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微信性爱系统 > 微信性爱系统(16)
    作者:森破小子字数:10002

    第十六章

    作者的话:抱歉让大家多等了天,问个问题,后面的角色中要不要出现人妖或者正太之类的角色?就是cd、ts之类的,后文要出现个主角的小跟班,这个小跟班的定位就是要跟张漠多对话,就向狄仁杰跟元芳的关系样,当然,小跟班虽然是男的,可以设定的很可爱,话又说回来,有的读者会反感下面长着大鸡鸡的女人,如果反对声音过多那就不加了~!

    自从张漠应用起微信性爱系统以来,他的阴茎长度经过几次的增长,已经有了可观的长度,再加上本来就不小,柯佳琴解放出张漠的大鸡吧的时候,跟所有初次见到那阴茎的女人神态别无二致,都是脸惊叹的表情,那暗红色的粗大龟头很有气势的顶在她的嘴边,柯佳琴心道这次真的是碰上了冤家,刚刚被跳蛋弄得魂不附体,现在又要被这样雄伟的鸡巴插,虽然感觉有点委屈,但是眼前的巨根又让她心中产生了些许的崇拜情绪。ΒaΠzΗμ~0○㈠点Cōm(记得去~符号)

    男人的阴茎毫无疑问是具有进攻型的,女人面对又粗又大的鸡巴,别管这个女人有多独立、坚强,始终会因为性别的天然弱势而产生崇拜,这是不可避免的。

    柯佳琴张开小嘴,把那暗红色的龟头含进了嘴里,然后轻轻往前伸出脖子,那

    阴茎才吃进来半,就已经顶到了自己的喉咙上,柯佳琴可不会什么深喉,张漠也不勉强她,让她又舔又吸自由发挥。

    柯佳琴似乎对龟头情有独钟,阴茎部分只是草草舔了几下,然后就开始着重吮吸龟头,张漠的龟头还比较敏感,被她如此重点照顾之下顿时感觉有点不妙,但是又不能示弱,这时柯佳琴自己也想被插了,她只手直在下面抚摸自己的阴蒂。

    这时,门外的高跟鞋声音再次响起,然后过了会儿又有好多脚步声,以及那几个来上厕所的女孩儿的说话声:“阿紫,这次人好多啊,我登台的时候腿都有点打颤,哈哈。”

    “说实话,我也有点害怕,没想到这个有点偏远的城市居然有这么厉害的演唱会馆。”

    这是,提前进来的那个高跟鞋女人听到了外面的声音,说道:“小李,小郑,是你们两个吗?”

    厕所外面的两个女孩儿立马进来,回道:“呀,领队你也在啊!”

    柯佳琴暗暗惊,心想外面是刚刚被换下来的二队舞蹈团的两个女孩儿,而那个高跟鞋女人定是两个舞蹈团的领队尹锦洋尹团长,虽然团长以及众位舞蹈团的女孩对圈内陪官二代玩的系列事情都很是熟知,但是如果这样当面撞破总是不妥,而且是在这种演出的关键时刻,可是话又说回来,柯佳琴本来就是个暴露狂,想到外面都是认识的人,在这种情景下被个如此粗壮的阴茎阵狂插,岂不是要直接上天?

    张漠这时候还不知柯佳琴的性癖,听见外面有声音便想缓缓,等人走了再办事情,却没想到胯下的柯佳琴口交越来越卖力,下比下含的深入,嗓子里面还传出“嗯嗯啊啊”的轻声呻吟,张漠心想若是被她这么三两下口了出来岂不是大大的丢脸,赶紧把她把拉起,只手臂绕过她的胯下,把她的大腿抬了起来,柯佳琴从小练舞,身体何其柔软,这大腿越抬越高,直接搭在了张漠的肩上,两人性器官顿时再也没了阻碍,柯佳琴边听着外面的对话声,边眼神迷离地看着那暗红色的大龟头在自己阴唇附近游走,她心里面已经瘙痒难耐,可是又不好意思对眼前这个大屌陌生男人献媚发嗲,张漠此时再笨也知道面前这小妞儿是想要的不得了了,便不再犹豫,找准了那小穴口儿就把龟头插了进去!

