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59章 师诱爱徒
    一声清啸,穿云裂空。版主零零壹点坑母

    怀羽自“顿悟”中悠然回归,双目未张,一缕会心的微笑浮现嘴角,“自然之境”的奥妙之门已向他敞开了一丝“缝隙”假以时日他必能踏入世人向往的武学殿堂。

    眼帘颤动,怀羽朗目微开,几张放大的“凶恶”脸庞瞬间冲塞于视野之内,让他心惊胆颤;“日月星”三女充满疑惑的美眸仔细的上下扫视,象要从他身上找出什么惊世隐密似的。

    “臭小子,一大早你干吗神经兮兮的大吼大叫?”

    朝日一脸的“愤怒”娇斥之后却是一个动人的懒腰,凌厉的气势顷刻间荡然无存。

    “楚公子,是否要幽月给你去请大夫?”

    外表文静,实则刁钻的幽月礼貌的话语让怀羽哑口无言,心中大汗。

    “大色狼,你昨夜还未闹够呀,人家才睡一会儿!”

    寒星娇憨的嗔责脱口而出,引来坏小子“不怀好意”的灼热目光,方才发觉自己言语中的“暧昧”之意,玉容“噌”的一下红云密布,羞涩不已!

    “楚少侠适才是否领悟到了武学真谛?”

    “日月”二女的美女师父阴玉蘅毕竟见多识广,但话锋一转也是不甘寂寞,“不会是大叫神功吧?”

    可怜的怀羽不知众女今天为何如此“愤怒”竟然齐齐围攻,适才飘逸的风采瞬间消失,可怜兮兮的找了个借口逃之夭夭,“小弟去看看刘秀这小家伙起床没有。”

    “嘻嘻!”

    众女望着他狼狈的身形同时笑意浮现、欢声不断,芳心大大的解恨,谁叫这家伙昨夜制造了一夜的“噪音”;功力精深的她们首次怨恨自己灵敏的六识,那不知停歇的呻吟起起落落,不停的钻入脑海,让她们“难过”了一夜,岂能不整整这家伙!

    受到这活泼的气氛所影响,一向少言的阴玉蘅率先发话,“咱们去找你们师伯,不能轻饶她!”

    众女自是欣然回应,簇拥着她往蛇娘子居所行去,大兴“问罪”之师。

    幽雅的卧房内,旖旎的气息犹自未散,蛇娘子玉体横陈,倦极而眠,众女嘻笑的欢声将她从幸福美梦中惊醒过来。

    侍儿扶起娇无力,正是新承恩宠时。

    凤目微张,浑身酥软的美妇人只得斜倚榻上,倍受滋润的玉容此刻娇艳红润,在爱情的光辉下映衬出惊人的美态,让刚刚迈步而入的几女齐齐一呆,虽然同为绝色女子,也不由为之心神大颤。

    “师姐,你好美呀!”

    阴玉蘅清丽的玉容一脸惊叹,功力深厚的她首先醒转过来,“小妹与月儿她们可惨了,师姐你看看我们是不是变丑了?”

    “师妹,你们可是江湖出了名的‘秀玉’美人!”

    蛇娘子不知是计,美目在众女脸上一一掠过,好奇的问道:“怎么你们全都一脸倦容,昨夜没睡吗?”

    “师伯,我们被吵了一夜,当然睡不着了。”

    朝日言语低沉,故作严肃。

    “是谁敢惹我们几位大小姐呀!”

    美妇人一夜的“劳”平日的精明好似还未“醒转”一步步被几女“引导”而行。

    众女齐皆不语,只用“严肃”的目光注视着蛇娘子,莫明的诧异在心中一闪而过,美妇人随即醒悟过来,她们说的竟是“自己”那忍不住的诱人呻吟。

    “啊!”

    一声轻呼,浓重的红霞瞬间将美妇人“湮没”羞到极点的她自床榻一跃而起,忘记了自己酸软的娇躯,“竟然联合起来欺负我,看我不教训你们这几个小家伙!”

    未待美妇人玉手伸到,众女已是哄然大笑,曼妙的娇躯纷纷向屋外逃去,唯有心有所思的寒心跑得最慢,落入了师父的“魔掌”师徒二人在屋内一番追逐嘻闹后,蛇娘子轻拥爱徒坐回了榻上,“星儿,你这几日过得好吗?”

    寒星闻听师父关怀的话语,心中一酸强自欢颜道:“有日月两位姐姐在,星儿当然过得很快乐!”

    少女眼底一闪而逝的幽怨并未逃过美妇人双目,蛇娘子暗自一叹,心中“大胆”的意念更为坚定,嘴角带笑轻声问道:“星儿,你觉得怀羽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少女一脸羞涩,玉首低垂,“他是一个坏家伙。”

    “可他昨夜不停的在师父耳边提起你,总是念念不忘哟!”

    蛇娘子为了心中目的,不惜撒下善意的谎言。

    “啊!”

    寒星美目大张,不敢置信的望着美妇人,一缕惊喜隐藏在诧异之中,少女的矜持让她心慌意乱,“师父你胡说,他才不会说起徒儿呢!”

    “星儿如若不信,待会儿等坏家伙来了,你亲自问问他?”

    美妇人是大煞苦心,想尽办法要撮合二人。

    “星儿有事去找两位姐姐了。”

    闻听怀羽要来,少女慌张得站了起来。就欲逃离“险”地。

    眼见爱徒焦急情状,美妇人心中暗笑,故意装出凄惋之状,哀声道:“星儿你要救救师父!”

    惊人之语让寒星顿住了身形,美目闪现疑惑与担忧,“师父好好的,怎会有危险?”

    美妇人一把将少女拉回了身边,羞红着玉脸附耳一番低语,听得寒星芳心狂跳,浑身羞燥。

    蛇娘子见寒星羞涩之状,立刻再加“大火”道:“怀羽体内阳火真的太盛,为师这几日夜夜承欢,虽然如坠仙境但已觉气海浮动,随时有散功之危,星儿你忍心看师父走火入魔吗?”

    “不!”

    寒心娇躯一颤惊叫出声,芳心若有所悟的少女羞涩已极,话语微不可闻,“徒儿要……怎样才能帮……到师父呢?”

    “星儿,我们只要……”

    心中暗喜的蛇娘子又是一番密语,心知“大事”将成的美妇人不由为少女述说起了醉人的激情,听得寒心是羞喜交加、心湖激荡、情海翻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