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微信性爱系统 > 微信性爱系统(23)
    作者:森破小子字数:994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下右上角的

    `ww`w点01^b`z点n"et"

    举手之劳。版主0○一电COM

    第二十三章温泉会议

    作者的话:兄弟们好啊,这章发出来的时候,估计特朗普已经竞选成功了,这届的美国总统候选人真是丑态百出,美国直以来引以为傲的民主也连自己也圆不过去了,美国的社交媒

    体非常发达,这是他们向外传播文化力量的重要手段,同时也成为了他们暴露自己体制弊端的关键所在,相比较之下,中国人民显然要比美国人民团结的多啦。

    第二天,省政府三位正厅级干部被省纪委约谈的事情传遍了大街小巷,显然这是省纪委故意放出的信号,利用舆论,来给那些准备对三位厅长施以援手的人们施压,民众们听闻有大官被带去约谈,又是矮个儿名捕张在寅亲自去抓的人,无不拍手叫好,但是民众们肯定不知道,那天纪委的人来了之后,带走的不是三位厅长,而是四位。

    唯独没有被媒体曝光的金融办办公室主任李祥民在第二天就从省纪委的办公室走了出来,屁股都没有把纪委约谈室的凳子坐热,出门的时候自己的秘书早就接到消息,拉着就回到了金融办,似乎切都没有发生过样。

    当晚,李祥民喊了他哥李忠民,加上李忠民的儿子李建业,三个人商量了下如何报答那个给他通风报信的中央纪委的特派员。

    他们当然不知道,纪委找李祥民其实本没有什么大事,因为纪委根本就没有发现李祥民曾经有过这么次严重的贪腐行为,找他只不过是因为李祥民曾经有次旅游的时候用公款报销过两次温泉酒店,这种事情可大可小,李祥民随便运作就能平安无事,但是张漠给他们报信之后性质就不样了,他们自然都以为纪委是要利用那次贪腐事件来把李祥民彻底拉下马,经过番准备工作之后,李祥民才能逢凶化吉,因此报答下那位通风报信的人自然就势在必行了,人家权利看起来也很是了得,连JS省纪委的绝密会议内容都能过问,而且人家首先对这边抛出了橄榄枝,怎么能不结实番?

    张漠这时候人还在NJ,他这次主要想办的事情还没开始着手办呢,自然不能这么简单就回苏城,现在正是南京天气比较好的时候,张漠个人在打高尔夫球。

    张漠还是稍微有那么点运动天赋的,他身材和身高都不错,不论是打篮球还是踢足球在高中的时候都能算得上是把好手,特别是篮球,张漠的准头不好,爆发力和身体协调性却非常优秀,因此上篮的动作练了没多久就被他学会,运球也越来越好,很快就成为了队友信任的突破手。所以张漠这次来练习高尔夫球,也算是比较成功,学习着别人的动作打了几杆子张漠就能把球顺利打出去,再打上阵子就能打出飞的很远的球了,虽然跟旁边那些经常来打球的老球手还有差距,但是至少以后被会打高尔夫的人邀请之后,不会暴露自己从来没有打过高尔夫的尴尬。

    中午和晚上的饭张漠吃的非常好,中午先是去了着名的温哥华扒房,吃了份战斧牛排外加份盐焗大虾,晚饭又去了谭家菜,吃了佛跳墙和红烧肉,总之什么东西蛋白质高就抓住什么吃,张漠本身就是个暴发户,他想到自己刚刚的到性爱系统的时候还在吃蛋白粉补充体质,就有点感叹,短短两个月,他手里面就已经有了千万以上的资金。

    吃完晚饭,张漠付了账坐在车里还在想晚上的时间怎么打发,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张漠拿出手机看,是南京本地的号码,张漠知道他等的人终于主动联系他了。

    “喂!”

    “喂,请问是张漠先生吗?我是李祥民!”

    张漠并不感到惊讶,他淡定的问道:“哦,李主任你好啊,你动作挺利索啊,我还以为你还需要周旋段时间。”

    “张先生说笑了,要不是你帮我这把,我可真没信心度过这个难关,单单是被媒体曝光这么下,恐怕以后辈子都没有升职的希望了。张先生,我不跟你说太多废话了,咱们见个面吧?”

