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微信性爱系统 > 微信性爱系统(11)
    作者:森破小子字数:10035

    **

    br/>

    *

    第十章好机到来

    张漠的直觉向来灵敏,在高中的那段岁月之中,陈浩多次密谋要对他不利,张漠每次都能提前感觉到,然后善加防范,化险为夷。版主001电COM

    第六感这种东西玄而又玄,很多人坚信第六感是存在的,而张漠的第六感在这次的旅行中真的是给了他个天大的好处。性吧首发

    张漠陆家伟行人来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张漠就感觉到了度假酒店的不凡,个细节更是让他思绪万千,陆家伟称呼这个度假酒店直是叫做“度假酒店”,到了这里之后,便称呼“这酒店”,从头到尾张漠也不知道酒店的名字是什么,四下观察了下,居然没看到酒店的招牌,进了大门之后,有不少迎宾人员围上来,却没有穿统制度,吧台之上没有宣传手册,价格表上也没有注明酒店的名字,总之切跟招牌相关的东西全都没有。

    张漠刚下车就感觉这酒店有点违和,但是到底哪里不对他也没想明白,现在他总算是懂了,原来这是个彻头彻尾的“无名酒店”。

    联想到这个酒店的消费人群,张漠也就明白了酒店不挂招牌的用意所在,这家无名酒店是给这些当官的提供度假休闲养生的处隐秘会所,就算是某些官员被路过的人目击到进入这家酒店,老百姓在口耳相传的时候连酒店的名字都叫不上来,流言就失去了公信力,从而最大限度的保护这些官员的名誉。

    既然是高级官员们地度假之处,微信性爱系统上搭载的附近的人系统就能派上用场了,这个酒店里面到底住了什么样的高级官员,张漠便能清二楚。

    进酒店,张漠就藏到了陆家伟身后,陆家伟有点奇怪的回头看了看他,张漠小声说道:“看到了认识的长辈,在你身后藏藏。”

    陆家伟恍然大悟,张漠在他印象中是不折不扣的官二代,在这酒店里面偶遇认识的高管并不奇怪,当下就对张漠的身份更加坚信,却不知这是张漠的故意做戏。

    陆家伟在前台开房,张漠很明锐的注意到这家伙跟前台的服务人员出示了自己的督察证,出示证件很显然是为了表明自己的警衔级别,服务人员也不问他要什么价位的房间,直接就塞给了他房间钥匙,以及张通行卡。

    正如陆家伟所说,他这个级别果然只能住最低级的房间。

    “也就是说,这个地方只允许正科级别以上的官员开房了。”张漠暗暗想到,然后问陆家伟要了那张通行卡来看。

    通行卡上面标注着“黄金”级权限,卡片背后则写着利用这种卡片可以到达的位置,包括“1-5楼层”“游泳池”、“SPA会所”、“健身会所”、“自助餐厅”等等。

    分配给四人的房间是四层的410号房间,四人走进电梯,陆家伟按了相应楼层之后,还需要刷下那张通行卡,电梯才启动。

    “好家伙,这安保措施真是严格啊,我看国家军事基地也就这种水平了。”张晓雪手挽着张漠的手臂,边好奇的四下观望,像个好奇宝宝。

    “只有严格到这种地步,才能吸引大老虎前来消费娱乐啊,要不然他们这么多钱,上哪里去花?”陆家伟微微笑,说道。

    张漠心里面却在想另外件事情,陆家伟的级别在这家酒店只能得到最低级待遇,所以说不可能是他的下属巴结他给他介绍的这处游玩胜地,那么他知道这个地方的唯途径,只可能是平级的正科官员带他来过这里,或者是他的上司带他来过,联想到陆科长不为人知的癖好,张漠似乎猜到了点什么。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今天下午必定要好好游玩番,各种各样的设施都去感受下,晚上还有场好戏在等。

    到了四楼,电梯门开,张漠四人赢面撞上了对夫妇,陆家伟微微向那人低了低头,然后两拨人擦肩而过,匆匆瞥之下,张漠没怎么看清两人的相貌,但是那个女人却有点面熟,感觉好似在什么地方见过样。

