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微信性爱系统 > 微信性爱系统(15)
    作者:森破小子字数:9975

    第十五章机缘巧合

    然而张漠现在的注意力却不在演唱会上面。Wwω。ЬáΠzんμ○○①。cΟm

    在嘈杂的演唱会外围场地,埋伏了大量的便衣警察,苏城警局可以说是在附近不下了天罗地网。

    张漠在等谁?当然是在等程宇豪大少爷了。

    自从那次程宇豪突袭虎集单身公寓之后,张漠就知道这个仇他是报定了,而长时间的隐匿行踪,直让程宇豪找不到机会下手,张漠来演唱会之前故意暴露了下行踪,而且是在倾朝KTV周围晃悠的,他手中有微信性爱系统,旦距离程宇豪近了,就定可以察觉的到,而且还能够显示是否带有敌意。

    敌意是无法掩饰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旦有了敌意,那肯定就是发现了张漠,张漠只需要让程宇豪发现他,然后让他记下自己的车牌号码,以程宇豪的实力,找到张漠的行踪简直是轻而易举。

    张漠的计划依旧是简单暴力,程宇豪既然很想找自己麻烦,那就布下天罗地网,让他有来无回,然后名正言顺的重启那个存在于传言之中的少女失踪案,如果真的能够查到些蛛丝马迹,杀人藏尸,程宇豪必然小命不保,这切的动作将会进行的非常快,让程宇豪的老爸没有时间反应,其实就算他有多动作,面对上司的上司张开的大网,他也使不上什么力气。

    来到演唱会会馆之外后,张漠立刻就开始检查微信性爱系统上程宇豪的信息,果不其然,程宇豪是在附近的,但是让他想不通的是,程宇豪现在对自己并没有敌意,难不成这家伙就是单纯来看演唱会的?细看之下,程宇豪的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却让张漠又是好笑又是惊讶。

    程宇豪现在正在往个少女的阴道口里面塞跳蛋。

    说来也巧,程宇豪今天在他的KTV巡视了圈之后,就打算来看大明星慕容雪莹的演唱会,顺便见个大哥,不料在下午的时候发现了张漠的行踪,若不是他亲眼看到张漠坐在辆帕萨特里面,他都不敢相信这个家伙居然还敢到他的地盘上来晃悠,程宇豪大喊声你丫是不是找死,就让自己小弟去盯紧了张漠,先跟踪到他现在住在什么位置再说,个小时后,小弟就打电话来说张漠去了演唱会,还带了个漂亮女人,这时候程宇豪已经来到了演唱会会馆,扣下电话之后,却没精力管张漠,因为眼下有个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程宇豪身为苏城有名的官二代、富二代,日常生活中的朋友圈子自然也少不了官二代、富二代,而这种朋友圈,等级的划分比寻常朋友圈要来的严格的多,普通的朋友圈,也许某个人够义气,办事靠谱,为人明事理,那么大家就肯定尊敬他,给他面子,但是在官二代的朋友圈中,划分地位高低的唯标准就是自己老爸的官儿有多大,就算某个官二代是个蠢货,但是如果他老爸压你级,你也只能对他服服帖帖。

    程宇豪今天来演唱会会馆主要目的并不是看慕容雪莹,而是因为他的朋友圈中的号大人物要来。

    这个大人物叫做裘峻熙,老爸是省会GZ市的治安管理局副局长裘岳山,在行政级别上跟陌少峰样是副厅级别,面对这种庞然大物,程宇豪等群苏城市的狐朋狗友自然要像迎接上司样迎接这个裘峻熙。然而裘峻熙来,就给这帮纨绔子弟出了个难题。

    “程老弟啊,我第次来苏城,还以为这里是什么鸟不生蛋的地方,这慕容雪莹怎么就挑了这里开演唱会?”裘峻熙跟位照顾他生活起居的管家来到苏城,就被帮纨绔请进了演唱会会馆附近的家高档会所当中,裘峻熙酷爱打麻将,虽然牌技又臭又烂,但是总有人为了舔他故意点他的炮。

    程宇豪看了看裘峻熙扔的手牌,料定他在听条子,便随手打了张二条,说道:“峻熙哥,跟你说句实话,苏城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这么个好的演唱会会馆,慕容雪莹就喜欢在这种高端演唱会会馆唱歌,你这次来不是就是为了那个慕容雪莹?以老哥你的风度,对她招招手她不就赶忙过来巴结你了?”