    李祥民的话说的很中肯,没有拐弯儿抹角,也没有提让张漠很敏感的信息,都是在谈自己的想法,张漠对他的第印象还是不错的。

    “见面当然可以,只不过要隐蔽些,你刚刚从纪委出来,又跟纪委的人见面,被人看见要被说闲话的。”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不知道张先生喜欢在晚上玩点什么?如果你喜欢泡温泉的话,NJ的汤山颐尚你绝对不能错过,如果先生愿意去那边玩玩,现在就可以过去了,开车打车都行,把车牌号告诉我就可以啦,我安排人手接先生进去,我在里面等着你,保管不让个外人看见你!当然,先生如果不喜欢温泉,咱们还有别的去处。”

    张漠听温泉,这可是个好东西呀,矿物质丰富不说,还能吸收点微量元素,是绝对有保健功效的,不泡白不泡,便回答道:“行,我正好没事情做,这就开车过去,我的车牌号是XXXX。”

    “好嘞!那张先生,咱们温泉见面啦!”

    张漠扣了电话,心想正好今天打了很久高尔夫,再加上直坐在车里面,腰已经有点累了,泡泡温泉也好。

    就在两人商议好见面地点之后,并且认为纪委约谈这件事已经安全过关之后,却不曾想到,在已经入夜纪委大楼的间办公室之中,还有个人正在埋头梳理个名叫“李祥民谈话记录”的文件。

    这个人自然就是张在寅了。

    安静的办公室中只能听见他翻动文件的声音,张在寅的秘书吴雨声坐在他旁边的张桌子旁边玩着手机,忽然听到张在寅说道:

    “小吴啊,你说,如果你犯了错误,而且是大错误,你会怎么办?”

    吴雨声愣,笑着说道:“张厅长,我哪儿敢在您面前犯错误啊,那岂不是找死…”

    张在寅抬起头来看了他眼,眼神颇为犀利,吴雨声又愣了下,怯怯地说道:“我如果犯了错误,肯定是要承认错误,好好悔改…”

    “如果是不可饶恕的大错呢?”张在寅啪的声合上手中的文件,慢慢走到窗户跟前,他的个头实在是有点矮,站在窗前也看不到外面的景色,只能抬头望着夜空。

    “这…”吴雨声不好回答了。

    “而且有上级帮你擦屁股的情况下。”

    吴雨声小声说道:“那就尽量掩饰,瞒过去。”

    张在寅拍了下手,说道:“说的太对啦。”

    他又缓步走回到桌子前,边摸着自己的小胡子,边眯着眼睛看着桌子上的那份谈话记录,说道:“通常个人犯错之后,都会想尽力掩饰,而不是主动承认错误,而这个错误被上级发现之后,他们都会很慌乱。有两种人在被约谈的时候点儿都不慌乱,第种是确实没有犯错的,第二种…”

    “是经过万全准备,自信自己不会被问责的。”吴雨声接茬道。

    张在寅点了点头,说道:“你想啊,被纪委的人找上门来,第二天就给放出去了,问他什么他对答如流,如果不是经过精心准备,我绝对不信他能有这般本事,虽然只是查他个八项违纪,但是他未免太过于淡定了。”

    吴雨声惊,小声说道:“张厅长,你怀疑…”

    张在寅用手指点了下那份约谈文件,说道:“小吴啊,我敢打赌,这个李祥民绝对不只是八项违纪这么简单,他肯定有过大动作,而且,他早就知道纪委要找他谈话,把切都准备的很妥当,如果李祥民上头有了不起的大人物在保他,这家伙也绝对不会进入到咱们的约谈名单之中,那他是怎么提前知道我们要找他谈话的呢?”

