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微信性爱系统 > 微信性爱系统(19)
    作者:森破小子字数:9949

    第十九章鱼跃龙门

    作者的话:今天码了天的字,腰酸背痛,明天还会有章,这个月的任务就完成了。蛧址:版主全拼+零零1+℃óM很多观众表示因为论坛单章的限制问题,看时间长了就会忘记任务的进行程度,要求发帖汇总下已经完成的任务和正在进行的任务,我如果每章都这样发会有凑字数的嫌疑,毕竟论坛是开我工资的,所以我抽空会在回复里面把任务清单发出来,等我稍作整理。

    还有观众问上章的个逻辑问题,张漠请假说去燕京汇报工作,但是来到了度假酒店,知道张漠请假理由的只有李莲,裘岳山和陌少峰是不知道的。

    这个附近的人中的第位,正是帮助陌少峰完成了这次程艳君逮捕任务的裘岳山。

    裘岳山此次前来无名酒店却不是来度假的,他是专门来见张漠的。

    完成了这次陌少峰交代下来的任务之后,裘岳山本以为这次任务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事情过,裘岳山才猛然发现这件事竟然是纪委牵头干的票大事件,那天他看了报纸上的新闻之后,左想右想还是决定跟陌少峰碰个面,陌少峰跟裘岳山也算是老相识了,两人曾经在起共事过,面对裘岳山这让对他知根知底的同事,陌少峰也不打算对他隐瞒,便跟他说了张漠这个中央特派员的事情。

    裘岳山听之下便知此时非同小可,这次反腐风暴刮的实在是有点猛烈,全国上下的官员都有点神经紧张,裘岳山知道这个张特派员是在苏城警局做事的,那么李莲自然也要听他号令,李莲是自己的老下属,如果自己想见面这个张特派员,向他打探些上头的风头,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当下便问如何才能见得到张漠。

    陌少峰皱了皱眉头,心想如果给张漠见到裘岳山,张漠会不会也样细数番裘岳山的受贿经历?如果他能够对裘岳山的受贿经历也了若指掌,那么这个张漠的来头肯定大到无法想象,这说明他能够掌握整个GD省所有高官的受贿证据,说句难听的,GD省整个省的官员的前途,就在张漠的念之间了,所以陌少峰想试探下张漠到底能厉害到什么地步,便对裘岳山说道:“裘老弟,这个张漠你若想见也不难,明天早你就出发去白云山山坳的那家度假酒店,在顶层三号房就能见得到张漠了,老弟,我可提醒你,这个家伙可不般,你对他说话定要客气啊。”

    陌少峰这番话说,裘岳山心里面也开始打鼓了,顶层三号房正是陌少峰的专用房间,这件事GD的大官儿们心里都清楚,张漠住进了陌少峰的专属房间之中,其中的意思就需要琢磨了,难道张漠的隐藏级别是陌少峰

    'w^w`w点01"b"z点n`et`

    这级的?

    “陌老哥啊,你说他不般…我怎么理解啊?”裘岳山是在猜不透陌少峰话中的意思,便开口问道。

    “这个人跟上头…”陌少峰指了指自己的头顶,说道,“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个上头是纪委那边的。”

    裘岳山心想,这个我是知道的啊,张漠不是中央纪委的特派员吗?虽然不能理解,但是裘岳山知道再继续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了,而且会显得很蠢,裘岳山心想不过是见面,我以下属的身份去见他总不会出什么错,如果气氛不太对,我干脆就不打听上头的口风了,难不成那个张漠还能吃了我不成?