    裘峻熙听的是五八条,看程宇豪的二条,叹了口气,说道:“程老弟呀,你有所不知,这个慕容雪莹来头可是不小,听说她出道的时候就被SH的位少爷给看上了,硬是没拿下来!”

    围着他打牌的另外三位苏城当地富二代均是惊,裘峻熙的下家是苏城文化总局副局长的儿子,他看裘峻熙不胡二条,心想应该是五八条了,便甩了张八条,问道:“SH的公子哥都搞不定,峻熙哥难不成有什么特殊的办法?”

    裘峻熙见八条,顿时大喜的推开手牌,喊了声胡,他的下家赶紧把自己桌前准备了半天的叠人民币递了出去,裘峻熙笑嘻嘻的拿了,说道:“我哪里搞的定慕容雪莹啊,我要搞定的,是她伴舞团中的个娘们儿。今天这牌打得高兴,我可以告诉你们个算不上秘密的秘密。”

    众位苏城官二代赶紧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在我们省会级别的以上的圈子里面,平时没事攀比的,就是身边带的女人,慕容雪莹已经有很多名头大的大少爷尝试过,却纷纷无功而返,有次燕京和SH两边的太子党聚会,无意间就发现了慕容雪莹的伴舞团,那可是天娱公司专门给慕容雪莹专门打造的伴舞团,各个南广毕业,个赛个漂亮,大家就想啊,搞不到这慕容雪莹,搞他伴舞团的个娘们儿,那说出去脸上也有光啊!”

    大家听,纷纷点头称是。

    裘峻熙继续说道:“这件事在燕京就传开了,官二代们从此就以能在身边带个慕容雪莹伴舞团的姑娘为荣,带出去脸上好看不说,还能以此为契机,跟钓上伴舞团中其他姑娘的少爷们攀上关系,岂不是箭双雕?”

    程宇豪幡然醒悟,说道:“这么说来,峻熙哥这次就是冲着那伴舞团的其中个姑娘来的?”

    裘峻熙哈哈笑,面带得意的说到:“其实呀,我早就吊到个妹妹了,她名叫柯佳琴,是伴舞团里面年龄比较小的个,而且…嘿嘿,这个小妞可是个极品尤物,还有点不为人知的癖好!”

    半小时后,距离演唱会开场还有两个小时左右,裘峻熙就领着三位比较有名的苏城纨绔通过员工通道进入到了演唱会的后台准备综合室中,演唱会的后台房间间挨着间,什么更衣室,设备室多了去了,这帮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然后找了间房间坐,裘峻熙就把那位柯佳琴喊了过来。

    柯佳琴进房间,苏城的三位纨绔均是感觉眼前亮,只见这个美少女柳叶眉下双目含春,椭圆的脸蛋又白又嫩,淡妆之下给人十足的魅惑感,是那种看了眼,就像看第二眼的女人,身材自然不用说,因为现在穿的是方便脱下来换舞蹈服的紧身衣,更是能凸显得出那标致的S型,胸前对包子虽然不是那么大,但是走起路来上下弹跳着,摸起来定然非常有手感,屁股尖翘得很高,很显然,这极品身材是长期锻炼的结果。

    柯佳琴进来刚想笑着去报裘峻熙的胳膊,忽然发现他身边还有三个穿着身名牌的官二代,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裘峻熙的小弟们,柯佳琴虽然已经被裘峻熙插过很多次了,但是这不代表着她愿意跟裘峻熙的朋友们起搞乱交Party,当即就站立在门口。

    裘峻熙怎么会猜不到她的想法,淡定的对她招了招手道:“愣着干嘛,这几位都是苏城有大名头的少爷,谁看得上你这二两肉啊!”

    柯佳琴听到这句话,便知道她不会被这三个人轮着干,那便放心了很多,她笑着走过来,手挽住裘峻熙的手臂,边说道:“峻熙哥,我这二两肉就是你的,你只要不嫌弃我,我就开心啦!”

    裘峻熙伸手捏了下她的乳房,回头便跟苏城三位介绍起来,三男女互相握手认识了之后,裘峻熙就开始进入正题了:“佳琴,这次上台咱们也玩玩儿?”