    到了401号房间,张晓雪抢过房间卡,蹦跳的率先跑到401前面打开房门,门开,她便被惊呆在原地。

    张漠走到门外看,那客厅有半墙壁都是落地玻璃窗,几乎就是个全景客厅了,外面的山水和下面的游泳池览无遗,房间内的摆设很是奢华,红木家具,高级现代电器,家庭影院,墙上还还有品味的挂着山水画,进门之后,脚下的垫子上面都很仔细的绣着“官运亨通”,可见这家酒店的细节处理的非常精妙。

    张漠逛了圈,这客房配备个客厅,两个卧室,以及个卫浴间,占地面积不大,但是整个房子布局合理,装潢时髦,给人的现代感十足,躺在客厅的藤椅之上,喝着饮料晒着太阳,看下面游泳池之中美女戏水,当真是人生的大乐趣。

    现在距离中午还有段时间,因为通行卡只有张,因此张漠和陆家伟两个男人只能先把两个女人送到SPA理疗中心,这套SPA做下来估计有个两个小时,然后两人再拿着卡出来,去搞个桑拿按摩之类的东西。

    桑拿张漠是从来没有蒸过,虽然恒德洗浴里面有桑拿,但是他和陆家伟都忙着嫖娼,没有去蒸,但是刚进这个度假酒店的桑拿室,张漠就知道这里真心是高级的。

    寻常桑拿空间都做的很小,因为桑拿四周要布上加热装置,如果桑拿房间大了,那这个加热设施消耗的费用就会成倍增加,这个桑拿室却做的很大,四周和脚下全都是蒸汽设施,室中雾气朦胧,坐在靠墙的独立桑拿座椅上,相隔两个座位就看不清客人的脸了。性吧首发

    张漠刚进来的时候有点不适应,但是他不得不装作经常蒸桑拿的样子,只有陪在陆家伟旁边蒸了起来,过了会儿就基本适应,蒸了段时间,陆家伟说蒸这东西过过瘾就行了,不能长时间蒸,会杀精的。

    于是两人出来,让两个搓背工给好好搓了搓,打了身的海盐和护理精油,冲洗番之后去氧吧吸了个氧,蒸过桑拿之后吸氧,让张漠真个人浑身都瘫软了下来,捏自己身上的肌肉都松软了不少,肩上也没有了沉重感,当真是妙不可言。

    两人玩了阵子,去SPA接了两位女士,两个女人做完套SPA之后显得容光焕发,行人吃了中午饭,下午就集体跑去玩水了。

    两个女人的泳衣张漠看在眼里,钱梦自然是走少妇熟女的风格,身黑色蕾丝比基尼,三块布料很艰难的遮住三个点,身上的大部分光洁皮肤都暴露在空气之中,脸上带了个大型蛤蟆墨镜,红艳的嘴唇很是诱人,走路时挺胸抬臀,当真是前凸后翘美不胜收,张晓雪走可爱路线,身连衣校园风深蓝色泳衣,把她短小精致的身材全都暴露了出来,平坦胸前的泳衣上面还印出了两个可爱的小豆豆,白皙的小胳膊瘦腿跟深蓝色泳衣相映成趣,胯间甚至能看到泳衣勒出的条阴部缝儿,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的身材,加上清纯可爱的外貌和马尾辫,给人十足的犯罪感。

    游泳池人不多,加上泳池管理员以及侍者满打满算也就不到二十个,在这种公共场所盯着别人看是种很不礼貌的行为,所以张漠口观鼻鼻观心,尽量压制下来自己的好奇心,不去四下打量。

    钱梦对下水没多少兴趣,她跟张漠躺在太阳椅上面聊天,陆家伟则下水跟张晓雪玩耍了起来,张漠眼神很尖,他看到陆家伟的下体已经有点凸起,时不时在张晓雪的小臀部上摩擦。

    “嫂子,陆科长在外面玩,你真的点点都不吃醋?”张漠有点好奇的问道。

    “不吃醋?那怎么可能啊,毕竟是自己的老公,他在外面玩我肯定是不开心的,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跟他都是风骚性格,无性不欢,让他出去玩也是不得已的呀。只要我知道他很爱我,那就够了。”

    张漠点了点头,两人又聊了点别的,张漠就掏出自己的手机玩了起来。

    张漠看得自然是性爱系统了,打开附近的人,当时便被眼前的资料惊的僵直在了阳光躺椅上。

    陌少峰男性司职GZ市委秘书处秘书长(副厅)距离:200米

    秦国光男性司职GZ市劳动管理所政委(正处)距离:400米

    赵勇男性司职苏城市国土资源局局长(正处)距离:300米

    …

    张漠路捋下来,可算是开了眼界,这个度假酒店里面光是跟李莲局长平级的正处就有六位,还有个名叫陌少峰的副厅长,张漠心下动,心想这个陌少峰难道是?

