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微信性爱系统 > 微信性爱系统(17)
    作者:森破小子字数:9953

    第十七章再临酒店

    作者的话:收集了下大家的意见,看来大家都不想要小正太、人妖,那这个小跟班就只能设定为小妹妹了,这个角色的出场还需要段时间,我只是提前问下,出场方式大家也肯定想象不到,哈哈。BαΝΖΗú~零0一~COM下章预计后天吧,不敢说的太满,后天左右。

    苏城警局的大规模行动之后的第三天,张漠跟李莲两人开了次秘密会议。

    张漠这次行动可谓是给苏城警局大大涨了脸面,但是话又说回来,弄出来了这么大的动静,连央视都报道出来了,上头不可能不关注苏城警局,陌少峰虽然是省会市委秘书长,但是却不是省内最大的官儿,他头顶上还有市长、市委书记、省长、省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政协主任等等多了去了,所以上头的人物如果问下来,他不可能自己全都兜着,因为这已经超越了他的职权,属于违法行为,所以陌少峰只能把纪委的供出来,说纪委的派了特派员来让他做这事情,上头旦追查下去,然后跟纪委通气,定然能发现其中的蹊跷,张漠从来没考虑过这次行动会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想过如何去应对,时间有点手足无措,未免产生了些后悔的情绪,自己现在实在是太弱小,手里面就只有贪污证据这么张牌可以打,跟程宇豪产生冲突之后,立刻就把这张牌给打了出去,现在自己手里面可是什么都没有,万高层查下来,他这个冒牌货肯定会被立马拆穿。

    但是张漠毕竟是受到神眷顾的男人,省会的领导偏偏就没有仔细查这件事。

    为什么呢?因为现在正处于号刚刚上台的日子,反腐反贪的口号喊得天比天响亮,国家也确实成立了专门的反贪污小组,组长也确实是个厉害的人物,全国上下几乎每天都有官员被查,人人自危之下,绝大多数官员谈腐色变,人人只求自保,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去管下面刚刚处理过的贪腐案件?而且这样件事情被全国报道之后,更是增加了GD省反腐力度强大的形象,对这些省部级大官是有好处的。

    市级的纪委以为是省部纪委下的命令,其实这命令是从秘书处发出来的,但是所有的命令都要经手秘书处,市纪委不会起疑,放开手脚大干了起来,省纪委又认为这是市纪委的大功件,对市纪委的头儿大加赞扬,两边都糊里糊涂,但是又没人说破,所以这件事居然就这么混了过去。

    张漠这次喊李莲过来,美其名曰让他汇报下事件进度,其实就是为了试探下上头的风吹草动,李莲还以为反贪污小组来问工作进度,那准备的叫个充分,关于上头关于这件事的相关后续指示、事情进展、处理意见全都报告给了张漠,张漠听之下顿时松了口气。

    后来谈及程艳君的资产问题,他贪污腐败的证据已经全都找到,具体行贿了那些人、受贿了那些人也都搞得清二楚,张漠心想如果继续这样顺着贪腐轨迹查下去,不知道要查出多少官员,因此便告诉李莲说,这件事不要再牵连其他人物,专心处理那两个就好,李莲理会了其中的意思,又问张漠那KTV的处理意见。

    倾朝KTV也属于非法资产,被苏城警局查收之后转交给了工商局,但是工商局迟迟搞不定这间KTV的接手人物,因为这家KTV藏过那女人的死尸,这件事搞得满城风雨,就算是超低价出售也没人愿意去买,转来转去又回到了苏城警局的手上,让他们“自行处理”。

    这个“自行处理”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工商局目前搞不定这资产,你们先当赃物收着,尝试自我经营下,经营不了也没办法,那就直关着门,等这段时间过有人买就抓紧卖了,没人买就干脆移交市政拆了重新招标。

    本来这KTV中有块儿大油水可以捞,但是现在这个形式下谁也不敢冒着风险去搞贪污赃物,搞不好被人检举了那可就万事皆休,因此这倾朝KTV居然成了烫手山芋,谁也不想接手。

