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微信性爱系统 > 【微信性爱系统】(08)
    作者:森破小子字数:9840

    第八章

    作者的话:本章还是没怎么有肉,但是这些铺垫用的剧情也非常重要,所谓劳逸结合,等待后的高潮才更加强烈!只不过辛苦了各位直在追更的读者们,希望你们多多谅解吧!

    张漠也不是什么铁打的人物,虽然休闲区的正中央还有个裸体舞女极尽挑逗之能的跳着艳舞,但是张漠感觉倦意阵阵的袭来,等技师把热毛巾搭在他脚上的时候,张漠已经快睡过去了。版主零零壹点坑母

    张漠把手机塞到自己枕头底下,然后问技师道:“明天早上六点钟可以喊我下吗?”

    技师对他笑了笑说道:“没问题,您放心睡吧,等您脚上的毛巾凉了我会回来给您取下来,然后给您盖好被子,明天早上六点侍者会准时过来叫醒您的。”

    张漠点了点头,然后就在轻柔的爵士乐中睡了过去。

    第二天,张漠也没怎么吃早饭,被侍者喊起来之后,他跑到淋浴里面匆匆冲洗了把,就准备去上班,结账的时候,张漠被旗袍小妞递到眼前的账单震了下,账单上面没有标注洗浴费、搓背的消费,甚至那瓶能量饮料都没给算钱,项五号性服务单笔就划出了4888元,加上按摩的费用,加起来将近六千块,报上自己的会员号之后,旗袍小姐告诉他他的会员号中还余了四千,也就是说,陆家伟直接在他的会员号里面充值了万元的现金。

    张漠挠了挠头发,心想着这个钱怎么说也得还给陆家伟。

    坐在出租车里,张漠脑子里面全都是昨天晚上的香艳场景,而引领着他来到这里的,就是自己的直属领导陆家伟,陆家伟为什么会唯独对自己这么好?

    跟陆家伟相处了这将近两周了,同事们都评价他是靠谱的好领导,也没见他对某个手下的科员特别关照,难道真的是因为他误以为自己是富二代,才对自己这么热乎的?万块的嫖资说请就请了,虽说他个正科,年的年终奖能发个二三十万,但是这年终奖也是他个子儿个子儿的赚出来的啊。

    张漠在出租车上有点担忧,想了半天也捋不出什么头绪,但是既然决定了要还钱给陆家伟,他心理负担也就没这么大了。

    到了班上,陆家伟也早就到了,这个时间才六点半,警局值夜班的警员们已经准备收拾东西下班了,现在是整个警局中人最少的时候,陆家伟看见张漠过来,就把他的制服给了他,张漠换好衣服回到办公室,走到陆家伟办公桌前轻声说道:

    “陆科长,那钱我得还给你,跟你说实话,我家里不缺钱,陆科长的好意我心领了,你是我领导,我个当下属的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啊,你要不把微信号给我,我给你转过去?”

    陆家伟轻轻拍了拍张漠的手,说道:“小漠,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咱们先工作,有啥事下午下班之后,我开车送你,咱们俩在车上说。”

    张漠点头同意了。

    当天下午下了班,张漠又坐上了陆家伟的车,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两人下班并排走起的身影再次被陌晓茹捕捉到了。

    “这两个家伙,怎么才认识了周就关系这么好了?男人之间的友情真是奇怪!”陌晓茹对着两人产生了那么点点好奇心。

    这次陆家伟没有再开车去什么特别的地方,他现在这个年龄,昨天做了这么次之后今天根本别想再硬,所以陆家伟直接就把车停在了个小巷子里,两人人点了根烟,边抽边说起话来。

    “小漠啊,我知道你家里有钱,我还知道你家里不仅仅有钱,还有更厉害的东西。但是我跟你说句心里话,我不是图的你家里的那些,我说这话,你信吗?”陆家伟松了松自己领子间的领带,转头看着张漠说道。

    “陆科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哪能对你有这种想法啊。”

