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微信性爱系统 > 【微信性爱系统】(03)
    作者:森破小子字数:9895

    第三章高中同学

    第二天早张漠迷迷糊糊睡醒,晨月海已经做好了早饭,张漠洗漱完毕之后,看到晨月海穿着睡衣坐在饭桌前等着他吃饭,总算对这个小公寓有了点依赖的感觉。banzhu001点扛

    吃完早饭之后,晨月海要上班,张漠今天也有些想法,两人起出门,在孤儿院门口分开。

    此时此刻,孤儿院二楼的院长办公室中。

    “啊…啊…嘶…宝贝儿,你的嘴巴可真是美妙,我每次插都能感受到…升天的感觉。”

    张真皮沙发上,孤儿院院长钟健正四仰八叉的躺着,已经年近六十的他正在享受个西装女人的口交。

    “滋滋呼…院长,你最近越来越厉害了,嘻嘻。”

    女人跪在钟健的胯下,快速而激烈的吞吐着他的肉棒,手上也没闲着,正有下没下的揉着他的阴囊。

    这个身穿西装的女人是钟健的私人秘书,名叫赵娇娇,长相属于比较清秀的那种,大学毕业之后就来这家孤儿院当了秘书,虽然孤儿院没有太多油水可捞,但是钟健怎么说也做了十几年院长,手里面还是有不少贪污来的钱财,没多久就用金钱攻势彻底降服了赵娇娇,两个人保持这种性关系已经有两年之久了。

    钟健有了射精的冲动,就在他考虑着是射在赵娇娇脸上还是胸上的时候,他眼睛的余光瞟到了孤儿院入口处张漠和晨月海分别的身影。

    钟健的冲动下子消解了大半,他推开赵娇娇,提上裤子走到窗前,趴在窗户上看了起来。

    赵娇娇正口的高兴,小穴也刚刚湿润起了来,正想着跟院长打上炮,这个月奖金能再加上多少的时候,钟健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她顺着钟健的眼光看,看到是晨月海之后,便更加不高兴起来。

    “院长…你好歹让人家做完嘛,那个晨月海就这么好?个背影都比不上人家?”赵娇娇扑到钟健身边,摇着他的手臂撒娇道。

    钟健指了指窗外的张漠说道:“那个小子你还记得吗?”

    赵娇娇说道:“怎么不记得!他可是你的大金主!”

    钟健从口袋里摸出香烟,赵娇娇拿火给他点上,深吸口之后吐出口烟圈,说道:“那些钱是他应该交的抚养费!这个忘恩负义的小混蛋,我费尽心思把他养大,他走了之后还不忘记回来勾搭晨月海,他难道不知道晨月海早晚是我的女人吗?”

    赵娇娇年纪不大,但是也可能是因为吃了太多肉棒的缘故,肚子里的坏水可确实不少,她出主意说道:“院长,你先把那个晨月海拿下。”

    钟健皱了皱眉头,说道:“我已经打了她好几年的主意了,要是能想你说的这么简单,说拿下就拿下,那我还愁个屁啊!”

    赵娇娇狞笑道:“老板呀,咱们先观察这对狗男女阵子,个孤儿,个寡妇,他们两个人的心理防线可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强,张漠那小鬼头的背景资料全在你手里,晨月海也天天来孤儿院上班,她逃不出你的手掌心的!”

    钟健眼神亮,转头问道:“照你这么说,你是有好点子了?”