    于是乎,今天上午张漠进门的时候,就看到旁边的那个官员带着他的夫人入住房间的那幕,那官员就是裘岳山。

    虽然上次执行对程宇豪的逮捕任务的时候,裘岳山和张漠两人的空间距离不足百米,但是人在停车场内,人在停车场外,根本就没有机会会面,在演唱会两人也擦肩而过,

    双方对对方的面貌均没有印象,裘岳山老远早就偷偷观察了张漠番,只见他带了三女男,三个女人长得都挺好看,有个比较年轻些,另外两个年纪偏大些,裘岳山在官场呆了这么长的时间,别管是几P的群交,或者哪个领导的夫人跟哪个领导通奸,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识过,当下就肯定这个张漠是带了三个女人来这边玩,心中自然又放松了三分——来这个酒店这样花钱玩乐的,哪个不是贪官?既然是贪官,就会受贿,受贿之后切事情都会变得好办,虽说他是纪委的人,但是纪委里面也决计不可能全是没有收受过贿赂的清官。

    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了,裘岳山在房间里面左等右等也不见这帮人分开,他肯定想不到张漠的耐久力有多么的强悍,最后总算在晚饭之前找到了机会。

    裘岳山身西装革履,迈着脚步走到游泳池的躺椅旁边,手伸到怀里面正想掏自己的名片递上去,张漠好似背后有眼,直接站起身来,宽大的手掌按到了裘岳山的手臂之上。张漠是有性爱系统的,只需要看手机,裘岳山的举动张漠自然都是知道的。

    “不用给名片了,我知道你是裘岳山同志,你来找我不知有何贵干?”张漠面无表情的说道。

    裘岳山愣,心想这个张漠确实有点意思,便低了下头说道:“属下从陌书记那边听说你下榻度假酒店,正好我也过来休假,便顺道过来打个招呼。”

    张漠点了点头,说道:“上次程艳君的行动,是你指挥的?”

    裘岳山点了点头道:“是,当时我就在现场,和李莲起指挥的。”

    张漠说道:“嗯,行动之后,我的领导也没想到群众的反响会这么大,这可是号上台以来第次引起群众以及舆论极大关注的反腐事件,我们小组号也觉得咱们GD省开了个好开头。”

    裘岳山心中喜,心想从张漠的说出的话来看,自己应该不算那批被盯上的官员了,便说道:“那是张特派员领导有方,张特派员早就查明了程艳君的受贿以及犯罪历史,我们办起案子来自然有针对性”

    话还未说完,张漠就打断说道:“那是我应该做的,裘厅长(十五章的职位写错了,裘岳山应该是副厅,他的所在的单位是GD省治安管理厅。),你这次来找我,是不是想探探我的口风?”

    裘岳山心里惊,脑门上已经渗出冷汗,赶紧补救道:“您误会了,我没有那个意思…”

    张漠慢悠悠的从旁边桌子上拿出根雪茄,还未待裘岳山反应过来,就自己点上抽了两口,说道:“既然你想知道上头对你的意见,那你就听好了…”

    当下,张漠便把从微信性爱系统上查到的裘岳山受贿行贿经历从头到尾说了遍,裘岳山先是惊讶,再是恐惧,最后只感觉万念俱灰,没想到纪委对自己的贪污经历了若指掌,动不动手只是念之间的事情,裘岳山突然想起了陌少峰对他说过的那句话,“这个人不般”,这何止是不般?简直就是个活阎王!

    裘岳山擦了擦脑门子的汗,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应对面前这个活阎王,张漠知道已经把他吓得够呛,接下来就是抛出剂安神药,让他对自己感恩戴德的那套。

    裘岳山听闻自己的贪污经历还没有交到号手里面,而面前这个人又是鸽派的重要人物,当下便跟陌少峰样做了保证,说自己以后定老老实实做官,实实在在办事,张漠不敢跟他多交流,怕暴露出来什么东西被他察觉,毕竟人家是副厅级别的大官儿,见识要比张漠广得多。

    裘岳山看张漠不想理自己了,虽然张漠对他保证不把他的贪污经历上报给号处理,但是自己的生杀大权就握在他的手中,总要给他好处裘岳山才能安心,裘岳山想到张漠带了三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来酒店度假,定是个好色之人,便想行步险招儿。

    “张特派员,今晚您还去露台吗?”