    粗大的暗红色龟头插入,柯佳琴便倒吸口冷气,想到后面还有条粗大的阴茎,更是喜不自胜,小蛮腰儿也不由自主的摆动了起来,阴道口有下没下的吮吸着张漠的龟头,张漠再向前贴身步,柯佳琴的字马开的更大,两人额头相抵,性器终究完美结合在起。

    张漠从来没有干过身体如此柔软的女孩儿,本来那狭窄的阴道面对他的大鸡吧还需要适应阵子,但是这字马叉开之后,阴道就宽容了很多,两人不禁都感觉舒爽无比,动之下便觉得股电流传遍全身,才抽插了几下,柯佳琴便尽数忘却了裘俊熙的那条小虫儿,以及刚刚还在自己阴道里面翻天覆地的跳蛋,只觉得后悔没有早日尝到这么厉害的阴茎。

    张漠的肉棍下下在柯佳琴的淫肉中纵横驰骋,那龟头的肉棱刮擦着刚刚还被跳蛋疯狂肆虐的肉壁,跳蛋毕竟只能刺激那么小块儿区域,这跟大阴茎插进去就直接顶在了子宫口上,每顶下柯佳琴的小花心就阵颤抖,张漠看着她娇媚的样子,时间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哥哥…我要…我要来了…”柯佳琴被张漠两三下插的热泪盈眶,仰头在张漠耳边边喘气边说道,张漠心想刚才她对自己龟头猛攻不止,现在知道爽了。

    张漠坏心眼儿的停下动作,柯佳琴愣,然后瞪大眼睛对张漠呲牙裂嘴起来,此时外面的对话声再次响起,只听那尹锦洋说道:“接下来二团是不是没任务了?”

    二团的伴舞团少女答到:“是呀,开场舞和第二次上场的那支舞都跳过了,剩下就看团和慕容小姐的啦!”

    “怪不得你们各个如此悠闲的补妆,晚上你们要是没什么活动,我带你们出去吃宵夜。”

    “那敢情好!只不过要等的团姐妹们下来才能去。”

    尹锦洋皱眉道:“团那帮应当不会跟咱们起吃饭了,昨天就有好几个给我打电话说今晚跳完就要单独行动。”

    “不是等团的那些姐妹,是等橙橙,团那个叫柯佳琴的姐姐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跳完第阶段之后就退场了,咱们二团的橙橙补了她的位子。”

    柯佳琴听到这三个女人谈到了自己,不禁有些害怕,下体收缩的更加的紧张了,张漠此时也支着耳朵在听,那两个女人提到柯佳琴三个字,面前这可爱舞女的阴道肉壁立马紧紧收缩了下,张漠凑到柯佳琴耳边轻声问道:“你就是柯佳琴?”

    柯佳琴现在正处于不上不下的阶段,张漠只需在动上那么几下腰,柯佳琴就能登上极乐巅峰,奈何就是缺这么几下,这种感觉当真是比忍受跳蛋还要难受!

    “我…我是。哥哥,快…快动!”柯佳琴总算松口。

    张漠见她承认,便继续动起了腰,只觉得阴茎周围的软肉越箍越紧,顶着阻力在插几下,花心之中立刻喷出了大量淫液,柯佳琴面脸通红,手捂着嘴,竟然欢喜的流下眼泪来。

    “…尹团长,我们先回去换衣服啦!”

    “去吧去吧,晚上我微信联系你们,你们可别走远了!”

    此时门外又响起了对话声,尹锦洋踩着高跟又回到了两人藏身单间对面的镜子前照了起来,柯佳琴这次高潮来得太过强烈,那站在地上的腿直不住地打颤,张漠突然觉得是不是欺负地她太过分了,便轻轻抽出了阴茎,再把她的腿放下来,柯佳琴身子歪,靠在了张漠的怀里,张漠环过她的腰抱住她,两人半天没有言语。

    两人想等尹锦洋补完妆离开之后再起出去,可是哪曾想得到这位尹团长补个妆居然这么墨迹,好半天了还站在外面,张漠心想是不是两人的躲进来时的身影被这个女人给看见了?

