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东汉霸王传 > 第42章 浴血突围
    远处的张步闻声而至,长刀挥舞,敏捷的身形带着凌厉的光华扑向树上,冲天的怒火已将他双目烧红,如再次让楚怀羽逃去,他将彻底颜面无存,失去武者的自尊,成为天下人的笑谈!

    一声怒吼响彻密林,面对空无一人的现实,张步气得浑身发抖,一刀将粗逾手臂的横枝砍了下来,未待落地,又是一片刀光将之绞成粉碎。BǎиzHú~00①丶cǒM(记鍀厾~符号)

    怒火稍退的黑衣统领识海一颤,迅速的反应过来,先前受伤落地者必是楚怀羽无疑,身形闪动,张步以最快的速度往怀羽落地处扑去,等待他的是空荡荡的地面与凌乱的杂草,人影早已趁乱消失不见。

    侥幸逃出重围的怀羽内息全力运行,身影鬼魅般不停闪现,在虚空中留下一条直线的轨迹,迅疾向林外循去;行至半途不料十几道身影迎面而来,双方碰个正着。

    身经百战的张步不愧为一方之霸,虽然妒恨让他失去了理性,但半生杀伐养成的习惯仍然布下了最后一道防线,此刻终于正面拦住了对手;伏兵虽然不多,但只要他们能阻拦片刻时间,大队人马就能及时赶到。

    深知情势危急的怀羽内息狂涌,身形出人意料的再次加速,趁对手还未聚拢时狂冲而上。

    当先对上的两名黑衣人一声大喝,斩马刀迎风一扬,凌厉的刀锋劈向怀羽前胸与双腿。

    在神奇的先天功法帮助下,怀羽内息逆转,身形在不可能中左移了一尺,手中短枪化作流光刁钻的刺入了左侧敌人的前胸要害;血光飞溅,短枪毫不停留带着血雾扑向右侧敌人。

    刀势落空的黑衣人亡魂皆冒,闪躲不开的他心中发狠,回刀横辟,以同归于尽的的招式逼迫怀羽撤招自保。

    急于杀出血路的怀羽霸气纵横、狂野彪悍,手中短枪再次加速,对来势汹汹的长刀犹如未见,在黑衣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下将其挑飞丈余。

    黑衣人死前一刀破体而入,怀羽先一步将浑厚内息聚于肩背,刀锋入体之时,在内息的带动下肌肉不停扭动,在锋刃伤及筋骨之前,将其卡在了背肌之内。

    “睡梦大法”及时出现,将伤口狂涌的鲜血截止下来,来不及包扎的怀羽身形向前狂冲,迎面的一众黑衣人被同伴的死亡激起了凶性,大吼着迎了上来。

    怀羽内息狂涨,手中短枪挟带破空狂嘶声横扫而出,一枪将正面的两个对手连人带刀扫飞出去,未待落实地上,紧跟而至的凌厉掌劲已映在二人头顶要害,一声脆响伏尸地上。

    一连串的攻击耗尽了怀羽大部分的内息,即使有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贯顶而入,他也不由感到劲气微滞,力量大减,没有时间等待恢复的他身形闪动,从适才的缺口中一冲而出。

    剩下的十余名黑衣人见他身形不稳,心中大喜,天大的功劳就在眼前,勇气徒增,贴身追击而至。

    冰冷的刀锋让怀羽颈项间寒毛直竖,他毫不犹豫的向前一扑,一个狼狈的翻滚躲过了致命的一刀。

    翻身而起的怀羽倚树而立,十余名黑衣高手终将他围了起来;远处张步的啸声已是清晰可闻,死神向怀羽展开了他的第一抹微笑。

    神奇功法那冰凉的内息瞬间游遍全身,怀羽身上的伤势以清晰可觉的速度开始愈合,给了他逃生的希望。

    怀羽气势狂涨,摄人心魄的先天霸气透体而出,配合一身的鲜血,犹如魔神降世,杀气在不经意间将众人的斗志牢牢压制。

    气势狂野的怀羽并未察觉,伤口的鲜血随着手腕流至枪身,诡异的变化就此在夜色的掩护下悄然而生,无人注意;鲜血竟然渗入了枪杆之中,黑亮的光泽不停闪烁,如有生命般在枪身游走起来,片刻后消失不见。

    奇怪的感觉传入心中,怀羽首次感受到了手中短枪微微发热,无暇细想的他一声狂吼,向气势大衰的黑衣人扑杀过去。

    金铁交鸣声毫不停歇,怀羽心神陷入一片赤红之中,眼前血雾不停飘舞,有敌人的,也有他自己的;他只是疯狂的舞动手中兵刃,身形如狂风般不停移动,不让黑衣人组成完整的包围圈。

    短枪每夺走一条性命,怀羽身躯必会留下新的血痕,依靠功法的神奇之处,他屡次在不可能中改变身形的去势,才避开了致命的攻击。

    压力突然消失,杀红了眼的怀羽微微一呆,方才发现身侧已无站立之人;鲜血不停涌出,浑身浴血的怀羽独自站立在尸骸之中,惨烈的一幕充斥于天地之间。

    张步等人迅疾的破空声隐约可闻,将怀羽从杀戮的震惊中惊醒过来,神识一转,怀羽顺手捞起一把斩马长刀向密林外遁去,只留下一地尸骸无言诉说着适才的凶险。

    密林四周,先一步到达的黑衣骑兵横刀立马,一道绵长的防线将怀羽围在了密林之中,无论他从何处冲出,迎接他的都是铁骑无情的践踏,在骑兵无敌的冲锋阵形下,怀羽只能与死神深情相拥、不再分离!

    “不好了,大人遇刺了!”

    伤痕累累的人影从林中摇摇欲坠的奔跑而出,脸上布满鲜血与尘土混合的污垢,发髻披散被汗水沾在脸上,模糊的形貌凄惨无比。

    “林内有伏兵!”

    来人边跑边叫,重伤的身躯突然倒在了地上,尘土飞扬,黑衣骑兵专用的斩马长刀甩脱身外,就此一动不动,气息全无。

    为首者大手一举,止住了骑兵们慌乱的身形,随即当先下马向林中冲去,众人见状紧随于后消失在密林的黑暗之中。

    地上俯卧的“尸体”诡异的动了起来,“嘿嘿”一笑,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映衬着一脸的污垢,格外显眼。怀羽故技重施,再现奇效。

    身形一跃,怀羽跨上了黑衣骑兵留下的战马,双腿一夹,人马扬长而去;行出不远怀羽突然身形一晃,险些摔下马来,内息耗尽、失血过多的他眼前阵阵晕眩,如再不及时运气疗伤,不待敌人追至,他就会晕倒在地束手就擒。

    怀羽无奈的暗自一叹,犹如风中残烛的身躯从马背上翻落下来,强提所余无几的内息在马股上一掌击出,吃痛的骏马一声长嘶,四蹄飞扬,疯狂的向前飞跃而去。

    怀羽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大道,向远处起伏的山峦潜去,惨烈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