    赵娇娇附在钟健耳边,耳语了阵子,钟健微微想,便笑了起来,说道:“这件事办成了,少不了你的好处。”然后他用眼神示意了下自己的下体。

    赵娇娇谄笑着蹲下身,脱下了钟健的裤子,不会儿,院长办公室里面就传来了肉体的撞击和男女的浪叫声。

    视角回到张漠这边,张漠跟晨月海分手后的第件事,就是去银行办了张卡,然后跟自己微信钱包绑定好,好让这四十万能够通过正规渠道顺利取出来。

    张漠深知这钱来的诡异,如果口气取出来四十万,万引来银行的人工检查还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于是张漠很是机智的前往银行卡里面存了五万块钱,先用着再说,在张漠严谨的动作中,切进行的非常顺利。

    看着ATM机上显示出的50000活期存款,张漠心情很好。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张漠从银行里面走出来的时候,赢面就碰上了个熟人。

    这个熟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漠的高中同学沈佳。

    沈佳的高中生涯可以用青春悠扬,岁月无悔来形容,当然,长得不好看的妹子是这种青春生活的,沈佳的脸庞用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清纯好看,薄薄的粉色小嘴唇,稍微有点圆的脸颊没有丝毫的凌厉感,配上双大大的水灵眼睛,发型则是空气刘海加头短发,素颜是怎么看也看不厌的,沈佳很好看,这种好看不同于美,因为美是带有攻击性的,美是具有冲击力的,美是咄咄逼人的,但是好看不同,好看很温和,让人舒心,好看是厚道的,虽然沈佳没有校花牧雅菁美的那么惊艳,但在学校里面沈佳的人气并不比牧雅菁差多少,有人形容说牧雅菁是女神的话,沈佳就是天使。

    沈佳的身世是很不错的,从她的身穿着就能看得出来,上身是件匡威全明星logoT恤,下身是件香奈儿紫红色格子热裤,脚上的鞋子也是双Clarks三瓣休闲鞋,不算上她的小内裤,仅仅这三件装备就有三千人民币开外了,不过对于张漠来说,他根本不清楚沈佳身上的衣服有多贵,因为他对这些品牌没有具体概念。

    “张漠?!”沈佳手打着个挂着蕾丝边的小太阳伞,另只芊芊素手之上拿着台iphone,太阳桑边缘微微抬,她便看到了台阶之上的张漠。

    张漠也很惊讶,自从毕业之后张漠就没再见过沈佳了,如今张漠已经不是个处男,当他再次看到沈佳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把她跟晨月海比较了起来,当然是性的那方面。他他没有愣神太久,笑着伸手抓了抓后脑勺,说道:“哟,上午好沈佳,这么巧呀。”

    沈佳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沈佳今天来银行,其实不是来取钱的,她这种小富婆都是用卡消费,这次来银行是为了办理些理财业务。

    沈佳自幼研习书画,她的父亲并不太看重她的智力发育,却在情商发育上对她花了大心思,又是让她学画又是学书法,书法修心,画法养性,沈佳从小就生长在极具正能量的环境之中,善良和纯洁占据了她心性中的大部分。

    张漠在沈佳的心目中是个完完全全的弱者,所以沈佳对于张漠的感情基本上就是同情,高中三年两个人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点头之交罢了。

    “后天,有同学聚会,你收到通知了吗?”沈佳走上银行台阶,站在张漠面前问道。

    张漠摇了摇头,道:“我已经离开孤儿院有几天了,而且我也没给你们留下联系方式,同学聚会的事根本通知不到我。”

    沈佳眨了眨眼说道:“这次有缘碰见你,就说明你跟这次同学聚会有缘分,来吧,时间是后天下午三点钟,学校门口外集合,可能要先去K歌,完事之后还要吃饭,每人要出百块钱的,我可以请你。”

    沈佳知道张漠的家境,她在银行门口见到张漠的瞬间就知道这个家伙肯定没有收到同学聚会的通知,所以她很大方的提出了要请客,沈佳说话很自然,没有透露出点施舍的味道,刚刚沈佳在犹豫的,正是她在思考怎么开口跟张漠提同学聚会的事。

    张漠这个人从小就习惯了别人怜悯的口气与眼神,沈佳说请客时的语气大大方方,没有丝毫的做作与怜悯,张漠打心底里感谢这位善良的可爱同学。

    “不用了,我最近找了工作,手头也有些钱,百块还是拿得出的,只不过不知道后天有没有时间。”

    沈佳转了转眼珠,说道:“这样吧,我给你报上名,到时候你要是来不了就通知我声,我就跟同学们说你工作忙不来了,如果你来你就直接来,怎么样?”