    陆家伟摆了摆手,说道:“你可别再说这种话了,现在全局里上上下下,都觉得我是在拍你的马屁,你背景大,大家心知肚明,我今天把话跟你说开了,其实就是想让你知道,我不图你家里什么,或者图你以后升官了能提携我把,我这个年纪虽然还能在混两年,也有再往上爬爬的可能性,但是我能爬多少?莲局三十多就是副局了,现在也才四十冒头,那才叫混官场,我算啥呀?我其实是有点难言之隐,在其他的方面有求于你。”

    听了陆家伟这席话,张漠心里面就更加犯嘀咕了,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男人立足社会靠的无非就是权钱二字,这个陆家伟既不在自己身上求财,又不在自己身上求权,那他到底想要什么呢?

    “陆科长,你有啥话,就直接摊明了说吧,我的嘴巴你放心,别管我答不答应你,我肯定给你严格保密。”

    陆家伟摇上车窗,眼神中透露出了些许异样的光芒,他拍了拍张漠的肩膀说道:“小漠,你们这些官二代,应该最清楚那些上层人物的作风,那些有权势的男人有多少老婆情人,你数的清吗?”

    张漠笑了笑说道:“你别说,我可是有干妈的。”

    张漠这句话很有水准,这个干妈自然是指晨月海了,晨月海确实是他干妈,在张漠这边可是铁打的事实,但是这句话跑

    到陆家伟耳朵里面就不是这个味道了。

    “你看看!我就说嘛,现在那些上层社会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有的家里干脆就直接住着好几个女人,我的官小的很,达不到那种程度,我呀,其实有那么点…绿帽情节。”陆家伟说出最后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了那么点变化。

    张漠整个人都有点惊呆了。

    陆家伟抽了口烟,然后打开了车内的换气系统继续说道:“我既然都说出来了,那我就把话说明白点,我这种特殊的性癖是我三十岁结婚没多久的时候发现的,我当时还是个小科员,那天我老婆在拖地,她停下来跟我说话,拖把的那个把手就顶在她的胯下,我当时愣是看硬了,心想如果那是别的男人的鸡巴会怎样?后来,我瞒着老婆上个叫sex8的黄色网站,在上面找到了好多关于换妻和3P的视频、交友信息,整日深陷其中不可自拔,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这辈子肯定离不开这东西了。”

    “然后呢?”因为是关于性这方面的,张漠听的也很是感兴趣,这可是个正科亲口说出来的秘闻啊!

    “后来?后来我就着手调教我老婆呗。”陆家伟抽完根烟,打开车门把烟头扔出去,继续说道。

    “然后就调教成功了?调教了多久?”

    “你以为女人是这么好调教的?而且我那个时候调教的手法太过稚嫩,我搞砸了,然后跟我老婆离婚了,离婚那年,我升了副科。在那之后,我娶了个风尘女子,对的,娶了个妓女。”

    张漠突然感觉手指尖有点烫,看手上的烟头都烧到过滤嘴了,他赶紧也拉开车门把烟头丢出去,问道:“然后呢?”

    陆家伟继续说道:“这个妓女…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婆,小我好几岁,在性观念上比我还开放,我出去玩女人她点都不在意,只要能给她足够的经济养着她就好,当然,她还曾隐晦的试探我,问我如果她去搞男人我会怎么想。”

    张漠笑了笑,说道:“那岂不是正中你下怀?”

    “是呀,那段时间我们两个人玩的很疯,先是尝试参加了个换妻俱乐部,但是那个俱乐部会费高,而且组织的活动还少,质量也有些差,会员之间的信任也不够多,所以我们玩了两次就退了,然后就开始在网上找单男、夫妻,私下里自己联系起玩,但是你知道的,我身为个正科长,关注我的人也不少,很快我和我老婆的些不好的传闻就流传了开来,那个时候莲局刚刚当上局长,新上任的他第件事就私下里跟我谈了我的生活作风问题,我当时就知道,我这个正科恐怕是要当辈子了。”

