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微信性爱系统 > 微信性爱系统(22)
    作者:森破小子字数:10354

    第二十二章人情饭局

    作者的话:上章的任务进度想必大家应该看了,其实满打满算主角完成的任务加起来才十二个,是不是很少?然后那个“商人”任务不久之后就会给大家解答啦,是朋友圈的新功能!

    下午六点钟的时候,张漠和柯佳琴两?ahref='/qitaleibie/situ/'target='_blank'>司徒拥搅唆镁醯牡缁埃拍芯跽?br/>个时候吃饭有点早,便跟柯佳琴逛了圈南广,看了少说不下几百个的美女学生之后,跟裘峻熙打过招呼之后才动身前往海弘昌。版主001电COM

    张漠在今天上午的时候就很清醒的意识到,他跟这些官二代没有打过交道,他们酒场上的规则张漠是半分不懂,想要装成个经常混官二代圈子的年轻人是不成的了,如果要装就要装成个家教比较严格的官二代,所以各种教养张漠都用心学了学学,好在裘峻熙提前跟张漠说过了要吃螃蟹等海鲜,张漠就提前在网上查了查怎么吃螃蟹,先吃哪个部位,哪个部分不能吃,都亲自试验了番。

    到达海弘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钟,这个时候正好是海弘昌人最多的时候,外面豪车停了大排,就张漠的车最低调,不过张漠的待遇恐怕是海弘昌之中最高的了,共四位官二代站在了海弘昌门口等他。

    四位官二代最中间的那个就是裘峻熙了,剩下的三个人青年都是NJ本地人,隐隐拱卫着裘峻熙,显然是以他为首。

    裘峻熙的老爹裘岳山虽然是个副厅,但是NJ的副厅级别的官员都不能与他相比,因为北上广深四座城市是绝对的线城市,在GZ这样的线城市官至副厅的裘岳山要比NJ的官儿在隐性上高级,所以裘峻熙来带NJ,享受的老爸正厅的待遇,所以NJ能压得住裘峻熙官二代老爹至少要副部级,那就要上到省级人大政协部分官员的高度了,还有就是NJ市长、市委书记四大班子的把手的儿子才能骑在裘峻熙头上。

    裘峻熙看张漠带着许久不见的柯佳琴走了过来,赶紧满脸堆笑的走上前去,却不敢主动伸手握手,因为双方见面自然是尊者主动伸手,地位低的人主动伸手握手在官场上是大忌,裘峻熙眼见柯佳琴越来越漂亮,暗中气恼的同时,有后悔自己在演唱会的那次所作所为,白白丢了个极品女人不说,还给自己老爹惹了个这么大的麻烦。

    张漠主动伸出手,裘峻熙赶紧伸出手跟张漠握了握,这个动作让裘峻熙心中安定了大半,只要对方不要太给自己脸色看,这个场子他怎么着也有自信圆的回来。

    “大哥!旅途辛苦啦。来,我跟你们介绍下,这位就是从中央纪委来的大名鼎鼎的张漠张特派员!”

    张漠跟那三个青年点头握手,其实这四个官二代年纪都比张漠要大,裘峻熙这个二十二岁的在这帮人里面还算是年纪最小的,但是这三个人也只能跟着裘峻熙口个大哥的喊。裘峻熙在张漠来之前就跟他老爹通过气,问张漠老爹是什么官儿,如果来头实在是太大,那他就不敢请客吃饭,比方说张漠的老爸是个什么正部级官员的儿子,或者燕京某个副部的子孙,那他是绝对请不起的,因为他不够格,在官场上,旦职位越了两个等级就谈不上请客吃饭了,你见过个警员去请警察局局长吃饭吗?样的道理。

    裘岳山沉吟了半天,他直以来都是以对待上级的方式对待张漠,因为张漠指挥的动陌少峰,陌少峰跟他样是副厅,他还真没考虑过张漠的背景是什么样的,因为单单是张漠特派员的身份就足够引起他的重视了,裘岳山心想反正请客的话说都说出口了,就对自己儿子说你就当他老爹比我等级大级来对付就行了。