    柯佳琴脸红,想了想便说道:“峻熙哥,你来这里,其实就是想看我跳舞吧?”

    裘峻熙摸了下她的

    脸蛋,说道:“可不是嘛,哥哥今天来这里,首要任务是跟这几位好兄弟见见面吃个饭,第二个任务就是看你在台上发浪啊!”

    柯佳琴嗤嗤笑,说道:“峻熙哥,玩我当然是很想玩的,但是这次演唱会慕容小姐很看重,你可要手下留情,我旦跟你打手势,你可要停手,否则我演出出了差错,慕容小姐非要骂我不可!”

    旁边的苏城三少听的是头雾水,心想在舞台上还能怎么玩?这三个人里面程宇豪玩女人玩的最多,他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裘峻熙看这三个人纳闷儿,便跟他们解释了起来。

    原来这个柯佳琴有暴露癖,从小学舞蹈和体操就是因为舞蹈服和体操服很能显示出她姣好的身材,能吸引男人的关注,只要男人看她,她就隐隐觉得兴奋,然而她家里人还以为她真的喜爱舞蹈,是个天生跳舞的胚子,便不遗余力的培养她,柯佳琴为了登上更大的舞台,让更多的男人看到自己的身体,便刻苦练舞,考上了着名的南广学院,毕业之后因为基本功过硬,幸运的被选拔成为了天娱娱乐公司的舞蹈团队成员,第次登上直播舞台之时,直被看做是高岭之花、天之骄女的柯佳琴在舞台上边跳舞,边迎来了自己的第次性高潮,好在那次她位置比较靠后,两腿之间止不住的淫液没有被舞伴们和摄像机拍到,否则她就早就成了新闻人物了。

    后来,柯佳琴的暴露癖越来越严重,甚至每天都想着到公园玩露出游戏,但是她现在也算得上是公众人物了,而且进了大明星慕容雪莹的伴舞团,看身边姐妹纷纷傍上了富二代、官二代,她也不能老是沉浸在舞台上的性自慰之中不可自拔,也找上了裘峻熙这个官二代。

    裘峻熙也是玩过不少女人的,他发现旦跟柯佳琴在阳台上、走廊里这种公共场所做爱,她就会十分的兴奋,慢慢的,他就知道,柯佳琴是个十足十的暴露狂。

    于是在后来的演出中,裘峻熙就尝试在她的乳头旁边安装上跳蛋,上台之后就经常开跳蛋刺激柯佳琴的性敏感地带,这种玩法果然刺激,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男人用遥控玩具玩,柯佳琴可不爽翻了天么,但是话又说回来,虽然这种性快感异常强烈,柯佳琴也不敢太过放肆,毕竟是舞台之上,众目睽睽之下总有暴露的危险,因此两人非常克制。

    而今天,裘峻熙就是要来玩次大的,他打算直接把跳蛋塞进柯佳琴的阴道里面,让她在这个大舞台上边跳舞边高潮,在众多男人色情的眼光之中泄身,好好爽把,虽然风险很大,但是却绝对值得。

    于是程宇豪自告奋勇,担任起了安装跳蛋的任务。

    柯佳琴真不愧是个淫娃,在四个男人面前很是自然的就脱了衣服,她常年穿着贴身的体操服,其实在感官上跟没穿衣服差不多,而她又习惯让自己的娇躯暴露在大众的目光之下,只要是“熟人”,她都愿意展示下自己的身体,当然,玩目前只有裘峻熙真正玩过,毕竟露出和性爱是两回事。

    程宇豪掰开柯佳琴小穴口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淫液四溢,泥泞异常,跳蛋

    很是轻松的就塞了进去,这颗跳蛋是遥控的,所以可以塞得深入些,也能防止跳蛋掉出来。

    柯佳琴双手撑着桌子边缘,向前推出自己的光洁无毛的小穴,之间四个男人均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私处,顿时就感觉阵兴奋,阴道里面马上就湿了起来,程宇豪不敢看时间太长,赶紧从裘峻熙那边拿出跳蛋,开始往里面塞,塞到半的时候,柯佳琴就娇声喊叫了起来,还调皮的用阴道口像小嘴样吮吸了程宇豪的手指下,程宇豪顿时有点心花怒放,心想难道这个女人在向我偷偷示好?但是想到这是自己老大裘峻熙的女人,便赶紧把自己的欲火向下压了三分。