    “所以…以后就没再玩了?”张漠开始有点明白了。

    “是呀,这种事情如果真的东窗事发,别说升官了,直接就是撸到底,我不敢太过高调,私活儿不能搞,高级点的俱乐部我们又级别不够负担不起,跟我老婆两个人好好老实了阵子,但是我们两个的性生活质量非常差,不久之后,我们俩就很少做爱了,近两年我都是去混洗浴中心,就是昨天带你去的那个地方,我是能通过这种手段发泄发泄,但是我老婆就不行了,她比我年轻很多,我又不敢让她出去乱玩,她性压抑的程度要比我高多了。”

    张漠点了点头,然后沉默着等陆家伟的下文。

    “所以说啊,小漠,我不图你任何东西,我就是想让你到我家来,满足下我老婆,拯救下我这个失败到底的婚姻生活,你是体制里面的人,知道当官的都有些见不得光的小秘密,只不过我小权小势,兜不住我的小秘密,你那方面厉害,还通事理,我见到你就知道,你是我的救星啊!”

    张漠略微沉吟了下,说道:“陆科长,你说的意思我全都明白了,但是我不能现在就答复你,我要回去考虑考虑,不过你放心,你告诉我的这些话,全都会沉到我心底,我对谁都不会说的。”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陆家伟说完,便自嘲的笑了起来,“唉,我知道我这领导的尊严在小漠你的面前算是彻底丢光了,但是这尊严哪里比得上自己的家庭重要?”

    两人又在车里面说了些其他的话,陆家伟便开车把张漠送了回去。

    张漠的

    藏身基地是国际城小区,陆家伟自然也是把他送到这个地方来,张漠等陆家伟走了,才从小区里面出来,今天他想跟晨月海起睡。

    个现成的人妻,个急切着想被绿的上司,这切跟微信性爱系统中的任务不谋而合,但是张漠却有些许的犹豫。

    俗话说,听人说话,信半是精明,知道应该信哪半才是聪明,张漠初入仕途,到底应该信陆家伟的哪些话,他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是他知道,陆家伟对于被绿的渴望是真切的,但是陆家伟说的关于他的过去,张漠却不太相信,而且张漠真的不能断定陆家伟真的是否对他有坏心眼,如果他真的敢拍了自己和他老婆通奸的照片威胁自己怎么办?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也毕竟有这种可能。

    当天晚上,件事情的发生,让张漠下定了决心冒险答应陆家伟的请求。

    晚上跟晨月海两人独处,张漠就是个彻彻底底的乖宝宝,也只有在晨月海怀里的时候,张漠才能彻底敞开心扉,让自己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晨月海对他的母性关怀是非常深厚的,两人之间不仅仅是单纯的性的关系,性爱只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略微有点扭曲的母子之爱的种表达方式,没有性爱的时候,他们更加像对母子。

    两人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张漠躺在她怀里面,枕着软软的胸部,晨月海则慢慢地剥着葡萄皮,然后把剥好的葡萄放在嘴里面吸出葡萄籽,低头把果肉喂给张漠,就在两人享受这种安静时刻的时候,张漠的手机响了下。

    这响,让张漠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因为响的那个手机,不是自己的iphone,而是那台搭载着性爱系统的手机。

    这个现象还是第次发生,微信性爱系统自从张漠学会应用以来,直都非常安静,从来没有出声音打扰过张漠的现实生活,如今出声提示张漠,又会是什么事情呢?