    张漠人都已经躺在了椅子上,听这句话便转过了头,他皱着眉头想了想,才想起来裘岳山说的露台就是酒店顶层的那个挂着“露台”标牌的房间了。

    张漠不知道那个露台到底是什么用的,稍微想了下说道:“我刚调到这边没多久,这也是第二次来这边酒店,那个露台我不太清楚是干什么的,你先给我讲讲吧。”

    裘岳山这时已经很后悔来见张漠,陌少峰对他的劝告此时直在脑海里面盘旋,他满心都在担忧自己的未来,加上张漠的身份他已经信了十分,张漠说什么他根本生不起半点疑惑,现在张漠来了兴趣,便是他能够跟张漠加深交流的好机会,他赶紧搬了个躺椅在张漠身边坐了下来,满面谄媚的说道:“张特派员,您有所不知啊,这个露台名声可大了去了,在周围这几个市级的官宦圈子中,这个露台被人称为『赤河』,张特派员应该知道鲤鱼跃龙门这个典故,这个露台开始是被称作『龙门』的,但是在燕京的某个地方已经有了『龙门』,再称呼这个地方为龙门就有了犯忌的意思,有因为『龙门赤河』词,我们本地的官员就退而求其次,称呼这露台为『赤河』。”

    张漠点了点头,心想鲤鱼跃龙门比喻的就是飞冲天,升官进爵,这露台又怎么跟龙门扯上了关系,难道还真有官员因为这露台升官发财不成?

    裘岳山自然知道张漠的疑惑,笑着解释道:“张特派员,您现在肯定在想露台跟鲤鱼跃龙门有什么关系,我先跟您描述下这个露台是怎么布置的,这个露台非常宽广,上面是个大型舞台,舞台上会有舞女表演节目,但是下面的座位就只有个,坐在上面的人也只能有位,那就是…当天住在这个酒店里面,官位最大的那个官儿。”

    张漠眉毛抖,说道:“这是露台是个专属于个人的表演场所?”

    “对!不过,您还不知道这个露台的最大用处,这个露台可是被我们私下里称之为『赤河』!”裘岳山看张漠脸上疑惑之色更重,便笑着解释道:“每天晚上节目表演完之后,会有个特殊环节,那露台之上,会站排全身丝不挂的女人,她们的腰上都挂着牌子,然后对台下坐着的那个人展示自己的身材,还要挨个走到台前搔首弄姿,力求博得座上之人的欢心,这些人自然不是寻常的小姐,这种无聊的选秀节目在咱们东莞到处都是,您猜猜,这些女人都是什么样的人?”

    张漠瞪大眼睛,他想着露台、鲤鱼跃龙门等等之类的词汇,不禁惊呼道:“啊!难道是…!”

    裘岳山拍手,说道:“对的,那些女人都是GD省大大小小官员们的老婆…甚至是女儿。”

    张漠犹如被五雷轰顶,他从未想过这个酒店的最高层里面,竟然隐藏着如此巨大的个秘密!

    裘岳山看张漠震惊,自然是得意无比,知道自己这招险招儿已经走对了半儿,至少告诉了张漠些他感兴趣的话题,只听他继续解释道:“这些女人啊…都是那些官员身边最亲近的家人,全天下的男人基本上都会把她们好好保护在家里面,但是这些官员却希望她们能够勾起那个座位上之人的丝淫欲,然后带到那最顶层上过整夜,第二天自己老婆回来之时,便有顶绿油油的帽子扣在头上,但是这顶绿帽子却是他们升官发财的法宝!对于那个座位上之人来说,下属献上妻子或者女儿,便是对自己无上的尊敬和毫无保留的服从,旦有了什么好处,自然就会先想着提携这个给自己奉献过妻女的官员了,这…便是露台被称作『赤河』的由来了。当然,您可能会想,有的官员随便把自己的私生女,或者是二奶什么的扔到露台这边来,自己没什么损失不说,还能在露台露脸,我告诉您,这根本不可能,因为这个露台上台的审查机制非常严格,女儿和老婆都必须要出现在户口本上五年以上才能上台!”