    塞完跳蛋,柯佳琴光着身子在四个男人面前跳了支舞,跳蛋在里面塞得很是完美,把四个男人的裤裆全部变成小帐篷之后,柯佳琴娇笑声,穿好衣服像只蝴蝶样飞了出去,临走还不忘回头跟裘峻熙飞了个飞吻,说晚上过来找你,便前去找她的姐妹们准备登台了。

    这个时候张漠在外面已经进场,程宇豪的行动和精神状态全都被他看在了眼里,他心中自然是无比奇怪的,暗道:“这个程宇豪,来这边看演唱会居然还不忘了玩女人,只不过怎么只见他塞跳蛋,却不见他控制跳蛋?难道他把控制器扔给了那个女人,让她自娱自乐?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张漠在注意程宇豪的时候,自然也在提防沈佳,不过好消息是沈佳并没有出现在附近,看来她要么是没买到等票,要么是没打算来。

    “张漠张漠,你快看那边!”身边的陌晓茹已经跟普通的追星女孩儿样,很快就被现场的热闹气氛带动起了情绪,看到什么新奇事物都要大呼小叫,有时候还会兴奋的抓住张漠的衣袖,便是这么轻轻抓,张漠就不后悔能跟陌晓茹来看这演唱会了。

    坐在等座位上,头顶上的机械臂抓着摄像机飞来飞去,周围是如海啸般的掌声和欢呼声,大量的城管和巡警在前面组成了道人墙,防止歌迷失控跑上舞台,演唱会会馆响起了倒计时,而此时此刻的苏城演唱会馆,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有大量的官二代、富二代聚集在此,他们有的是闲来无事到现场看慕容雪莹唱歌,有的是在打那慕容雪莹的伴舞团的主意,有的却是想跟全国各地的圈子内人物结交下,这帮人却不知道,当下最大的个官儿的女儿,也就是陌少峰的掌上明珠,就在那茫茫的观众人海之中。

    倒计时结束,漫天烟火在演唱会馆的天空上炸开,本来漆黑的舞台之上只只聚光灯亮起,慕容雪莹的伴舞团登台亮相,在快节奏的音乐前奏中,慕容雪莹背对着观众从舞台中央出现,然后与舞蹈团起舞动起来,张漠眯着眼睛看去,只见她头干净利落的直短发,脸上化的妆很是清淡,在五颜六色的聚光灯的照耀下便更加不明显,小巧而有白皙的脸颊自然是绝美的,还未仔细看清楚,慕容雪莹把话筒放在嘴边,开口唱起歌来。

    张漠自大小没有听过太多流行音乐,平常在孤儿院没机会听,在学校没时间听,他自认为自己对音乐是没多少兴趣的,却不曾想慕容雪莹开口,美妙的歌声如魔音灌耳,把他整个人震撼的僵直在了座位上,这时候全场观众已经全都站了起来,好在是前排,不是太影响观看,陌晓茹在旁边也是又蹦又跳,跟着歌声唱着。

    慕容雪莹的身材跟广告牌子上的表现出来的差不多,胸不是那么大,但是很是挺翘,个子不高,腰板却挺得很直,身朋克装,配上脚丫上的双小高跟,跳起舞来居然点也不含糊,张漠只在心中说道:这定是个无比自信,而且性格要强、肯能吃苦女人。

    就在纷乱的演唱会前台的后方,裘峻熙等人自然是在看的,但是他们看得都是帮偶像女孩儿的背影,柯佳琴在伴舞团比较后面的位置,因为她胸部比较大,跳起舞来胸前抖的厉害,虽然她舞姿很棒、技术和表情都是流,但那对大胸部晃起来终究有点抢慕容雪莹的风头,这下刚好是如了各位官二代的愿,歌唱到副歌部分的时候,裘峻熙给程宇豪使了个颜色,程宇豪淫笑了下,按开了跳蛋的开关!

