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微信性爱系统 > 【微信性爱系统】(05)
    作者:森破小子字数:9803

    第五章沈佳的爱

    如果有人要问张漠,你喜不喜欢沈佳?

    张漠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说,喜欢。Banzhu001店COM

    如果有人继续问张漠,如果沈佳突然有天对你投怀送抱,你上不上?

    张漠肯定会回答,谁不上谁是王八蛋。

    但是看着眼前被春药迷的乱七八糟,正要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沈佳,张漠却犹豫了。

    沈佳肯定不可能想得到,她现在的样子有多么诱人,双晶莹剔透地红嫩嘴唇正在撅着索吻,只手伸到自己股间笨拙地揉捏着自己的阴部,另只手淫荡地抓着自己已经非常有料的乳房,双勾人的眼睛更是向着张漠传递着要求疼爱地信息,张漠心想,这种紧急情况,谁不上谁是王八蛋!

    然后张漠抄起床头柜上的杯清水,手腕抖,尽数泼洒在了沈佳的脸上。

    沈佳被凉水泼,顿时恢复了些许的理智,她眼神渐渐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人问到:“张漠…你来救我了?”

    张漠抓住她的双肩,说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报警?”

    沈佳突然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这个样子,程宇豪那个王八蛋呢?”

    “他的头被我塞进了马桶里。”

    “你杀了他!?”

    “没,我把他绑起来了。”

    沈佳重重松了口气,身体刚刚动,阴道里面瞬间传来了感觉,那种瘙痒就像是蚂蚁在爬样,不论她如何摩擦大腿根部,都无法解痒。

    “嘶…啊~”沈佳声娇呼,说道,“程宇豪给我下了春药,我现在好难受。”

    “我看我还是报警吧。”

    沈佳按住张漠的手,然后慢慢靠到他的身旁,低声说道:“你要了我吧,如果第次地对象是你,我也不会觉得讨厌。”

    张漠身心俱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话。

    “为…为什么?”

    “为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我有点喜欢你?”沈佳苦涩笑,然后伸手拉开了身上的被子,瞬间,副晶莹剔透的娇躯展现在了张漠眼前,白皙滑腻的双肩,弧度诱人的锁骨,初具规模的胸部,加上乳尖上那粉红色地点,张漠整个人都看得愣住了。

    “讨厌,不要看了…”沈佳用手护住胸部,却又碰到了敏感地乳头,不禁又轻轻哼了声。

    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张漠再不上那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对年轻男女,此时就像是对情侣般赤裸相拥着接吻,张漠已经从晨月海那边学了很多舌吻技巧,从来没有品尝过接吻滋味的沈佳瞬间就沉醉在了这种口舌相交的快感之中。

    也许是在

    ^w^w"w点01'b`z点n`et

    兴头上,沈佳对性这方面的领悟非常之快,张漠用舌头撬开她的嘴唇,然后把舌头入侵进来,沈佳回应地很是生疏,张漠舌头缩回去之后,沈佳有来有往,也把舌头伸到张漠嘴里,张漠立刻展示技巧,对着她的舌头走时舔弄又是吮吸,把沈佳吸地很是受用,个来回,两人就配合的天衣无缝了。

    舌吻了阵子,互相把唾液都交换给了对方,沈佳期待着张漠的下个举动,怀中青春躯体小鸟依人的样子让张漠热血沸腾,这种感觉跟张漠的第个性爱对象晨月海完全不同,晨月海是包容的,在晨月海那边,张漠可以尽情撒娇,发泄自己的精力,丝毫没有顾虑地射精,而沈佳对他则是有崇拜情绪的,需要让他来引导的,张漠突然发现,伏在母亲身上无脑耸动下体的性交仅仅是以得到射精快感为目的的性交,跟沈佳的性爱,却在精神上拔高了个层次。

    张漠把沈佳放倒在床上,毫不客气的分开那双美腿,沈佳的阴户是突起型的,颜色不用说,整片阴部都泛着处女特有的粉红色,两片大阴唇没有像大多数女性的阴部样向外翻开,而是比较紧凑地闭合在两边,周围娇嫩的阴毛不多不少,阴道口已经有很多浪水渗出来,整个性器显得晶莹剔透,完美无瑕!如果识货的人看到沈佳的阴户,肯定会赞叹不已!