    张漠从晨月海怀里面爬起来,在她脸上轻吻了下,轻轻说道:“你先看着电视,我有点事情。”便拿起手机,走到了阳台上。

    打开微信,个很是显眼的红点出现在了发现那个图标的右上角,这是提示有新的信息,张漠点了下发现,这栏中的“附近的人”项上面标注着“紧急”两字的通知字样。

    张漠再点开“附近的人”,这个名单中的最上方,出现了个张漠怎么也想象不到的人的名字。

    程宇豪男性苏城市倾朝KTV总经理

    距离:小于公里

    张漠看着程宇豪这三个字,瞳孔骤然紧缩,瞬间,各种各样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冒了出来,他深吸口气,强行镇定了下,点开了程宇豪的详细资料。

    姓名:程宇豪

    性别:男

    年龄:26岁

    职务:苏城市倾朝KTV总经理

    距离:800M

    心情:仇恨

    性能力:20%衰退

    微信性爱系统看来是因为程宇豪的仇恨心情才给张漠提示报警的,两人的距离很快又次刷新,程宇豪距离他变成了700米,很显然,程宇豪是冲着晨月海的单身公寓来的。

    700米有多远?如果程宇豪是开车来的,那么他用不了两分钟就能开到这座单身公寓楼下了,但是因为这座单身公寓地处孤儿院后的层层建筑之中,程宇豪如果想直接目击到这间公寓的窗户或者阳台,那他必须要把车开到楼下才行。

    张漠当机立断,跑到晨月海身边抓起她的手就把她拉了起来:“跟我走,等下再跟你解释!”

    晨月海虽然头雾水,但是也只能跟着张漠走了。

    张漠没有去关电源,而是直接掰下了电源总开关,然后手握着手机,手抓着晨月海的手,飞快的奔下了楼,跑到楼梯口的时候,张漠拿起手机看,程宇豪距离他已经不足三百米了,不过好在现在是黑天,而且周围全都是房屋和弯路,张漠直接拉着晨月海冲进了对面的个楼层的楼栋当中。

    张漠拉着晨月海走上了三楼,示意她蹲下来然后噤声,在看手机,程宇豪已经在楼下了,张漠等楼道的光感应灯自动熄灭之后,慢慢靠着窗户抬头向外观望起来。

    楼下停了三辆车,在路灯的灯光中,帮年轻人动作麻利的下了车,然后冲到了刚才张漠逃出来的那个楼道中去,最后面的两个人手里面还拿着袋子,里面的东西发出了叮叮咚咚的碰撞声,想来应该是铁棍之类的凶器,程宇豪最后下车,这家伙显然心情很差,脸上的表情异常凶恶,点了根烟就跟了上去,帮人浩浩荡荡地冲到了晨月海的公寓门口。

    晨月海在张漠身边也轻轻抬起了头,看到了外面发生的情况之后,用颤抖地声音轻声问张漠:“那些人是什么人,要来做什么?”

    “他们是来找我的,我跟他们有过节。”张漠小声解释道。

    那群人中打头的壮汉看就很有突击技巧,他只手捂住门上的猫眼,只手有节奏的敲起门开,后面的帮打手分分从袋子里面抽出铁棍、弹簧刀等趁手工具,只要张漠开门,这帮人就会蜂拥而入!

    敲了半天,也不见门内有动静。

    “老大,我刚才在下面看了眼阳台,里面没亮。”个打手在程宇豪耳边说到。

    程宇豪有点不耐烦,挥了挥手说道:“尝试下开锁,那个张漠肯定在里面,我蹲了他三天才找到他的藏身地点,今天又看见他坐着出租车回来,绝对不可能有错。”

    张漠看程宇豪在叫人开锁,便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他当机立断,拉起晨月海就开始跑路,正好这个时候楼下没有程宇豪的人,就算有人,他们也认不得张漠,也更不可能想到他们要找的目标居然从对面地楼层上下来了。

    负责开锁的人是个惯偷,而这间老旧公寓的门也年代久远,锁头也是非常落

    ∷寻?╒回╮地◎址3百?度∵第ˇ▲#主╜综▽合△社×区╔

    后的那种普通锁头,这个人轻轻试,居然就把门给打开了,惯偷被后面的壮汉拉到旁,壮汉带着群手下就冲了进去!

    阵翻找之后,个小弟跑到程宇豪身边说道:“老大,没见人!”

