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68章 生死抉择
    张步脸现喜色,手中长刀在内息的催逼下呜鸣颤抖,只要怀羽等人在大方师的威势下露出致命的破绽,第一个冲上前取其性命者必是张步无疑,切齿的痛恨早已让他忘记了一方霸主应有的气度与风采;昔日名震江湖的黑衣统领如今却成了楚怀羽成名的垫脚石,江湖中人人嘲笑的失败者。BanZhuOO1殿com

    霸魂“潇洒”的飞跃入手,怀羽强提全身精元之气,就欲面对生平第一座难以跨越的“高峰”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迅疾的劲气激荡声破空而至,一连串人影凭空突现密林之中,凌厉的气势强行在大方师的气场上撕裂了一道缺口,异变再次发生。

    “大方师,多年不见果然风采依旧,不知我们几个老家伙是否有资格带走楚少侠?”

    三个脸带轻纱的美少女与四个须发苍白的老者并肩立在怀羽身侧。

    救星平空而现,怀羽识海一热,狂喜油然而生;白清影三女只是美目轻轻一瞥并未出言相询。

    “卧龙四叟,想不到你们也会趟这浑水,看来小兄弟的身份不简单呀!”

    陈参平静的神色终于出现了细微的动容,诧异与惊叹在眼底一闪而逝,“你们四人当年败于我手,今日难道会有所改变吗?”

    “老夫等人虽不是大方师对手,但要带着楚少侠平安离去恐怕大方师你也是无能为力吧!”

    站在最前的皂衣老者神态自若,毫不为自己技不如人有何波动不安。

    陈参虽然气势狂飙,但却并未出言反对,明显是默认了对手的话语,情势终于倒向了怀羽一方,活命的生机再现。

    张步阴恨的话语猛然响起,“张步相信堂堂的‘楚少侠’是不会逃走的,”

    阴森的莫明话语让怀羽心中一沉,不妙的意念一闪而出,未待他想明白,张步的大喝已将答案揭晓,“来人啦,将那小孩带出来!”

    密林边沿的黑衣骑兵一阵轻微的闪动后,两个黑衣高手押着刘秀在远处出现,大半日不见的他原来已经落入了敌手。

    陈参双眉一皱,正欲开口喝止这卑鄙的要挟之举,如此作为岂是他大方师应有,但心中此刻却浮现出了王莽信函中恳切的字语,不由一阵犹豫,最终还是闭口未言;他虽爱惜怀羽之材,但也不能放任他安然离去。

    远处的刘秀被两个黑衣骑兵牢牢控制,只得用焦急的眼神向大哥示意。

    “张某不会要你以命抵命,只要你答应不逃走,你我双方公平决战,不论胜负张某均会放了这个小家伙,‘楚少侠’你说如何?”

    经验丰富的张步知道怀羽不是迂腐之人,不会答应过分的要求,因此只用刘秀之命要挟他冒险一战,留给了对手一丝侥幸的希望。张步此计真可谓是恰倒好处,妙至毫巅!

    有大方师的存在,众人心中均是相信张步必会兑现诺言,可是怀羽留下一战必败无疑,与送死也无多大分别,一时间密林内静寂无声,众人齐齐等待着他的回答。

    生、或者死?困难的抉择再次落在了怀羽身上。

    “张大人,把这小孩交给我的‘暗魔’看着吧。”

    黄坤平和中透着威严的话语传入张步耳中,让他无可奈何下不得不从,毕竟黄坤权势远远在他之上。

    “那就有劳黄大人啦!”

    张步略带疑惑的眼神扫过黄坤朴拙的面容,对方平静的表情波澜不惊,张步心中刚刚升起的一丝疑惑化为不解潜入识海深处,消失不见。

    黄坤大手轻扬,从黑暗中突兀的行出了两个“暗魔”高手,诡异的身形一晃平空消失不见,瞬息之后,从刘秀身旁地面穿土而出,全神戒备的黑衣骑兵虽然久闻“暗魔”卫队的威名,也不禁大吃一惊。

    与方玄的“箭卫”一样,“暗魔”也是“土神”黄坤亲手打造的铁血精锐,为王莽大业立下了无数血腥、黑暗的功勋。

    众人等待着怀羽的答复,是战是逃,尽在他一语之间。密林之中突然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低沉的肃杀之气笼罩在众人心间,紧张之势一触即发。

    此刻的怀羽伟岸的身躯静立不语,俊朗的面容突然扭曲变化,让敌我双方全都大惑不解,不知为何在此生死关头他会有如此怪异表情。

    “快逃吧!如果留下一战必死无疑,远方还有挚爱在等着你的回归!”

    低沉的话语在怀羽识海之内盘旋不休,让他求生之念越来越大,是呀,无论如何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不行,留下一战二弟未必会活,但一走了之他就一定会死!”

    豪迈不凡的男儿尊严爆发而出,与先前意念纠缠不休。

    “赶快逃命!”

    “誓死一战!”

    两个不同的声音越来越大,意识空间成为了争斗不休的激烈战场,陷入天人交战的怀羽只觉头痛欲裂,心中潜伏已久的“阴暗”力量竟在此刻再次肆虐而出,渐渐占据了上风。

    一缕森冷的目光从怀羽眼底迸出,阴沉的神色布满了他俊朗的面容,原本的阳光之气消失不见,残暴的气息在怀羽嘴角浮现。

    “张步!休想楚某人顺你之意,要是你敢动我二弟,我势必屠尽你宗族之人,鸡犬不留。”

    阴森冷酷的话语在密林内回荡,众人齐皆一愣,大吃一惊。

    被挟持的刘秀并未因为怀羽的决定而有所怨恨,只是心中一沉,为怀羽身具的阴邪之气惊诧不已,忍不住心中担忧脱口呼唤道:“大哥,你怎么啦?”

    怀羽飞掠而退的身形突然一顿,刘秀一声“大哥”犹如惊雷般在他心中炸响,二人结拜时的豪情激荡翻腾,耳边不停回绕着感天动地的誓言:不能共患难,如何做兄弟!

    真挚的情谊化作暖流划过怀羽心田,心中自私冷酷的“阴暗”如潮水般迅速退去,“清醒”过来的怀羽心神大惊,自己刚才是怎么啦?怎能舍弃二弟独自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