    张漠虽然没有多少女性经验,也没有辨别女性名器的丰富知识,但是直觉告诉张漠,沈佳的这方小小玉门,肯定是上品!

    “张漠!你看够了没啊…”沈佳感觉自己的阴户好像被张漠的目光抚摸到了般,更加酸痒了,连大腿也略微震颤了起来。

    张漠笑了笑说道:“着急了?”

    沈佳好生委屈,刚想说句张漠臭流氓,张漠就把头凑了上去,然后用舌头挑逗起阴蒂来,沈佳句话瞬间咽回肚子里面,剩下的全都是尖叫了。

    “啊…啊!!!”除了几次手淫之外,沈佳可没经历过这种感觉,麻痒的快感从那颗阴蒂瞬间扩大到了全身,她的手很想按住张漠的头,让他更加多、更加用力的舔弄阴蒂,但是属于少女的那种矜持感又不允许她这么做,沈佳只能咬着牙,忍耐着春药带给自己的焦灼和急迫感,把小腰尽力抬高,应和着张漠的舔弄。

    张漠玩弄了小会儿阴蒂,然后就伸出根手指,轻轻的插到了沈佳的小穴之中,处女膜显然是在的,但是处女摸不可能完全封闭阴道口,张漠还是很轻松的把手指送了进去,这下可不得了了,沈佳整个身体下子紧绷了起来,阴道壁极大地收缩力度让张漠非常惊讶,这是他未曾在晨月海那边感受过的。

    “啊…快…快…快动!”沈佳两手紧紧抓着床单,大口喘着粗气。

    “动什么?在哪里动

    ?”张漠得势不饶人,沈佳整个小穴都快崩溃了,却还是强忍着瘙痒,小声说道:“动手指…”

    张漠舌头和手指上下开工,沈佳赶紧拉过枕头盖住自己已经潮红的脸,生怕自己飞上天的时候大喊出声,当然,沈佳根本不知道,这间房子直到明天早上之前,不论发出多大的声音都不会有人再来了。

    阴道中的吸力可谓是异常强悍,张漠手指抽出来的时候非常费劲,他甚至开始担心自己阴茎会不会插不进去,沈佳大腿开始夹紧张漠的头部,张漠感觉自己手指被紧紧箍紧,他赶紧用力抽插手指,舌头也加大对阴蒂的刺激频率,头上盖着枕头的沈佳发出声闷哼声,大量的潮喷直接给张漠洗了把脸。

    沈佳慢慢把脸上的枕头拿开,眨着眼睛偷偷向下面看去,眼就看见了张漠满是水花的脸。

    “对对不起啊…我刚才太舒服了,没忍住就…你赶紧去洗洗吧…”沈佳把枕头放在胸前抱着,很是不好意思的跟张漠道歉。

    沈佳实在是太纯情了,以至于这种正常的潮喷都要跟张漠道歉,好像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

    张漠抓起旁边被单子随便擦了下脸,慢慢爬到沈佳的正上方,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光道歉是不是太没诚意了?”

    沈佳双手揪着胸前的枕头,害羞地说道:“那你说怎么办?”

    张漠把沈佳把拉了起来,然后挺出腰来,亮出了胯下巨物。

    沈佳没有像很多处女样对勃起的阴茎产生太多的恐惧情绪,反而饶有兴致的用手摸了起来,幅好奇宝宝的样子,沈佳的悟性还是不错的,她抬头看了眼张漠,便轻轻张开口,把龟头含进了嘴里。

    沈佳的口交技巧跟晨月海自然是差了十万百千里,但是这种青涩的吮吸,却同样让张漠着迷,显然沈佳是第次含男人的肉棒,但是她也知道这东西不能用牙咬,所以就用舔弄冰淇淋的方法下下舔着,这种舔弄给与张漠的性刺激比较小,但是这种舔弄的姿势却给了张漠非常多的成就感,六班的班花,苏城中的天使,现在正趴在自己胯下用这种笨拙的方式献出自己的第次口交,张漠怎能不兴奋?

