐回到车

    ωωω.0①bz.ńéτ

    里面,然后把车开回到了海月会所。

    张漠突然之间很怕在会所里面碰见苏城的官员,虽然这些官员跟他见面的时候都异常恭敬,但是张漠就是怕,他快步从后门走进电

    ww`w点0"1bz点ne`t`

    梯,然后祈祷电梯不要停,不要在路上碰到任何熟人,快点到顶楼,到了顶楼之后,张漠推开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晨月海抬起头来,看居然是张漠,她惊讶的站起身来,说道:“呀,你回来啦…”

    张漠下子冲过去,扑到了晨月海的怀中,晨月海吓了跳,她轻轻抚摸着张漠的头发,问道:“宝贝,怎么啦?”

    张漠感觉自己很累,句话都说不出口,晨月海扶着张漠让他坐在办公室内侧卧室房间的床上,然后在办公室门外挂上了勿扰的牌子,轻轻把门锁上,便回到了张漠身边。

    张漠此时此刻才感觉到,自己确实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孩子,他所有的自信、精明、胆识的来源,全部都来自于微信性爱系统,当他失去系统的时候,他要做的第件事居然就是回到晨月海身边,晨月海不知道张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知道定是很糟糕的事情,晨月海也不问,她轻轻解开张漠的西服扣子,然后脱下他的西服,又解开他的腰带,张漠这时候终于好像回过神来,他把嘴伸到晨月海嘴边索吻,晨月海温柔的回应他,两人互相脱着对方的衣服,不会儿就丝不挂了。

    张漠仰面躺在床上,晨月海躺在他的身边,用温柔的眼神看着他,时不时俯下身来吻他的脸,然后用手抚摸着张漠的阴茎,张漠本能的伸出手揉捏晨月海的乳房,晨月海把张漠抱在怀中像是哺乳样把乳头伸到张漠嘴边,张漠像个小宝宝样贪婪的吮吸起来,晨月海的手逐渐加速,撸动的越来越快,两人就这样维持这种姿势,张漠的呼吸在晨月海的撸动下也变得急速起来。

    “妈…”

    晨月海轻声说道:“要射了吗?”

    张漠说道:“快…快了…”

    “不可以。”晨月海松开手,停止了撸动的动作,然后张开腿骑上了张漠的腰部,媚眼如丝的看着张漠说道:“要在妈妈里面射。”

    晨月海张开双腿,把已经涨红的龟头熟练套纳进阴道口中,慢慢坐下,张漠的阴茎很快被晨月海的阴道吞没,晨月海双手扶着张漠的前胸,两只大奶子上下晃动起来,坚硬如铁的阴茎在柔软的阴道中来回抽插着,张漠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最初跟晨月海性交的那种感觉,似乎又暖流在包裹着自己的全身,张漠舒服的呻吟起来,他平时做爱基本上是不会发出这种声音的,晨月海起伏了没几下,张漠居然就想要射精了,晨月海知道他快要射精了,上下起伏的速度更加快速,啪啪的肉体相撞的声音越发急促,张漠抵挡不住攻势,不由自主的向上挺着腰,让自己的龟头更加的深入,他大叫声,晨月海把腰部沉到最底下,用子宫口把张漠的龟头吸纳了进去,随着肉棒的脉动,张漠的精液喷射进去,晨月海也好久没有做爱了,在滚烫的精液刺激之下,也喷出了大量的阴精,瞬间阴阳交融,晨月海丰满的肉体趴在张漠健壮的身体上,两人喘息着休息了两分钟才渐渐缓过气来。

    晨月海抬起屁股,阴道口立刻流出了浓浓的精液,她没有去管精液,而是继续伏在张漠身上吻舔他的身体,张漠射过次之后,终于从失神之中回过神来,他翻身把晨月海压在身下,饥渴的吮吸起她的乳头,晨月海轻声呻吟了下,说道:“宝宝,慢慢吃,今天妈妈给你吃个够。”

    张漠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跟晨月海初遇的时候,两人那几天几乎天天都要赤裸相见,然后张漠几乎每天都要在晨月海温暖的阴道中射精,他把半软的阴茎拱在晨月海的小腹之处,晨月海很明白张漠的意思,伸出手来温柔的撸了起来,晨月海的手枪技术不是最顶尖的,但是在背德的乱伦情绪之下,张漠总能很快就勃起恢复战斗力。