    “李莲局长,这家KTV,市值到底有多少你心里有没有数?”张漠点了根烟,问道。

    李莲翻看了下手边的资料,说道:“当时招标的时候程宇豪就花了将近五十万,装修外加三年租金是三百三十多万,单纯计算这些成本,这个成品KTV能卖四百万吧。可是工商局那边调到二百万了,还是没人买,就给咱们打回来了。”

    张漠心中动,心想这个KTV是个七层的大型建筑,二百万都没人买,估计确实是没顾客光顾,那女孩儿的尸体曾经被埋在KTV顶楼里面,想想确实挺渗人的,不过如果把这个KTV买下来,改成别的建筑呢?

    张漠的这个念头只是在心中略微闪烁了下,谁知道就是他这样的下灵光闪,不久的将来,这家曾经属于程宇豪的倾朝KTV,将会成为张漠专属于他的个私人会所,在为他带来大笔收入的同时,还提供给了他结交苏城领导层,进步深入官场的契机。

    李莲汇报完了情况,张漠便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问他要了资料的备份,说这段时间请几天假,上京总部报告番,李莲自然是信的,大笔挥就开给了张漠长达七天的假期,张漠有心躲在暗处观察阵子未来几天内事件的后续发展,然后在看情况继续行动。

    搞定了这件事,张漠就想继续推进以下性爱系统中的任务进度了。

    首先,根据性爱系统中的任务,现在功名任务已经有了完成的可能,也就是:

    【任务3:登堂入室】:进行次长达三小时以上的性爱,三个小时中累积半个小时没有性器官与女性粘膜接触则视为失败。

    奖励:获得县级副科长职务。

    额外任务奖励:拍摄到阴道口流出精液的画面并且上传,额外奖励二级警司(少尉)警衔。

    这个任务在有了耐久度增强之后,张漠仔细考量了下,就觉得这个任务靠谱,而且完成这个任务之后还有个好处,那就是升官的纸公文旦从上头批下来,陌少峰、李莲等人定然会对他的身份更加深信不疑,这种跳跃式的升职从开国到现在可是没有几个人物能够做得到!

    然后就是如何来完成这个任务了,既然身处假期之中,张漠就想带几个女人去趟那个无名度假酒店,然后好好享乐番,当然,如果想去还是要靠陌少峰同志的身份给他开个高级别的套房,至于带着哪几个女人去,张漠早已经想好了。

    首选目标赵娇娇,这个女人已经被张漠奴化,随叫随到是肯定的了,然后第二个目标是钱梦,长时间没有干她的小穴和菊门,张漠略微有点想念,第三个张漠想带干妈过去,晨月海善解人意,在孤儿院吃了这么多苦,也应当带着她去度假酒店享享清福,这三个女人的耐受力都比较强,轮流干上三个小时绝对不成问题。

    事不宜迟,张漠立刻就给陌少峰打了电话,陌少峰自己的女儿刚刚被张漠“救出虎口”,听闻裘岳山那边说张漠奋不顾身保护他的女儿,背上还挨了棍子,对他更是心中感激,听说他要去无名酒店开房,立刻就给酒店打了电话,那酒店开始还不太愿意,说陌秘书长亲自来肯定给开最高档的房间,但是给别人开就有点不合规矩,陌少峰语调转,用威严的声音说道:“难不成我还要亲自过去开这个房间给我朋友不成?”陌少峰是这个酒店有史以来最高级的顾客,那接待人员立马吓得瘫倒在地,即刻就给开了房间,陌少峰预定好房间之后,还给张漠提醒道:“这次的房间给你开了最高档的,可以出入很多好玩的地方,尽管玩,账结在我头上就行。”张漠客气了声,心想不能随便用陌少峰的名头消费,自己还是多带点钱去为妙。

    然后给三个女人下通知,赵娇娇听说要去度假酒店,便满口答应了下来,张漠限她十秒之内给自己发张自拍照来,赵娇娇直接就秒开了facetime视频,视频中赵娇娇脖子上果然还戴着那条项圈。再跟晨月海说明了情况,晨月海没那么大的旅游欲望,但是想到能看自己儿子干别的女人,心情就略微有些兴奋,也答应了下来。

    最后,张漠打了电

    话给陆家伟,陆家伟拍着胸脯保证钱梦随叫随到,张漠跟陆家伟说着话,突然感觉不带陆家伟过去似乎不太好,毕竟这个家伙对自己是真的不错,而且还给了自己认识陌少峰的机会,便说道:“陆科长,我可没说只让嫂子个人去啊,你不来那我可玩着没意思!