    就在沈佳卖力舔弄的时候,张漠轻轻打开手机,然后看了眼任务列表,刚刚完成的【任务2:乘风破浪】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个新任务。

    【任务2:破瓜之夜】:上个处女。

    任务奖励:小幅度加快精子产生速度。

    额外任务奖励:拍摄照片,获得双倍奖励。

    张漠微微笑,心想这个任务来的真是巧,这不就立马就能完成了吗?轻点下手机,第二系列任务的第二个任务被张漠接了下来。

    胯下沈佳的空气刘海轻轻撩拨着张漠的腹部,舔了会,张漠的阴茎已经硬到了极限,红彤彤的龟头配上布满青筋的肉棒,在沈佳青涩的服侍下达到了最佳性交状态。

    沈佳喘着粗气,刚刚的潮吹根本不可能让她解渴,于是她仰躺在床上,再次

    ●寻2回╓地|址◇百▽度╔第¤╚↑主★综∷合⊿社Δ区?

    拿起枕头捂上自己的脸,枕头下面传来了她嗡嗡的说话声:“张漠,来吧。”

    张漠深吸了口气,把龟头顶在沈佳的阴道口,然后轻轻说道:“我进来了!”

    张漠把龟头挤进大阴唇里面,然后找准那个小小的玉门,往前挺腰,直接把阴茎插入到了沈佳的阴道之中!

    “呀啊啊啊啊啊啊!”沈佳双手用枕头紧紧盖着自己的面部,但是尖叫声还是传了出来,处女膜的破裂带给她的疼痛显然是比较强烈的,加上张漠的阴茎也是比较有规模的,所以这么插,沈佳只感觉自己下体要被撑破,还好的是张漠并没有慢慢吞吞的插进去,那样撕裂处女膜的时间和痛苦程度要比这样快刀斩乱麻来的更加长久、痛苦。

    在上面的张漠此时也不是很好受,因为阴道里面实在是太紧了,幸亏他的阴茎型号超越了平均水平,如果在细小点,恐怕都承受不住阴道这种四面紧压的感觉。

    沈佳紧紧咬着枕头,不会儿,在春药的辅助作用下,麻痒感渐渐代替了疼痛,她把枕头拿到边,张漠俯下身来,轻轻把她两颊上的眼泪吻掉,沈佳在张漠耳边小声说道:“动吧。”

    张漠得令,便轻轻前后抽送起来。

    这抽送,性快感下子就席卷了这对男女的全身,沈佳阴道中的G点被张漠龟头上的棱肉前后刮擦,从来没有体验过的阴道快感冲的她小脑袋都快爆炸了,而张漠这边也感觉非常刺激,沈佳的阴道口虽然比正常女性大了点点,但是里面却是喇叭形的,越往里面插挤压感越强烈,这样他的龟头感觉异常强烈!

    “啊!啊…啊!嗯张漠”沈佳胡乱喊着话,呼吸下深下浅,两只白腿紧紧夹着张漠的腰,臀部开始往前有下没下的拱着,这是雌性动物的本能生理反应。

    “啊…沈佳,你的小穴…好紧,好爽啊…”张漠把头埋在沈佳的头发里,脑袋中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念头。

    张漠趴在沈佳身上连续进攻了几十个回合,终于肉紧地把身体往前拱,沈佳双手抓上张漠的后背

    ,两人很有默契的把下身最大限度的向对方顶了出去,龟头顶在沈佳的花心上,股股白灼的精液瞬间浇灌在了她的子宫口,沈佳浑身颤了下,交出了第三波阴精。

    “啊…”

    “嘶…哈…”

    沈佳经历了次阴蒂高潮,又经历了两次阴道高潮,总算是没那么着急上火了,她把张漠的脸掰过来,主动索吻。

    张漠轻轻把略微有些疲软的阴茎拔出来,然后动情地跟沈佳亲吻着,手则不安分的揉捏着她娇嫩的双乳。

    沈佳的破瓜之行总算圆满完成,张漠这个没有多少性经验的家伙总算是有点悟性,没有让沈佳受什么罪,反而在春药的辅助下,沈佳第次对性爱的体验是极其满意的。

    趁着沈佳不注意,张漠偷偷拍下了被单上的那点几乎看不太清楚的处女血迹。

    两人温存了会儿,张漠突然想起来程大少爷还在厕所里面泡着呢,他得过去检查检查,刚从床上爬起来,手臂就被沈佳给拽住了。

    “我也要去看看。”沈佳咬了咬牙说道。

    “你去看他干什么?”

