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微信性爱系统 > 微信性爱系统(20)
    作者:森破小子字数:9736

    第二十章

    裘夫人听到张漠的保证,脸上立刻就洋溢出了感激的笑容,张漠看她丝毫不掩饰心中的感情,便知道这位裘夫人已经长时间被裘岳山保护在家中,没太有机会接触官场上的事情,是个百分之百的贤内助,而今天,这位贤内助依旧毫无保留的支持着自己的老公,而且是用这种赤身裸体的方式。ьáИZhμ00一点扛木

    裘夫人跟张漠说完话,便乖巧的继续给张漠口交,张漠把手伸到她的下体,裘夫人两腿立刻条件反射的夹紧了起来,夹紧之后有感觉不妥,便轻轻放开,腿也完全不像欲女般张的很大,只是允许张漠只手伸进去,张漠先是摸了摸她修剪的非常整齐的阴毛,然后向下探,便摸到了柔软的阴唇和已经略微勃起的阴蒂。

    裘夫人浑身震颤了下,

    口交的动作也停顿了下,张漠本以为裘夫人下面应该需要多刺激下做好准备工作,却没想到她的阴唇外面都已经全是水渍了,更不要提阴道里面,张漠这下就有点不太懂了,不是说如果女人抗拒做爱,下体没有实质性刺激的时候是不会湿的,这个裘夫人应该是抗拒跟自己做爱的,但是为什么进入状态还是如此之快?

    裘夫人被张漠摸的浑身皮肤开始泛红,呼吸也有点急促,但是她好像不想让张漠发现她已经发情,呼吸也不张开嘴,只是用鼻子出气,张漠让她抬起身来,裘夫人红着脸低着头,不让张漠看她脸上的表情。

    张漠用手勾住她的下巴,让她抬头面对自己,裘夫人两眼水汪汪的,张漠在她的嘴角轻轻吻了

    下,裘夫人小声道:“张长官,我不太会…不太会调情,要不我现在躺下,你在上面干吧。”

    张漠自然是不同意的,好不容易遇见个害羞的少妇,不好好调戏番怎行,张漠摇了摇头,裘夫人脸上表现出失望之色,可是还是配合着张漠的各种爱抚。

    张漠对裘夫人上下其手的同时,也在注意观察她的神情,裘夫人的眼神时不时的就会飘向张漠的龟头方向,张漠心想她应该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家伙吧。

    “裘夫人,你老公的活儿,有我的大么?”

    裘夫人低头看了下张漠的阴茎,摇了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是没有我的大,还是我的没他的大?”

    裘夫人把头缩进张漠的胸膛之中,小声说道:“你的大。”

    张漠挺了挺腰,让自己的龟头在裘夫人的小肚子上游走着,说道:“裘夫人,把你的淫汁涂抹在这上面,咱们就可以正式开始了。”

    裘夫人顿了下,似乎做了下思想斗争,最终还是伸手在自己的阴唇附近用手抹了些淫水,涂抹在张漠的龟头和阴茎之上,裘夫人的手点皱纹都没有,养尊处优之下,整个手如温软白玉般,单单被这样的手抚摸阴茎和龟头,张漠就有点迷醉了。

    裘夫人摸完之后,便躺在了床上,想来这种女人要让她在上面主动干是不太容易的,裘夫人很可能根本就不会什么女上位,张漠挺着大屌,趴到裘夫人身上,裘夫人脸看向边,两只手环着胸部,小声问道:“能不能…能不能戴套?”

    张漠说道:“你今天是非安全期?”