    “哥哥,你叫什么?”柯佳琴好半天终于喘匀气了,她用手握了下张漠的阴茎,只觉得这肉棒依旧坚硬如铁。

    “我让你高潮,才知道了你的名字,现在你看它,”边在柯佳琴耳边轻声说话,张漠便挺了挺腰,那龟头在柯佳琴的阴阜上顶了顶,“你要是好好处理好它,我再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

    张漠此时心想,这个女人肯定跟程宇豪有不少瓜葛,刚刚如此冲动的问她跟程宇豪的关系,这女孩儿定心有警觉,估计现在是要套了我的名字去跟程宇豪打小报告,张漠打算告诉她个假名,让她白白心机场,还免费干了她炮,岂不是白赚。

    当然,柯佳琴此时的想法却跟张漠猜测的差了许多,她只是单纯的想问出眼前这个男人的名字,好知道他是不是官二代圈子里面的人,自己的暴露癖如果被这些官二代知道,那是无所谓的,因为他们不会大肆宣扬个舞女的性癖,因为他们是注重身份的,顶多把这件事当做圈子里面的点茶余饭后的笑谈,如果这个男人是个普通后台职员之类的,那可就糟了,为了封住他的口,以后不知道还要免费被他干多少次,但是柯佳琴心中竟略微的希望他不是个官二代。

    柯佳琴听到门外尹团长的声音,淫欲又起,她心想反正这男人不射是不会放过我,干脆让他插个爽,便转了个身,双手扶住厕所单间的墙壁,撅起屁股对着张漠说道:“来吧,别…别射在里面就好。”

    张漠这下可惊讶了起来,心想这个女孩儿不会也是那种奴性特别强烈的吧?

    其实还是因为柯佳琴的暴露癖在作怪,这还是第次跟个熟人只有门之隔,然后跟个性器如此雄伟的男人做爱,刺激程度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柯佳琴也很想享受下这来之不易的终极快感,心中也不觉得张漠占了她多大的便宜。

    张漠扶着阴茎,找准那湿的不能再湿小穴口,挺腰就插了进去。

    柯佳琴闷哼声,这声音也太过大了些,刚才两人窃窃私语之时其实早就引起了尹锦洋的注意,她轻轻踩着高跟鞋,竖着耳朵步步往那厕所单间移动着,听着外面的高跟鞋声音,张漠伸出手捂住柯佳琴的嘴巴,最大限度的减小胯下女孩儿的叫床声,柯佳琴则真心害怕,万尹锦洋低下头通过门缝儿,看见那四条腿在这厕所里面那可就大大的糟了,但是这种危险的感觉有进步的激发了她的性欲,柯佳琴皱着眉头,阴道壁越夹越紧,只觉得天地之间只剩下那根肉棒正在自己阴道中驰骋纵横。

    张漠这个时候也差不多到了极限了,刚才那正面字马的性交姿势实在是太过刺激了,精液已经全都在了输精管外准备发射了,现在这种后入式又感觉异常紧迫,肉棱反复刮擦着他的龟头,股酥麻的感觉从他的龟头通过脊椎如电流般穿过全身,柯佳琴也临近高潮,她的头高高的向后仰起,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流了下来,两人哪还管内射不内射,张漠挺腰,龟头穿过层层阴道肉棱顶在了子宫口,股股白浊浓稠的精液疯狂喷射而出,柯佳琴眼睛瞪得大大的,感觉好像是有高压水龙在自己体内喷射样,她暗叹声,还是内射了,今天已经到了安全日的边缘,非要吃避孕药不可。

    肉体与肉体的撞击声,阴茎进出阴道发出的搅动声,再加上柯佳琴的呻吟,两人发出的声音终究是有点大了,门外的尹锦洋总算是听到了些零零碎碎的声音,大多是女性的呻吟声,她自然是想不到女厕所单间里面竟然会藏有男女在性爱,只是听着这个女孩儿声音有那么点熟悉,细想之下就猜不会是柯佳琴吧?

    “佳琴,是不是你在里面?”尹锦洋大声问道。

    柯佳琴浑身颤抖了下,她刚刚经历次无与

    `w"w^w点0'1^bz点n'et`

    伦比的高潮,说话都是打颤的:“尹…团长,是我。”

    “你声音怎么这么虚弱啊,我听说你生病了,要不要我开车载你去医院?”