    “我看看他现在有多难受。”

    沈佳刚刚从床上爬起来,白嫩的小脚丫着地,下身就传来了阵酸痛,沈佳惊呼声,张漠眼疾手快,赶紧扶住了她。

    “你这小笨蛋,自己下面还跟你抗议呢,你就忙着想去看厕所里面的那个花花公子,真是损人不利己。”

    张漠吐槽,沈佳顿时有点脸红,加上两个人现在正赤身裸体的抱在起,沈佳小声嘀咕道:“我就要去看他现在有多惨,我不敢想象,如果你不来救我,我下场会怎样,我不管,你扶我过去看!”

    张漠拿她没办法,抓了个毛毯把她整个儿白洁的身体裹了起来,然后双手直接环着她的腰和背,个公主抱就把她抱了起来,沈佳惊呼声,双手赶紧搂住张漠的脖子,张漠两步走到厕所外面,用下巴指了指厕所里面的程宇豪,说道:“看,这就是程大少爷现在的状况。”

    程宇豪双手被绑在身后,两腿跪在厕所地板上,双脚被并排着绑在起,膝盖和厕所的下水道管道用浴巾绑在了起,整个人跪在厕所旁动不能动。

    沈佳在旁边看了会儿,噗嗤声笑了出来。

    “张漠啊,没想到你还是个整蛊天才,你把他绑起来也就算了,怎么还用了个这么奇葩的姿势啊!”

    程宇豪两腿早已经跪的酸麻,他听见张漠和沈佳正在自己身后,赶紧开口求饶道:“沈佳!…我我知道错了,你快放我出来把,我双腿现在都已经开始发麻了,膝盖顶在地板上也很痛,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们放我走,我保证以后不再找你们的茬…”当然,程宇豪还没有说,自己的小兄弟正因为春药的作用,顶在马桶的瓷面上已经很久了!

    张漠轻轻把沈佳放了下来,沈佳还未说话,张漠走上前去把按下马桶的冲水按钮说道:“我刚才怎么说的来着?你说句话,我就充次马桶。”

    水流再次冲刷下来,程宇豪听到冲水马桶吸气声音的瞬间,就赶紧深吸口气屏住了呼吸。

    冲厕所的水流从四周涌出,程宇豪的头整个儿被淹没,再次成为了马桶刷。

    沈佳挂在张漠身上,笑的浑身无力。

    看到沈佳总算出了口恶气,张漠心里面也跟着开心起来。

    检查完了程宇豪,两人回到床上,沈佳看着站在床边看着床单上的那点红晕,有点出神。

    沈佳真的喜欢张漠吗?她有点出神的想到,沈佳其实不是观念特别保守的女子,也没有结婚之后才能性爱的陈旧理念,但是这不代表她不珍惜自己的第次。

    张漠在她的心目中其实还处于种陌生的状态,从小的心性教育注定了沈佳对男人没有特别的崇拜感,她很独立,她很自由,但是她偏偏就对张漠产生了好奇心,也许是张漠这高中三年给她的印象不是很强烈的原因,张漠突然闯进她心中之时,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点。

    就在这样种微妙的感情阶段,她被张漠单枪匹马从程宇豪手中救下,两人还发生了性关系,个是存在感十分稀薄的张漠,个是拯救了她,还在她子宫中攻营拔寨的张漠,前后巨大的差异让沈佳感觉非常奇妙。

    春药失去效力之后,沈佳和张漠两人都不想继续在这个宾馆里面待下去了,现在时间是凌晨三点钟左右,张漠偷偷出去看了眼,前台值夜班的小哥已经睡得欲仙欲死,等沈佳身体恢复地差不多了,张漠便搀扶着她,从宾馆里面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