    裘夫人道:“是安全期…但是…”

    张漠不再跟她说话,拔开她的大腿,用龟头反复摩擦着她的阴唇,裘夫人嗓子里面传出了低低的呻吟声,这是张漠第次听见裘夫人的呻吟,更加兴奋了。

    玩的时间够长了,张漠心中想着干次高管的老婆可不容易,非要把她干到死去活来,最后再射在里面不可,本着这种心思,张漠用龟头挤开裘夫人的大阴唇,顶在她的阴道口上,挺腰,便把整个阴茎的前半截儿奸入到了裘夫人的阴道中。

    裘夫人眼睛瞪得大大的,在如此巨大的刺激之下,她还是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张漠暗想现在你忍得住,等我发动起来就由不得你了。张漠继续往里面深入,裘夫人的小穴是弯曲湿润型的,整个阴道的弯曲度比较大,这种阴道比较适合深入浅出,而且如果阴茎不能长到定地步,是感受不到这种阴道的美妙之处的,短小的阴茎插入进去之后,还没有插到阴道的弯曲处,张漠刚刚插入,就心中暗想,也不知道裘岳山能不能享受得到他夫人肉体的美妙之处。

    张漠寸寸把阴茎送入到裘夫人体内,最后整个儿鸡巴插入的时候,裘夫人已经浑身颤抖,张漠感受到下面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压力,心想这个小穴跟刚刚成年的学生妹的小穴简直就没什么两样,如此紧致,阴茎和龟头都能感受到软肉包裹的感觉,动之下更是传来蚀骨的快感。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张漠感觉自己被夹的爽快,裘夫人自然也觉得爽快,只不过她不能表现出来,想到自己的丈夫还在对面房间里面,那股股快感居然来的更加强烈,这个昨天还是陌生人的男人攻势实在是太过猛烈,胯下的阴茎也比自己老公大了整整倍,被插到

    第二十几下的时候,裘夫人终于抵挡不住,丝轻轻的呻吟从她的喉咙中传了出来!

    张漠嘴角翘,双手攀上裘夫人的双乳,俯下身来舔弄着她的耳垂,然后腰部快速的耸动起来,大鸡吧像是个打桩机般快速的在裘夫人的小穴中进进出出,幅度很小但是力量却很大,两人的肉体激烈碰撞着,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裘夫人高潮临近,总算是顾不得什么节操,双手环抱着张漠的脊背,大声叫了起来。

    张漠顿时感觉裘夫人的阴道阵收缩,他赶紧停止抽查,让裘夫人自己蠕动阴道吮吸他的阴茎,裘夫人张嘴喘着粗气,张漠趁机入侵,伸出舌头在她嘴里搅动,裘夫人舌头刚开始还在躲闪,但是下面的高潮是在是太过猛烈,注意力根本不能集中,两人舌头很快交缠在起,张漠用舌头把裘夫人的舌头勾引出来,然后吸到自己嘴里面品尝了起来,裘夫人高潮暂歇,两人滚热的吐息交织在起,不分彼此。

    裘夫人高潮完,顿时感觉自己节操丢了大半,面色已经红透,实在是不好意思看张漠,心中对隔壁房间的丈夫充满了歉意,自己老公是让自己来服侍张漠的,现在却成了她在享受高潮,不禁没有完成老公的愿望不说,还有了背德的心理,裘夫人恨不得给自己个大嘴巴子。

    张漠看出来了裘夫人的心理,用诱惑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裘夫人,你可真是卖力,我很满意。”

    裘夫人听闻这句话,羞耻心更胜,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正不知道怎么回答张漠,张漠便把她抱了起来,自己躺在了床上,两只手臂交叉在脑后,好整以暇的看着裘夫人,裘夫人刚才是还不明白是什么情况,过了几秒钟才明白过来张漠是要她在上面动,裘夫人双手捂着脸抗议道:“张长官,我不会在上面。”

    张漠笑着说道:“很简单,就是蹲下,再起来,没有什么难的,稍微练习下就能够会了,从我这边学会了之后还能回去给裘厅长做,箭双雕,多好啊。”

    裘夫人脸红的要滴出血来,就是不肯动。

    张漠故意做出为难的表情,阴阳怪气的说道:“这可就麻烦了啊,只要不是女上位,我就不好射精,不好射精就不知道要跟你做多久,我这个人啊,耐久力直很强的,搞不好跟裘夫人你做整整晚上,把你下面撑大了多不好意思啊…”