    ”

    陆家伟听了这话顿时愣,陆家伟是知道这次张漠还带了两个女人去的,喊了自己过去岂不是不方便?

    “老弟啊,我过去…不太方便吧?”

    张漠心里想,赵娇娇这个低贱性奴,给谁干还不是干,反正是自己的私有财产,陆家伟有恩于自己,给他干也没什么,只是晨月海可不能随便,想通这点,张漠说道:“是这样的陆科长,我干妈晨月海不喜欢让别的男人碰,那个赵娇娇随便你玩,如果我把你喊来光让你看着,岂不是太不够意思了!”

    陆家伟心中喜,其实如果光让他看别人干自己老婆,他已经很是满足,如果能给他另外个新鲜女人干干,那就再好不过,但是他开心的并非是有女人可干,而是张漠居然如此信任他,允许他干张漠带去的女人,这段时间以来陆家伟直心中郁郁不欢,生怕自己的贪污信息被张漠提交给了上层领导,现在张漠对他用这种铁哥们儿的方式示好,那自己的官位可不就稳稳保住了吗。

    “行!张老弟你放心,你干妈那可不就是我干妈,别说碰了,我到时候肯定连看都不看眼!”

    张漠心里暗暗好笑,心想晨月海

    被说得好像是洪水猛兽般:“不用不用,看看还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不能陪你起玩罢了,咱就这么说定了,后天早出发。”

    “还需要我预定房间吗?”

    “不用了,你就跟我就行了!”

    第二天,张漠先去跟沈佳见了面,现在已经是接近九月份,沈佳就快要开学了,想到要去远方的大学上学,沈佳就万个舍不得,两人在最近的日子中直保持着肉体关系,只不过现在张漠很是怜惜沈佳,万把她弄怀孕了还要去做人流,对她身体伤害过大,便次次都带着安全套,今天也不例外,两人中午就在市中区见了面,沈佳挽着他的手臂跟他讲前段时间程宇豪被抓的事情,张漠听到紧张的情节处还故作惊讶,其实心中已经笑翻了天,如果告诉那程宇豪就是被自己用计干掉的,不知道沈佳会惊讶成什么样子。

    下午两人先看了电影,然后张漠买了不少首饰送给她,让她在学校穿戴,还买了台IPAD,晚上吃了晚饭,两人便回家尽情欢爱,张漠现在耐久力已经比较强大,沈佳这种新手级别的敏感体质,张漠插出她三次高潮后才射了出来,做爱的过程被沈佳用IPAD全都拍了下来,保存在里面留作纪念。

    第三天,到了正式行动的日子,张漠开着车从家附近接了晨月海和赵娇娇,开到高速路口的时候陆家伟夫妇已经在停车在路边等着自己,下车寒暄番,然后两辆车便向着酒店开了过去。

    车上,赵娇娇很是老实安分,问什么答什么,晨月海则有点害羞,因为她知道这次要在别的男人面前跟张漠做爱了,虽然不会被别的男人干,但是这种害羞情绪还是难免的。

    酒店很快就到了,张漠和陆家伟两个男人把车停好,带着三个穿着华丽的女人昂首阔步走进了前厅之中,这家无名酒店跟半个月前样,在两座大山的山坳中安静自处,与世无争。

    来到前台,张漠就出示了自己的证件,那前台看,便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陌少峰的朋友了,看他面相如此年轻,不禁心中犯起了嘀咕,不过他也不敢不给张漠派发房间,直接就给了他们两张最顶级的通行卡片。

    张漠接过两张卡看,其中张他是认得的,就是权限卡,电梯、房间、各种娱乐场所都需要这张卡片,可是另张他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问过之后才知道,这张卡片是配套使用的,某些房间是专供给VIP顾客的私人空间,因为套房中装不下这么多东西,便单开间。