    张漠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

    沈佳甩了甩额头上的空气刘海,摆了摆手说道:“那我走啦,再见。”

    张漠跟沈佳挥了挥手,刚准备走下台阶,张漠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留下人家的联系方式呢。

    “等等!沈佳,你的微信号…”

    沈佳回过头来,对张漠微微笑,然后掏出手机把微信号念给了他。

    张漠点了点头表示记住了。

    出了银行,张漠继续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

    张漠想做的第件事就是买个手机,办个手机卡,然后再在外面租套房子。

    手机是必须的,沈佳的微信号虽然是要到手了,但是张漠手里面的这个手机根本就不能用来存储号码,手机解锁之后就是微信性爱系统的画面,所以张漠的当务之急是买个新手机。

    进了手机店,张漠地身寒酸打扮让店员没兴趣去接待,张漠也不在意,就自己个人溜达着看。

    张漠上学的这几年,虽然很少看电视玩电脑,但是基本的些社会常识他还是懂的,这个年代如果手里面不拿个iPhone,穿身品牌衣服,别人跟你见面就下意识把你扔到陌生人名单里面去了,张漠穷酸了十几年,买什么东西都要考虑再三,反倒是买这个手机的时候,张漠点犹豫都没,直接就奔着最贵的iPhone去了。

    这倒不是张漠手上突然有了四十万之后就像个暴发户样大手大脚的花钱,张漠最大地依仗根本不是这四十万,而是微信性爱系统,只要完成微信性爱系统上的任务,那飞黄腾达只是时间问题,而完成这些任务,就避免不了跟女人接触,所以说,手机、衣服这些表面上的东西非常重要,你手机揣着个步步高,跟手里拿着个iPhone,哪个更容易钓到妹子?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张漠心中有大格局,他很清楚自己应该怎么花钱,花多少才是最适合的。

    在营业员和周围看手机的人惊讶的目光中,张漠直接刷了卡购买了台最高存储空间的plu系列iPhone,营业员们顿时感觉自己有眼无珠,这台iPhone加上贴膜、手机卡办理等业务能花将近万人民币,提成出来能顶这些营业员天的业绩,可是谁又能想到穿的这么寒酸的个小伙子居然是个土豪呢?

    张漠继续办卡,运营商他选择电信,因为电信有加密反窃听业务,对用户地隐私保护程度高,手机号没必要选择太好的,但是套餐他购买了最高级的国际套餐,包含很多电信对客户地高级服务。

    办好了手机之后,张漠就要去看房子了。

    他现在还没有资本直接买房,四十万人民币这个数字实在是有点微妙,说少吧,确实能付个小高层地首付,说多吧,高端的房子这四十万连跟毛都算不上。

    所以说张漠选择租房子。

    租房子也不是乱租的,张漠肯定是要租个豪华房子的,那样的房子也方便往里面带女人,在有足够地经济买下高级房产之前,这里可就是张漠的私人基地,安保情况至少要到位,别到时候家里面遭贼,偷了他的手机那可就搞笑了。

    经过番寻觅,张漠锁定了个市中心国际城的座待租房产,国际城片的小高层房价在苏城市中区算得上的数数二了,在这里房子的租金每平米每月都在四十元以上,也就是说,个百平米以上的房子,月光租金就要四千块,算上水电物业,五千块钱绝对是有了。

    张漠没有在这方面过多费心思,直接就跟家户主签了个长达三个月的租住合同,并且次性付清了钱。

    等张漠从国际城的大门走出来时,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时分,经过上午的忙活,张漠有了个还算不错地临时容身处,还有了正儿八经的手机号码。