    吴雨声张大嘴巴,张在寅看了他眼,然后缓慢回头,眼神定格在身后的纪委机关领导层的名单上。

    吴雨声浑身颤,根本不敢接他的话头,张在寅只是皱着眉头思考,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

    张漠来到汤山颐尚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张漠不太熟悉NJ的路,在车里面设置好导航之后,因为有个路口不小心开过了,又饶了个大圈才到。

    到了门口之后,张漠刚刚停好车,就听见有人在敲他的车窗户,他按下车窗,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从外面递进来个封装好的次性口罩,张漠愣,然后接了过来,拆封戴上,锁好车子之后就跟在这个年轻人身后。

    这个时候汤山颐尚正好是人多兴旺的时候,不少有钱人都喜欢这个时候来这里消磨时光,白天的时候这里游客是有点多的,晚上就是NJ本地人的天下了。

    那个西装年轻人没有走正门,张漠猜就知道这汤山颐尚如果真要给官员们开设独特的单间,肯定会事先准备好后门,于是张漠便很是淡定的跟着,果不其然,两人到了处比较偏僻的所在,拐了两下就到了个看起来像是工作人员办公室的房门前,年轻人敲了敲门,里面有人探出头来,那年轻人对张漠鞠了个躬就走了,张漠走到门前,那人看了张漠眼,就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

    进门之后里面的天地就跟外面是天差地别了,这种地方是绝对不会设计前台的,因为来这里消费的都是有名有份的大官儿,身上最多带个卡,现金什么的绝对不可能带在身上,而且为了安全起见,在这里刷卡也不行,会在银行留下消费记录,因此他们的消费手段都是很高端的,汤山颐尚的会专门雇佣官员的手下,就想刚才的那个西装青年样,他们有的负责跑腿,有的负责收费,收费的时候直接亲自上门拿钱,神不知鬼不觉,官员们只需要每个月跟汤山颐尚的老板对下帐就可以了。

    室内很温暖,弥漫着熏香和香火的味道,正前方供奉着财神,整个儿供奉台很是华丽,财神像也做的很是精致,下面的贡品也都是极品贡品,天换,香火的香味就是从那供奉台上的香炉上传来的。

    “张长官,委屈您走了这么段夜路,里面请吧!”服务员很是客气,对着张漠点头哈腰,张漠想起来了那次在海弘昌吃饭的时候,裘峻熙还给服务员过小费,便伸手想从口袋里面套二百给这个服务员,服务员很是机灵,他看张漠的动作就知道他要干什么,赶紧用手压上张漠的手背说道:“领导,您可别,我们这里严禁收小费,您放心,我肯定给你最优质的服务。”

    张漠听他这样说,也只能点点头。

    然后两人从这个房间走出,来到了个走廊上,走廊的右手侧是露天的,古代长廊风格,红柱配瓦片屋檐,每隔个柱子吊个半透明的灯笼,透过灯笼的光照就能看到外面的景色。

    张漠对这个半发光半不透光的灯笼很是好奇,那服务生下子就看出来了张漠的疑惑所在,跟他解释道:“领导您看,外面其实就是汤山颐尚的主体景观所在,大多数客人都从外面这片区域经过,这个灯笼面向走廊的这半不亮,就不会照亮这个走廊,那些客人往这边看风景的时候,就只能看到这盏盏灯笼,却看不到走廊。”

    张漠恍然大悟,人从远处看辆车行驶过来,如果这个车开了远光灯,人通常只能看到两个亮光点,根本连道路都看不清,这个走廊的设计师正是利用了这个原理,创造出个个强光亮点来隐藏这个走廊,让领导安全的在夜晚行走在走廊之上还不被人发现,从这个小小的细节,汤山颐尚就不愧为NJ最好的温泉旅游圣地。

    走过走廊之后,又爬了几层楼梯,就来到了整个儿汤山颐尚的最后方,也是最高点。

    服务生说道:“领导,您肯定是第次来,我给您介绍下,有道是水往低处流,这温泉也是如此,因此高处的温泉是上等温泉,低处的温泉是下等温泉,我们给领导们准备的肯定是最极品的上等温泉,您的温泉单间是如意间,您只管进去就行了,里面自然有服侍您的。”