    张漠尽量掩饰着他神情之中

    `ww^w点0^1"b`z点n^et'

    的震惊之色,强行勾起自己的嘴角笑了下,说道:“这个露台开了多久了?”随即,张漠便想起了他所见过的各位领导官员的妻子,下到陆家伟,上到陌少

    峰,他们的妻子各个都是美女,之所以需要这么美貌的老婆,也许真的有因为这个露台而考虑过,老婆越是美貌,身材越是好,就越有可能被领导相中,老婆的外貌身材竟然成为了他们升官的资本。

    有人说,陌少峰不用献上自己的老婆,可是张漠心里清楚,酒店的最上层上面,陌少峰的房间号是1003,还有1002,1001呢?这两个房间又是给谁准备的?

    “这个露台…酒店建立之初,就已经有了,当时那位还在位呢。”

    张漠眉头皱,知道他说的“那位”是已经调到了燕京的黄国华了,黄国华以前担任GZ使市委书记,GD省委常委,当年可谓是权势滔天,那时还在上高中的张漠就经常听说黄国华的大名。

    “你是说…这露台是黄国华牵头搞出来的?”

    裘岳山头赶紧摇的想拨浪鼓般:“我可没这么说,张特派员,不过我可知道,那间直空着的1002号房间,曾经就是给他准备的吗,但是这赤河到底源自何处,我就真的不太清楚了。对了,我听说您现在在苏城警局公干?”

    张漠点了点头。

    裘岳山笑道:“李莲是我的老部下了,他的老婆…也是个极品。”

    张漠挑眉毛,问道:“你是说?”

    裘岳山面露得意之色,说道:“当年他还是个副处长,正是我在露台上选中了她的老婆,才有了他的今天。”

    张漠知道这个裘岳山的话只可信半,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张特派员,今天的房间号最靠前,就算是陌秘书长来了,坐在那露台之下的,也定是您!今天晚上请您尽情的欣赏表演,然后到了选秀环节的时候,请务必对我的老婆…多多关照啊。”裘岳山边笑着说,边打开手机把自己老婆的生活照给张漠看。

    张漠的眼神已经没了焦距,他假装在看裘岳山的老婆,边暗自想道:“怪不得这么多人为了权力挣破头脑,男人生世无非就是为了两样东西,钱、女人,有了这两样东西,便基本上没了念想,而有了权力,这两样自然招手即来,单看这露台,便是把权力力量演绎的最为露骨的舞台!”

    张漠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回的房间,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晚饭,也不记得裘岳山的老婆长什么样子,他心里面直在想那个露台的事情,这件事对他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这样的事情在他十几年的人生中可是闻所未闻的。

    回到房间之后,张漠开了瓶红酒,倒了杯之后刚想喝,卧室里面传来了脚步声,张漠回头看,是晨月海。

    晨月海穿着身蚕丝睡衣,看到张漠眉头皱的厉害,还以为他有什么烦心事,便走到他身后为他揉太阳穴,张漠拉着她的手把她拉到身边让她坐下,晨月海顺从的靠在张漠的怀里,张漠吻了她脸颊下问道:“妈,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共做爱多少次么?”

    晨月海脸蛋红,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张漠道:“我感觉这段时间过得飞快,对以前的那段时光有了恍惚的感觉,第次做爱是什么时候都不记得了。”

    晨月海从自己的手提包里面翻找了番,拿出了个小本子,然后红着脸对张漠说道:“先说好,可不许嘲笑妈。”

    张漠虽然不知道这本子里面是什么,但是无论里面写了什么张漠也不会嘲笑晨月海的,便点头答应。

    从晨月海手里面接过小本子,打开之后看,居然是“性爱日记”!