    程宇豪走到总电闸旁边,轻轻掰开电闸,室内顿时亮起灯光,电视也瞬间打开,程宇豪走到电视机前,用手摸,电视机还是温热的

    ,他略作思考,疾声道:“不好,张漠刚刚就是在屋子里,他是看到咱们来了,掰下电闸之后逃走的,他现在定还在附近!”

    帮人赶紧冲了下来,程宇豪指挥道:“分头行动,把周围地楼栋全都给我搜遍,草丛树下也别放过!”

    就在程宇豪帮人从楼上冲下来的时候,辆出租车悄无声息地驶离了这片公寓区,来到了家星级宾馆的楼下。

    张漠拉着晨月海从出租车上下来,然后开了个豪华双人房,两人坐着电梯上楼入住之后,张漠再次确认了下程宇豪跟自己的相对距离,现在他们已经安全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有那种仇家,他们是来要你命的!”晨月海坐在床上,面色难看的问道。

    张漠何尝不知道程宇豪是来要自己命的?程宇豪出院之后,这几天的时间估计都用来寻找自己的蛛丝马迹了,自己的背景估计程宇豪也已经查的非常清楚,否则他不可能这么用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寻仇,因为他肯定知道张漠毫无背景。

    “妈,对不起,这次是我让你受到了连累,但是请你相信我,我很快就能处理完这件事情,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保证你我都不会受到伤害,听到了吗?”张漠半跪在床前,双手扶着晨月海的肩膀说道。

    “我现在只有你个依靠,你就是我的天地,我会按照你说的做,你千万小心,妈帮不上你,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也不活了…”晨月海脸色很难看,但是她是个通事理的女人,便强忍着担忧说道。

    张漠赶紧把晨月海抱在怀里,尽全力安抚着她的情绪。

    当夜,晨月海和张漠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张漠照常去上班,而他上班地第件事,就是来找自己的上司——徐家伟。

    跟徐家伟打了个手势,徐家伟心领神会,两人走到了办公室外,张漠轻声对他说:“徐科长,我答应了。”

    徐家伟顿时喜上眉梢,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

    “但是,有个小小的要求,我希望你能帮我把。”

    徐家伟问到:“你尽管说,能帮到你的我绝无二话。”

    张漠说道:“我需要间咱们警局的单身公寓,能分配给我间吗?”

    徐家伟嗨了声,说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你的单身公寓早就给你批下来了,只不过你有国际城那边的高级公寓,就没好意思把钥匙给你,既然你需要,直接后勤部拿钥匙就行了。”

    “那里面能不能住女人?”张漠递给了徐家伟个你懂得的眼神。

    徐家伟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分给你的公寓肯定是男职工公寓,女的进去住可能不行,这样吧,我给你换间女职工公寓,是咱们局里分给女性职工的,跟男职工公约两栋楼都是挨着的,怎么样?”

    张漠说道:“好,那就麻烦徐科长了!”

    徐家伟微微笑,说道:“小意思小意思,你有空就给我电话,我请你去家里做客!”

    两人谈完,便回到岗位上继续工作了。

    张漠要这间公寓,目的就是为了给晨月海找个藏身之处,苏城市公安局的职工公寓对于那帮黑社会来说简直就是禁地,借他们八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到这里面来找人,把晨月海安置到这个地方,并且让她暂时在警局的食堂吃饭,绝对可以保证她的人身安全,对于沈佳,张漠则直接微信给她提了醒儿,只有确认了两个女人都不会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张漠才敢实施下步的行动。

    程宇豪财大势大,家里的老爸是什么背景张漠早就搞清楚了,毕竟这个家伙是个潜在的威胁,张漠很早就查清楚了关于程宇豪的具体资料。

    程宇豪的老爸叫程艳君,他的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是苏城市某环境管理部门的副处长,实权也是有那么点的,正面对抗程宇豪是下下之策,面对这个致命威胁,张漠不能强攻,只能智取。