    裘岳山对自己儿子还是充满信心的,裘峻熙从小到大虽然调皮,但是官场上

    br/>

    的事情他很有悟性,官二代的圈子就是官场的个小小缩影,帮年轻人深受家长的熏陶,在圈子里面自然也会搞这么套,既能让自己历练番,提前感受下官场上的气氛,又能借着长辈的威风自我满足把,裘岳山是GD官二代圈子里面比较会处事的个,裘岳山长长以此为荣,每当有人夸他孩子懂事,都能让他眉开眼笑。

    裘峻熙这次请张漠吃饭赔罪,到底喊那几位来陪客就成了难题。

    裘岳山在教育裘峻熙的时候就跟他讲过官场上“对人对事”的哲学,当面对件事情的时候,是着重考虑人,还是着重考虑事,是能否把事情办得漂亮的关键,小到跟领导打招呼,大到领导开会,都要从中掌握到领导释放出的些隐蔽的信号。

    裘峻熙知道,这次请客吃饭、甚至是道歉这系列的动作,全都没啥意义,张漠根本不在意你能有多么后悔,道歉多么真挚,他在意的是柯佳琴这么号人物,所以说如果这次太过于走形式,把这顿饭吃的好像是悔过大会,那是点意义都没有,如果想把这件事情办好,怎么讨柯佳琴欢心才是重点,因此,裘峻熙请了NJ广电局副局长的儿子余枫过来陪客,为什么叫广电局副局长的儿子来陪客?很简单的道理,既然要对人不对事,那就不需要找什么背景大的官二代了,就把那些能跟柯佳琴聊天的,甚至是打过交道的喊过来就成了,余枫这家伙仗着老爸的权利肯定玩过不少演艺圈子里面的女人,柯佳琴常年在NJ混说不定还从闺蜜那边听说过他的大名呢。

    广电局副局长的级别是副厅,余枫正好能上得了这个饭桌,再低级他也不够格了,剩下两个人个叫做蒋景辉,个叫做李建业,分别是省宣传厅副厅长和省政府文化厅厅长的儿子,在级别上李建业跟裘峻熙是同级,蒋景辉和余枫要比两人低级。

    握手之后,四个官二代全都因为张漠的年轻而惊讶不已,在他们的想象中,张漠应该至少有个三十岁吧,因为他老爸的官儿这么大,年龄少说也要有五十五往上了,这个张漠居然这么年轻?

    当然,心里念叨下也就罢了,他们都不敢表现出

    来,行六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了海弘昌的高层单间处,海弘昌的布局并不像普通的海鲜馆样华丽,不论是环境还是菜品的特色,都突出个清淡,而且这家餐馆有很浓重的官场气息,这任号上任之前,海弘昌是NJ官员们最乐意去的家餐馆,号上任的三把火其中把就是严令禁止官员下馆子大吃大喝,海弘昌从此以后便再也见不到半个官员,反而成为了富商、官二代最喜欢光顾的地方。

    虽然没了官员来,但是这里的布局依然遵循着以前那套,每个单间都设有主客首席,主陪首席,谁坐哪个位子都是有说法的,再小的餐桌也会有转盘,因为上菜的时候服务员要从主客首席的对面上菜,然后把新上来的菜转到首席这边,首席主客动了筷子,剩下的人才能依次下筷,这些规矩听起来很是复杂,但是像裘峻熙这样的官二代,早已经习惯了,这些规矩已经深入他们的骨髓,根本不需要思考和留神就能自然而然的做出来。

    上座阶段,张漠自然是坐在面朝大门的主客座位。

    裘俊熙坐在了张漠的正对面,柯佳琴坐在了张漠的右手侧,左边做了剩下三个官二代,八人座六个人正正好好。

    “张大哥,你先点吧,我们几个什么都能吃,没什么忌口。”旁边的服务员立刻就把菜单给到了张漠手上,张漠连看都不看,直接把菜单还给服务生说道:“我不太擅长点菜,你们是东道主,还是你们来吧。”然后张漠指了指裘俊熙,示意服务生把菜单交给他。

    裘俊熙接过菜单点起菜来,他点的飞快,看起来应该来过这里次数不少,指指点点之下就点了不下五千的菜品,然后掏了早就准备好的二百块小费连同菜单交还给服务生,吩咐道:“你拿着菜单给那边的那位小姐看看,让她再加几个她喜欢的。”