    点开个人资料,陌少峰的资料就显示了出来。

    姓名:陌少峰

    性别:男

    年龄:50岁

    职务:GZ市委秘书处秘书长

    距离:180米

    心情:放松

    性能力:正常

    资料很少,但是张漠断定这个人就是陌晓茹的亲生父亲。性吧首发

    都传言陌晓茹的父亲是个大老虎,是省会秘书长,加上姓氏相同,这下肯定是跑不了他了,而且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刚才出电梯时碰见的那对夫妇,那个陌夫人之所以看的面熟,是因为陌晓茹跟她母亲长的非常相似,张漠看之下就好像看到了陌晓茹,所以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般。

    就在张漠考虑自己心事的时候,陆家伟和张晓萌回来了,两人脸上都有点红彤彤的,说不准刚才在游泳池的水底下已经插过了。

    陆家伟的宽松泳裤上还是有点支帐篷,他拿起自己老婆的小皮包稍微挡了下,然后叫了张漠等人回套房之中,张漠知道总算要开始搞了。

    下午两点钟,四人回到套房,陆家伟把窗帘拉死,然后打开家庭影院,正如张漠所料,这里面全都是色情影片,正规电影少得可怜。

    因为大家都穿着泳衣,也等不及换什么情趣内衣了,张漠的第个对手是钱梦,钱梦脱下了自己的小内裤,张漠也把泳裤脱,把钱梦的泳衣胸罩往上面推,两人就赤裸相见了,张漠蒸完桑拿吸完氧吧感觉全身都是力气,率先趴在钱梦胯下舔弄了起来。

    “啊…小老公,舔的真爽…”

    钱梦走在回来的路上的时候下面就已经湿润了,张漠舔更加泛滥,顷刻之间,阴道口就开始往外涌出汁液,张漠站起身,直接就把已经勃起了的阴茎刺入了钱梦的阴道之中。

    钱梦上来就被这样粗壮有力的阴茎和龟头冲击,阴道中自然是十分爽快,她浑身淫肉震颤,臀部撅撅地迎合着张漠的抽插,眼神却瞟到了自己老公那边。

    陆家伟没有脱张晓雪的泳衣,想来也是想享受番奸淫少女的背德感,张晓雪很顺从的跪在陆家伟面前,双手背在身后,樱桃小嘴张到极限,下下卖力的吞吐着陆家伟的黑屌,陆家伟双手时而抚摸她的脸颊,时而抚摸头发,光看表情还以为他是位慈祥的父亲。

    张漠想玩钱梦的胸前的大奶子,便把钱梦抱了起来,放在了沙发的左端,这样他能边插揉到那对大奶子,钱梦也更方便转头看她老公跟张晓雪玩。

    陆家伟看张漠的动作,便把张晓雪拉了起来,示意她躺到沙发的右边,张晓雪躺上去,两个女人就逗上头了,屁股分别朝向两边,脸紧挨在起,陆家伟把张晓雪泳衣下面拉到旁,露出她紧致的小穴,挺腰就插了进去。

    时间,沙发上浪叫声大作,两个女人都感觉特别刺激,她们握起了手,还是不是接吻,张漠跟陆家伟面对着面努力摆动着腰部,只感觉无比下体无比舒爽。

    干了会儿,下面的钱梦已经来了两次高潮,张漠已经有了射精的感觉,他可没忘了任务,赶紧拔出来,凑在钱梦耳边说道:“嫂子,你给我夹出来吧。”

    钱梦点了点头,张漠拉着她的手把她拉起来,张漠坐在沙发上,钱梦跪在他面前,在包里面拿出润滑液洒在自己的乳沟里面,然后添了张漠阴茎两下,就用对白皙大奶夹住了张漠的大阴茎。

    张漠的阴茎实在是有点长,从下至上插到乳沟里面之后,龟头还能在最上面漏出来。

    钱梦开始卖力的活动起来,眼神迷离地看着张漠,嘴上淫语不断:“小老公,喜欢我的大胸部吗?把我的乳沟插烂吧,当成阴道来插,来射我脸吧…”

    “嫂子…嘶…啊,好舒服!”