    裘夫人听这句话,顿时心慌了起来,她两

    只手抚上张漠的胸膛,闭着眼睛,两眼睫毛颤颤的,然后轻轻抬起了屁股,两人的交合处立刻发出了声响,大量的淫液流了出来,然后裘夫人往下坐,“啪”的声脆响,张漠和裘夫人均情不自禁的呻吟了声。

    张漠经常跟晨月海玩这种女上男下的母子相奸游戏,已经是这种体位的好手,裘夫人落下来的时候,他就把腰往下收,让裘夫人的臀部重重落在自己大腿上,裘夫人起身的时候他就猛地往上顶,这样裘夫人根本就用不了多少力气就抬起了臀部,两人配合越来越熟练,裘夫人也渐渐睁开了眼睛,张漠看着眼前的美人儿身淫肉上下晃动,心中成就感十足。

    这样插了阵子,裘夫人已经弄出了身香汗,张漠又把她压在身下,舔弄她全身的肌肤,裘夫人心想反正什么姿势都做过了,也不在乎他在对自己有更多的动作,便躺在床上任由张漠玩弄,张漠看她失去了反抗性,对她的兴趣就降低了不少。

    眼见裘夫人被攻陷,在她高潮了三次之后,张漠使用老汉推车的体位,把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里面,裘夫人被这个射精又次烫出了高潮,两人做完,裘夫人没有忙着走,而是很尽职尽责的帮张漠洗了澡,又是搓背又是洗头很是殷勤,最后走的时候还确认了下:“张长官,我丈夫…没事了吧?”

    张漠自然大打包票,说你放心好了,你丈夫的罪证定烂在我手里面。

    裘夫人穿好衣服回去,张漠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他今天射了四次,已经精疲力尽,躺倒在床上倒头就睡。

    第二天,张漠在模模糊糊之中醒来,半睡半醒之间他感觉到有人在他面前走动,他睁开眼来,那人背对着他正在给他轻轻拉上窗帘,拉好窗帘之后又来给他盖好被子,张漠问了句:“妈?”

    问完之后,张漠才算是完全醒来,他定睛看,眼前的人不是晨月海,而是赵娇娇。

    赵娇娇不敢看他的眼睛,垂着头站在床边,低声说道:“主人,你醒了。”

    张漠楞了下,这么长时间以来,在他身边这样照顾他的也只有晨月海个女人,张漠已经习惯了她在自己身边忙前忙后,又是洗衣又是做饭,今天突然换了个女人,张漠好不适应。

    “啊…是你啊。你吃过早饭了吗?”

    赵娇娇怯怯地答道:“没,等主人起。”

    张漠点了点头,翻身下床,赵娇娇拿给他叠的整整齐齐的衣物,张漠指着衣服问道:“这是你叠的?”

    赵娇娇点了点头。

    张漠默不作声,穿好衣服之后便带着她来到了自助餐厅,在餐厅口刚好碰见了三个女人。

    这三个女人是晨月海、钱梦和裘夫人,她们三人身着运动服,人背着个羽毛球袋子,脸蛋红扑扑的,看来是刚刚晨练完上来,张漠心中好笑,如果她们是因为晨练结识的,晨月海和钱梦知不知道她们刚刚认识的这位裘夫人昨天晚上才刚刚在我身下坦胸露乳?

    晨月海和钱梦见张漠,便高兴的奔了过来,裘夫人则红着脸停下脚步,只是远远的点头打招呼,并不走上前来。

    三个女人就此分别,张漠给还在健身房健身的陆家伟打了个电话,行人吃了个早饭,上午九点多钟就准备开车离开了。

    离开之前,张漠召见了裘岳山次,裘岳山脸色没有丝毫异样,跟昨天第次相见没有多大区别,两人聊了不少有的没的,最后张漠亲口给他保证了保他平安,裘岳山心中块巨石终于落地。

    这次来度假酒店确实不虚此行,张漠见识到了寻常官员根本见识不到的“鱼跃龙门”,同时也让他对这家酒店的后台产生了更多的想法,是什么样的老板才能培养出如此强大的情色舞蹈团?这种舞蹈团的价值已经很难用金钱去估量,整个GD省都难找到几个,也许SH和燕京多些,但放在这种地方那可就是战略级别的资源了。