    张漠点了点头,不禁心中有些痒痒,说起服侍这个词,那解释起来意思就多了,普通的按摩搓背也是服侍,性服务也能叫做服侍,那这个汤山颐尚提供的服侍到底能到哪种地步?今天小舞女柯佳琴因为要排练,就没跟着张漠出来玩,张漠今天天的时间自然是攒的很是辛苦,他的上膛速度经过强化之后,张漠明显能感觉到,只要当天蛋白质摄入的比较多,天的时间他就能完美恢复,甚至仅仅是睡觉就基本上能提枪再战三百回合了,所以张漠现在有点憋得上,所以希望这个服侍能够彻底点。

    然而张漠的这种疑惑的念头也就持续了那么分钟而已,他找到那个用纯竹子打造的,标写着“如意间”房门之前,拉开门,个盘着头发,身穿和服的女人正跪在门口等着他呢。

    女人很年轻,长着瓜子脸,脸上什么粉饰也没有抹,也找不见颗粉刺个豆豆,仅仅是素颜就已经美的惊人,因为黑色的秀发盘在头顶上,白滑细腻的脖颈,下面是开的大大的胸襟,那和服穿的很是宽松,精致的锁骨都漏了出来,女人看张漠进来,直接俯身给他磕了个头,这可是最高级别的礼数,张漠伸手就扶住了她,女人抬起头来,微微笑,胸前的和服因为这个鞠躬又开的大了些,张漠从上往下看便看到了女人深深地乳沟。

    张漠很是满意。

    “领导你好,我是南广的在校学生景诗诗,今年读大二摄影学院,很高兴能为领导服务!”景诗诗说罢,又要低下头磕头。

    女大学生张漠也不是没干过,沈佳不就是标准的女大学生吗?但是话又说回来,那是老相识了,眼前这个就不样了,男人口中的“玩女学生”,不就是要玩这种货色吗?

    张漠边说着不必多礼,边把景诗诗扶起来,面前的女学生董诗诗也在暗自琢磨,不是说来的是个纪委的高官吗?怎么看起来面相这么年轻,倒是有点像是官二代?

    董诗诗这类的南开学生,到这边来兼职的真的有不少,她们其实不是那么缺钱,想包养她们的富商多了去了,每天到了放学的时候,有钱的富豪们就会开着豪车来到学校门口,然后把瓶矿泉水放到车子的引擎盖子上面,水瓶中五分之的水量就代表着三千,这三千般就是个钟,没开封的水是万五,是包夜的价格,对自己容貌身材有自信的女学生,就会站在车头前面拿起这瓶矿泉水,如果开车的人相中了这个女学生,就会打开车门,生意就算是成交了。

    个容貌在南开平均值以上,身材标准值以上的女学生,个月就能赚十万。

    然而这种方式早已经成为了南开最低级的赚钱方式,如果整天上拿着矿泉水瓶子上豪车,这个女学生的身价就会越来越低,这种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产生的交易,做的次数多了,就会被人背后说南开公交车之类的风言风语。

    随着汤山颐尚这方面业务的发展,南开想赚钱的漂亮女生的目光就转移到这边来了,来这边做兼职不仅能赚大钱,说不定还能结识到个钟爱自己的大官儿,富商能给自己的只能是钱财,但是官员能给自己的有可能是片大好未来,汤山颐尚这边的经理则看不上般的妓女,来他这个地方享乐的最低也都是处级的官员,所以两方面拍即合,南开的美女们暗地里来这边应聘,汤山颐尚的顾问则在南开发展下情报网络,用了两个来月的时间把南开的三十多位才貌兼备的女学生给招聘到这边来培训,培训了整个月才让她们出台接客。

    董诗诗是这三十个妹子中的佼佼者,她面貌清纯,身材棒,学东西很快,服务手法好,服务心态更好,很快就被提为了头牌。

    董诗诗第项的出台费就高达个数,也就是万块,这出台费汤山颐尚的提成费高达八成,但是如果能够服务的让客人满意,提成费就减半,如果让客人加了更多的花钱项目,提成费会越减越少,反正就是引导着女学生千方百计的满足客人,至于过程如何,汤山颐尚律是不过问的。

