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62章 倾情一战(下)
    一缕精光自怀羽双目一闪而逝,面对漫天弥漫的剑网,不能闪避的他霸魂迎风狂颤,巧夺天工的“追命枪法”顷刻间洒下一片枪影,内息透枪而出,化作光幕挡住了阴玉蘅完美的剑网。版主001电COM

    劲气爆鸣声震耳欲聋,内息先于兵刃在虚空中激烈碰撞;瞬息之后神兵终于相触,清越的金铁交鸣声再次充斥于天地之间,二人一上一下的胶着在一起。

    轻盈动人的娇躯在“剑”“枪”不停交接的反震下宛若无物般倒悬于空,勾魂夺魄的长剑展开了犹如长江大河般无尽的攻势,寒光闪烁的剑锋鬼魅般在怀羽身周空间忽隐忽现。

    身处竹梢毫无地利之便的怀羽豪迈的一声轻啸,霸魂悄无声息的化作贴身的短枪,奇迹般的在不可能的位置不停闪现,犹如海边巨石般挡住了大美人气势如潮的剑网。

    怀羽双足牢牢“粘”在竹梢之上,随着内息的变换,身形自然的快速起伏起来,屡次以毫厘之差避过了大美人的杀着。

    久攻不下的阴玉蘅心中微微一急,适才凝聚的一股先天精元之气即将耗完,如不能一股作气取得制胜之机,她将再也难以抵挡怀羽随之而来的反攻。

    银牙一咬,成熟丽人美眸闪过一丝坚定的意念,将全身的内息注入剑中,一往无前的杀招直刺怀羽肩颈要,最后的成败在此一举。

    剑尖速度突然暴增,凭空突现于颈侧,凌厉的劲气让怀羽颈间寒毛直竖,出乎意料的攻击让他措手不及,玄异的灵觉在关键之时,再次感知了强大的威胁。

    怀羽毫不迟疑,顺着“慧眼”的指引身形不停下降,足底的竹梢弯弓般急速下沉。

    一剑刺空的成熟丽人毫不气馁,娇躯化作流光急追而至,大巧若拙的一剑直刺而出,勾魂夺魄般紧贴怀羽身形。

    霸魂化作轻烟,将夺命长剑“柔情”缠绕;随着二人身形的不停下沉,密集的金铁清鸣声犹如明珠滚落玉盘般不停回响。

    在竹梢即将接触地面的一刹那,阴玉蘅芳心暗自一叹,强自提聚的内息终于衰竭,弥漫虚空的剑雨不由微微一滞。

    此消彼长下,二人交缠在一起的气机让怀羽心中一喜,手中神兵随之气势暴涨,往清丽美人破绽之处猛攻而去,主客之势顿时交叉变换。

    异变突生,怀羽神奇的功法带动了内息运转的变化,压制竹梢的力量瞬间消失,恢复“自由”的竹梢奋力一挺,强大的弹力让怀羽在不可能中刹那间达至匪夷所思的快速。

    内息衰竭的大美人再也无力抵挡这出人意料的攻势,措手不及的长剑被霸魂震飞高空,曼妙的娇躯犹如断线的风筝般向远处抛去,好在怀羽于最后一刻强自收回了部分力量,避免了绝色佳人黯然受伤的人间“惨剧”阴玉蘅气海翻腾,经脉一片混乱,再也不能控制下坠的娇躯,凤目一闭做好了坠地受伤的准备。

    突然一个迅疾的身影横空追至,温暖的大手搂住了她软滑的蛮腰,柔和的内息延着火热的大手涌入清丽美人体内,将她曼妙的身形稳稳托住,二人顺着惯性缓缓向地面落去。

    身处半空的阴玉蘅心中讶异,凤目微张,怀羽那俊朗的面容瞬间冲塞了她的心房,坏小子那挚诚的灼热双眸此刻带着一丝担忧与歉意紧紧盯视着清丽美人;四目相视,二人只觉“轰”的一声,世间万物顷刻间归于虚无,只剩下二人明若星辰的双眸痴痴对视;瞬间化作永恒,这动人的一刻从此牢牢植入了他们的识海深处,此生再也不能抹去。

    足底一颤,二人双双回到了大地母亲的怀抱,真情从天而降让他们忘记了身外的一切,只是情意绵绵的相拥而视,缕缕情丝缠绕交融,动人的情网越来越密!

    “臭小子,你干什么?”

    在这关键一刻,“捣蛋大王”朝日愤怒惊诧的娇嗔将二人惊醒过来。

    被劲气激荡声吸引过来的四女自林外翩然而入,刚巧看见了这“暧昧”的一幕。

    阴玉蘅玉脸顷刻间化作一片红云,毫无经验的她顿时浑身发热,识海一片空白,不知如何应对。

    坏小子心中大恨,“老天呀!为何这种‘恨’事总是在我身上发生,你就放过我吧!”

    已不知多少次经历如此尴尬一刻的怀羽面不该色,平静自然的说道:“都是小弟不好,与阴姐姐切磋武学,她诚心让我,我却不小心将她伤了。”

    “师父,你受伤了吗?”

    众女疑惑的眼光在二人脸上留恋不去。

    “没什么,一点小伤而已。”

    顺着坏小子的话语,“受伤”的阴玉蘅只得让众女扶持着往庄院行去。

    故意走在后面的蛇娘子美目一眨,促狭的笑意让心虚的坏小子俊脸一红,美妇人轻笑出声,“楚郎,你可真厉害,不用奴家帮忙就把我师妹这个出了名的冷美人搞定了!嘻、嘻……”

    言罢,美妇人更是给了坏小子一记妩媚的白眼,那风情万种的媚态,再加上扭动之间的无边波浪,让只知傻笑以对的坏小子瞬间欲火大炽,如若不是有众女在前,他肯定会猛扑而上、飞禽大咬。

    怀羽不堪的情态落入美妇人眼中,她心中暗自窃喜,为自己能如此让爱人痴恋自豪不已,故意媚眼秋波连抛不断,更加波浪起伏,引得坏小子目放红光、浑身燥热,但却无可奈何。

    美妇人吃吃一笑,不再戏耍爱郎,脚步加快追上了前面的众女,众人嘻笑着回到了雅静的庄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