    张漠知道自己现在见识还十分浅薄,这花花世界还有许多更加令人震惊的事实等待着他去发现,张漠暗中决定,自己以后定要锻炼好喜怒不表的本事,争取做到雷霆起于侧而不惊,泰山崩于前而不动,至少在形象上就能给人高深莫测的印象。

    张漠先是开车把钱梦和陆家伟两口子送回了家,虽然两人坚持不让他送,张漠还是坚持送了他们回去,然后又去送赵娇娇,到了赵娇娇的住所外,张漠看,赵娇娇住的地方已经接近郊区,那出租房很是破旧,周围环境很是糟糕,中午的时候楼房下面还有个集市没有散场,张漠的车堵在里面好半天没有开过去。

    “你就住在这种地方?”张漠原计划是给赵娇娇笔钱打发了她了事,但是看到眼前的出租房,张漠不知怎么的,又想起了今天早上赵娇娇在自己身边忙碌的身影。

    赵娇娇说道:“是的,虽然环境差了点,但是租金很便宜。”

    张漠心中动,说道:“你现在在哪里工作?”

    赵娇娇说:“在北边的个保险公司做职员。”

    张漠点点头,打开微信,给赵娇娇转了五万,说道:“你搬到我附近去住,那个工作听起来也没什么钱可赚,你要是愿意做就做,不愿做我可以给你安排。”

    赵娇娇整个人都愣住了,她不知道张漠为什么突然对她大发善心,心中暗想张漠要她住到身边是要更方便虐待她,在寻常人看来被虐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是赵娇娇想到能被张漠控制的更加严格,心中还是有点小期待的,便欢喜的答应了下来。

    开车回家的路上,晨月海靠在张漠身上说道:“今天早上我让赵娇娇照顾你起居,她心思还是比较缜密的,是不是把你照顾的挺舒服?”

    张漠就知道这出戏是晨月海安排的,转头刮了她鼻子下,说道:“你这么尽心尽力帮她,也不见得她会感激你,当年她在孤儿院对你不样顾指气使,说不定你这是在养虎为患,那天她反咬你口,你就会后悔了。”

    晨月海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怎么老是把人想的这么坏啊,我身为女人能看得出来,她对你是很服帖的,你以后也对她好点吧,你对她好她肯定加倍对你好。”

    张漠只是微笑不语。

    第二天,张漠开车去了GD的首府GZ市,因为请假请的时间有点长,张漠时间不知道去哪里,本来想实地考察下那还在关着门的倾朝KTV,但是想到功名任务的那千万还没有弄到手,而且晨月海玩的的有些累,便让她休息天再说,今天这天,张漠便出发去了GZ。

    去GZ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把微信性爱系统打开,停留在附近的人选项上,然后围着市中心绕圈,把这群厅级的大官儿记记,顺道记录下他们的受贿历史,省的到时候突然急用,就不用临时抱佛脚。

    张漠当然想不到,他今天突然兴起的无意之举,在日后便帮了他个天大的忙。

    第二天回到家里面,晨月海便说赵娇娇已经搬到国际城这边了,张漠愣,心想这小妞儿动作是够快的,这么着急来自己身边?

    当务之急是先把千万拿到手,晨月海这几天刚好安全期,射在里面点安全问题也不会有,张漠当天晚上便跟晨月海大行房事,经过天的修整,两个人欲望都比较强烈,本来张漠还想把赵娇娇喊过来玩,但是想到这是跟晨月海的第二十次纪念,再来个终归不好,便跟晨月海来了次久违的对。

    晨月海依旧是母性十足,喜欢让张漠含着她的乳头,也喜欢张漠扑在她身上撒娇的感觉,晨月海对张漠的性感带非常熟悉,做爱的时候专门挑他舒服的地方给与他性刺激,张漠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暴露出来他对于晨月海彻底的依赖情绪,每次的第次缴枪都非常快,就算耐久力已经被强化过,但是在心理作用的催化下,张漠硬如铁棒的阴茎在晨月海阴道里面没动几下就会射精,两人的下体晚上都没有分开,张漠出精量很大,次性就把晨月海的子宫射了个满满当当。