    这就是董诗诗为什么要跪在门口迎接张漠的重要原因之了,上来就行此大礼,代表着绝对的服从,再介绍下自己的身份,官员听是南开的女学生,国家未来的栋梁之才,就这样跪在自己面前,那岂不是充满了成就感。

    “董诗诗小姐,你可真漂亮。”

    “您满意就好。”董诗诗虽然感觉张漠是官二代,但是这个年头厉害的官二代要比普通的官员更具威力,而且他们毕竟年轻,在自己的撩拨之下更容易把持不住,所以董诗诗依旧要认真服侍。

    “我给您宽衣。”董诗诗发现张漠是第次来,便贴心的站在张漠身后帮他脱衣服,因为是秋天,张漠身上没多少衣服,很快就被董诗诗脱的只剩内裤,张漠观察到董诗诗把他脱下来的衣物都很细心的挂了起来,西裤则整齐叠好。

    张漠有点尴尬,想自己脱内裤,董诗诗笑了下,轻轻握住张漠的手说道:“请让我来。”

    董诗诗蹲在张漠面前,褪下了他的内裤,然后就跟大多数第次见到张漠阴茎的女人样惊呼了声,董诗诗镇定的比较快,轻轻对张漠鞠了躬表示歉意,然后把张漠的内裤叠好放在旁边的篮子里,然后牵着张漠的手说道:“抱歉,第次见到领导您这么雄伟的阴茎,吓了跳呢。”

    张漠感觉自己手放在哪里也不是,说道:“接下来…?”

    董诗诗从旁边拿过来个白色浴巾围住张漠的下身,张漠的阴茎已经有点抬头,顶出浴巾个小小的凸起,董诗诗视若无睹,拿起了个菜单,说道:“您的朋友已经给您点好服务项目了,预约款也也已经付好,您看下吧。”

    张漠拿过来看,果不其然,菜单上面的所有服务项目都被打上了对号,张漠心想不玩白不玩,就点了点头把菜单交还给了董诗诗,董诗诗此时才第次见到菜单上的内容,她看也小小的吃惊了下,这可是她头次做全这套的服务,这套下来她自己次就能提成小两万,加上菜单最后点的些清酒和南京小吃,晚上赚足两万是没问题的了,董诗诗喜上眉梢。

    这个妹子实在是好看,进门之后注意力就被吸引到了,张漠这时候才把注意力从董诗诗身上移开,来观察下周围的环境。

    “如意间”的门厅布局很显

    然是半和式的,进门以后脚下是舒适的木质地板,有点榻榻米的味道,但是材质比榻榻米好太多,房门都是推拉式木门,很有古典风味,跟纯粹和式的推拉式纸门很不样,纯粹和式的布局显然太过于简陋,插花、山水画作等装饰品还是有不少,个门厅左右两边都有插花,还能闻到隐约的花香,这必然不是装装样子的塑料插花了,而是隔两天就要更换次的鲜花。

    董诗诗确认好菜单之后,便拉着张漠的手来到了门厅右手边的第个房间,这个房间上面标明着“浴室”,张漠第次泡温泉,还不清楚洗温泉之前还需要洗个澡,但是他知道这种高档场所最好别随便说话,省的显露出自己的无知。

    浴室里面的设备跟外面的风格类似,个用块块石头堆砌而成的小型浴池,个莲花造型的洗浴喷头,最中央的地板上还放着张水床,头顶上是中央空调,张漠还是第次见用空调而不是暖气的浴室。

    空调开得很大,好像主要是吸走水蒸气,浴室里面温度挺高的,但是却不像般的浴室样满眼朦胧,带着眼镜也不会被蒸汽蒙的什么也看不见,张漠正考虑是先去那个看起来很舒服的浴池里面泡泡,还是先洗个淋浴的时候,身后的董诗诗已然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董诗

    `w"w"w点0'1^b"z点n`e"t^

    诗的和服里面什么也没穿,她轻轻解开围在腰间的腰带,然后整件和服就能直接脱下来了,董诗诗的身体线条非常完美,从侧面看就是标准的S型,前凸后翘,特别是她的臀部,翘的比较高耸,全身洁白如玉,没有纹身之类的东西,看起来非常干净。