    这时候,张漠又次感觉到了柯佳琴散发出的淫荡感觉,不禁暗暗好笑,心想这个舞女怎么听到熟人的声音就变得那么想要?张漠这时候还不怎么了解露出癖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从小到大就没接触过这类人物,露出的A片也没看过,对这种知识还是很匮乏的,虽然不了解暴露癖,但是他做出了大多数男人都会做的行动。

    本来柯佳琴双手撑着马桶的储水器,背对着门撅着屁股,张漠把她抱到门跟前,让她双手撑着门,射了次之后依然挺立的阴茎穿过她的大腿之间,轻轻前后的摩擦着她的小阴唇,因为张漠的阴茎足够长,从柯佳琴正面看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胯下长了根鸡巴。

    柯佳琴跟熟人面对面只门之隔,尹锦洋若非要送她回家或者上医院什么之类的,那可大大的糟糕,非得把她支走不可,可是后面的张漠又在使坏,柯佳琴本身也贪恋这种暴露感,只得尽全力的稳住自己的声音说道:“尹团长…我没事,就是今天上台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现在已经好多了,过会儿我自己回家就好了。”

    尹锦洋突然问道:“刚才我怎么听见有不像你的声音在说话啊,是不是里面还有别人?”

    柯佳琴吓得浑身颤,张漠也不想暴露,他脑筋转,从柯佳琴上衣兜里面掏出了她的手机,然后给她指了指待机屏幕上微信通知信息。

    柯佳琴顿时领悟,赶紧解锁了手机,然后点开了段她跟闺蜜的段对话,说道:“尹团长,我刚才聊微信呢,你听到的声音是我朋友发给我的微信语音。”

    这个谎话编的天衣无缝,尹锦洋登时就理解了,她又确认了下柯佳琴的状态,张漠有心让柯佳琴赶快赶走尹锦洋,便停止了挑逗摩擦她下体的动作,柯佳琴说起话来便中气十足了很多,尹锦洋不会儿便离开了厕所。

    张漠拿出卫生纸给柯佳琴擦了下她已经满是淫水的大腿内侧和阴户,然后亲自蹲下来给她穿上小裙子,柯佳琴脸很红,浑身发软,顺从的穿上了裙子。

    两人鬼鬼祟祟从女厕所出来,柯佳琴在前面探路,发现外面暂时没人之后便对张漠招招手让他出来,柯佳琴真的很想把张漠扔在里面不管,让他自生自灭去,但是不知怎么的就是舍不得,两人出来之后,柯佳琴指了指张漠,说道:“把你的微信给我。”

    张漠笑了笑,用手抚摸了下她的头发说道:“咦?刚才还对我咬牙切齿,现在怎么又要微信了?”

    柯佳琴面色羞红,眼神闪躲的说道:“你别想歪了!我要你微信是防止你以后说出我的秘密,我可是公众人物,带着跳蛋上台跳舞什么的,在网上流传起来那我可就麻烦了!”

    张漠听到“公众人物”这个词,心中动,说道:“我答应过你,定不会把你的秘密告诉别人。”

    柯佳琴道:“那可保不准,我必须要得你的联系方式才能放心,如果到时候网上出现什么关于我的风言风语,我就拿你是问!”

    张漠暗暗好笑,心想我就算说出去,你又能拿我怎么样?然后便告知了柯佳琴他的微信号,柯佳琴加上张漠的好友之后,心里面还惦记着尹锦洋团长那边的事情,赶紧对着张漠挥了挥手就快步离开了。

    走过个拐角之后,柯佳琴就把身体靠在走廊上,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看起来张漠的微信圈子来,张漠的微信圈自然是光秃秃的什么都没,这正规的微信张漠也只拿它当做个聊天工具,柯佳琴好生失望,心想这个家伙肯定给了自己个小号,朋友圈条动态都没,她气愤的回去找的时候,走廊上哪还有张漠的影子?