    在家中休养了几日,张漠接到了李莲的电话,李莲的声音非常激动,说张漠的升职命令下来了,让他回警局接受升职,张漠早就知道会有这么回事,语气淡然的答应了下来,提前结束休假开车去警局。

    在警局门口,张漠意外的跟那辆熟悉的玛莎拉蒂打上了照面。

    陌晓茹的玛莎拉蒂赢面驶来,张漠让她先行,被让习惯了的陌晓茹竟然没有像往常样理所当然的开进去,而是稍微停了下车让张漠先行,张漠心下好笑,按下车窗伸出头来,对她喊道:“你先进去!”

    陌晓茹听到他的话才踩下油门,先步开进了停车场。

    张漠随后开进停车场,停好车后就发现陌晓茹正往他这边走来,张漠打开车门对她笑着说道:“怎么样,那天的事情没吓到你吧?”

    陌晓茹面色复杂的说道:“倒是没有多少惊吓,你…把我抱在怀里,我还不知道周围是什么情况,就被接上了警车。”

    张漠点了点头,关上车门说道:“走吧,起去上班了。”

    陌晓茹突然上前揪住张漠的警服衣角说道:“张漠,你怎么知道那个程宇豪要对我不利?我不认识他,二又没有的罪过他…”

    张漠早就想好了说辞,他解释道:“这小子不仅盯上你了,被他盯上的美女多了去了,他的目标很广泛,杀人藏尸的事情都干的出来,我盯他很久了。”

    陌晓茹突然脸红着说道:“你接近我,是不是只是为了保护我?”

    张漠心脏猛地跳,笑着说道:“我见你第面的时候你还记得吗?”

    陌晓茹想起来了那天在国际城门口她接张漠的那幕,便点了点头。

    张漠道:“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你被程宇豪盯上呢,心中就想你是个大美女,要好好讨好你啦。”

    陌晓茹脸上泛出笑意,两人肩并肩走进了警局大门。

    张漠此时的身份在警局已经广为人知,以前还只是那些科长队长级别的官员们知道,现在全局上下都对张漠尊敬的很,每个人见了他都对他先敬礼再说,张漠没有摆架子,挨个回礼,从警局大厅走到监察科,张漠身边已经聚集了不少同事,这群警察抢着跟张漠拉好关系。

    下午时分,李莲宣布开表彰大会,对近两次行动有突出表现的警员予以表彰,表彰结束后,李莲为了奉承张漠,特意单开了个张漠的升职宣布会,在全体警员的注视下,李莲宣读了张漠的升职任命书,任命书上任命张漠为副科长职位,并且授予二级警司警衔,张漠成功升级。

    张漠面无喜色,很是淡定了接受了升职命令,与此同时,张漠成为了苏城警局历史上最年轻的副科长。

    有了这个职位,张漠的地位再次水涨船高,谁都知道张漠并非池中之物,他升级的速度很可能远远超乎大家的想象。

    会后,张漠再次找到李莲。

    千万在昨天晚上已经到手,张漠计划盘下倾朝KTV,对其稍加改造,让倾朝KTV成为自己和自己群随从的集会所,这个计划其实张漠早就开始计划了。

    李莲听闻张漠要以私人的身份接收倾朝KTV,他并没有过多惊讶,张漠是官二代,两百万还不是说拿就拿出来了,唯点惊讶的是张漠居然丝毫不避讳倾朝KTV是程宇豪的房产,李莲对张漠的看法有加深了层,这次他感觉张漠的背景更加庞大了,身为纪委的人,还买下这样的房产毫不忌讳的自经自营,几乎已经到了明目涨到、肆无忌惮的地步。

    现在倾朝KTV已经让苏城警局扣了将近两个星期了,正烦恼怎么处理,张漠要出钱买下来李莲当然欢迎,价格李莲口咬定只要百万,张漠知道李莲是在偷偷贿赂自己,李莲卖出倾朝KTV之后要给工商局二百万,那百万肯定是李莲自掏腰包垫上去的,张漠听到百万之后,脸下子拉的老长,对李莲说道:“李莲同志,我记得不久之前你还向我保证,不再受贿行贿,今天怎

    么突然变卦了?”