    但是在这之前,张漠还必须先去徐长官家里面趟,会会他的风骚老婆,顺道完成微信性爱系统给出的3P任务,毕竟徐家伟刚刚帮了他个忙,要兑现承诺才行。

    把晨月海安顿好之后,第二天张漠就跟徐家伟打了招呼,说晚上去他家里拜访,徐家伟叮嘱说行动要低调,并且给了张漠地址,让他直接打车过去就成。

    距离上次做爱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天,张漠的精液制造速度已经被强化过,坐在车上的时候张漠想到即将要去徐家伟家要干的事情,下体就有了鼓胀的感觉,看来他的精囊里面也基本上储存满精液了。

    徐家伟的房子跟大多数科长级别的领导们个类型,坐落在市中区的个小高层上,要说这房子有多贵,其实也贵不到哪里去,但是这种八千平的小高层放在平民手里,还是很难买得起的。

    张漠跟徐家伟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张漠之所以这个时候打,是不想让徐家伟和他老婆再去给他准备晚饭了,去了之后完成任务然后再赶紧回来,但是却不想他打电话的时候,徐家伟居然还没吃饭呢。

    “我跟我老婆说了今天晚上的活动之后,我们两个人都挺兴奋的,下班之后都没心情吃饭了,现在才刚刚做好饭,你先上来吧,咱们起先吃饭再说。”

    张漠挂掉电话,有那么点不太理解,这真的是能够让人兴奋到晚饭都不想吃的事情吗?

    古人云食色性也,孟子这种震铄古今的贤者都认为性爱是跟吃饭并列的头等大事,人的生无非就是需求食物和性欲两种东西,徐家伟和他老婆这两年来安分守己,得不到他们想要的那种性爱,欲望也就直压制在心底,如今终于能够有所发泄,就好像饿了很久的饥民看见满汉全席样。

    张漠今天特意梳洗打扮了番,好给那位还未谋面,但是却马上就要发生性关系的嫂子个好印象,他坐着电梯来到徐家伟家门外,然后轻轻敲响了徐家伟的家门。

    开门的是徐家伟,他身家庭休闲装,看起来跟般的四十岁的中年男子没有什么区别,张漠也没太多客气,打了个招呼就走了进来,门关,陆家伟的老婆立刻就出现了。

    能做成妓女的女人,还被陆家伟这种科长级别的官嫖过,姿色绝对不会平庸,出现在张漠眼前的这个女人留着头长发,个子不是很高,两眼含春,标准的瓜子脸配上厚实的性感嘴唇,脸上花了淡妆,眼影和腮红配的天衣无缝,这张脸如果放到大街上,绝对会吸引百分之八十男人的目光。

    再往下看,女人居然穿着个深V白色小婚纱,对看起来就很有分量的大奶把胸前衣服撑得高高的,两半白色乳球几乎能够反射客厅的灯光,小婚纱把她的腰部束缚的很是紧致,果然又是个标准S型前凸后翘的完美肉体。

    女人笑着快步走上前来,跟张漠握了握手道:“欢迎小漠弟弟来我们家做客,我给你拿拖鞋。”

    女人走到张漠面前,俯下腰身从鞋柜里面拿拖鞋,这弯腰正好把胸前的无限春光暴露在了张漠面前,张漠眼睛下子就直了,女人动作慢慢吞吞的,还伸手把自己领口故意往下面拉了下,乳头都快漏出来了,张漠的下体顿时撑起了帐篷。

    女人拿好拖鞋,抬起头来的时候瞟到了张漠胯下的变化,便对着张漠妩媚笑了笑,伸出手说道:“我叫钱梦,是你徐长官的妻子,很高兴认识你。”

    张漠对刚才钱梦故意暴露胸口给自己看的动作震了下,赶忙伸手握住她的柔软小手说道:“嫂子,很高兴认识你。”

    钱梦握完手,手没有直接伸回去,而是在张漠的小帐篷上撩了下才收回去,张漠有点脸红,他偷偷看向徐家伟,这家伙从头到尾都好像没有看这边样,反而开始在各个房间走动,把窗户关死,窗帘也全部拉死了。