    对大奶在自己眼前上下翻飞,龟头在乳沟里面进进出出,越来越红,张漠大叫声,钱梦猛的把乳房夹,股股乳白色的浓稠精液从马眼处激射而出,下下击打在钱梦的下巴上,钱梦被打下就浪叫声,整整叫了将近十下才停,低头看,乳尖和上半乳房上面已经全是乳白色的精液,下巴和脖子上自然也免不了,这炮当真是打出了风采。

    钱梦叹息了声,说道:“小老公,你可真厉害,怪不得以前你在我里面射精的时候,那感觉来的特别强烈,精液打在我的花心上特别爽,而且每射次就感觉下体又鼓又胀,原来小老公精液这么多,我老公不知道要射几次,才能射出这么多精液呢!”

    张漠打了个哈哈说道:“嫂子,我年轻嘛,年轻人不都这样。”

    钱梦用手在胸前刮起精液送进嘴里,然后又吮吸了几下张漠的龟头,把尿道里面残存的精液吸了出来,便去卫浴清洗去了,张漠便转头看陆家伟这边。

    陆家伟也许是看到张漠射了他老婆胸的缘故,脸上涨得通红,下比下插的快,胯下的张晓雪也几近高潮,嫩白小腿盘上陆家伟的腰,说什么也不让他的阴茎退出去,看来陆家伟也是喜欢阴道射精,直接就挺腰,两人肉紧的抱在起,良久,陆家伟拔出阴茎,张晓雪的阴道口流出了白花花的精液。

    张晓雪亲了下陆家伟的脸颊,然后对张漠抛了个媚眼,也跑去卫浴里面清理小穴了。

    两个男人都长出口气,并排躺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情色电影发愣。性吧首发

    “嫂子真厉害,里面外面都爽,我自忖没有多少女人能让我这么激动,每次跟嫂子干都出的这么快。”

    张漠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面其实还想着那个干三个小时的任务,这第炮才干了半小时不到就被弄出来了第发,看来不加持久力是完不成那个任务了。

    “那是,我当年在夜店看到她的时候,就感觉她要是从良了,我非得包养她不行,干过次之后就有点离不开了,转念想,为什么非得从良了之后包养?娶个妓女不正满足我的绿帽情节吗?哈哈。”

    两个人在沙发上聊着天,两个女人从卫浴里面走了出来,身上的衣着让张漠眼前亮。

    两女都穿上了情趣装备,她们深知两个男人都已经射出了次,如果不来点刺激的,像陆家伟这样的,几乎都很难勃起了,两个人的身材都注定了两个人走的性感路线,钱梦丰满,穿着强调身材,腿上吊带肉色丝袜,上身是肉色乳贴,只贴上了两个红色乳头,两只大乳房都暴露在空气之中,下身四根蕾丝线绳边连接着丝袜,边连接在腰上的圈透明腰围之上,胯下点布料都没有,但是钱梦走路姿势遮遮掩掩,就是不让两个男人看自己的阴户,很是诱人;张晓雪身形幼小,自然要强调身形和可爱气质,这家伙全身没多少衣物,双肩上背了个小学生背得那种卡通书包,胸前马平川,直到三角区的小包子阴户,都没有穿东西,只有腿上穿了双白色丝袜,直套到大腿上,看起来犯罪感十足。

    两个女人没有着急到男人胯下去吃龟头阴茎,而是左右,把只脚蹬在男人面前的茶几上,互相抚摸亲吻起来,张晓雪的两只手很幼小,攀在钱梦的胸前,手指都能陷入到她柔软的乳肉当中,钱梦则把张晓雪揽到自己怀中,伸手去拨弄她的馒头小逼,两个女人个肥美个可爱,声声呻吟引人注目,可谓是配合紧密,相映成趣。