    李莲当下惊出身冷汗,他知道刚才自己讨好张漠的行为犯了他的忌讳,赶紧补救道:“张特派员,是这样的,工商局虽然标了二百万,但是咱们警局自己卖给自己人,肯定有讲价的余地,您可别误会,我没有自掏腰包给您垫上的意思,您要是实在不想占警局的便宜,那就二百万好了。”李莲手移花接木,张漠面色稍霁。

    张漠交代下来的事情自然是办的飞快的,二百万交上去,警局个下午就把所有手续跑完了,房产证啊经营证啊之类的大堆证件当天就交到了张漠手上,张漠掂量着手中倾朝KTV的钥匙,心想这个世道有钱不是爷,有权才是真的爷。

    晚上,已经封锁了很久的倾朝KTV水电全开,张漠拿钥匙打开了大门,掰开KTV的总电源,整个大厅立刻灯火通明,张漠拿出卫生纸擦了擦柜台和柜台后面的座位,拿了瓶百威啤酒和只酒杯,坐在了柜台后,拿酒涮了下杯子,给自己倒了杯,悠然的喝了起来。

    没几分钟,几个年轻人推了旋转门走了进来,为首的年轻人问道:“服务员,现在营业了吗?”

    张漠低头笑了笑,说道:“抱歉,还在停业整顿。”

    目送那几个年轻人离开,张漠在柜台里面拿出“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在门外,然后回到椅子上,背靠着不太舒服的椅背,打开柜台旁的电脑上网寻找装修公司和清洁公司。

    时间过得很快,两个星期之后,倾朝KTV已经换了个样子。

    原来的招牌已经被摘掉,整栋大楼的装饰被清理掉了大半,原本奢华的外表突然间低调了起来,楼顶的招牌换成了“海月会所”,大厅没怎么改变,宽敞气派的大厅,装潢华丽的柜台,唯有以前炫目的射灯被改成了柔和的大型吊灯,二层和顶层被改的最多,二层的大量房间被打通,合成了三间大型的集会所,第间是议会所,第二间是聚会室,第三间为娱乐厅,议会所中摆了张开会用的大桌子,四周摆满座椅,跟寻常的高档议会场所没什么两样,这里自然是谈大事情的地方,聚会室自然就是喝茶聊天吃饭的地方,装饰和摆设都突出了个慢节奏,是谈寻常小事的地方,娱乐室则有麻将桌、棋牌单间、大型家庭影院等等娱乐设施,是不谈事情,只供娱乐的地方。

    在往上的楼层,小型房间都被打通合并,大型房间保留,里面的KTV设备全部被移除,房间都被打造成了宾馆样式,档次自然是照着最高标准打造的,高级的中央空调,家居式的烹调专柜,独立卫浴单间,大床房和双人房都有。

    第四层和第五层均是这种住房设计,第六层保留了KTV设计,这层的KTV少有小包间,基本上都是大包间,所有原先倾朝KTV的高级设备也都被集中在了第六层。

    第七层样被大改,因为这里埋过死人,如果把这层全面封锁,反而会招人害怕,如果经常有人住在顶层,下面的人也就不会害怕,张漠直接把自己的办公室安置在了顶层之上,助理和经理办公室样在这里,保安室、控制机房、清洁工人休息室等等全都在这层,这样来,顶层就成了最热闹、人气最旺盛的层了。

    总经理挂名晨月海,助理挂名赵娇娇,两个女人怎么也想不到张漠会扔给她们两人个如此之大的会所教给她们管理,刚开始两人都拼命拒绝,说自己干不来这项工作,张漠笑着跟她们两人解释说,会所不对外开放,只有咱们的熟人才能进的来,你们就管管那些清洁工和保安就好,指挥指挥他们干活儿,轻松得很。