    出门随便吃了个饭,然后买了花四千买了身西装,花两千买了两身Nike运动装,又在理发店花百剪了剪头发,张漠彻底改头换面,从个穷二白的失业青年,变成了个土豪气失足的富家子弟。

    回到国际城小区,张漠拉好窗帘,把自己关外卧室里面,开始好好研究研究微信性爱系统中的任务,然后给自己以后做做打算。

    打开手机的时候,张漠突然想起来了沈佳的微信号,他先打开iPhone,然后把沈佳加入到通讯列表里面,突然,他心念动,又打开了微信性爱系统。

    微信性爱系统的主界面依旧是光秃秃的,右上角的加号被锁死,最下方地四个选项中,“任务”和“联系人”两个选项是亮着的,而“发现”和“我”这两项都是灰色的,点也点不动。

    张漠点击了下联系人,联系人这栏中有“新的朋友”、“群聊”、“商人”、“阿卜苏”四个选项,这四个选项中只有“新的朋友”是可以选择的。

    张漠突然想到,如果把沈佳的微信号在微信性爱系统中查找,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想到就做,张漠打算先搜索下试试,如果真搜索到了,加不加他还需要考虑,万这个系统给沈佳用自己的账号发了什么奇怪的东西,那可就麻烦了。

    键入沈佳的微信号,搜索结果栏中瞬间就跳出了沈佳的个人信息界面,而且这个界面,简直是把张漠彻底惊呆了。

    ID:章鱼火锅

    真实姓名:沈佳

    性别:女

    年龄:18

    身高:165cm

    三围:87cm、55cm、83cm

    性爱次数:0

    已知属性:处女

    目前方位:万家小区xx栋xx楼xx层xxxx号

    目前心情:平静

    更多功能尚待解锁

    在这大长溜的个人信息下面,还有个添加好友,以及返回的按钮。

    张漠路看下来,越看越是心惊,这个微信性爱系统,真不愧是神制造出来的东西,居然连这种保密级的信息都能够通过这种即时的方式表现出来。

    张漠不再犹豫,直接点击了加为好友的选项,沈佳立刻就出现在了性爱系统的联系人当中,刚才他看到的那些资料,只需要点击下沈佳的联系人头像,便立刻能够跳出来。

    平静了下心情之后,张漠回过头来开始研究性爱系统的最主要功能,也就是任务界面。

    上次的第个名利任务完成【第桶金】完成之后,这个任务就从任务清单中消失了,跟张漠预测的样,第二个功名任务出现在了原先的那个任务槽中。

    【任务3:初入仕途】

    任务要求:使用颜射、外射、内射三种射精技巧分别在同个女人身上完成次,三次射精可以在同次性爱中次性完成,也可以分开完成。

    任务奖励:获得县级实习科员职务。

    额外奖励:如果拍得全部的三张照片,获得县级科员职务。

    纵是张漠做了足够多的心理准备,他还是被这个任务奖励给吓了大跳,张漠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向四周观望,突然想起来这是在自己租的房子里面,周围也不可能有什么人。

    张漠把手机放在床上,在床边来回踱着步子,然后拉开窗帘,看着窗外楼下的车水马龙,暗自想道:

    县级科员,其实这是公务员里面最低级的职务了,但是旦有了这个职务,就有了稳定的收入和升职的潜能,在在国内,不知道有多少人为这个公务员资格跑断了腿、累折了腰,不过话又说回来,四十万元如果想买这么个公务员资格,还真不是不可能,所以这样看来,名利任务的第二环虽然看起来非常了不得,但是如果真的把这个职务换算成等值的人民币,也就值个五十到百万,不可能再多了,所以微信性爱系统给出的奖励并没有出现质变,这个科员奖励,其实就是四十万的个进阶奖励罢了。