    柯佳琴浑身不太明显的震了下,显然阴道里面的跳蛋已经开始跳动,身上的舞蹈服本来就比较暴露,加上面前大群观众和摄像机,柯佳琴瞬间高潮,大量的淫液喷涌而出,脸也是潮红无比,不过好在音乐声音太大,又有聚光灯的掩护,再加上观众和摄像机的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慕容雪莹身

    上,倒是看不出什么她奇怪的地方,柯佳琴已经爽上了天,几度要浪叫出生,身体也基本上失去控制,只是依靠些就肌肉的记忆来跳舞。

    后面的官二代们各个看的面红耳赤,不能自己,他们虽然经历过许多的风月场,但是在数万观众面前搞这种性游戏,刺激程度还能有什么性游戏能与之相比?

    程宇豪只觉得自己胯下肉棒越来越硬,竟然已经在撑起了小帐篷,近年来他玩的女人越来越多,花样层出不穷,而且日日宣淫,夜夜用药,几乎要把自己的性功能给彻底毁掉,这种不施加任何接触性刺激的勃起,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

    张漠好生奇怪,他虽然享受着演唱会,但是他终究是非常警觉的,生死仇人程宇豪就在后台,张漠时刻都要打开手机看看程宇豪在干些什么,刚才微信性爱系统就显示程宇豪正在“给柯佳琴安装跳蛋”,现在显示的居然是“正在打开跳蛋”,而且整个人已

    经处于极度性兴奋状态。

    “这个程宇豪,到底在搞什么鬼?在哪里玩女人不行,非要把女人带到演唱会后台去玩,如果真的被狗仔啊之类的拍到了,那可够他老爹操心的。”张漠暗想道。

    视角回到后台,几位官二代这个时候正兴奋着呢,个声音突然从他们身后传来,把他们四个人登时吓了跳:“峻熙,原来你在这里。”

    裘峻熙大惊失色,回过头来之时,双膝软差点没跪在地上:“爸?!”

    这声惊呼也把剩下三位官二代吓得面无血色,四人怔怔的转过头来,只见裘峻熙的老爸裘岳山身着身警服,背着手站在门口,身后便是他们带来的那几个小弟,各个低着头不敢言语,看来是没来得及进门报信就被裘岳山拦了下来。

    “爸…你怎么来了?”裘峻熙赶紧强作镇定,然后拽了拽身边程宇豪的衣袖,程宇豪惊,想到跳蛋的遥控器还握在手里,这东西要被裘岳山看见,并且发现他们今天晚上干的事情,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当下只能把手背在身后,把那跳蛋遥控器紧紧攥在手里。

    “我今天中午的时候就听你妈说,你出门上课学习去了,今天我来到这苏城演唱会馆,打眼就在停车场见那辆雪佛兰眼熟,走上前去看车牌,果不其然是你的车,你不是来学习的吗?到底学了什么跟我汇报汇报吧。”裘岳山脸的不高兴。

    天底下的官二代,大抵只怕两种人物,第个便是自己家老爹,第二个则是比自己老爹还要大的官儿,裘峻熙出来瞎玩被最怕的老爸抓个正着,早就吓得魂不守舍,再加上自己刚刚还在做那种事情,便赶紧解释说:“爸我不是天都在苏城,我也是刚刚到,这不是来看着演唱会吗?这慕容小姐年来不了咱们这里回,我好奇,想来现场看看,不信你问我这几位朋友!”

    裘岳山皱了皱眉头,问道:“既然是来看演唱会,怎么不去观众席?这个地方虽然看得见前台,但是却只能看到背影,你是不是在搞什么鬼?”

    裘峻熙

    连忙摆手否认,陪笑道:“爸,我不就是仗着您的威风,想近距离看看慕容小姐嘛,早知道后台这般无趣,我也就老老实实买票去观众席了。”

    裘岳山老来得子,对裘峻熙是百般宠爱,就算他真的犯了什么大事情也只能想办法给他擦屁股,而且裘岳山那可能想得到这四位纨绔子弟的夸张玩法?加上他确实没看到这几个家伙在搞什么特别的事情,整间屋子里面连点烟味儿都没,似乎真的是来单纯看演唱会的。

    “我可警告你俊熙,那位在台上表演的慕容小姐来头大得很,你接近接近她也不是不可,人家若是对你没大兴趣,你就给我识趣点,别死缠烂打,你听到没?!”