    陆家伟看到这最高级通行卡之后,顿时对张漠更加敬畏,张漠笑道:“你带我认识这家酒店,我就带你走上这家酒店的最高层。”

    众人先是来到了顶层,张漠第次跟着陌少峰来的时候来去匆匆,根本就没有细心观察周围环境,这次来便有了闲情雅致,众人不着急进房间,先把这顶层逛了遍。

    酒店顶层的格局跟下面几层的格局差不多,楼没有房间,只有个超级大厅和大量的支柱以及电梯,二楼就开始有套房了,环形的走廊两边都是房间,中间就是SPA护肤会所,然后三楼中心是桑拿和氧吧,四楼中心是健身中心,以此类推,而这顶层的中心现在却没有营业,关着的大厅上的牌子上写着“露台”,张漠和陆家伟猜想其中可能是有表演节目的地方,具体是什么就不太清楚了。

    只要有权限到了顶层,下面层层的娱乐会所都能通行,众人没着急往下走,而是去了套房旁边的附属房间。

    分配给张漠的那个套房是“1003”号房间,旁边的房间不是1004,而是个标着1003-1的房间,张漠用第二张卡片刷,房间门“滴”的声便打了开来,行人走进去看,三个女人顿时脸就红了起来。

    这房间里面果然如张漠所料,是个私人游戏房间,房间的正中央有张特别大的圆形多人床,周围有沙发有椅子,旁边的柜子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性爱道具,从电动鸡巴到皮鞭蜡烛应俱全,墙壁上还有铐着手铐的单杠,再往里面走还有秋千、王座、镜子之类的东西,可谓是花样繁出,无所不包,张漠和陆家伟均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想晚上可有的玩了。

    回到套房之中,这套房可就是名副其实的总统套房了,客厅的灯打开整个房间就有了富丽堂皇的感觉,真皮沙发加上浅黄色的木质家具散发出贵族的气息,两面广角落地窗能够让房间里面的人看到酒店后面的全景,卧室有两间,卫浴的墙壁居然是玻璃的,如果是毛玻璃也就算了,这种玻璃墙壁谁在里面洗澡外面整个儿客厅能看的清清楚楚。

    众人看了圈,都觉得异常满意,赵娇娇这种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小妞第次到这种地方来,不禁有了做梦的感觉,连坐在沙发上都要小心翼翼,生怕碰坏了什么东西。

    行人放好行李,开始坐电梯往下面走,刚下去层,张漠和陆家伟就走不动路了,那十楼的活动室是间雪茄厅,想到三个女人肯定要先去SPA,两个男人变把女士们送到2楼的SPA会所之后,反身再回到十层。

    雪茄厅里

    面有不少上等的好货,陆家伟和张漠两人都没抽过雪茄,陆家伟还是比较理智的,先叫了服务人员过来,让他们大致介绍下,然后两人便选了两款味道比较轻柔的雪茄,档次不高也不低,平均百元支,选好了雪茄,两人便被请进单间之中,单间的造型自然是讲究“面对面”,两个真皮的大型沙发,沙发扶手很高,可以让抽烟的人很轻松的把胳膊架在扶手上,中间个小型的木质圆桌,桌上摆放着大量的点火工具,有最原始的火柴,这火柴自然是高档货,木柄似乎被精心打磨过,根很长,装在个狭长的金属筒中,个金属筒里面只有寥寥几根,金属筒的顶端是擦火的地方,点燃后点烟都看不见,燃烧速度还比较慢,灰烬凝结在火柴梗上而不掉落,两人不禁啧啧称奇;除了火柴之外,还有煤油火柴,压电火机,煤油火机等等,全凭自己的喜好来。

    两人刚开始抽都有点不适应,抽了几口之后,就能品出香味来,再抽几口,就彻底陷入了雪茄的醇香陷阱之中,仰躺在那沙发中再也不想坐起,两人吞云吐雾,连抽两根,才从座位中坐起,把剩余的雪茄装好带走。