    想通了这点,张漠也就冷静了下来,压制住了自己率先去完成这个任务地冲动,他现在最想完成的,是增加性能力的任务,也就是前两个任务。

    在完成了第个任务之后,张漠对微信性爱系统的任务机制又有了新的理解,微信性爱系统给出的任务环是环难过环的,而这种难度上的要求各有不同,第个和第二个任务可以增加性能力,但是想要达成相应条件你就要有权有钱,名利任务能够给你权利和金钱,而完成名利任务又需要强大的性能力,所以单按着个任务链做肯定是行不通的,要循序渐进的进行,各个任务齐头并进才是正途。

    经过番思考之后,张漠知道现在第二个任务【乘风破浪】相比较之下比较好完成些,毕竟他的身边还要晨月海。

    想起来晨月海,张漠对她的思念便更加强烈起来,这个女人给了自己太多的东西,太多的感谢自然不用挂在口头,张漠从自己据点出来之后,去隔壁的家星级健身会馆办了个月的健身会员卡,卡里面五万花的七七八八,又取出了五万,看时间差不多到了下午下班的时间,便去接晨月海了。

    来到孤儿院门口的时候,张漠老远就看见那个对自己直不怎么样的名叫钟健的老家伙正在跟晨月海说话,晨月海低头看着脚底下的石子路,脸上表情不是很自然,钟健则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话,看就是在训斥晨月海。

    张漠皱了皱眉头,大踏步地就走上前去,结果刚刚走到半,钟健似乎已经训完了话,这家伙腆着个大肚子转身回到了孤儿院中,晨月海抬起头来深吸口气,正打算转头离开,抬眼便与张漠双目相对,眼前的这个张漠自然已经褪去了身的穷酸气息,身崭新的运动装,剪得很是利落的毛寸头,走起路来仰首阔步,似乎充满了自信。

    张漠走到晨月海跟前,在她惊讶的注视下,拉起她的手就往孤儿院外面走,钟健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他回过头来,看到张漠之后,眼睛之中透出了危险而又具有攻击性的神色,张漠毫不畏惧,他用更加犀利的目光回望钟健,似乎是在向这个欺压了自己十几年的老怪物宣战。

    两人对视眼,然后各自转头,钟健走进了孤儿院之中,张漠则拉着晨月海的手往家里面走,这个时候正值下课的时刻,很多孤儿院其他的小孩子正在从外面往孤儿院走,张漠回过头来,脸上的警惕已经消失不见,跟那些孤儿后辈们微笑着打起了招呼。

    “小漠…”晨月海面露难色,似乎想说什么,张漠摇了摇头,示意她回家再说。

    两人回到家中,张漠关上门,捧起晨月海的脸深吻了起来,晨月海直皱着的眉头渐渐松开,两人开始互相享受对方带给自己的安心感。

    段舌吻结束之后,张漠看着晨月海的眼睛问道:“妈,那个死老头子跟你说了什么?”

    晨月海抬起手来,用食指在张漠健壮的胸膛上画着圈,支支吾吾地说道:“他没跟我说什么,就是些工作上的事。”

    张漠抓住晨月海的手,另只手摸上了她的胸部,把嘴巴凑到她耳边耳语道:“你不会还以为你现在是个人吧,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扛着?”

    晨月海被张漠这句话刺激地心花怒放,但是她确实不想给张漠惹麻烦,依旧不肯说。

    张漠年纪轻,加上天的休息,虽然昨天晚上连射三次整个身体都被晨月海榨干,但是今天做上次还是问题不大的。

    张漠在进门之前就接好了微信性爱系统中的第二个任务,他这次目标就是要把晨月海搞上天。

    跟前几次的温柔慢攻不同,这次张漠的进攻非常凶猛,上来的口活和根食指就把晨月海弄到了高潮,晨月海潮喷如既往的激烈,张漠知道这次的100cc是稳了。

    张漠有点粗暴的把晨月海的衣服脱掉,然后把她压在桌子上,趴在她的背上凶猛进攻起来,这种后入的姿势能够插的非常深入,晨月海的阴道很快在这种大力抽插之中兴奋充血,两人的性器没多久就进入了亢奋状态,也许是张漠的刺激太强烈了,晨月海很快就迎来了第二次高潮。

    “啊啊…啊!好棒,儿子,好棒!插的妈妈好爽,要去了!!去了!!!”