    按照道理来说,在这种场合之上女伴是没资格点菜的,但是本着“对人不对事”的原则,裘俊熙很懂事的照顾到了柯佳琴的面子,柯佳琴看服务生端着菜单走到自己面前,她看了眼张漠,张漠对她说道:“裘兄弟给你面子,你再点个你喜欢的吧。”

    裘俊熙点的菜基本上是从价格上从上往下挨个儿点的,柯佳琴点了份三文鱼刺身。

    上菜之前,裘俊熙自然要给张漠介绍剩下的三个官二代,张漠跟他们点头打招呼,第个介绍的李建业,他父亲是省文化局的厅长,职权也算是不小了,多多少少也跟娱乐圈有那么点关系,文化厅算广电局的半个上级单位。

    文化局局长叫做李忠民,他有个同辈表弟,两人同在NJ做官,弟弟叫做李祥民。

    张漠在今天开着附近的人逛NJ市中心的各大机关的时候,JS省纪委大楼这样的地方自然是重点关注的,那时候正好是下午三点钟,他搜索到JS省纪委书记,发现纪委书记正在组织开会。

    附近的人系统经过强化之后,被搜索到的人不论在干什么事情,或者处于种什么样的状态,张漠都能通过微信性爱系统看到,纪委书记组织开会的内容也让张漠看了个清二楚,其中有项内容就是找李祥民同志约谈的相关事项。

    涉及到贪腐事件,张漠自然是倍加上心,他急迫的需要了解下纪委对贪腐官员的处理过程,以后不知道那天自己就有可能用的上这方面的知识,因此张漠不断切换纪委的那几个参会人员状态,记录下他们说的些话和做的些事情,当然,这样来回切换根本不可能让他全面的记录下整个会议,被记下来的只言片语非常的少,但是也足以推测出JS省纪委对于这位金融办主任的态度,会议中出现了“约谈”,“警告”,“留任观察”等系列词句,张漠猜想这个李祥民应该没有犯什么大错误,上头正在考虑跟他进行番谈话,对他进行组织内部的些通告批评也就算了。

    张漠那时候听到这个地方还小小的失望了番,心想不能看到整个纪委处理贪官的过程,有那么点遗憾,然后他又开车去了省金融办,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这个李祥民,李祥民这个时间正好要下班,张漠亲眼看着他跟帮下属有说有笑的从政府大楼里面走出来,看他的神情,似乎还不知道在未来的几天内,他即将被纪委的人请过去喝茶了。

    张漠这个时候自然不知道面前的李建业就是李祥民的侄子,只是在暗暗心想这个文化厅厅长的名字怎么跟那个金融办的主任名字这么相似,有两个相同的字在里面。

    接下来裘岳山介绍剩下两个人,介绍到余枫的时候,听到他老爸是JS广电局副局长的时候,直对眼前这帮人毫无兴趣的柯佳琴也抬起眼帘来看了余枫眼,显然是听说过这个公子哥儿的大名。

    “余兄弟应该认识不少演艺圈的人了?”张漠微笑着问余枫。

    余枫点了点头回道:“认识的也没有那么多,但是平时在起吃饭喝酒,也基本上是那个圈子里面的人。”

    裘岳山看张漠有心结识余枫,便知道自己这次已经安全过关,张漠的注意力早就不在自己身上,也就找不到自己的麻烦了。

    在众人的谈话之间,菜很快就上来了,第份就是帝王蟹,每人份,帝王蟹个头很大,整个儿放在盘子里根本就装不下,只能把八只蟹脚先拆分下来,把蟹身放在盘子正中央,然后把蟹脚个个搭在蟹身上摆个造型,帝王蟹单单闻味道应该是清蒸出来的,看来海弘昌对自家的帝王蟹品质很有信心,用最能体现帝王蟹鲜美肉质的方式对其进行烹饪,盘子中堆砌了不少刨冰,冰中还插着了些装饰用的海苔、嫩紫苏等。

    别说是帝王蟹,张漠这十八年的人生就连普通的螃蟹都没怎么吃过,如此大个头儿的帝王蟹让他暗暗吃惊,这时候旁边的服务生拿着工具过来准备帮助张漠拆解帝王蟹,张漠心中动,说道:“不必麻烦你了,我自己来吧。”

    对面的裘峻熙愣,问道:“张大哥,这个帝王蟹拆起来挺麻烦的,你要自己拆?”