    第九层是香薰按摩会所,两个人单单看着外围布置,就知道里面肯定有特殊的服务,不过既然自己带了女人来,便不方便再进这里面享受,再往下走,在四层以上基本上每层都有特殊服务,特别是八层,张漠有点感兴趣,那里是个赌场,只不过现在时间太早,没什么人在里面玩,但是发牌的荷官小姐都已经就位,这帮荷官穿着非常暴露,而且听服务人员说,赏筹码给小姐,她们还能提供全裸发牌之类的服务。

    两人边逛便玩,最终还是转回到了氧吧,洗澡搓背再加按摩,然后吸个氧,三个女人也在SPA接受完服务,大家都没兴趣玩水,吃了午饭就会套房准备开始了。

    进到1003-1的时候,张漠眼尖,远远就看到走廊的尽头有个身穿西装的男人和个穿着礼服的女人走进了那边的套房之中,那铁定又是个大官儿。

    房间里面,三个女人都有点害羞,晨月海在别的男人面前裸露自然是很不好意思的,钱梦因为不认识另外两个女人,虽然在SPA也都互相了解过,但是也不是很好意思脱,最终赵娇娇知道自己地位最低,扭扭捏捏的脱了,两个男人自然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顿时脱了个干干净净,毕竟在起玩过这么多次了,对双方的那方面能力都知根知底,两人面对着面坐在两个沙发里面,张漠看了眼赵娇娇,然后指了指陆家伟。

    赵娇娇自然早就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警队中的科长,对她来说也算得上是大人物了,赶紧就凑了上去,舔起陆家伟的阴茎来,钱梦看有人带头,便也脱了衣服,身淫肉张漠已经有段时间没见,便招呼她过来玩,晨月海看都脱了,也不能只有自己穿着,便也脱了衣服,只不过不好意思行动,只是坐在沙发里面翘着二郎腿,不让自己的阴户暴露出来,但是对沉甸甸的大奶子却让两个男人看的血脉喷张。

    钱梦早就从自己老公口中得知了张漠的身份,以前只是那他当做个称职的炮友,现在心态更加崇敬,服务起来更加不顾自己是否获得了足够的快感,切都已张漠的感受为出发点做考虑,张漠躺在沙发上,钱梦就跪在面前口交,张漠抬起条腿,钱梦就毫不抗拒的伸头下去舔张漠的菊花,张漠的阴茎早就柱擎天,钱梦以前对这条阴茎有三分崇拜,七分喜爱,现在却成了七分崇拜,三分喜爱,晨月海作为个旁观者,看两个女人高高的翘着屁股服侍两个男人,也有了相当的成就感,毕竟张漠是自己的宝贝心肝,能让女人对他如此死心塌地,也算是他的本事。

    张漠抬眼看了看表,现在是中午点左右,三个小时就要到四点,这其中最多休息半小时,其余时间都要让自己的性器官接触到女性的粘膜,既然口交已经开始做了,那么就应该算时间了,张漠不着急,便让钱梦这样殷勤的舔着,时间,房间里面“啪叽啪叽”的口交声不绝于耳,是不是还传来两个女人的呻吟声,对面的陆家伟可算是个性能力不够强大的普通男人,被个女人舔弄了几分钟之后阴茎就已经膨胀到了极限,他急不可耐的拉起赵娇娇,让她面对着自己坐在怀里,两只手环抱着她的腰肢,把她抱在怀里接吻起来,陆家伟在氧吧的时候就问过张漠要不要戴套,张漠表示不用,陆家伟挺着腰用龟头摩擦着赵娇娇的阴户,赵娇娇的阴户流出了淫液,那龟头上很快就满是淫液了。

    “陆科长,快来插我吧,我受不了了。”赵娇娇第次经历这种淫乱的场面,顿时淫性大发,感觉自己阴道中麻痒无比,好想让陆家伟那根黑屌插进来安慰番,话刚刚说出口,身后便传来了张漠严厉的声音:“赵娇娇,陆科长想怎么玩你,那是你的荣幸,谁让你提要求了?”