    “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搞人妻,这种场面确实刺激啊!”张漠心里暗暗想着,跟着钱梦走进了客厅。

    接下来自然是吃晚饭了,徐家伟兴致很高,拿出了红酒请张漠品鉴,张漠这种人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喝过红酒,别说什么品鉴了,能喝出是干红还是甜酒就不错了,张漠为了不暴露自己的无知,就推辞说自己不能喝酒,喝了要误事,徐家伟和钱梦两夫妇肯定是不想让张漠“误事”的,就只好让他喝果汁了。

    饭局开始,整个屋子里面的气氛就有点不太正常,眼前是位穿着小婚纱的人妻,旁边是他老公,人妻坦胸露乳,边抛着媚眼,边对张漠言笑晏晏,就差没把“勾引”两字贴在自己的额头上,徐家伟神态自若,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红酒的缘故,两腮之上已经有了红晕。

    “热烈欢迎张漠来咱家做客,干杯!”

    三人举起手中酒杯,张漠刚把杯沿贴在嘴唇上,突然感觉下体有点异样感,低头看,钱梦的白嫩小脚居然伸到了自己的胯下,正拨弄着他的阴茎和阴囊呢。

    张漠这个时候穿的也是身运动服,下体的勃起非常明显,直接就能顶起来个小山,在钱梦脚丫子灵活的拨弄下,不会儿帐篷就顶的很高了,张漠知道今天晚上肯定是个淫乱的夜晚,他也就不再不好意思,直接主动岔开腿伸出胯部,用自己已经硬起来的鸡巴磨蹭起钱梦的脚来。

    徐家伟家的饭桌是透明玻璃的,也就是说两个人在桌子下面在

    做什么事情,徐家伟能看的清二楚,但是徐家伟就好像完全没有看到样,像平常样跟张漠聊天打屁,张漠岔开腿的时候,膝盖还碰到了旁边徐家伟的小腿,徐家伟赶紧把腿放到边,好像生怕干扰了妻子与张漠的互动。

    钱梦被张漠主动的进攻弄得有点心潮澎湃,她笑着对自己老公说道:“老公,听说小漠弟弟是你的得力干将,平时肯定没有少帮你做苦活累活,我可得敬小漠警官杯。”

    “这哪里使得,要敬酒也是我先敬嫂子啊!”张漠已经完全入戏,这种你知我知她知,却不在明面上说破,还明着面做的气氛非常惹人兴奋,张漠挺着个阴茎,绕过餐桌走到钱梦跟前,钱梦站起身来,两人很有默契的把手臂勾在起,面贴面的喝了个交杯酒,张漠的胯下直接顶在了钱梦的小腹之上,两人喝完,徐家伟在旁边还拍着手叫好。

    “嫂子,你喷的什么香水啊,真好闻。”张漠被气氛感染,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他把头伸到钱梦脖子间,深吸了口气。

    钱梦手拿着酒杯,手直接伸到张漠的裤裆里面玩弄起他的阴茎起来,娇笑着说道:“哪有什么香水,小漠你真是的,老公你也学着点,看人家小漠嘴多甜!”

    因为徐家伟和两人在条直线之上,所以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动作徐家伟是看不到的,但是徐家伟肯定能猜的到,然而他却笑得更开心了:“是是是,小漠是我们局里的新青年代表,哪里是我这中老头子能比的呀!”

    两人玩完这个把戏,张漠便回到了座位上继续吃饭,钱梦刚才从张漠的阴茎里面撸出了点前列腺液,手上亮晶晶的,钱梦拿手对着徐家伟晃了晃说道:“老公,我刚才酒洒在手上了,我不想浪费,就舔掉了哦。”说着,钱梦伸出舌头舔起手中张漠的前列腺液,喉咙里面还发出了“嗯、嗯”的满足声,把徐家伟整个人都看愣了。

    玩到这种程度,徐家伟和张漠两人的阴茎早已经硬的跟铁棍般了,桌子上的饭菜也吃的差不多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终于要上正戏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