    张漠对他笑了笑,说道:“我家教比较严格,我爷爷明令禁止服务生在旁在伺候我们家族的人吃饭,别管是家庭内部的聚餐,还是在外面吃饭,我都不习惯让服务生帮忙。”

    裘峻熙登时领悟,赶紧赔笑说道:“哎哟,那张大哥家的老爷子真是老辈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了,身份如此尊贵还如此简朴持家,值得我们这些后辈学习啊!”

    李建业在旁边也赶紧说道:“那咱们不如起学习番老辈领导们的精神,自己动手来吃这帝王蟹?”

    剩下的几个人轰然应允,都让身边的服务生撤了下去,但是他们平时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怎么会拆这帝王蟹?张漠看他们都不怎么会,心中自然大定,虽然自己手法也不是那么熟练,但是至少也是练过次,而且盘中的帝王蟹在端上来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两道最难的拆解工序,张漠只需要轻松打开蟹身的后盖,然后把蟹鳃和蟹心割取出来,剩下就没什么需要干的事情了,旁边的官二代们有样学样,但是终究不得要领,最终还是需要旁边的服务生给他们指点下,才能顺利完成拆解。

    张漠率先开吃,这帝王蟹果然名不虚传,肉质非常鲜美,鲜香之中略带甜味,稍微沾些调料之后更是回味悠长,张漠心中暗叹声,这就是官二代的生活,我发迹已经个月有余,思想却还停留在保守的小市民阶级,没想过到全国各地享受下美食,今天才吃到这种极品食物,真是亏本啊!

    张漠往旁边看,柯佳琴正跟眼前的蟹腿较劲,便笑着让服务生去帮她,柯佳琴脸稍微红,便接受了张漠的好意。

    这帮官二代平时也没少吃这种新鲜的海味,但是今天亲手拆过之后,顿时感觉美味了不少,余枫吃下两支蟹腿之后,用纸巾擦了擦嘴,笑着说:“我总算明白为什么要自己动手了,这样的饭菜吃起来才香啊!”

    桌人均笑了起来。

    这时,裘峻熙看气氛也差不多了,便招收让服务生给这圈人倒上酒,然后举起酒杯对张漠说道:“张大哥远道而来,我代表NJ的弟兄们对你表示热烈的

    ωωω.零ьz.иéτ┕

    欢迎,祝大哥以后仕途通畅,步步高升!”

    众人举杯敬张漠,张漠端起杯子来意思了下。

    上到第二道菜的时候,裘峻熙第二次端起杯子,说道:“张大哥,之前我跟柯佳琴的事情,你肯定是误会了,我跟她没什么,那次演唱会呢,确实是我时糊涂,这点我向你和柯佳琴小姐表示正式的道歉!”

    说罢,裘峻熙直接端起杯子来干了,张漠陪了口,说道:“唉,说起来这件事,我也是上头的很,想也没想就跟裘厅长打了电话,本想只是询问确认下,没想到搞的像是兴师问罪,裘兄弟,咱们都是男人,谁没有个上头的时候?这件事以后就不要提了,咱们就当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就是好朋友了!”

    张漠这番话说的很给裘峻熙面子,裘峻熙心中大定之余,也暗暗高兴,又位厉害的官二代跟自己结交,也是件幸事,顿时也没觉得失去柯佳琴是第件多么亏本的事情。

    众人因为柯佳琴在场,谈论的基本上都是些娱乐圈的话题,柯佳琴的身份也随之曝光,那三位NJ的官二代听闻柯佳琴是慕容雪莹的伴舞团成员,均是吃了惊,他们可都知道这伴舞团来头不小,余枫对柯佳琴问道:“柯小姐,你认识二团个叫做成橙的女孩儿吗?”

