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66章 密林杀局
    强烈的震撼令怀羽虎躯一震,世间万物瞬间消失不见,只有水中四女完美诱人的赤裸娇躯充塞于天地之间,这动人的刹那化作永恒的存在,牢牢刻入了坏小子识海之内,午夜梦回,再难忘却!

    灵蛇红儿原本以为有强敌存在,小心戒备的紧贴在怀羽肩上,小小的脑袋仔细的搜索着洞内的一切。banzhu+001+com

    令人捧腹的一幕就此发生,一人一蛇,一大一小两个脑袋一上一下的“偷窥”洞内“美景”怀着不同目的的两双眼珠同时牢牢盯视,久久不动。

    正当怀羽看得热血沸腾、膨胀欲裂之时,肩上的红儿经过一番仔细的探察后,最终确定没有危险的存在,它无聊的静立片刻,见怀羽仍然痴呆不语,不由“好心”的用“娇躯”提醒他自己的存在。

    “啪”的一声轻响,红儿细小的身躯轻轻拍在怀羽脸颊,终于将他“惊醒”过来。

    “谁?”

    凌厉的娇斥自洞内传出,四女虽惊不乱,娇躯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往衣衫处跃去。

    “唉!”

    坏小子心中一声长叹,真是成也灵蛇,败也灵蛇!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被识破行藏的坏小子惶急的身形远遁而去,狼狈不已,此刻如被一群母老虎生擒的话,那“可怕”的后果令怀羽心惊胆颤,毛骨悚然,恐惧之下力量大增,身形在不可能中再次加速,变作“飞人”瞬间消失在密林之中。

    远处树梢之上众女的倩影凭空而现,阴玉蘅美目四顾,视野所及之处不见人影,“师姐,红儿呢?”

    清丽美人疑惑的眼神往蛇娘子望去,若有所悟的她禁不住玉脸微微一红。

    不待蛇娘子开口回答,朝日与幽月不约而同的恨声道:“肯定是小贼!我们赶快回庄!”

    羞怒于心的二女当先踏树而行,曼妙的娇躯即使在惊怒下也是动人无比、飘逸若仙。

    心中有数的美妇人嘴角带笑,心中暗自一叹,“楚郎啊!这下你只能自求多福啦!嘻……有好戏看啦!”

    怀羽迅疾的身形在密林中不停闪现,全力向山下庄院潜行而去,时光在此刻是如此宝贵,只有在众女回庄之前到达他才能逃过“大难”“飞”行中的怀羽识海微颤,玄异的灵觉一闪而现,阴森的冷意在心中曼延;怎么回事?难道几个大美人竟然已拦截在前?精湛的先天神念透体而出,神奇的念力如丝般在空间交叉延伸,感知着临近的危险。

    未待怀羽的“慧眼”看清未知的神秘,异变已然发生。

    无尽的虚空静寂无声,气流悄然中急速翻卷,一支不见其形的夺命羽箭无声无息中直奔怀羽要害而来,箭出无影,伤人无形。

    诡异的劲箭瞬间刺破怀羽的念力之网,箭上挟带的内息强大无比,勾魂摄魄。

    在神识的“指引”下,“慧眼”终于“看”到了射至近前的羽箭,箭尖闪烁的寒芒清晰可见,匪夷所思的速度让怀羽无从闪避。

    临危不乱的他来不及取出背后神兵,玄奥的先天神识在强大的压力下火山般突然爆发,前所未有的力量流过他全身经脉透体而出,瞬间紧缩聚集在怀羽身前形成了一面“念力之盾”在生死关头的强大刺激下,晨曦交替一刻在他识海植入的“一缕灵识”此刻终于萌芽!幸运的小子竟然初窥了“自然之境”的神秘真容!

    “念力之盾”挡住了突袭而至的“无影之箭”两股强大的力量在虚空中交汇,猛烈碰撞,互相吞噬。

    箭上包含的内息犹如冰雪般迅速消融,在怀羽念力之盾力量耗光的刹那,他大手一展,已将回归平凡的羽箭握入手中。

    异变在刹那间发生,也在顷刻间结束,侥幸逃过一劫的怀羽还来不及抹去额上的冷汗,危险再次“从地而至”黝黑的短剑鬼魅般破土而出,“土神”黄坤熟悉的朴拙面容刚毅平静,剑刃化作致命的凌厉光芒,刁钻毒辣的从下而上直刺怀羽腹下要害之处。

    怀羽内息又正值转换瞬间,即将做太监的“机会”让他心神大惊,两大高手的合力偷袭让他反抗无力,无奈之下强提体内略显散乱的精元之气,手中羽箭勉力挡住了锋刃的来势。

    “轰”的一声低沉的闷响,羽箭寸寸而裂,强大的冲击下怀羽被震飞半空,一口热血忍不住喷洒空中,裹夹内息的血雾挡住了黄坤的追击,他终于避过了断“根”之危。

    “楚少侠,数日不见,真的令方玄刮目相看!可惜、可惜!”

    “无影箭”方玄伟岸的身影由远而近,瞬间横渡了十几丈空间,手中精致的短弓迎风一晃缩入了袍袖之中,连连惋惜的低叹尽透他们今次必杀之心。

    “臭小子!你以为躲在女人裙下我们就找不到你了吗?”

    张步喷火的双目在左侧闪现而出,手中长刀一触即发,屡次的失败让他对怀羽是恨之入骨,昼夜不忘!

    三大高手倚角而立,背后伏兵隐约可见,寒芒冲天,远比杭州一役凶险的危局将怀羽困入其中。

    “张大人,此次你又准备如何帮楚某渡过难关?”

    无畏无惧的怀羽一脸“贼”笑,再次调侃起妒恨交加的张步,心有所持的他并未有多大担心。

    “呀!”

    张步一声怒吼,就欲扑杀而上,讨厌小子虽然功力大进,但适才已经身受内伤,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未待凶性大发的张步身形扑出,蛇娘子娓娓动听的仙音在林中响起,“谁在我魔宗之地大吼大叫?是否欺我魔宗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