    这里面从第次跟张漠做爱就开始记录,大到高潮了多少次,张漠射精多少次,射在了哪里,小到做爱地点,做爱时间,全都记录了下来,张漠还在文中找到了晨月海服用避孕药的细节,他猛然想到,跟晨月海做爱这么多次,也没有分什么是不是安全期,反正是想内射就内射,想外射就外射,晨月海为此吃了多少次避孕药张漠心中点数都没有,张漠看到此处,心中对晨月海的愧疚又加深了分,张漠从此以后便打定主意,在非安全期还是要带好安全套,避孕药终归是药,对人是有伤害的。

    晨月海的性爱日记里面,张漠内射就有十八次之多,加上今天的这次,不多不少刚好十九次,再来次就能完成功名任务,然后就是那个加粗阴茎直径的任务,要求上十个不同的女人,张漠掰着手指头算了下,自己满打满算也就上过七个女人,而且有个女人的内射照还没有拍到,因此还需要四个不同女人的内射照片。

    张漠自己在心里面整理了下各种各样的思绪,抬头看表,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七点钟,打开门看,露台的大门已经敞开,不知何时,位年老的管家已经站在了他的门口,张漠开门,管家就对他鞠躬说道:“张先生,露台已经准备完毕,随时恭请您移驾观看。”

    张漠对他点了点头,拿出房卡教给晨月海,吩咐道:“等会儿你去把陆科长接上来…”

    晨月海还未答应,那老管家就开口说道:“您房间里面的另位男客我可以帮您接回房间,不用麻烦晨女士了。”

    张漠点了点头,然后便让晨月海回房去了。

    “我第次来这个露台,请问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老管家眼眉低垂,轻声说道:“百无禁忌,张先生怎么喜欢就怎么玩,露台里面温度较高,建议不穿衣服前往。”

    张漠品读了下百无禁忌这个词,老管家的意思应该是这个露台里面的女人是随便玩的了,但是今天他已经干过三次,虽然休息了四个小时左右,以他已经被强化过的精液制造速度,最多也只能出次精了,这是张漠第次感受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看来微信性爱系统中的强化任务,还是需要努力去完成啊。

    张漠在房间里面脱了衣服,胯下拉拢着他的巨屌,那老管家瞥之下,整个儿人愣,想来在众多高官中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性器,愣了下之后,老管家立马鞠躬说失礼了,便不再看张漠,引领着他走进了露台。

    张漠进露台,整个儿房间突然亮了起来,房间四周的空调启动,暖风从四周吹拂而来,张漠光着身体感觉这温度正正好好,他的注意力率先集中在房间正中央的那个座椅上,只见这座位由整个儿红木雕制而成,背部刻满祥云花纹,正面细摸之下似是牛皮,张漠仔细看,这些小块儿小块儿的牛皮竟然都是层层手工缝纫而成,穿插着镶嵌在红木座椅的正面镂空上,坐在上面皮肤根本碰不到红木,只能感受到牛皮的温和,张漠刚刚坐定,好几盏悬吊在露台房顶的探照灯照向了露台的大型舞台上,七八个粉嫩的小姑娘(声明下,本文中出现的所有女性,均已超过十八岁!)从帷幕后奔出,各个穿着洁白的芭蕾舞裙,腿上套着洁白的丝袜,她们排成排对张漠鞠了个躬,然后便随着轻柔的音乐开始跳芭蕾舞,张漠眼神很好,这几个小姑娘跳起来的时候,裙子边沿往上面飘,下体就漏了出来,般芭蕾舞演员下面都会有个不透明的白色裆部包裹住阴部,但是这几个小姑娘无例外都没有这部分,跳那光洁无毛的阴部就露了出来,几个女孩儿毫无羞耻感,腿开的很大,动作也很标准,裙下若隐若现的粉嫩阴唇煞是勾人,配合上这几个小妹妹脸上天真无垢的笑容,张漠感觉到,潜伏在自己体内的那原始兽性正在蠢蠢欲动。

    看了阵子,张漠的阴茎在毫无接触性刺激的情况下,已经轻轻抬头,张漠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空气之中弥漫着台上几位小妹妹的体香,张漠感觉自己面红耳赤,他回头看了眼,那老管家已经低着头退出了房间,还给带上了门,再回过头来之时,女孩儿们的舞蹈已经到了高潮部分,几个女孩儿跑到场中央跃起,挨个儿向张漠展示她们的阴户,张漠深吸口气,低头看,自己的阴茎已经挺立起来了。

    舞台上的舞蹈女孩儿们都看到了张漠胯下耸立起来的阴茎,却没有人表现出惊恐之色,而是面带骄傲的微笑,似乎以勾引起了张漠的情欲而自豪。

    不会儿,舞蹈结束,女孩儿们奔下台来,将张漠的座位团团围住,张漠有点尴尬的想挡住自己的挺立起来的阴茎,那些女孩儿们却拉住张漠的手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领舞的小女孩儿笑着问张漠:“叔叔,我们跳舞好不好看?你满意吗?”