    柯佳琴点了点头说道:“认识呀,我跟她不是特别熟,不过排练的时候经常见面。”

    余枫拍了下手笑道:“她是我的朋友,我们起去过不少场子

    。”

    这句话基本上就表明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了,那个叫做成橙的女孩儿显然是这位余枫少爷的炮友,攀着他这条关系线才成为了慕容伴舞团二团的成员,张漠听他聊到这个话题,顺其自然的就开始问伴舞团的种种,余枫自然是有问必答,说道升职为伴舞团领舞这件事情的时候,余枫吐露了这样个信息:

    “现在这个伴舞团呀,水可是深的很,据说团长兼领队尹锦洋的后台非常可怕,谁当领舞绝对是她说了算,慕容小姐曾经也选过领舞,但是…”

    余枫压低声音说道:“哈哈,慕容小姐是个唱歌的天才,但是舞蹈方面可就…所以选过两次领舞之后,两次演出都差点出了岔子,尹锦洋就不让她插手这个事了,慕容小姐不是不讲道理的,也就把权限下放给了尹锦洋。这个柯佳琴小姐应该知道吧?”

    柯佳琴点了点头,随后有皱起眉头说道:“慕容小姐不会跳舞我是知道的,但是枫哥你说尹团长后台硬,我怎么没听说过啊?”

    余枫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你知道,我就不会在张大哥面前说了,他问问你不就知道了吗?这是秘闻,尹锦洋听说是某个大老虎的私生女,具体什么来头,我也不太清楚,咱们圈子里面都说慕容伴舞团里面的妹子抢手,很多人都以为是因为慕容小姐,其实不然,知道其中内幕的,都是想结识下那位尹锦洋团长的。”

    柯佳琴瞪大眼睛,说道:“这我可真不知道了!尹团长能力很强,而且办事情效率又高,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她也是有关系的!”

    余枫有道:“你知道就好了,今天我也就给你们说说,柯小姐你可要保密啊,尹锦洋不想让她手底下的知道她有这么层关系,她确实能力强,而且很要面子的!”

    得到了这样个信息之后,张漠知道从其他方面插手慕容雪莹伴舞团的空间就少了许多,如果想让柯佳琴顺利成为伴舞团的领舞,那就非要经过尹锦洋的同意不可,这个女人看来对舞女的实力非常看重,越是靠关系反而越会起反效果。

    “慕容雪莹伴舞团现在名声在国内越来越响,也怪不得柯佳琴这个没半天人脉关系的女孩儿都能进入到伴舞团当中,全都是靠尹锦洋的提拔柯佳琴才能有今日,这可全都是靠的硬实力,这个女人,难道想在娱乐圈打造股独树帜的、不受官场污染的清流不成?”张漠边晃着杯中的白酒,边暗暗想道。

    此时已经是散场时分,张漠跟裘峻熙等帮人喝了最后气,便准备散场,这次宴请可以说是宾主尽欢,张漠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裘峻熙也成功完成了任务,两边从此以后也算是交上了朋友,临走的时候,裘峻熙拍着李建业的肩膀说的句话让张漠下子站住了:“你大舅最近如何?”

    李建业说道:“他调金融办去了,平调。最近小叔说金融办的工作挺适合他的,我感觉他已经没有在往上爬的心思了。”

    两人正聊着天,张漠在旁边插了话进来:“你小叔…是不是李祥民?”

    李建业楞了下,说道:“是啊,张大哥你认识我小叔?”

    张漠收起脸轻松的神色,说道:“确实认识,而且是最近刚刚认识的。”

    四个官二代中裘峻熙反应最快,他下子就联想到了张漠的身份,然后又结合那句最近刚刚认识的,下子就想到了不好的方面,但是他又不敢明说,阵风吹过,裘峻熙突然感觉自己脑门上渗出了点汗。

    李建业也很快反应过来,顿时就被张漠话中的意思给惊呆了,他左右看了眼身边的同伴,慢慢走到张漠跟前,面色难看的问道:“张大哥…你是说?”

    张漠喝酒喝了不少,脑袋还比较清醒的,他说道:“今天咱们有缘,要不是裘峻熙,咱们几个人也聚不到起,我这个人比较信邪,老天让咱们聚到起,说不定就是给了我个提示,让我帮你小叔把。”

    裘

    峻熙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他们最好不要再听下去,便说道:“你们两个聊吧,枫哥、辉哥,咱们到那边去说话,柯小姐,你也过来吧。”

    裘峻熙领着大部队走,李建业就想握住张漠的手向他问个明白,但是突然发现自己手心也全都是汗水,赶忙在衣服上擦了擦,才握了上去,急道:“张大哥,你是纪委来的,可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张漠严肃的点了点头,说道:“李祥民…我记得不错的话,号上任之前,他还没有调到金融办,那个时候跟个姓楚的富商有过交际,对不对?”