    宾馆外的大街上,张漠给沈佳叫了辆出租车,沈佳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眨着双大眼睛看着张漠,好像有话想说,张漠没有说话,伸手轻轻摸了摸沈佳柔软的脸蛋,直接关上了车门,然后对她摇了摇手机,示意她微信联系。

    沈佳的手放在车窗玻璃上,出租车发动之后双眼还直在看着张漠,张漠也有点留恋地望着出租车,直到车子消失在街角。

    四个小时后,也就是早上七点钟,程宇豪被抬上了救护车,具医护人员描述,程大少爷被救出来的时候双眼充满血丝,喝了肚子的水,腿部因为长时间供血不足已经有点浮肿,在程大少爷被绑住的那个马桶下面,有摊已经干了大半的精液。

    当已经昏迷的程宇豪被送走的时候,他被救出时的惨状也通过口耳相传不胫而走,小到微信朋友圈,大到街坊市井,都在盛传倾朝KTV的老板似乎对马桶有特殊的性癖好。

    与此同时,苏城市公安局人事部,办事员接到纸调令,位名叫张漠的三级警司被调到了苏城本地公安局,已经连续两年没有过人事变动的苏城市公安局迎来了位新警司,公安局局长李莲亲自下令,示意手下要团结新同事,主动为其接风洗尘。

    李莲的动作引起了警局上下职工的注意,按照道理来说,个警员调动,警察局局长不应该这样主动去强调搞好同事关系,很多人就开始猜测,这个张漠来头可能不小。

    “超哥,你说新调来的这个张漠警司,是不是有点来头?”

    警察局人事科办公室,张云超正在跟自己手下的两个小警员吃中午饭,其中个警员主动提起了这个话题。

    张云超咽下嘴中的饭菜,喝了口水道:“那还用问?肯定是来咱们基层镀金的。”

    “超哥,你多分析分析啊,我们也长长见识。”

    张云超三两下吃完盒饭里面的饭菜,又给自己倒了杯茶,才坐在桌子前慢腾腾的说起来:“你们动脑子想想啊,这个张漠,调令上面的警衔是啥?三级警司!我这么个人事科科长才现在才混到二级警司,这个年轻人才十八岁,现在在警衔上就比我低了级,你说厉不厉害?”

    “确实厉害。”

    “莲局肯定知道点张漠的内幕,他下达的那个团结新同事的通知,就是提前给咱们提个醒,让咱们别去招惹他,让他在这边混完了资历就走,到时候如果有人跟这个张漠起了矛盾,局长就有理由保护这个张漠了,你看,我提前都给你门们下了通知了,让你们团结,那就别怪我处理你了。”

    张云超的分析不无道理,但是他万万不曾想到,张漠其实是个穷二白的孤儿,而张漠的空白履历出现在李莲局长手中的时候,李莲跟张云超的想法是样的,他断定这个张漠是某个大人物的关系户,以至于连基本履历信息都不愿意透露给自己,李莲任职公安局长这么久,还是第次碰到这样的怪事,不过怪事虽怪,李莲也有办法应对,既然你是豪门家族来的人,好啊,我把你安插在闲职上混混资历,我不过问你的工作,也不过问你的家庭背景,你有要求我尽量满足,你爱怎么玩怎么玩,等你混够了资历高升调走,我就算圆满完成任务,这期间我就保证我手下那帮人不要跟这个张漠起冲突,就算起了冲突我也能够掌控住局面,就可以了。

    李莲的这套手腕,用来对付官二代那是非常合理的,官二代本人混的爽,官二代的长辈也会对李莲的作为赞誉有加,切顺理成章。

    当然,整个苏城警局上上下下都不可能想到,这个调令是微信性爱系统用神力制造出来的,全国公安系统层层下来,总能找到制度上的漏洞,微信性爱系统凭空制造出了张漠在体系内的警衔,然后让他编入到公安系统之中,最后这纸调令都是国家部门的电脑发布而出的,第个接受到调令的居然是省部的警察厅,然后逐级下传,传到李莲手里的时候,调令上面已经密密麻麻盖满了各大公安高级机关的印章,就算张漠亲自说这调令是假的,那也没人信了。