    张漠红着脸点了点头,说:“你们跳得真好看。”

    “那叔叔要不要给我们奖励?”领舞女孩儿边说,便用诱惑的动作提起了自己的裙摆,还把张漠的手拉到她的下面。

    张漠知道今天只有炮的能量了,如果在这群小女孩儿身上发泄出来,那后面的选秀就再也没力气玩了,张漠只好笑着摇摇头,说道:“你们肯定跳累了,回后台休息吧。”

    小女孩儿们很懂事,也不强迫张漠,纷纷在他脸上亲吻了下便如蝴蝶般回到了后台里面。

    接下来的节目依旧非常催情,是场比较纯粹的脱衣舞表演,两个女人跳着现代舞,然后件件剥下自己的衣衫,最后全裸着在台上跳舞,她们的躯体就成熟多了,胸前的奶子跳跳的,在暧昧的灯光衬托下很有韵味。

    张漠不太懂舞蹈,但是他能看得出来,这帮演员每个人的职业素养都很高,到底是怎么样的势力,要花多少钱,才能培养出如此强大的舞蹈团呢?

    第三个表演的节目依旧是色情节目,个穿着内衣的女人走上台来,演唱起了GD本地有名的民歌,然后后台走上来个赤身裸体的男青年,在女歌手身后上下其手,女歌手对其动作好像没有丝毫感觉般,继续唱自己的,那男青年用手撸了几下自己的阴茎,阴茎很快就挺立了起来,女歌手抬起腿,男青年在后面挺腰就插了进去,张漠心中为那女歌手着实捏了把汗,但是女歌手除了脸蛋有点红之外,别说走调了,连点颤音都没有,任由那个男青年的阴茎在自己的阴道里面进进出出,曲子唱到高潮处,男青年浑身肌肉紧绷,往前猛地送阴茎,阴囊收缩着,看来是射精了,曲罢,男青年拔出阴茎,女歌手掰起自己的大腿,阴道口流出了白色的精液。

    张漠叹为观止,给他们鼓起掌来。

    这三个节目表演完,整个儿露台灯光突然暗了下来,张漠心想选秀估计是要开始了,他的阴茎从头至尾都没有软下来过,张漠伸手撸了两下阴茎,捏了捏龟头,心想小兄弟,今晚要靠你挑战下第四次啦。

    舞台上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人光着脚在台上走动的声音,张漠心潮澎湃,他知道接下来看到的将会是GD省各个县区、甚至是市级领导们的妻子或者女儿的裸体,天下估计找不到比这个更加刺激的选秀了吧?

    灯光亮起,张漠定睛看,面前足足站了两排女人,身边又响起了老管家的声音:“张先生,你的面子可真不小,平时这里只能站排,今天却足足站了两排。”

    原来因为陌少峰早就知道张漠今晚要来露台选秀,提前通知了自己的几个曾经贿赂过自己的亲信,让他们提前就把老婆送了过来,如果让这些曾经跟自己有过金钱来往的官员都能接受张漠的庇护,那么自己就不用担心被“拔出萝卜带出泥”了,陌少峰的算盘打得啪啪响,但是却不曾考虑到裘岳山这层,终究是如意算盘落了空。

    张漠个个女人挨个儿看着,左手边的第个女人就让张漠眼前亮,浑圆的大奶子,光滑的水蛇腰,修长的美腿,再加上略带笑容的妩媚面庞,这种货色在寻常洗浴中心可找不到!