    董诗诗转过身来,前面的景色也很是诱人,胸前的乳头是略微内陷型的,镶嵌在她挺拔的C杯乳房上居然独有份美感,董诗诗身体稍微动,奶子就跟着晃动,看来这对奶子很是柔软,下体的毛是经过修剪的,修建而成的正三角阴毛整齐的覆盖在阴户上面,丰润的大腿夹的很紧。

    张漠对董诗诗的身材相当满意,董诗诗很大方,没有太多的害羞情绪,她走到张漠身边,让他解开腰间的浴巾,张漠半抬头的胯下巨物立刻缓慢抬头,董诗诗没有多余的挑逗动作,只是打开淋浴的水龙头试了下水温,感觉温度合适之后便让张漠站到水龙头下面沐浴,然后自己在旁边拿了好几样沐浴用品,先是沐浴露,直接就涂抹在了自己的胸上,然后转到张漠身后开始在他的背上摩擦,张漠双手连动都不用动,只需要享受董诗诗的服务就好。

    “领导,您第次来这里吧,感觉如何?”董诗诗边给张漠后背做胸推,边问道。

    张漠说道:“不错,服务很用心。其实我不太看重这里的设施有多高档,关键就是看服务如何。”

    董诗诗笑了笑说道:“很多领导跟您说的样,您放心吧,服务包您满意。”

    两人又聊了两句有的没的,董诗诗很会找话题,绝对不让张漠感觉无聊,因为张漠今天刚刚打完高尔夫,浑身的肌肉都是运动过的,董诗诗就夸赞他肌肉结实,是不是经常运动?张漠说刚刚打过高尔夫,董诗诗娇笑道,怪不得腰间的肌肉这么结实,顶的人家乳头都勃起了。

    这算的上是突如其来的句调情,张漠被这句勾引的差点没翻过身来就把她按在地上干顿,董诗诗在说完这句之后,便回归了正常的谈话之中,说的都是张漠身体上的事情,说张漠背部比较僵硬,肯定最近坐车比较多,让他多注意休息和保养。

    她的动作很麻利,背部推的力道足而且全面,不会儿就搞定了,然后换正面,两人面对面,张漠的小兄弟就碍事了,平常的时候董诗诗根本没遇见过这种情况,般的领导都是上了年纪的,下面小的像条小虫儿,不刺激下根本就不勃起,有的能力稍微强些的,虽然稍微勃起了些也只能稍微的顶下董诗诗的小腹,董诗诗正面胸推只需要把阴茎往上面抬,用小腹压住就行了,但是张漠的阴茎实在是有点夸张。

    张漠有点尴尬,董诗诗笑了笑说道:“领导好雄伟,诗诗不太好站着做,领导躺在水床上吧。”

    张漠躺在水床之上,董诗诗双膝跪在张漠正上面,把屁股撅得高高的,双手撑在水床两边,两只涂满沐浴液的大奶子在张漠胸前游走起来,张漠的龟头连董诗诗的身体都碰触不到。

    “领导,说实话,今天我算是开眼啦,您这么大的我第次见呢,您应该骄傲呀,怎么看您有点不好意思?”

    张漠听着小姑娘居然敢调戏自己,便笑着说道:“我是很骄傲呀,这还不是完全形态呢,等会儿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董诗诗的动作停顿了下,不由自主的向身下看了眼,然后回过头来故作镇定的说道:“领导你净会骗人,这已经够大了,再大点都要比欧美那边的人大了。”

    张漠哈哈笑,反问道:“你见过欧洲货?”

    董诗诗说道:“前段时间个姐妹接待了个美国人,据她所说也没有那么大。”

    两人聊了几句天的功夫,董诗诗已经用她的嫩乳擦遍了张漠全身,张漠第次见完事这么快的胸推,董诗诗解释说。因为接下来要泡温泉的,现在在这个地方接触太多水,再去泡温泉稍微泡会儿对皮肤就不好了,所以在浴室里面要尽量节省时间。

    董诗诗跪在张漠胯下给他清洗阴茎的时候,抬头问道:“领导,看您这么年轻,要不要先在这里做次?”