    两人身体下面的床单已经湿哒哒的了,很快,性器再次结合在起,这次张漠在上面,他现在只想像个孩子样任性的抽插,用最快的速度射出自己的精液,晨月海喜欢张漠这种撒娇的态度,张开大腿迎合着他,阴道里面实在是太泥泞了,张漠的阴茎在里面毫无阻力的上下运动着,咕叽咕叽的抽查声充实在卧室的空气之中,张漠双手攀上晨月海的乳房,晨月海把两只脚盘在张漠的腰上,帮助他动腰往自己的阴道里面插入,张漠猛地往前拱,然后整个人趴在晨月海的乳房之上,晨月海收紧自己的大腿,让张漠的阴茎插入到自己阴道的最深处,张漠再次射出了精液。

    晨月海好像不打算让他休息,把张漠放倒在床上之后又次开始给他口交,阴茎上面全都是白花花的精液和阴精,晨月海却好像在吃什么美味的东西样,全都吞进肚里,番努力之后,张漠又次被舔的勃起,晨月海再次跨上张漠的腰,又次开始了…凌晨两点多钟,床单已经湿了大半,张漠已经记不得自己射出了几次,最初次射精射了十多下,精液有小捧,几乎把晨月海的子宫射满,最近的次射精只有四五下脉动,射出的精液已经跟正常人差不多了,而现在两人还在性交,晨月海的子宫里面早就满了,第三次之后的精液射出来就会从阴道口涌出来,张漠的全身都是晨月海的口水,晨月海的乳头被张漠吸的通红,全身的肌肤也是红色的,两人下体交缠在起,靠着本能在互相抽动着,抽插的速度已经非常的慢,隔好几秒钟两人才动下,交合处不断有白色的混合物流出来,两人的阴毛湿哒哒的交缠在起。

    张漠不知道自己那天晚上是怎么睡过去的,第二天两人起来,张漠靠在晨月海怀中,晨月海抚摸着他的头发,问道:“好些了吗?”

    张漠嗯了声。

    在晨月海的安慰之下,张漠虽然已经从彷徨中走出,但是他还是对自己的未来片迷茫,隐隐约约之中,张漠感觉自己要回家趟,好像家中有什么东西在呼唤自己样。

    跟晨月海起洗澡,张漠说道:“我

    ╓寻╚回×地∇址△百喥○弟¯—™板╖zんù¤综◤合¸社µ区▲

    想回家看看。”

    晨月海认真清洗着张漠的阴毛,边问道:“最初的那个家,还是后来的那个?”

    “最初的那个,你租的公寓,你退掉了吗?”

    晨月海站起身来,在张漠的上身打上沐浴乳,说道:“没。本来是退掉了的,后来我又租回来了,那个房间里面承载着我跟你的记忆,我舍不得。”

    张漠又嗯了声。

    两人沉默了段时间,晨月海给张漠洗完头,给他擦身子的时候突然说道:“不要担心,最不济咱们什么都不要了,会所不要了,地位不要了,钱也不要了,妈跟着你出走跑路,跑到乡间野外去种田我也不怕。”

    张漠很是感动,两人又抱在起接吻,张漠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晨月海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已经没人可以取代了。

    从晨月海的办公室里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张漠早点都没吃,就急急忙忙的赶回到了那个晨月海租的房间里面来。

    张漠距离那个公寓越近,越是感觉到亲近感,他走到门前,那个门锁上还留着当年被暴力开锁的痕迹,张漠回忆起那段往事,还有点沧海桑田的感觉。

    他把钥匙插进钥匙孔,打开门,里面的空气中有股淡淡的潮气,张漠心跳越来越快,他推门进去,然后被眼前的幕惊呆了。

    那个张漠和晨月海经常坐在起看电视的沙发上,坐着个赤身裸体,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再次声明,本作中的所有女性全部都是十八岁以上!),她闭着双眼,脸蛋有点泛红,发型是可爱的双马尾,皮肤白的几乎透明,胸前的乳房还没有发育,只有两颗可爱的小樱桃点缀在那里,有点肉肉的小手放在小腹之上,下面是光洁无毛的阴阜,张漠被惊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他赶紧关上门,慢慢走近,种莫名的亲近感油然而生,他慢慢伸手,想触摸下小女孩儿的面颊,小女孩突然睁开眼睛,淡褐色的瞳孔发出淡淡光辉,清纯稚嫩、却有些机械化的声音响了起来:“微信性爱系统…升级完毕,正在启动!”

    PS:嗯…前段时间向大家征求意见的那个小正太被替换成了小妹妹,现在正式登场啦,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猜到这个小妹妹的身份呢?哈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