    张漠这时候已经走回了演唱会的外场观众席,他也在打开手机看着柯佳琴的微信信息,但是使用的确是功能超级强大的微信性爱系统。

    ID:爱琴海

    真实姓名:柯佳琴

    性别:女

    年龄:21

    身高:168cm

    三围:88cm、58cm、82cm

    性爱次数:16

    已知属性:暴露狂,伴舞演员(高知名度),柔体。

    目前方位:苏城演唱会会馆后台目前心情:略微兴奋、略微难过、性满足。

    动作:正在使用微信

    柯佳琴的属性当如张漠所料,里面出现了知名度的属性数据,这伴舞演员提供的是高知名度的属性,却不知“极高知名度”是需要什么样的称号?张漠看了眼台上的慕容雪莹,心想她肯定是极高知名度了。

    回到陌晓茹身边,陌晓茹有点生气,责问他怎么去了这么久,张漠骗她说遇见了熟人,说了会儿话。

    时间到了九点半,慕容雪莹已经唱了将近二十首歌,舞也不知道跳了多少,却依然显得活力十足,演唱会这时候也接近尾声了,慕容雪莹在舞台上不住的往台下鞠躬,感谢直以来追随着她的粉丝们,张漠虽然只看了后半段,但是对这个漂亮女人的表演功夫却也佩服的五体投地,张漠这时候根本不知道慕容雪莹身后还有庞大的后台,只道她是通过真本事才能走到今天这步,心中对慕容雪莹的尊敬又高了分。

    演唱会结束之时,因为在会唱的前部座位上,两人离场的时间比较晚,出来会场的时候外面已经没有那么挤了,陌晓茹已经把嗓子喊哑,张漠很贴心的给她买了水和润喉糖,因为两人又蹦又跳,肚子早就饿了,陌晓茹打了下响指,说道:“听也听完啦,感觉如何?”

    张漠手扶着方向盘,笑着说道:“虽然是第次来看演唱会,但是给我的印象不坏,慕容雪莹确实很有魅力。”

    “我就说嘛,你来看她的演唱会肯定不会亏的。你晚上没什么事吧?咱们可约定好了,看完演唱会我请宵夜的。”

    张漠点了点头,看着她说道:“去哪里?”

    “我请客,自然是你挑地方了,你想吃什么就开车过去好了,我不挑食。”

    张漠巴不得她这么说,系好安全带之后,张漠看了眼后视镜,然后轻踩油门,帕萨特很快驶离了演唱会会馆的停车场。

    帕萨特离开,后面立刻跟出了两辆现代车,不会儿,辆宝马X5也从停车场行驶了出来,坐在正驾驶上的,可不就是程宇豪这厮么。

    说道程宇豪被赶出后台之后,帮官二代根本没心情再去看演唱会,程宇豪跟裘峻熙报告说自己慌乱之下把那遥控器扔进了后台的桌子里面,震动度被他调到最大的事情他自己都不知道,裘峻熙心里惊,心想柯佳琴要在台上跳整两首歌,那东西如果直这样震动不止,岂不是要了她的命?想起柯佳琴肯定对着他们打过了手势,但是却没人给她关闭跳蛋,裘峻熙便觉得自己脸上无光,虽然柯佳琴对他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可是关乎人家前程的大事情,这么搞,柯佳琴定然恨上了自己,再见面肯定无比尴尬,那便不方便再去后台玩了,于是四人直接离开了演唱会会馆,准备各自回家找乐子了。

    送走裘峻熙,程宇豪自然就要开始办他的第二件事了。

    说来也巧,如果四个官二代这次直停留在演唱会后台玩,玩完之后说不定还能见上慕容雪莹面,跟人家打打关系,这样耽搁,程宇豪就没什么行动的时间了,但是经过柯佳琴的跳蛋事件之后,程宇豪反而有了大把的准备时间,于是程宇豪赶紧给那位黑道上的任坤大哥打了个电话,任坤满口答应,说兄弟们现在正好没事,他这就挑十几个聪明机敏的小弟亲自过去。

    任坤这种老江湖自然比程宇豪城府深了许多,他来到,不慌着商定计划,而是先问起张漠的同伴以及他最近的行踪来,当程宇豪说道在自家KTV门口发现他的车的时候,任坤“咦”了声,说道:“我记得不错的话,他那次躲过咱们的突袭,想来是知道你要对付他的,他这种机敏的人,为何还要出现在你家KTV门口?”

    程宇豪转念想,也觉得颇为奇怪,而且这张漠穷二白,哪里来的车?