    赵娇娇浑身震,赶紧从陆家伟身上爬下来,回头给张漠磕了个头,说道:“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张漠皱了皱眉头,挥了挥手让她继续。

    赵娇娇心中惴惴,赶忙回到陆家伟怀抱中,陆家伟笑了声,说道:“老弟呀,她这么听你的话,撒撒娇也不打紧吧?”

    张漠说道:“这女人就是贱骨子,给她好脸色就要翻天,陆科长你只管照着爽玩,不用顾忌她的感受。”

    赵娇娇听张漠在身后骂她,却感受不到委屈生气,只是希望陆家伟能照张漠说的做,把她干到死去活来才好。

    陆家伟扶正了鸡巴,把已经沾满了淫水的龟头抵在赵娇娇的小穴口,挺腰就插了进去,赵娇娇浪叫声,配合着上下蹲起起来,陆家伟深吸口冷气,双手边揉捏着赵娇娇的乳头,边歪过头来,看着自己老婆跪在张漠面前口交。

    钱梦口了有阵子,只觉得张漠的阴茎越来越大,好像没有极限样,加上张漠对赵娇娇的顿调教,顿时心中崇拜感更胜,下体的阴道口中淫水不断流出,

    也非常想要了。

    钱梦是陆家伟老婆,张漠不好意思太苛待与她,便让钱梦起来,让她坐在自己怀里。钱梦大喜,张漠坐直身子,让钱梦两条美腿盘在自己腰上,龟头对准阴缝儿,钱梦从上往下坐到底,整个肉屌便奸入了她的下体之中,旁边观战的晨月海惊呼声,钱梦被这下干的直翻白眼,随后便不要命的摆动起腰来,半月不见,钱梦下面的吸功更加精进了,张漠如果不是强化了耐久力,估计被她主动在上面套弄段时间就要交出第次精液了。

    陆家伟看到张漠的大阴茎插进自己老婆阴道中的瞬间,便感觉兴奋度猛地上升了个层级,赵娇娇感觉自己下体中的阴茎顿时硬了个档次,两个女人浪叫声此伏彼涨,大厅中好不热闹。

    晨月海看的有点口干舌燥,便起身在旁边的柜子里面拿出了葡萄酒给自己倒了杯,陆家伟听到旁边的动静,偷偷看了过去,晨月海看到陆家伟看她的身体,便有点害羞的用红酒瓶子挡住自己的下体,但是那乳房和红彤彤的乳头却挡不住,只能任由被陆家伟看了。

    晨月海回到座位上,倒了酒喝了起来,她的注意力集中在张漠和钱梦的结合处,被那根大鸡吧这样贯通着插进来,她可是深有体会,平常她不怎么看自己跟张漠交合的地方,现在正好好好研究番,只见那阴唇被挤得向外突出了好多,白色的阴茎插在阴道口里面,每次上下都带动着阴唇伸缩着,小穴口早已经扩张到了极限,再加上了里面那又大了圈的暗红色龟头,想来定舒服的上天,想到此处,晨月海感觉自己小穴口已经开始往外面分泌淫液了。

    陆家伟没有张漠如此耐久,他感觉自己没多久就要出精了,这样的姿势有点不太合乎他的心愿,他让赵娇娇下来,然后让赵娇娇躺在沙发面前的大型圆床上,张漠看他的动作,不用他递眼色,也把钱梦放倒在床上,只不过他的阴茎从头到尾都不用抽出来,把钱梦抱起来往床上放就搞定。

    床实在是太大,两个女人又只有上半身在床上,连头都凑不到块儿,陆家伟觉得不过瘾,便把赵娇娇挪到了钱梦旁边,让两个女人并排着躺着,两个男人你进我退,你插我抽,干的颇有节奏感,不会儿,两个女人就率先来了高潮,陆家伟看着旁边自己老婆激动的抓着自己乳头高潮的样子,顿时感觉后腰酸,猛挺了两下鸡巴。