    张漠不着急,继续往后看,顿时有了眼花缭乱的感觉,有的女人清纯,有的淫荡,有的丰满,袅袅婷婷展现在张漠面前,下到十八岁的小姑娘,上到四十岁的熟妇,什么类型的都有。

    张漠脑中回忆着裘岳山老婆的样子,在人群中稍微找就找到了,裘夫人这位厅长夫人跟旁边的女人样丝不挂的站在台上,张漠看便有点心动,裘夫人长了张圆圆的娃娃脸,留着个斜刘海长发,风格应该是走青春路线的,身材很不错,165左右的身高,大奶子垂在胸前,张漠只手是抓不过来的,乳头和下面的阴唇都是粉红色的,裘夫人日常生活中应该非常注意饮食和养生。

    张漠知道今天必然是要选她了,本以为裘夫人可能不会很合自己的意愿,却没想到是个大美人,张漠转过头来对老管家说出了裘夫人的腰牌号码,老管家点了点头,拍了拍手掌,灯光又暗了下来,女人们开始退场,黑暗之中,张漠开始起身,忽然感觉身边软肉入怀,那裘夫人已经来到了张漠身边,她依旧浑身赤裸,害羞的低着头,却不遮掩身上的关键位置,两只手环着张漠的手臂默不作声。

    张漠也不性急着去对她上下其手,而是带着她先步走出了露台房间,旁边的1003-1号房间的大门早已经打开,张漠便领着她走了进去。

    进到房间之后,裘夫人才算是松了口气,看她的样子定然是没怎么有这种选秀经验,这也很正常,向裘岳山这种副厅级别的人物,已经基本上是人生赢家了,来到这家酒店那也算得上是顶尖的人物,还能有什么样的角色需要他们奉献上自己的老婆?

    在1005号房门里面,裘岳山听到门外露台散场,而且自己老婆也没有回到房间里面来,看来张漠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贡品,正在那娱乐室里面奸淫自己的老婆,裘岳山轻轻叹了口气,他生仕途还算平坦,今天却遭逢大难,非要付出点什么东西不可,遥想当初自己也玩弄过不少手下官员的妻子女儿,如今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被个中央下来的纪委钦差戴了绿帽,也不算是多么亏本,心中的郁闷感便消融了大半,只是有点担忧老婆性格太过于内向,不知道能不能伺候好那个张漠。

    此时在1003-1房间里面,张漠正坐在沙发上,悠然自得的喝着红酒,看胯下的裘夫人给他口交。

    裘夫人看就是个大家闺秀,手指上不涂指甲油,头发也没有烫染,但是造型非常适合她,身白皙的嫩肉很是惹人喜欢,娃娃脸上也只透着健康的红晕,她口交的技巧不是那么熟练,不发出呲溜呲溜的声音,含入的深度也很保守,但是张漠就是愿意看这样的女人给自己做口活儿。

    “裘夫人今年贵庚?”

    裘夫人微微抬起头来,老实地答道:“三十八。”

    张漠点了点头,说道:“裘厅长应该挺忙的,每天相处的时光恐怕不多吧?”

    裘夫人听张漠谈到了她的老公,脸上便洋溢出了点幸福的神色,只听她小声说道:“我老公平时是有点忙,但是他有空就会陪我,他对我很好的。”

    张漠坏坏的笑了下,伸手抚摸了下裘夫人的刘海,说道:“他对你这么好,怎么今天把你送到了我身边?”

    裘夫人俏脸白,嗫嗫喏喏地说道:“张长官,求求

    你救救我老公,你今天怎么干…怎么干我都行,但是请定要救救他,我很爱他,如果…他被双规了…或者怎样,我和我儿子…”

    张漠最受不了这种温柔内向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地求自己,暗道自己是不是欺负地她有点过分,便拉了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温言说道:“你放心,等你回去之后就给裘厅长说,我保他安全无事。”如果中央纪委真的要查裘岳山,张漠自然是使不上什么力气的,但是这种全无抵押的空头支票不开白不开,裘岳山就算真的出了事,也咬不到张漠头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