    张漠感受到了晨月海阴道中收缩的力度,用力摆了两下腰把她送上了高潮!

    声浪叫之中,张漠把腰往前顶,晨月海颤抖着双腿,阴道中的软肉贪婪地吮吸着坚硬如铁的肉棒,股阴茎从子宫口喷薄而出,两人的交合处瞬间充满了液体。

    “那个老家伙跟你说了什么?”张漠感觉自己距离射精还早,他把已经有点瘫软的晨月海抱到床上,等她享受完高潮的余韵之后,再次进攻起来,晨月海把头转向床边,两手搂着张漠的后背,幅不想说又想要的无赖架势。

    张漠微微笑,他再次挺着阴茎在那个桃花源里面挺动起来,两只手也不闲着,只手按揉着晨月海已经勃起的阴蒂,只手不断揉搓着乳尖,嘴巴还附在她的耳边又是吹气又是舔弄,晨月海全身上下都在被夹攻,这两天已经被勾起了无限性欲的晨月海哪里能经受地住这种刺激,没两下就被干的直叫饶命。

    “宝贝妈,快告诉我,那个老家伙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张漠不依不饶,依旧在她耳边催促着。

    晨月海用手捂着自己因为性高潮而泛红的脸,喃喃细语道:“我…啊!他没有没有说什么啊!宝贝,快,用力!”

    张漠知道晨月海又要来了,他在紧要关头突然停下了抽查,晨月海眼看就要再次上天,瞬间的停顿可把她着急坏了,而做爱的体位又是标准的男上女下式,晨月海根本不好主动,她着急地挺动屁股,用小穴下下地吮吸着张漠的肉棒,奈何这种小小的刺激根本不能让她高潮,晨月海也不顾什么形象了:“宝宝!妈要高潮了!快,不要停呀,妈妈好痒,快操妈妈的浪穴啊!!”

    张漠还是不动,晨月海终于忍耐不住,大喊道:“钟健院长刚刚说,我最近请假多,近期都不能再请假了,还说最近孤儿院缺人手,让我住到孤儿院里面去,不要再住公寓了…”

    张漠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他瞬间加速,大鸡巴在晨月海泥泞的浪穴中左冲右突,两人这次心有灵犀,互相都加重了性器的紧张度,以求给与对方最大限度的性刺激。

    “啊…啊,妈我要射了!”

    “宝贝,宝贝射给我!妈也要高潮了!”

    两人紧紧抱在起,张漠的龟头顶在晨月海的子宫口大量喷射起来,晨月海的阴道里面再次充满了阴精阳精,时间阴阳结合,天地交融。

    两人做完这次,都感觉非常尽兴,张漠没有忘记拍照,晨月海懒懒地躺在床上,根本不知道张漠已经在她的流淌着精液的小穴口拍摄过张照片,张漠在她脸上吻了下说道:“我去买点饭菜,你不要做了。”

    晨月海乖巧地点了点头。

    张漠穿上衣服刚想出门,晨月海突然从后面抱了上来,她疾声说道:“宝贝,院长那边…你不要担心,我能够好好处理的,你可别去做傻事啊!”

    张漠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说道:“等我买好饭回来,咱们再说这件事。”

    张漠买的很简单,有晨月海最喜欢吃的海米油菜,好几个给自己进补的鸡蛋,两人坐在桌前边吃边谈起来。

    “钟健那个老不死,他怎么打你的注意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我可不能让你跑到孤儿院里面去住,实在是不安全。”张漠说完往嘴里面塞了个鸡蛋。

    晨月海听到张漠的句我的女人,虽然心花怒放,但她更不想张漠做出冲动的举动,便说道:“宝贝,我知道,我身为个女人,他那种眼神我还能不明白吗?你放心,我个大活人,加上孤儿院里面这么多职工,他做不出过分的事情的,我想办法拒绝了他要求,就算降低点工资,我也回来住。”

    张漠摇了摇头:“恐怕不是降工资这么简单,你不搬进去住他是要开除你的。所以说,把这工作辞了吧。”

    晨月海瞪大了眼睛,说道:“那怎么行?我要是辞了职,还要再找工作,哪经济来源?”