    张漠光这么看着,半软的阴茎就有了抬头的趋势,陆家伟则伸手在自己胯下撸动着自己的黑屌,看来没有手部的刺激光凭眼神看开始勃起不能。

    手上功夫再怎么厉害,毕竟不够解痒,两女互相安慰了会儿,就开始忍不住往两个男人这边看了,张漠的阴茎已经柱擎天,陆家伟也基本上准备完毕,两女欢天喜地的赶紧跑到两人跟前。

    第二次必然是要换性爱对象的,背着个书包的张晓雪蹦蹦跳跳的来到张漠面前,取下书包,然后从里面掏出了根假鸡巴放在旁边,然后含起他的龟头来,只手急不可耐的把假鸡巴塞进自己的小穴里面,上下抽插起来。

    张漠边享受着服务,边低下身来抚摸她腿上的白色丝袜,细嫩白皙的小腿和大腿肚子上包裹着的白丝又滑又软,摸起来很是趁手,张晓雪看得出来张漠钟爱她的丝袜美腿,便让张漠躺在沙发上,然后玩六九式,张漠捧起她的小脚丫子,把她的包裹着白丝的脚趾含进了嘴里面吮吸起来,逗得张晓雪咯咯直笑。

    两人互相口了会儿,张晓雪便骑在张漠身上动了起来,另边也开始真枪实弹的开始干,陆家伟把自己老婆压在身下,有点报复性的揉捏着她的乳房,还大力撕下她的乳贴,胯下的阴茎抽插的非常之快,把钱梦干的只喊救命。

    张漠每次插入张晓雪的阴道之中,都要适应阵子,毕竟她的阴道太紧了,女上男下还好些,如果他用后入式这种姿势,阴道里面就会更加紧迫,这种强大的摩擦力带给两人的快感不言而喻,张晓雪上下蹲起了没两下,就感觉自己又要来高潮,张漠猛的开始主动挺腰,张晓雪顿时招架不住,顿好哥哥、大鸡吧哥哥乱喊,直接就开了个猛烈的潮喷。

    张晓雪趴在张漠胸膛上休息了会儿,附在他耳边耳语道:“哥哥,你好厉害啊,快射给妹妹吧,妹妹今天高潮四次了,脚丫子都被你插的软了…”

    张漠吻了吻她的侧脸,问到:“我喜欢你的白丝,你会不会足交?”

    张晓雪撅屁股,把张漠的阴茎从自己下体抽出来,然后坐在茶几上,伸出两只白丝小脚丫便攀上了张漠的阴茎。

    张漠的的整根阴茎现在湿哒哒的,沾满了张晓雪的阴精,张晓雪手在身后撑着桌子,手掰开自己的大阴唇,让张漠看到自己的阴道口,然后两只脚丫子灵活的在张漠的阴茎和龟头之间游走起来,那小脚趾时而扣住龟头马眼温柔摩擦,时而夹紧阴茎卖力撸动

    。

    “哥哥,妹妹的脚丫子舒服吗?今天的丝袜就是给哥哥穿的,哥哥快射出你热热的精液,射在妹妹的丝袜上吧,妹妹以后永远都穿这条丝袜,天天舔哥哥的精斑…”性吧首发

    张晓雪真不愧是洗浴中心的高级妓女,在她的足疗技巧下,张漠很快便把持不住,他兴奋的主动挺起腰来摩擦着张晓雪的脚丫,张晓雪知道他要来高潮,赶紧用力摩擦起他的阴茎来,张漠大吼声,大量的精液股股喷射而出,张晓雪呀的轻声尖叫了下,只见精液从天而降,淋在她的全身各处,等阴茎停止脉动之后,张晓雪松开脚丫,丝袜上已经布满精液了。

    “前几次都是在阴道里面内射,这次正面看哥哥射精,真的感觉好厉害哦,前几次都射在我里面,怪不得会感觉肚子涨!这么大的射精量,能赶普通人射两次呢!”