    因为以后这间会所里面很可能会涉及到权色、钱色等交易,这里的服务生、清洁工、保安张漠全是亲自精挑细选出来的,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顾小龙、李思楠这两号人物?对的,顾小龙就是那个曾经帮助张漠教训过陈浩的那个小混混头子,李思楠是张漠高中为数不多的知心朋友之,自从程宇豪和任坤这两个黑道人物被张漠锅端之后,顾小龙突然就发现自己的老大,和自己老大的老大都被抓进了局子,而倾朝KTV落到了张漠手里,顾小龙这时才惊觉,自己原来真的遇上了贵人,张漠对他抛出橄榄枝之时,顾小龙那是拍着胸脯表达忠诚,能把自己老大的老大送进局子的人,跟着混那岂不是鸡犬升天?顾小龙被张漠委任安保队长,他的手下帮小弟也结束了在街头鬼混的生涯,各个穿上了制服在会所内巡查。

    高中毕业之后没考上大学的李思楠也被张漠招纳进来,担任清洁和水电管理的总监,李思楠怎能想到自己的老朋友居然有如此大的背景,心中感激之下,也决定全力帮助张漠管理会所。

    这样来,整个会所就全是张漠自己的人了,当真是个外人都没有。

    开业后的几天中,会所就迎来了第批客人。

    李莲牵头,副局长汪星宇、检察科科长陆家伟、刑侦大队队长金新霁、交警大队队长谷梁民等纷纷前来入会道贺,张漠在聚会室大摆筵席,张漠当仁不让的做了主座,李莲坐在主客上那是点脾气也没,反而因为是第批受邀对象而眉开眼笑,副科长坐首座,正处、副处、正科坐在下首,这大概是苏城市的第桌了。

    张漠的这个会所开,苏城警局的大小官儿们心中就有了底了,张漠绝不会收受贿赂,明的暗的都不行,这点李莲已经试过,如何向他表达忠心直是众位官员的心中难题,有了海月会所之后,那可不就有了表忠心的方式了么?闲的无聊的了,就去打打牌喝喝茶,吃吃饭喝喝酒,消费番,那就是在表示对张漠的服从,既然是他手底下的会员,张漠肯定就会在纪委上包庇这帮人,那么大家都安心,都有舒坦日子过。

    接下来的段时间,张漠自然要顺着苏城警局这条线多多结实苏城市的大小官员,也就有了由头,与此同时,张漠又开始计划另件事情。

    海月会所作为张漠的私人会所,里面如果没有点特殊服务,张漠都感觉对不起他怀里面的微信性爱系统,因此张漠就开始捉摸着上哪里去招募些高质量的小姐,这种小姐可不仅仅是要会床上功夫那么简单,最好还要唱歌,会喝酒,会在日常生活中取悦客人。

    张漠第个联系的人是张晓雪。

    张晓雪是那个在恒德洗浴结识的拥有萝莉身材的高级技师,跟张漠也算是有点缘分了,她现在还在恒德洗浴上班,恒德洗浴的后台已经被张漠查了个清二楚,是某国土资源局局长儿子的产业,张漠只是跟李莲打了个招呼就开始毫不留情的挖墙脚,直接许诺开给张晓雪和她干姐妹们两倍工资,坐台的分成比例也非常好,在恒德洗浴小姐和洗浴中心是要五五分成的,在张漠的会所里面是八二分成,会所只抽取两成的成本费,最终这些钱又会变成工资开给小姐们,这帮小姐单单是拿工资都要比在恒德洗浴赚得多,这个会所又更加高大上,公寓式的套房,生活环境跟洗浴中心的单间比,恒德洗浴就像是贫民窟样,而且平时工作还不怎么忙,来了月事工资照开不误,待遇简直整整上了个台阶儿。

    张晓雪领着姐妹们过来之后还不到个星期,大量从事服务业的小姐们都闻风前来应聘,张漠的会所在圈子里面下子就出名了。

    出名归出名,会员还是需要熟人邀请才能入会,这是张漠保证会员质量的重要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