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75章 孤峰绝望
    傅云自信的一笑,原本应该明艳照人的笑颜却透出一丝阴沉,为了报仇她已不惜一切,“姐姐你记得他初见我们时的神情吗?这家伙有着最大的致命破绽,那就是好色,这一点一定能够利用!”

    傅云微微一顿,“阴险”的目光迸射而出,玉手一扬,从怀中掏出一物,“更何况还有这个宝贝,关键时刻一定用的上,就看我们如何抓住时机了!只要取得他的信任,我们的目的必然能够达到!”

    一道月光从窗外倾洒而入,刚巧映照到了少女玉手,一个精致的玉瓶突现在黑暗的空间里;“欢情醉”——天下第一至尊媚药,无人可敌!它即将为怀羽带来什么?是苦难、还是“性”福?“命运”的玩笑终于开上了新的高度!

    旭日初升,朝阳似火。ЬánZんμ00壹点扛木

    官道的三叉口上,怀羽挺拔的身形长久不动,双目痴痴的望着众女消失的方向,胸前一片温润,寒星的热泪犹自未干,痴恋的泪水带着火热狠狠的撞击着他激荡的心房。

    怀羽只觉一股热流自双眸一涌而出,男儿泪滑入虚空之中,四散于尘土之上,模糊的双眸仿佛又看到了众女不舍的眼神,美妇人与星儿自是缠绵悱恻,而日月二女与清丽佳人美眸中一缕若有若无的淡淡情意也是紧紧的抓住了怀羽的心房,让他心中酸涩无比,黯然神伤!

    “大哥,我们起程吧!”

    无忧无虑的刘秀早已急不可待,少年眼中神采飞扬,一紧跨下骏马,冲向了多姿多彩的江湖生涯。

    眼见二弟活力四射的身影,怀羽心神一振,自己何时变成多愁善感的小老头了?恢复激情的他一声长啸,穿云裂空,豪迈的身影与骏马合二为一,犹如利箭般消失在天地之间,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傅氏姐妹”相视一眼,银牙紧咬,在“欢快”的笑声中紧随而去。

    陡峭山峰,名曰“绝望”峰下大道乃行经扬州必经之路。

    万仞孤峰之顶,云遮雾绕,寒流怒吼风卷云动,豪迈与肃杀之气交相辉映;峰顶冷厉的气息此刻却化作了动人的春意,恍如仙境,一切只因那静立危崖边曼妙无双的仙姿倩影。

    玉如霜清雅依然,红润的美眸痴痴凝视着脚下伤魂的深渊,久久未动的娇躯尽透一缕黯然,碎心的热泪悄然滑落,在轻风的带领下向无底的深渊飘去。

    玉仙子芳心一痛,心神好似陪伴着伤心泪一起投入了“绝望”崖下,在崖底白茫茫的浓雾中穿行飘荡,“苦儿哥哥,你是否还在下面等着你的霜妹?”

    喃喃低语挟带着无尽的思念,失神的玉人双足微动逐分逐寸的向悬崖边靠近。

    “玉仙子,公孙仁有礼了!”

    清朗的话语止住了玉如霜危险的脚步,半只脚已踏出崖边的玉人瞬间回复了雅静仙姿,不动声色的娇躯轻晃,转身的刹那玉容的悲戚泪痕已掩藏在了面纱之下。

    惊喜交加的公孙仁急步上前,英俊的面容透着浓浓的喜意,“小可奉父命前来诛杀祸世魔星,不知仙子是否也是为此上山察看地形?”

    武林三杰之一果然不凡,公孙仁浑然忘却了自己在会馆时尴尬离去的一幕,言语间“自觉自愿”的把自己与玉人拉在了一起。

    未待玉如霜有何反应,一把懒散低沉的话语突兀的响起,“真是巧呀!大家竟然想到了一块儿,真是值得大醉一场!呵、呵……”

    “梦余痕!”

    公孙仁惊诧出声,想不到会在这人迹罕至之处见到此人。

    话音刚落,一个潦倒落魄的身影已映入二人眼帘,不修边幅的散乱须发带着深深的颓废,粗犷的面容上双目开合之间,一闪即逝的神光让人牢牢记得他的身份,十大高手之一“道尊”重楼的爱徒,武林三杰中的“伤心醉侠”梦余痕!

    玉如霜心中暗自一叹,想不到两百年前三大高手的后人再次聚于一处,今世的“魔星”看来是很难逃脱了!历史是否会再次重演?这一切究竟是对是错?莫明的烦躁在玉仙子芳心闪现,思绪烦乱的她微微向二人颔首后,当先向山下飞掠而去。

    望着公孙仁紧追的身形,梦余痕取下腰畔的招牌葫芦,痛快的喝了一大口火辣辣的烈酒,一缕自嘲浮现嘴角,“唉!世间还是痴心人多呀!真的能成眷属的又有多少呢?”

    喃喃自语的醉侠双目闪过一缕刻骨铭心的悲痛,魁梧身形鬼魅般平空消失在峰顶之上。

    孤峰再次回复了万年不变的凄清,只有玉如霜初入江湖时亲手刻上的“绝望”二字“享受”着寒风肆虐,巍然不变。

    “大哥,你快点啦!”

    初春的气流犹带寒意,却丝毫未能冷却刘秀的火热激情,纵马急行的小小少年将怀羽远远抛在了后面。

    已是江湖老手的怀羽悠然一笑,不徐不急催骑行走在平坦的官道上。

    日正当中,时已近午。远处道旁宽敞的酒肆内喧哗之声隐约可闻。

    “大哥,我们在这儿休息一下吧,小弟有点饿了!”

    刘秀向落在远处的怀羽高声呼叫,未待他点头答应,已经向酒肆迅疾行去。看得怀羽不由微微一笑,自己这个二弟还真是少年心性呀!

    刘秀快骑行至酒肆近前,敏捷的身形一跃而下,疾步向店内行去;还未踏入门口,酒肆大门一侧栓着的一匹胭脂骏马突然一声欢鸣,被叫声吸引的少年仔细一看,红润的清秀面容顷刻间一片惊慌,身形一转,匆忙的脚步向刚刚离开的马背扑去。

    “还想逃!”

    浑厚苍劲的大喝声自酒肆传出,话语未落,一个满面肃容的中年男子已经飞跃而出,修长的身形踏空横渡而出,未待刘秀翻上马背,他右手一挥,一团透明的丝网已凌空罩向了刘秀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