    张漠自然不知道现在的他已经在苏城警察局引起了话题,现在的他早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临时基地里面,几个小时之前送走沈佳之后,因为他从头到尾也就只出了次精,所以张漠直接回到晨月海身边,然后利用个早上的时间完成了第四个任务链的第二项。

    这任务需要内射、外射、颜射各次,刚刚增加了精液储量和精液制造速度的张漠感觉自己应该没问题,事实证明确实是没问题的。

    张漠昨晚没回来,虽然通了微信,但是晨月海还是感觉心里面空落落的,张漠早回来,晨月海可开心的不得了,却没想到张漠回来就要求“晨练”。

    于是,在旭日的晨光之中,晨月海上下脱光,蹲在张漠面前好好服侍了次他的大鸡巴,晨月海很喜欢主动进攻张漠,也喜欢看他射精时的表情,好像相对于自己高潮,张漠的高潮更能令她兴奋,张漠的阴茎被快速的前后撸动,龟头也被各种挑逗,没会儿就第次出精,射精的时候张漠没有客气,直接就把晨月海射了个满脸开花。

    洗了把脸之后,晨月海自然也是需要满足的,张漠提枪上阵,用跟以往不太相同的激烈方式进攻起来,因为跟沈佳做的时候都是比较温柔的抽查,所以这次就不跟晨月海客气,连续送她两次上天之后直接内射。

    还有最后次外射就能完成任务,张漠稍作喘息,躺在床上让晨月海想办法把阴茎弄硬,晨月海先是用嘴,口了会儿之后发现效果不是很理想,便拿来自己的情趣丝袜,又在胸部和乳头上摸了润滑油,穿好丝袜之后趴在张漠的胸前做起了胸推,边推边在张漠耳边放荡地说道:“宝贝,妈妈的胸部舒服不舒服?妈妈的阴道更舒服,等宝贝硬起来之后就插进来,在妈妈里面尽情射精…”

    在面前淫肉和耳边淫语的共同作用下,张漠的大鸡吧直接挺立了起来,龟头顶在了晨月海的小腹上,晨月海用润滑过的乳沟夹了阵子,便直接骑了上去。

    晨月海的技术依旧非常高潮,张漠的注意力全都被吸引到了阴茎的触感上,泥泞而又温暖的小穴里面包容感十足,阴道肉壁上下套弄着阴茎,张漠坐起身盘起腿,把脸埋到晨月海的胸口之中,晨月海放荡地笑着,双手绕上张漠的后背,口中不断的喊着:“哦儿子,妈妈好爽,妈妈想要…”

    两人保持这个姿势又抽查了几十下,张漠感觉来了,把晨月海放倒,腰部激烈的动了起来,最后不忘把阴茎拔出来,尽数射在晨月海的肚皮上,这次的出精量确实是少了很多,看起来也就3cc到4cc左右,对于张漠来说是很少了,其实这个量已经算是大部分男人的次正常射精的量了。

    晨月海对最后张漠的外射有点不开心,也不是因为最后没能高潮,她这次阴蒂高潮次,阴道高潮了两次,已经非常满足,她是喜欢张漠在她体内尽情撒娇的感觉,张漠为了完成任务也没有办法,只好躺在床上好好跟晨月海好好温存了番。

    晨月海是很好哄的,张漠只要表现出小孩子的样子就可以了,他整个人趴在晨月海身上,用手抓着她的左乳房,在用嘴吸着她的右乳尖,喊了两声妈,晨月海就心花怒放了。

    照例把晨月海送走去上班,张漠个人则回到了基地,他这次是真的有点累了,洗了个澡之后便倒头就睡。

    睡到中午才起床,而他的手机上则接到了个短信,是苏城警局发给他的,告诉他明天中午去警局报道,让他回个家庭住址,有人去接他。

    张漠知道这是微信性爱系统给他的任务奖励,也就是县级科员的奖励,但是

    br/>

    他没想到,这个县级科员的具体工作职位居然是当警察。

    张漠有点紧张,他走出卧室,然后用微信点了个外卖,坐在客厅上打开了电视机,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最后才回了短信,回的家庭住址自然是国际城这边,然后张漠开始慢慢计划自己的仕途,以及考虑下自己在警察局工作时可能会遇到的些问题。