    “对吧

    !我也是这种感觉呢,小老公就是厉害,精液多以后肯定能生儿子。”

    另边也已经完事,陆家伟和钱梦的肉体交缠在起,正在享受高潮后的余韵。

    张漠这两次射精都稳稳的超过8cc了,别说8cc,就是10cc也肯定有了,毕竟第次乳交和第次足交给他的感官刺激和生理刺激太过强烈,射精兴奋度非常高,射精量自然就大。

    张漠略微有点担心自己的第三次,到底能不能射出8cc。

    陆家伟射出两次之后就彻底不行了,也只有坐在旁边看戏的份儿,张漠怀抱两女,两个女人左右开始服侍他的阴茎,钱梦和张晓雪的后庭今天张漠还没有进去过,他伸手摸了摸,两人的菊花里面都有润滑液的滑腻感,显然陆家伟已经插过俩个人的菊花了。

    三人休息了会儿,便开始干第三次,张漠点名要插两人的菊花,二女便很是小心的在张漠已经勃起的阴茎上抹满润滑油,生怕大家伙进入自己后庭的时候弄得太痛。

    不过张漠好歹有过肛交经验,先插入钱梦的时候异常顺利,直接就插到了钱梦大肠的最深处。

    钱梦顿时感觉自己爽上了天,张晓雪也没有闲着,她边跟张漠接吻,边把手指插到钱梦的小穴疯狂扣挖,没干多少下,钱梦居然被干出了两次连续高潮,当即便躺在沙发上求饶了起来,张漠抽出阴茎,然后掰过张晓雪的屁股,开始在她的菊门周围游走起来。

    张晓雪有点害怕,她的屁股洞还没有被这么大的阴茎插入过,单单是个龟头她就很怀疑到底能不能插进去,但是毕竟是常年肛交的女人,张晓雪深吸口气,放松了自己的括约肌,然后用手揉着自己的阴蒂,用最佳的状态迎接张漠的插入。

    张漠把龟头定在那幼小的菊门之上,用手对好方向,便轻轻往里面塞入起来,张晓雪声轻吟,那鲜嫩菊门顿时扩张到了极限,龟头塞进去了!

    张漠深吸口气,感觉自己的龟头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他只能继续往前挤,张晓雪大声尖叫了起来,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要被从下往上撕裂开来般,肛门附近更是剧痛无比,但是剧痛之中又夹杂着些许的安慰,她赶紧加速揉搓自己的阴蒂,以求痛苦快些过去。

    张漠努力了半天总算把阴茎插入了三分之二,两人保持姿势适应了会儿,张漠便轻轻动了起来,这动不要紧,排泄感瞬间顺着脊椎撞上了张晓雪的脑门儿之上,她两眼翻,下体居然瞬间失禁,大股尿液直接喷了出来,张漠知道她已经爽上了天,便继续动腰,张晓雪边撒尿,边高潮,平时游刃有余的淫语是句也说不出口,只剩下被张漠乱干的份儿。

    张漠就这样插了阵子,因为实在是太紧,很快也有了射精的意思,他担心自己射精量不够,便持续忍耐着,准备憋出大股精液齐射出,这下可苦了张晓雪,她的肠道和屁眼虽说已经适应,但毕竟还是处于扩张到极限的状态,阴道里面已经高潮数次,两人身下全是亮晶晶的液体,有尿液也有阴精,她几乎到了极限!

    张漠看她都快出不了阴精了,便放开精关,向着她的肠道之中大力发射起来!

    三分钟后,张晓雪在钱梦的帮助下总算清理完了肠道中的精液,出卫浴,便扑倒在张漠怀里说着:“哥哥坏!我的屁眼都被你干大了,现在都已经没办法恢复成以前的状态了,屁眼周围红彤彤的,心疼我的小菊花啊!”

    四人结束这场狂欢之时,已经到了下午四点

    ,四个人全都精疲力尽,两个女人不想出门,双双躺在按摩椅上边按摩边休息,陆家伟还想去氧吧,张漠便跟他起出来了。

    两人躺在氧吧的椅子上,有句没句的聊着天,张漠则打开了微信性爱系统,检查下任务是否完成。

    还好张漠最后次射精给力,也射出了8cc的好成绩,乳交、肛交、足交全都在8cc以上,四系列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奖励是强化附近的人系统。

    张漠点击完成任务之后,附近的人选项金光闪,张漠赶紧点进去,系统中小时出来的信息,让张漠大吃惊。

    “附近的人”显示出那些大官的资料更加全面了,不仅有正面照片,连家庭人员资料、户口信息、正在做什么事情都可以显示出来,而且最让张漠吃惊的还不是这些,在所有属性的最下面,有个红色高亮加粗的信息栏,信息栏的名称叫做“贪腐历史”。