    然后任坤又问起张漠的同伴,程宇豪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说不出陌晓茹的相关信息,只道是个美女,却连什么工作都说不上来,任坤心中暗骂程宇豪是个十足十的废物,但是表面却不能表现出来,他说道:“程大少爷,今天晚上的行动,我建议还是不干的为妙,但是这张漠开车出现在你家KTV门口,就已经非常奇怪,还有个不知底细的漂亮小妞儿,不如我们再观察段时间,反正你记得他的车牌号,到时候找他也好找,先他周围的人际关系打听清楚了,再下手也不迟。”

    任坤这个建议如果被张漠亲耳听到,他肯定会为自己的行动而感到后悔,因为那招引诱程宇豪的动作实在是太让人起疑了,老江湖定然上不了他的当。

    古人

    有诗:越甲踏破姑苏日,羞见东门子婿睛。这天下老江湖多的很,但是这些老江湖所侍奉的主人却有太多糊涂蛋,古代就有吴王夫差不听伍子胥忠言,惨遭越王勾践反攻灭国,程宇豪听了任坤那么多劝告的话,但是想起那天自己被绑在马桶上跪了夜,还要听那对男女在旁边尽情欢爱,心中就顿时丧失了理智,他说道:“坤哥,要不这样,这对狗男女如果就此分别各自回家,咱们就不动手了,改天再说,但是如果他们还要到处吃喝玩乐,入夜深了之后,咱们就下手,我就不信这小子真能设下圈套来等我,他怎能知道我今天要来看演唱会,又怎能知道我要对付他?而且话又说回来,就算他要对付我,也只能找找黑道上的人物,坤哥,这苏城黑道上你可是说不二的,你可有听到什么关于他的风声?”

    任坤想,也确实有点道理,但是依旧心下揣揣,不肯下决定。

    程宇豪有道:“坤哥,今晚别管能不能下手事,我许给你的哪些好处再加十万,如何?”

    任坤眼睛亮,心想为了这十万,冒点风险也是值了的,再说这对男女说不定今晚就回家了,十万可是白赚,便点头同意了。

    于是四辆车子,共二十余黑道混混,加上程宇豪和任坤就在停车场埋伏了起来,音乐会散场,等了许久那两人才从演唱会馆里面出来,这时外面依然片嘈杂,如果没这么多人,他们说不定现在就要动手。

    跟了阵子,那帕萨特停在了个购物广场的地下停车场里面,任坤心中喜,知道这件事事成的几率又大了分,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等他俩吃完饭下来,就要快十点,这个时候地下停车场就没太多人,他俩下来,小混混们便围了上去,直接把两人拖上准备好的面包车,躲开监控之后把他们手脚绑好,塞上嘴巴,不就大功告成了?

    任坤和程宇豪自然不能亲自出手,这些都要吩咐小弟去干,他们就远远看着,如果事成,就跟上去,如果没有成功,他们就先跑路再说。

    这切计划的自然是非常之好的,但是他们却不曾想到,那地下停车场中,早已经埋伏了大量荷枪实弹的便衣警察。

    时间来到十点四十,张漠和陌晓茹吃完宵夜回到地下停车场中,程宇豪感觉马上就要大仇得报,胸中心脏砰砰直跳,副驾驶上的任坤震了下小弟手机的铃声,示意他们动手。

    张漠和陌晓茹刚想去拉开车门,旁边左右两辆现代车,外加正前方辆面包车突然打开车门,十多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青年冲了出来,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真可谓是气势汹汹,陌晓茹被吓得直立在车前,张漠眼中精光闪过,大喊声:“行动!”,然后快步走到陌晓茹身边,把她抱在了怀里。

    这帮小混混冲到两人跟前,眼前就是张漠的脊背,第个冲的最快的小混混直接就是棍子砸了上去,张漠吃痛,却不敢乱动,怀里面就是陌晓茹,他躲闪陌晓茹岂不是就要挨上棍子?不过好在小混混们只是想吓住他俩,然后把他俩绑上车,而不是就地殴打他们,打了这么棍子之后就没再继续下狠手,众人围了上去,刚刚想拉开张漠和陌晓茹,突然整个地下室警铃声大作,大群的便衣警察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小混混们吓得浑身僵直,手中的武器纷纷掉落在了地上,反应快的转身想跑,但是四面八方全是警察,往哪里能跑得掉?