    李建业对他小叔的事情其实所知甚少,他真正关心的是他的老爸,他们兄弟二人直以来互相扶持,就算是贪污也基本上都要互相通气,而且平时也有不少经济上的来往,如果个遭殃,另个决计不可能安全过关,这个时候他怎么回答也觉得不妥当,只能答道:“张大哥,小叔的事情,我不太清楚。”

    张漠点了点头,说道:“你小叔过不了多久就要被JS纪委约谈了,纪委书记亲自开会说的这件事。”

    李建业顿时感觉自己浑身僵直,犹如被五雷轰顶过般。

    张漠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小叔即将被约谈这件事,我现在告诉了你已经算是违纪,更多的东西我不能透露给你了,我想你现在估计也没相信我多少,你我初次见面,也只吃过顿饭,交情自然是淡薄的,我之所以违纪告知你这些,是因为我信邪。”

    李建业此时脑子转的极快,在他的印象中,张漠能让裘峻熙如此慎重接待,家里面肯定非常了不起,所说的话百分之九十九是真话,他个身份如此尊贵的官二代,为什么要跟自己信口开河?李建业此时真的很想打个电话给他小叔求证下那个楚姓富商的事情,但是又确实不好开口。

    张漠看他如此纠结,也不逼迫他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等你小叔收到纪委通知的时候,你就知道我所言非假,但是那个时候可别再来找我,你要是真的想帮你小叔把,今晚就让他作好被约谈的准备,到时候说不定能够化险为夷,官场上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

    张漠说完,便从李建业身边离开。

    就在张漠跟李建业单独谈话的时候,另点裘峻熙也在跟柯佳琴谈话。

    “恭喜你攀上了张漠,从此以后飞黄腾达是有盼头啦。”裘峻熙略带自嘲的说道。

    “他至少比你要好,在很多方面。”柯佳琴早已经对裘峻熙失去了兴趣,连恨都剩不下点了,裘峻熙跟她道歉的那幕她估计辈子也忘不了,这切的发生都是因为张漠,不知不觉之中,张漠已经成为了她幸福的源泉。

    裘峻熙点了点头,他眯起眼睛,说道:“听他的意思,好像是要帮你在伴舞团更进步?”

    柯佳琴疑惑的看了眼裘峻熙,说道:“我现在挺好的,他也没许诺给我什么。”

    这时,两人从后面赶了上来,裘峻熙整理了下西装,说道:“后会有期。”

    柯佳琴只是点了点头。

    两个团体,六个人各怀心事,就此分别。

    在车上,裘峻熙看李建业面色如土,言不发,似乎在做什么激烈的思想斗争,裘峻熙不方便问张漠对他说了什么,这种事情李建业不主动开口提他也不好问,但是裘峻熙已经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李建业回到家之后,他父亲还在外面应酬,他衣服换都没换,就这样皱着眉头直挺挺的坐在沙发上,直到李忠民回来,李建业腾地下站起来,李忠民看了他眼,边换鞋边问道:“刚回来?”

    李建业终于下定决心,对李忠民说道:“爸,我小叔在开大会之前是不是跟个姓楚的商人来往过?”

    李忠明愣了下,自己弟弟的那些事情他可是都知道的,那个楚姓富商也确实行贿过李祥民,这件事他们干的很是隐秘,今天怎么从自己儿子嘴里面说出来了?

    李忠民快步走到李建业身边,让他坐到沙发上,压低声音问道:“你从哪听到的这件事?”

    李建业看自己老爸的神情便知道那张漠绝对没有骗自己,他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纪委的人…”

    李忠民瞪大眼睛,厉声道:“你说什么?!”