    张漠想在浴室里面做,就算是精关大开也要插个十来分钟,这董诗诗看就没经历过几次,万把她给插的高潮迭起,后面的服务万她没力气了那可就糟了,加上李厅长估计还在等着他这边完事,不知道要拖多长时间,张漠便拒绝了。

    然后董诗诗又给张漠做了毒龙服务,张漠没享受过几次这种服务,第次被人舔肛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刚刚被入侵的时候稍微有点疼,但是接下来就爽了,董诗诗舔的很用心,舔完之后张漠感觉清爽了许多,全身上下好像都被清理干净了。

    之后就进了浴池里面,浴池是有冲浪和按摩设施的,张漠躺进去,浴缸里面四面八方就喷出气泡,撩拨的张漠浑身都挺舒服的,水流流动也很快,张漠躺了两分钟就开始琢磨着以后在家里面也弄套这样的。

    张漠在这边用浴池洗,董诗诗在旁边用淋浴洗,两人同时洗好,董诗诗穿了件基本上完全透明的浴衣,她的娇躯在透明浴衣包裹起来,显得更加诱人,她牵着张漠的手穿过大厅,来到了最主要的露天温泉。

    开门,张漠就闻到了硫磺的味道。

    这种味道张漠初次闻到就感觉浑身上下都舒畅了起来,显然张漠对硫磺味并不排斥,这就跟有的人喜欢闻鞭炮燃放过后的味道,有的人喜欢闻汽油味样,张漠有点迫不及待的就进入到了温泉的池子里面。

    进温泉,张漠感觉全身上下都被治愈了,温度正好,而且皮肤能感觉到非常的舒适,董诗诗此时跪坐在温泉池子的岸边,用手撩起温泉的泉水洒在张漠的肩膀上,还伸出手来按摩张漠的肩膀脖子,过了会儿董诗诗也下来跟着起泡,她用心的在水中按摩张漠的全身上下,张漠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隔着透明浴衣揉搓着她的嫩乳,董诗诗的乳头很快就勃起了,本来有点内陷的乳肉挺立了出来,颜色很是鲜艳。

    董诗诗边跟张漠介绍温暖的功能,边用肢体动作挑逗张漠的情欲,当她说道:“如果在温泉里面做爱,能加速身上的血液循环,更利于吸收温泉里面的有益微量元素”的时候,董诗诗已经迎面跨坐在张漠的腿上,她用手拿着张漠的阴茎,在水中把龟头对准她的阴道口,然后慢慢坐了下来。

    温泉的泉水还是比较清澈的,张漠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粗大的暗红色龟头进入到董诗诗下体的画面,董诗诗娇呼声,在温泉水蒸气的熏陶之下,脸色更加红润,她继续往下坐,直到整个阴茎都纳入到她的阴道当中。

    张漠和董诗诗同时舒适的叹了口气,董诗诗的阴道是紧张型的,里面比较紧窄,张漠插入的时候就感觉有点困难,全部插入之后直接就顶到了她的花心,董诗诗的子宫口好像会点点吸纳的功夫,张漠明显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好像在被小嘴儿吮吸样,异常的刺激。

    “领导,您单单是插进来,诗诗就受不了了呢,好想高潮。”董诗诗吻了张漠侧脸下,害羞的说道。

    张漠把玩着她胸前的乳房,慢慢的挺动起下身来,董诗诗也配合着动了起来,董诗诗上下,温泉的表面立刻荡起了层层波浪,因为水的浮力的原因,董诗诗上下起来很是轻松,两人就直保持着这个动作做了起来。

    “啊…领导,每次都能插到诗诗的花心…领导射精的时候,会不会把诗诗的子宫射满呀?…噢…诗诗有点期待呢。”董诗诗很会调情,双妙目紧紧盯着张漠的双眼,脸上表情又是羞涩又是缠绵,张漠感觉自己的龟头被吮吸的厉害,这才上下没多少下,居然就有了快射精的感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