    晨月海在旁边仔细的观战,看两个男人扶着腰前后抽动着臀部,感觉颇有意思,然后又看到陆家伟的阴茎尽数没入赵娇娇的小穴之中,阴囊不住收缩着,想来是在里面射精了。

    赵娇娇浪叫声,只觉得自己阴道之中射进来了不少灼热的液体,陆家伟在她身上趴了会儿,便抬起身来,抽出了阴茎,陆家伟阴茎本来就不长,射精的位置也挺浅,白灼的精液和阴精混合物很快就从阴道口流了出来。

    陆家伟坐回到沙发中喘息着休息起来,赵娇娇坐起来,刚想去厕所冲洗番,旁边就传来了张漠的声音:“扣出来,吃掉,吃完了给陆科长检查检查,他说吃干净了你才能去洗。”

    赵娇娇心中不太情愿,以前钟健再怎么玩她,也不会让她吃精液,但是赵娇娇转念想,射都射进来了,已经在自己体内的东西,在嘴里在穴里面还不都样?找了个说服自己的理由之后,赵娇娇便爬到陆家伟身边对着他叉开大腿,然后从自己小穴里面抠挖起来,那精液很快就弄出来了部分,赵娇娇张开嘴巴便把手放了进去,吮吸了两下顿时便觉得也没有多么难吃。

    看着赵娇娇在自己面前吃精液,陆家伟喜不自胜,不住地点头微笑,还伸手抚摸赵娇娇的头发,说道:“哟,对你主子可真是忠心,以后可要再接再厉!”

    赵娇娇被夸了句,心中有些快意,吃的也更加勤快了,没两下,那阴道中男人的精液和自己喷出来的阴精全都被她吃下了肚子,然后她对着陆家伟张开口,陆家伟看,嘴里面干干净净,便笑着说道:“好孩子!去洗洗吧。”

    晨月海在旁边看着有点想笑,之前的些羞涩经过这么闹,也被冲淡了很多,她站起身来,又次吸引了陆家伟的目光,这次她只是脸红了红,没有遮挡自己的下体,她走进了张漠身边,那钱梦已经被干出了两次高潮,晨月海喝了口酒,然后跟张漠接吻,把就渡到他的口中,说道:“来干会儿我吧。”

    干妈下令,张漠自然遵从,他猛地抽出阴茎,钱梦大叫声,躺在床上喘息了起来,这阵操干把她干的浑身骨头都酥了,需要缓缓,当下便吃着劲爬了起来,回到了陆家伟的怀里,陆家伟手捏着老婆的乳房,手摸着她刚刚被张漠插过的湿润阴户,看张漠干他干妈。

    张漠和晨月海在家里面的时候经常用站立的姿势性交,因为平时如果张漠时起兴,变想要插晨月海的阴道,晨月海随时随地都会回应张漠的期待,两人站着就开始性交,所以站交的经验还是比较丰富的,张漠把晨月海的大腿往胳膊上抗,挺起鸡巴就插了进去,张漠不敢耽误时间,怕阴茎在外面凉久了,任务失败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晨月海和张漠干起来,陆家伟就开始聚精会神的观看,这可是名副其实的母子性交,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在心理上的背德感是丝毫没有减弱的,这次有人在旁边观看,晨月海羞涩了不少,但是这种暴露感又增大了她的快感,张漠的阴茎进来,晨月海边舒服的叹了口气,把头埋在张漠的胸前,两手环着他的腰,任张漠前后动腰抽查取乐。

    不会儿赵娇娇洗完了出来,钱梦也缓过来了,钱梦走到赵娇娇跟前对她耳语道:“我去穿情趣内衣,你要不要穿件?”

    赵娇娇看了眼张漠,心想不知道主人愿不愿意让我穿情趣内衣,便说道:“我问问。”

    钱梦愣,才知道赵娇娇居然是想要请示张漠,不禁对张漠对赵娇娇的调教程度有了新的认识。

    赵娇娇匍匐在张漠面前,抬头便看见他那条阴茎在晨月海的阴户中进进出出,心中居然有上去舔两人交合处的冲动,赵娇娇真想狠狠给自己个巴掌让自己清醒清醒,说道:“主人,我要不要穿情趣内衣?”

    张漠正在兴头上,便随便答了她句:“要漏出乳房和小贱穴。”

    赵娇娇应了,就跟着钱梦去选情趣内衣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