    张漠点开陌少峰的具体信息,“贪腐历史”栏是这么写的。性吧首发

    贪腐历史:2005年4月19日晚9点,陌少峰时任苏城市警局副局长,官至副处长,行贿时任GZ市市长潘刚五百万;2007年9月3日下午三点,陌少峰时任苏城市警局局长,官至正处,受贿时任苏城警局刑侦大队长康兴四百万;2007年9月8日晚八点,陌少峰时任苏城市警局局长,受贿天星公司总裁李星千百万。

    张漠腾的下从氧吧的座椅上坐了起来,旁边的陆家伟都要躺着睡着了,被张漠的动作吓了跳。

    “小漠怎么了?”

    张漠皱了皱眉头,说道:“陆科长,我得去拜访个长辈,就在这酒店里面。”

    陆家伟楞了下,然后哦了声,说道:“你还要通行卡不?”

    张漠摆了摆手说:“用不着了,等我跟那人谈完,咱们电话联系吧。”

    张漠从氧吧里面出来,大脑异常活跃,原本的计划被他尽数推翻,个更加简单暴力的计划在他大脑中慢慢成型,但是如果真的要实行这个计划,他本人必须要冒个风险,而且旦暴露,他很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张漠是什么人?他从小自知命贱,偏偏不怕冒险,现在有了性爱系统的神力帮助之后,却也没有多么珍惜自己的性命,这点从他单枪匹马救出沈佳的行为中就可以看得出来,所谓富贵险中求,张漠咬了咬牙,默念了几遍心中的台词,看着自己距离陌少峰越来越近,便下定了决心。

    陌少峰夫妇现在正在乘坐电梯,陌少峰自然不知道,就在酒店楼楼下,有个即将改变他后半生命运的人正在等待着他。

    电梯门开,陌少峰犹如个皇帝般从电梯之中走出,龙行虎步之间颇有高官风采,想来这酒店之中自己现在可是最大的官,他不摆架子谁敢摆架子?

    张漠缓步从阴影里面走了出来,在电梯门口处拦下了陌少峰夫妇。

    “秘书长,借

    `w`w^w点0"1^b^z点n^e^t

    步说话。”张漠微微笑,看着陌少峰的双眼说道。

    陌少峰挺身站立,斜眼像张漠看去,只见他身休闲装,面相甚是年轻,也就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心想这样个毛头小子,找我干什么?

    “你是谁?”陌少峰身西装,不像是前来度假,他官威甚重,开口这气势就朝着张漠压了过去。

    张漠只觉压力扑面而来,竟有了心虚的感觉,他轻咬自己舌尖强行振奋起自己的精神,面色不改,微笑答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话,陌少峰,我跟你说三个时间,你要是机敏就老老实实跟着我走,若是顽固不化,那就等着上头找你正式谈话吧。你听好了,2005年4月19日晚九点,2007年9月3日下午三点,2007年9月8日晚八点,你听清楚了?”

    张漠说完,稍微顿了顿,转身便走。

    陌少峰面色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心中却也已经惊起了万丈波澜,这三个日期在他心中自然是无比敏感的,分别是他贿赂上级、受贿下级、受贿富商的三个时间,款项十分巨大,干过这三票之后,陌少峰平步青云,可谓是飞黄腾达,仕途通畅,直到前年当上了秘书长,唯有件违规的事情便是安排自己女儿提前进入自己曾经发迹的苏城警队,最近更是安分守己,清廉做官,自以为几年前的那些陈年旧事就算被查到,也应当被揭过,毕竟现在号刚刚上任,讲究“会后作风”,而且被查到的概率也是非常之小,自己的老上级已经退休,下级干部现在是自己左膀右臂,也没听说他被调查,那位富商更是早就移民海外,查无所查,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张口便把三个时间尽数说了出来,怎能令他不惊讶?

    顷刻之间,张漠已经走出了五步之远,陌少峰额头溢出汗水,脚上却如同灌了铅般,旁边的陌夫人看他神色有异,知道事情非同小可,也不敢说话,让自己的丈夫默默权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