    裘峻熙赶紧点头称是。

    “我今天来其实是有公务在身,上头拍了给我和苏城警队个秘密任务,这个事情事关重大,我到了苏城这件事你可别胡乱声张!行了,你别再后台瞎胡搞了,带着你的几位朋友去观众席老老实实坐着,位子我给你们安排,你看完演唱会就自己开车回去吧。”

    裘岳山哪里知道,他这次秘密行动的目标,其实就站在他的面前。

    裘岳山虽然是治安管理部门的官员,但是确实从苏城警队步步升任上来的,李莲就是他的老部下,陌少峰不能直接对李莲下命令,便委托了裘岳山来办这件事,陌少峰为了这件事还特意跟裘岳山见了面,跟他阐述了行动的严重性,裘岳山心想近几年来好久没有出现过这种秘密查处某位局级大官的行动了,今日行动之日,特地亲自动身前来指挥行动,正好阴差阳错的碰上了自己的儿子,以及这次行动的目标之——程宇豪。

    再说程宇豪这边,他被裘峻熙老爸这么惊吓,手里面那跳蛋遥控器是越握越紧,不小心就按到了跳蛋的震动力度加大的按钮上,直接就把跳蛋的震动力度加大到了最大,然后听裘岳山让他们去观众席,还侧过身让他们先走,当下就慌了神,他身西装礼服,上哪里去藏这么个遥控器?程宇豪往后退了步,正好摸到了个抽屉的把手,他心中喜,赶紧趁裘岳山不注意,打开了抽屉把遥控器扔进了里面,然后整了下西装抹了把汗水,快步离开了后台。

    这下可苦了舞台上还在卖力跳舞的柯佳琴,跳蛋这种东西本来应该是放在阴蒂上自慰用的,这下被塞到了阴道里面,虽然个头不大,但是震动起来也确实能让女人欲仙欲死,普通程度的震动柯佳琴就已经受不太了了,跳蛋突然之间变得狂野起来,柯佳琴顿时惊呼声,引得她旁边的舞伴都用异样眼光看她,柯佳琴赶紧向着后台大打手势,让裘峻熙赶紧停了跳蛋,否则她就要在舞台上潮喷出来,可是那帮官二代早就在惊吓之余把她忘了个干二净,遥控器也被扔在了后台的某个不为人知的抽屉里面。

    张漠此时已经借口上厕所,离开了前排座位。

    刚才张漠已经通过微信性爱系统上程宇豪的状态把他的心理状况、行动状态都看了个清二楚,这让他好生疑惑,这个程宇豪,好像是在玩女人,但是转眼又在跟个叫做裘岳山的省会副厅级大官儿在说话,难不成他在跟裘岳山起在玩女人?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张漠想不清楚,自然就想去实地看看。

    到了后台门口,张漠就看见了守在员工通道门口的警卫,张漠快步走上前去,直接掏出了自己的督察证在他眼前晃了晃道:“我是苏城警局的警察,裘局长让我进去配合办公。”

    警卫看了督察证,又听到了裘岳山大名,自然是把张漠当做了自己人,没多问什么就侧身把他让了进去。

    此时,慕容雪莹的开唱两首歌唱完,第批伴舞团终于能够下台稍作调整,柯佳琴此时的舞姿早已变形,不仅引起了舞伴们的注意,甚至连些眼尖的观众们都看出来她有些不对劲了,她两腿抖如筛糠,面色潮红,还时不时轻吟出声,在走到后台的瞬间,柯佳琴便倒在了女伴的怀里面站不起来了,众位女孩儿均是大惊失色,问她出了什么事情,柯佳琴心中早已把那些官二代上上下下骂了个遍,现在到了后台也不敢贸然把阴道中的跳蛋取出,只能说自己没事,需要上个厕所。

    女伴们把她扶到厕所外面,因为上面的第二伴舞团也只跟跳两首歌,她们要赶紧回去补妆准备,便全都匆匆去了,柯佳琴巴不得她们赶紧走,自己个人扶着墙刚走到女厕门口,已然支撑不出,眼前黑就撞在了个人的怀中。

    张漠大踏步的走进后台,还在熟悉地形的阶段,眼见前方帮打扮的花枝招展,身穿短裙舞蹈服的小姑娘经过自己身旁,心想这不就是那慕容雪莹的伴舞团吗?确实各个长的漂亮水灵,再往前走了两步,那柯佳琴就这样好巧不巧的撞倒在了他的怀中。

    软肉入怀,张漠吓了跳,定睛看才看清楚原来这个漂亮妞儿也是伴舞团其中的个,却见她状态如此之怪,柯佳琴此时又被阴道中的跳蛋刺激醒来,她再也走不动路,也不管身边是谁了,开口求道:“求你…扶我进洗手间!”