    任坤听见警铃声,便知道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了,赶紧催促程宇豪开车,程宇豪还不清楚眼前是什么情况,反应过来之时,赶紧踩下油门想冲出地下停车场,但是刚到停车场门口,外面就已经堵上了好几辆闪着红蓝警灯的警车,程宇豪大叫声,懊悔的锤了下方向盘,任坤知道自己也脱不了干系,赶紧摇着程宇豪的手臂道:“快给你老爸打电话!”

    程宇豪醒悟,赶紧拿出手机,但是还未拨通号码,便衣就围了上来,打开车门把两人拉了出来,任坤和程宇豪不敢反抗,程宇豪看是苏城的警队,心中反而安定了几分,他对扭着他手臂的便衣说道:“我把是程艳君,跟李莲局长是老交情了,你让我给我老爸打个电话

    !”

    那警察冷冷笑,说道:“别说你爸,你爷爷都救不了你了!”

    停车场外,裘岳山跟李莲并肩而立,周围不断有警察过来汇报事情进展情况,听闻所有犯罪嫌疑人都已经被控制,并且没有人受伤,李莲松了口气,转身跟裘岳山敬礼道:“任务完成!”

    裘岳山点了点头,跟李莲握了握手,坐进了车里面。

    当晚十点半,倾朝KTV还在营业时间,大批警车把KTV团团围住,大量警察冲进来驱赶了顾客,然后扣押了所有服务人员,宣布对倾朝KTV进行全面的搜查,此时程艳君终于接到倾朝KTV工作人员的通风报信,他心下惨然片,程宇豪曾经害死个良家女孩儿,他岂能不知道这件事情,那尸体就是他出了主意,藏在了那家KTV掏空的墙壁之中,他知道如果事情败露,那可是非同小可,要知道,对倾朝KTV动手,并不是要把他儿子绳之以法,真正的目的其实就是要针对他,程艳君穿好衣服刚想打个电话,门外已经响起了敲门声,两个督查拿着纪委的命令站在了门口,程艳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身体微微晃,突然之间,感觉直以来压在自己胸口的那万斤大石突然好像消失了样。

    近两年来,这对父子的杀人藏尸的事情直是程艳君心中的个隐患,为了这件事情,他不得不大量行贿各种知情人士,行贿就要有钱,有钱就必须受贿,受贿了之后又有更多的风言风语传出,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不断加深,程艳君可以说直生活在种焦虑的状态之中,今日东窗事发,程艳君甚至自己已经再无机会继续苟延残喘,反而松了口气,只是那不成器的儿子,不知还有没有活路,可怜天下父母心,这程艳君被程宇豪坑了那么多年,却还想着

    怎样保全儿子的性命。

    第二天中午,条特大新闻登上了GD日报的头条,新闻报道说,苏城警局近周来采取了两个保密行动,配合纪委接连干掉了两位贪官,其中个还是手握实权的处级干部,以及个常年盘踞在苏城市的黑道组织,还重启了当年甚嚣尘上的起少女失踪案。

    报道引起了极大地关注,很快,少女的尸首在KTV顶层的个水泥墙中被找到,后续报道跟进,连央视也报道了这个新闻,程宇豪杀人,父子配合藏尸的故事也被官大人民群众知晓。

    苏城警局时间成为了官大人民群众微博、论坛上的关注焦点,舆论上也对苏城警局这段时间以来的两次行动给予了高度的认可,那少女的家属在得知消息之后,第二天就给苏城警局送上了锦旗,媒体又是阵报道,人民群众歌功颂德,好像苏城警局给了他们多大的好处样。

    这切的最大获益者自然是李莲,事成之后,李莲便接到市委的电话,电话中说他最近“办事得力,效绩突出”,多余的赞扬话并没有多说,但是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确,然后他的上级领导对他的态度也亲近了很多,看来升官是有望得了。

    PS:大家可能觉得演唱会这段没有跟陌晓茹和慕容雪莹发生点什么,有点不和自己的意愿,以后的情节都会有的,大家稍安勿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