    李建业知道自己着急了,他缓了口气,然后便裘峻熙如何邀请自己接待个官二代,事情因何而起,后来散席后又怎么谈到小叔李祥民,叙述给了李忠民。

    李忠民边听儿子叙述,眼神之中时不时有光芒闪过,眉头越皱越紧,最后张漠给李建业说的那段话也听完之后,李忠民拍了拍儿子的大腿,问道:“你仔细想想,他还有没有说其他的什么,个字都不要漏,都说给我听。”

    李建业不敢添油加醋,只是把张漠的原话原封不动的说给了李忠民。

    李忠民沉吟半晌,总感觉这个张漠行事太过随便,就算是纪委真的要约谈李祥民,张漠知道内幕也不应当随便透露给当事人的亲侄子,这种事情透露出来可是极大地违纪,就算是亲属,纪委里面大义灭亲的可不是少数,更不用说只是吃过顿饭的交情。

    “你们喝酒没?”

    “喝了,那个张漠,喝了不少,裘峻熙敬了六次,那个时候就已经下去两杯,这是将近五两了,后来又单独进行,别人跟他喝了多少我不能很确定,但是应该有喝上斤。”

    有些人喝多了话就多,李忠民考虑到此,便对李建业道:“他不让你再联系他,可能也有点后悔透露这件事了,恐怕是真的。”

    李建业顿时脸色煞白,他惊慌的说道:“怎么办?!”

    李忠明知道此事非同小可,而且关系到弟弟和自己的命运,他直接打了电话,把刚刚到家的李祥民叫了出来,两人密谋了整整晚。

    第二天下午,李祥民正坐在办公室中,手中的文件却没怎么减少,似乎是在考虑什么事情,下午三点钟,三辆车停在了省政府大楼门口,打头的辆车停稳之后,司机立刻拉开车门下来,然后打开了后面的车门,把手伸了进去,只见个个子极其矮小,留着小胡子的男人伸出腿,脚丫子居然都够不到地上,只能扶着司机的手臂下车,下地站稳之后个子居然才到司机的胸口,估计连米五都不到。

    但是这个小个子男人走起路来却气势十足,后面两辆车上的人也都下来,跟在小个子男人后面,显然,这个小个子男人虽然身材矮小,但是确实这帮人的头目。

    “先去发改委和国土资源厅,再去金融办、法制办!”小个子男人挥手,后面的下属立刻快步走到他前面带路,行人浩浩荡荡地就冲进了政府大楼里面。

    李祥民此时正站在政府大楼金融办主任办公室的窗前,看着下面发生的切,他知道,那个张漠的预言终于成真,而且带着纪委大部队的这个小个子男人在JS那可是大大的有名,这个男人叫张在寅,JS省监察厅的三位副厅长之,在号上台之前他就是出了名的铁腕名捕,sex8首伐抓进去的官员有不少现在还在坐牢。

    李祥民淡定的坐回到座位之上,此刻的他却反而能静下心来工作了。

    原因很简单,李祥民和李忠民两兄弟在昨天晚上早就动用了切能动用的力量来进行关系运作,尽全力的打点好各方面关系,把那次贪污受贿可能留下的蛛丝马迹抹除,贪污来的钱也通过些渠道转移了出去,虽然这笔钱用晚上转移好花费不少,那也定要做,而那位楚姓富商,在年前已经移居美国,张在寅确实是个铁腕检察官,他旦发现了官员贪污的线索,就定会追查到底,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查不到什么东西,他也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冤枉别人,就算这个官跟他有仇,他也定会秉公执法,正因为如此,李祥民在提前打点好切之后,张在寅所有的追查都将会无功而返,所以李祥民看到是他之后,心中更加安定了。

    李祥民昨天被自己哥哥喊过去之后,心中还老大的情愿,总觉得这件事信不得,他们连那个张漠的家庭背景都没搞清楚,就随便相信他的酒后之言,岂不是有点草木皆兵?但是李忠民劝告他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以后不出事咱们就当是练了个兵,为以后做打算总没有错。

    在无限的思绪之中,李祥民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李祥民还没喊请进,张在寅把拧开房门就走了进来,李祥民坐在座位上居然能跟张在寅平视,但是李祥民绝对不会因为这个男人的个头矮就轻视他。

    “李祥民,金融办主任,我是张在寅,你应该认识我吧?我今天找你是因为纪委怀疑你违反过中央八项规定,现在我们要带你去纪委进行深入的谈话,走吧?”

    李祥民没任何废话,点头起身就走,他出门的时候,看见纪委人群之中有发改委和国土资源厅的同级官员,这两个厅长均面如土色,显然对这个突袭毫无防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