    张漠这几天常年浸淫在女人温柔乡之中,闻那怀中女孩儿身体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再见她如此媚眼如丝、娇喘呻吟,怎能不知道这女孩儿正在发情,心道这个舞娘不会是给人下了春药吧?

    张漠并不是个坏心眼儿的人,这种乘人之危的事情以他目前的心境是难做得出来的,张漠虽然心中痒痒,却也没有多动手动脚,老老实实的把柯佳琴扶到了洗手间之中,然而在洗手间的灯光照亮之下,张漠赫然看见柯佳琴双腿内侧大量淫液正在向下流淌着,突然之间,张漠想到了程宇豪装跳蛋的种种细节,这时厕所门外又想起了女人高跟鞋的脚步声,张漠眉头皱,直接把柯佳琴拉进个单间之中!

    柯佳琴差点没惊呼出声,但是她已经被那激烈震动的跳蛋搞得昏头转向,哪里有精力喊叫?而且就算叫了引人过来,自己阴道里面塞着跳蛋的事实就会被拆穿,自己大好前途不是了百了?

    当然,我们的张漠同学也不会给她惊叫的机会,他略微有点粗暴的把柯佳琴按在墙上,让她坐在那马桶的储水器上,然后手按着她的嘴巴,手直接撤下了她的小裙子,柯佳琴那小裙子里面什么也没穿,泥泞的阴道口外面有根蓝色的尼龙线,张漠拉,便从她的阴道中拉出个疯狂跳动的跳蛋来。

    柯佳琴浑身颤,不由得大大的舒了口气。

    “说,你跟程宇豪是什么关系?”张漠眼睛看着柯佳琴,低声问道。他对待敌人的女人,自然是要如凛冽的寒风般冷酷,柯佳琴嘴巴解放,只来得及大口喘息,却没力气回答张漠的问题,她仔细想了想,程宇豪不是那个给自己阴道里面装跳蛋的那个官二代吗?

    此时柯佳琴已经对那四个“好哥哥”恨之入骨,说好的打了手势就停下跳蛋,这都下了台来了,跳蛋还是以最大功率跳动着,这不是存心要让她在舞台上出丑,然后毁了她的前程吗?

    “你们这些臭男人,没个好东西!”柯佳琴缓过气来,骂的声音就大了些,只听外面那个来上厕所的女人“咦”了声,显然在好奇这卫生单间里面怎么还能有对话声。

    柯佳琴也怕暴露,赶紧凑到张漠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跟程宇豪没关系,你快把我裙子还我,我接下来还要登台。”

    张漠嘴角翘了起来,说道:“没关系?没关系他往你下面塞跳蛋干嘛?我跟你也没关系,我也想塞这么个跳蛋进去,咱们商量商量?”

    柯佳琴看了眼那个还在震动的跳蛋,心下胆怯了起来,用比较软的语气说道:“我确实跟他没太多关系,今天只是逢场作戏,我也不知是哪根筋抽了,才想让他们在我阴道里面安装跳蛋,害得我差点在舞台上露馅,我以后若在搭理他们次,我名字倒过来写!还有,你能不能给我保守秘密?”

    张漠笑了笑,然后递给了她个你懂得的眼神,说道:“逢场作戏啊…你要是给我也逢场作戏下,我心情好,肯定把你的这个小秘密带到棺材里面去。”

    柯佳琴急道:“现在不行!我还要登台…”

    这句话还没说完,只听见外面慕容雪莹已经在唱起了第五首歌了,柯佳琴知道自己已经赶不上了,叹了口气,蹲下身来开始解张漠的裤腰带。

    张漠心道这个女孩儿身处伴舞团之中,估计已经被不少富二代之类的人物玩过,这种女人虽然不能当做真爱来对待,但是偶尔玩玩也是相当不错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