    在脑子里面想了阵子,仍然感觉大脑里面空空如也,张漠干脆不想,跑到健身俱乐部健身去了。

    还没走到健身俱乐部,口袋里面的iphone就响了起来,张漠拿出来看,原来是沈佳发过来的微信。

    “张漠,程宇豪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手里面有他的把柄,他不敢对我怎么样,我回到家也跟我爸爸说了,用比较隐晦的方式告诉他我最近正在被程宇豪骚扰,所以我的安全肯定是有保障的,你就不行了,你行事可千万小心啊!还有,我想你了。”

    张漠看着屏幕上的字迹,顿时感觉心中有暖流流过,他抬头看了看健身俱乐部的招牌,心想现在确实是非常时期,这家健身俱乐部也算是个高级会所,这种公共场所还是少去,能不暴露行踪的情况下还是不要暴露行踪的好。

    第二天上午时分,苏城警察局门口,陌晓茹坐在辆警车的正驾驶上,两手抓着方向盘,边百无聊赖地看着仪表,边听自己的上司唠叨。

    “晓茹同志啊,要不是最近苏城郊区出了命案,警局那几个开车的全都在那边办案,否则我肯定不会让你去接那个新调来的警司来报道的,我可告诉你,你可要好好收拾收拾的大小姐脾气,你要接的这个人比你的来头只大不小,莲局最近专门强调了这件事,听到了没?”

    陌晓茹有点不耐烦的叹了口气,拖着长长的口音说道:“老王同志,我知道了!”

    陌晓茹的上司也叹了口气,把把警帽扣在头上,背着手快步回警局办案去了。

    陌晓茹踩油门,警车顺着警局门口的那条路就冲着国际城小区行驶了过去。

    陌晓茹是个标准的现代社会女警,她隶属于交警支队,刚刚上任的时候,仅仅天时间就毫无悬念的当选了苏城警局的警花,第二天就有警察小伙儿大着胆子请她吃饭,结果就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后来陌晓茹的家庭背景曝光了,原来这个漂亮小姑娘的爷爷是市委退下来的离休干部,老爸更是不得了,前年已经官至市秘书长,统管整个市政府秘书处,货真价实的正处级干部,这下好了,陌晓茹本身性子就有点冷,加上背景恐怖,追她的人从个排天之内就清了个空,大家都有自知之明,先别管人家看得上看不上你,就算追上了,家庭背景差距过大的情况下,也根本不可能有未来的,所以陌晓茹在任职的第三天,正式成为了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高岭之花。

    陌晓茹性格再怎么冷,她也是个年纪只有二十的小姑娘,嘴上不说,但是对于恋爱她也是有憧憬的,这年交警当下来,以前在学校里面那种被众星捧月的感觉早已消失不见,陌晓茹的心情是天比天差。

    今天陌晓茹接到了个让她很是无语的任务,交警支部的支队长老张亲自下令,让她去接个新调来的同事,陌晓茹其实很不乐意去干这个任务,现在正值夏季,陌晓茹也想待在办公室里面吹吹空调喝喝茶叶,如果说让自己出任务,陌晓茹也愿意干,新来的这个家伙又不是没腿没脚,为什么不能自己来上班,还非要自己来接?

    等看到站在国际城小区门口等待的张漠的时候,陌晓茹突然感觉自己没那么生气了。

    张漠从小寒酸到大,如今终于有钱打扮打扮自己,上班的第天肯定也要在仪表上下下功夫,白色衬衣配西裤,身品牌装备,头发修的很是整齐,迎着上午的阳光站立在小区门口,先别说帅不帅,至少是非常精神的,人人看了第感觉都不会差。

    陌晓茹也是人,她第眼看到张漠的时候,就感觉这个人好像还不错,那种糟糕的心情顿时就去了大半。

    张漠老远就看见辆警车往自己这边行驶而来,张漠向着警车微微挥手,警车便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车门开,司机的形象让张漠大大吃了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