    张漠从口袋里面掏出银行卡放在晨月海手上,说道:“以后我赚钱,你就在家看看电视,做做家务,等我回来就行。”

    晨月海疑惑的拿过卡,在看张漠的时候,终于发现了张漠直存在的那种不协调感到底在哪里,张漠身破旧衣服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身品牌,口袋里面的手机也是iphone。

    “宝贝,你没有…你没有干什么违法的买卖吧?”

    晨月海的担心不无道理,张漠出门找工作这才几天时间,换了身行头不说还买了新手机,切先不算这银行卡里面有多少钱,就光表面上的东西都贵的吓人,普通人怎么可能段时间内转到这么多钱?

    张漠也知道现在还不能告诉晨月海微信性爱系统,毕竟这个系统是自己的最大依仗,能不暴露最好,不是怕晨月海不给他保守秘密,而是这种逆天东西隐藏在阴影之中总归更加安全。

    “妈,我以我的人格发誓,我没有干违法的事情,我所得的切都是应得的,我现在正在跟个特别厉害的人干活,我去个工厂应聘的时候救了他命,他为了报答我便给我我个在他公司表现的机会,我手头上的这些钱是他付给我的工资奖金。”

    晨月海跟大多数人样,怎么能信张漠的这番说辞?

    张漠看她不信,便摆出了对天发誓的架势,说如果自己撒了谎,就不得好死,其实上段话也不算是撒谎,因为阿卜苏现在确实是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老板,这个老板还是创造了整个世界的创世神,说他有生命危险也没错,阿卜苏不就是指望张漠来经营微信性爱系统,来让他恢复神力,在那种半消失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看张漠说的如此决绝,晨月海舒展开眉头,说道:“我信你,这个大老板可是个好人,你要好好干。宝贝,我的工作暂时我不想辞,因为我如果不干工作了,闲下来也不知道干什么,忙起来反而可能充实些,这样吧,如果院长执意要我去住孤儿院,我就不干了,如果还有周旋的余地,我就继续干,下班的点我就回家,他不可能拿我怎么样。”

    张漠知道晨月海不想成为个被养在家中的花瓶,便只好依着她了。

    两人吃过饭,张漠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加晨月海的微信,便问晨月海要了微信号码,晨月海看着张漠手里面的iphone,不禁有点小愣神,张漠多机灵的个人,他猜到了晨月海在想什么,他从口袋里面掏出晨月海送给他的那个搭载着微信性爱系统的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说道:“你送我的这个手机,我辈子都会带在身边。”

    晨月海脸上顿时多云转晴,心情也好了起来,依偎在张漠身边满足的笑着。

    ID:海月

    真实姓名:晨月海

    性别:女

    年龄:39

    身高:167cm

    三围:99cm、58cm、86cm

    性爱次数:99

    已知属性:熟女、母性、轻微受虐倾向、敏感带数量多、潮喷、更多欲望。

    目前方位:虎集单身公寓XX楼XX单元XXXX户

    目前心情:满足、幸福、担忧。

    晨月海的资料出现在微信性爱系统中联系人中时,她正在洗澡,而张漠则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晨月海的资料,前几项都非常符合,最后的心情栏,晨月海的担忧肯定还是因为张漠钱的来路问题,还有她的工作问题在直困扰着她。

    张漠暗暗发誓,以后的某天,等他有了些许在社会上立足的资本的时候,晨月海,他的第个女人,张漠要让她的心情那栏中永远都是正面的心情,不让她受丝毫的委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